線上遊戲不好嗎?我兒子八、九歲就學會用英文跟老外組隊溝通

線上遊戲不好嗎?我兒子八、九歲就學會用英文跟老外組隊溝通
非內文當事人照片|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一篇原本想談英語自學,但我兒子學習英語的歷程和電玩有很大的關係,這實在是非常「教育不正確」。但他的確是透過這樣的過程,把英語的聽力、單字、用法都確實地內化到頭腦裡。

文:徐玫怡

英語自學最強方法

小福的英語能力在他的年齡層中算是很不錯。過去在學校,大考、小考幾乎都滿分,週三下午上外籍老師的社團課程,曾被稱讚發音很標準,也曾被學校推派去參加校際比賽,拿回特優獎座。我從未在學英語這件事上要求他,只見他用自己的方式一點一滴進步,就這樣把英語學得有模有樣。

不過,看見小福長相有西方人輪廓的人也許心裡會想著:「他爸爸是外國人,他英語一定很好啊,基礎不一樣。」

但「外國」有很多國,法國人的英語滿爛的,小福的爸爸和爺爺奶奶只跟小福講法文,我在家只跟兒子講中文,去阿公阿嬤家是講台語。小福的家庭生活中不管是在法國或是在台灣,都沒有家人以英語跟他對話,甚至連一本英語繪本都沒看過。到底他是哪一根神經跟英語接上線?

八歲那一年,我們從台灣回法國念三年級(CE2),一年後再度回台灣小學念書,就在那一年,我發現他很自然地接受英文並使用英語。

「我們明明是回法國,那是一個連電影都覆蓋法語配音的國家,沒有理由孩子人在法國卻英語能力大增?」我不解這是什麼原因。莫非跟法國學校教的英語有關係?難道法國的英語課比較好?不,這是絕對沒有的事,法國小學CE2的英語跟台灣比起來不見得更優,在我眼裡看來是很制式化的。比如,我記得小福的法國英語講義這樣寫:

【英語會話】
打招呼——
A: How are you?
B: I'm fine.
C: I'm sad.
D: I'm so so.

我不清楚法國老師怎麼教CE2的英語課,或許這樣的方式有其目的。但看到「I'm so so.」會直覺地認為這教材編寫者有點Frenglish(法式英文),以法文中常用的「Comme ci, comme ça.」(還可以、馬馬虎虎)為概念來寫講義。

沒有學校可以嗎P95
Photo Credit: 大塊文化

小四回台灣那年,兒子在我的桌上型電腦玩線上遊戲,我跟所有的家長一樣,可以讓孩子有節制地玩電玩,但一聽到線上遊戲則顯得有點保守,馬上想到是不是孩子「沉迷」了?想到網路上很多壞人會利用線上遊戲來騙小孩⋯⋯當時我心中覺得不妥。

「要吃飯了,不要玩了,馬上!」我說。
「媽媽,我現在不行⋯⋯」
「有什麼不行,不過就是遊戲輸了,有什麼了不起?你馬上過來吃飯!」
「媽媽,給我五分鐘,我跟我的隊員說一下。」兒子很焦急,似乎忙著處理事情。
然後他又問我:「我如果說『My mother call to eat dinner, I must leave.』這樣的英文可以嗎?」

蛤?用英文?兒子何時學到英文?我站在旁邊看他到底在玩什麼?直到他把線上遊戲停止。於是吃晚飯時,我問他這是怎麼一回事?

小福說他在線上遊戲「Minecraft」裡跑了好遠好遠,最後跑到一個非常好的地理環境,是個有海、有河、有山的好地方,他說自己蓋房子的能力不是太好,應該找人來幫他建造一個新世界,所以就組織一個團隊,廣邀世界各地好手加入。當他打出宣傳邀請之後,真的有厲害的角色加入他的團隊,他覺得好感謝,所以不能把這些隊員扔下不管,至少要跟人家交代,他是先去吃飯。

電玩細節我不懂,什麼伺服器、什麼跑很遠、什麼蓋房子、什麼宣傳組團隊?不過就是個遊戲不是嗎?我聽得一頭霧水,但在霧水之前,我在意的是:「你—怎—麼—用—英—文—溝—通?」

兒子是如何將不說中文的外國人聚集在一起?那不是很厲害的一件事嗎?媽媽都沒這個膽子,你是怎麼辦到的?我沒有先罵他玩線上遊戲,我想了解的是一個八、九歲的小孩如何在我完全不清楚的領域中與老外溝通?

「我就想說先組個團隊嘛,我上去登記說要組團。組團必須先有個隊名,我用自己的名字當作隊名『NEOTEAM』,其中要填一格Slogan(標語),我想自己能力不夠好,所以我寫:『We' re maybe not the best, but if you join, we can be the best.』(我們或許不是最厲害,但若有你加入,我們就會變成最厲害。)把這些寫一寫,送出去。竟然有人加入我,他們都好厲害,貢獻很多技能,我這個世界做得非常棒。」

原本要念一下兒子不該玩線上遊戲,也要問他英文的事,聽到這個之後我就岔題了,我想到別的事情,我跟小福說:「ㄟ,你這樣很有領導能力耶,以前我以為你只愛玩,學校要你去當什麼長、做什麼代表你都不要,沒想到你有領導力呢!」

兒子馬上回我說:「我蓋房子的能力很差啊,才沒有領導能力,都是靠別人蓋得好,我的世界才會好,我是裡面最差的。怎麼會有領導力?」小福對我的說法完全不認同。

管他,不管我是誤解還是怎樣,趁這機會順便建立一下兒子從小就欠缺的自信。他從幼稚園開始就怕當頭,膽小謹慎、不敢衝第一個,也不喜歡被學校、被大人選出來做代表,真的被選出來之後又非常害羞⋯⋯可以說真的看不出有什麼可以當頭的特質。

我說:「領導力不是這樣的,領導力就是可以把很多人的能力集合在一起,自己或許是最差的也沒關係,但是懂得將能力最好的人推出去做事,也讓別人為你做事做得很開心,這就是領導力。」

P98__圖說:小福的英文作文,上面是原始的文章,改正後重抄在下面。
Photo Credit: 大塊文化
小福的英文作文,上面是原始的文章,改正後重抄在下面。

當初小福才四年級上學期,心智上根本沒有「領導」、「代表」、「能力」這種觀念,我的一番話也不知道他到底有沒有聽進去,心裡可能只覺得媽媽竟支持他組隊建造世界,他可以安心玩了。

這個事件是我第一次發現小福在遊戲中使用英語。後來才想起那一年之前在法國,他會從網路上抄一段字拿來問我:「媽媽,這是什麼文?」我看不懂的就會叫爸爸過來看。「這是德文。」爸爸說完之後,兒子也不問這是德文的什麼意思,就自己上Google Translate線上翻譯網站去查。以母親雷達的敏銳度來說,當然不可能就這樣罷休,我跟著去觀察他在做什麼?原來有德國人在遊戲中跟他對話,他上網去找翻譯,然後也藉著網路翻譯,告訴對方他不懂德文、很抱歉之類。

三年級他回到法國一年,學期剛開始他沒有任何朋友,法文也不溜,放學回家大部分的時間都在網路上流連,我曾罵他不該時時抱著iPad,但他跟我說他是跟班上某某同學約好要上網一起打Clash of Clans,不能爽約。我也只好讓他跟同學以遊戲互動。不久之後,小福很快就跟班上五個男生變得很親近,下課一起打球,放學一起打電動,上學的人際關係變得很好。大概是這個時期,他進入線上遊戲的世界,不管用中文、法文或是其他語言,只要大家可以一起蓋房子、一起打仗,國籍和語言對他來講毫無界線,也許是這時期讓他打破語言界線的隔閡,對英語產生興趣。

「不是興趣,是必須的。因為網路上用英文寫的遊戲說明比較多,像Mojang的Minecraft創辦人Notch是瑞典人,但是他們介紹遊戲也都用英文。我就看啊,看看看就懂了,不懂就查,不然就不能玩了。」這些都是兒子上小四的時候跟我說的話,後來他又告訴我Minecraft賣給微軟了,他會注意這個遊戲以後是否會有什麼新的發展⋯⋯

我必須很汗顏地說,自己阻止孩子上網從來就是無效的,為了網路而親子衝突、關係不良反而是更糟的作法。孩子不過在網路虛擬的世界中蓋房子,本質上和玩樂高是一樣的事情,為什麼樂高可以,Minecraft就不可以?學校都有電腦課程,也安排不少科技資訊讓孩子學習,為什麼孩子不能為此狂熱?學校教國語,孩子大量閱讀會被讚美;學校教自然,孩子流連植物昆蟲生態會被欣賞,但是為什麼就是電腦這個科目又要他們學、又要他們盡量不要接觸太多?好矛盾不是嗎?一定有些小孩的特質是處理網路資訊、是面對龐大訊息,所有的學問都要從實作和遊戲開始不是嗎?

因為我有這樣的小孩,他有許多綜合的特質,卻不是傳統中被讚美的特質,而這些綜合的特質容易匯聚的地方就是網路(軟體)和電腦(硬體)。做為這種小孩的媽媽,我不得不如此反思。為什麼孩子拿針線縫製衣服可以?那我兒子幫他手中的電玩角色下載模組繪製外衣不可以?為什麼學習修理腳踏車可以,小福因為電腦運作不順花很多時間修復檔案卻不可以?

我反問自己,為什麼大人一定要保守地在自己能夠了解的領域中,期許孩子長大?如果在我們的經驗之外,孩子跟我原本的期望不同,我要制止嗎?我應該在意的重點在哪裡?

有時候我找不到答案,於是我告訴自己:絕對不要低估孩子的生命力,他跟我們一樣有他存在的意識,有他生命的方向,這不是由我來決定。說來也是我的懶惰,最後結論是:我找不到答案,但孩子自己找得到就好。

因為這樣,我逐漸把「孩子上網玩電玩」看成一種能力的建立。母親該顧到的穿衣吃飯洗澡睡覺生活的規律等我都有顧到,該抱抱親親罵罵受傷擦藥這些,我也有做到就可以。我可能無法和別的家長一樣嚴格限制他的電玩時間,即使一百個家長中有九十九個都認為該有時間限制,但我的兒子畢竟不是那九十九個媽媽的孩子,我的孩子在電腦時間上的「浪費」就是他的獲得,不只是英文,還有知識、流行、思考方式⋯⋯成為剩下那百分之一、也是我兒子獨一的媽媽——在這件事上,這個信念必須堅強。

後來他發現YouTube很好用,很多實況主將影片錄製上傳,他可以藉此學到更多知識和技能,語言在這裡就成為附加的學習。他看台灣的實況主,也看國外的實況主,似乎在各種語言中,異國語言並沒有造成學習上的隔閡。即使後來在BBC網站或是可汗學院自學,網頁全部都是英文,他在閱讀上也不覺得困難。

有一回我看到他使用電腦好一段時間,我走過去看。原來他在看一篇名為〈給新手的十個建議〉的文章,我瞄一眼說:「你在看別人的建議喔?」他說不是,那是他自己寫的,貼在巴哈姆特網站的討論區裡。那是在法國三年級的時候做的事情,我當時臉上一定是下巴掉下來的樣子!

仔細一看,寫得好有趣,把他過去在經驗上遇到的各種阻礙,風趣地分為十點建議,寫出來分享。我問他為什麼要寫這個?他說自己摸索的過程都是網路上有人願意分享經驗而學來的,自己學到很多事情,所以也應該把所學分享給別人。當時我心中樂觀地浮現了一種新世代的面貌——願意分享、不藏私,不故作武功高強,而是把困難的事情簡單而有趣地傳達給他人。這心態不是很慷慨嗎?

這一篇原本想談英語自學,但我兒子學習英語的歷程和電玩有很大的關係,這實在是非常「教育不正確」。但他的確是透過這樣的過程,把英語的聽力、單字、用法都確實地內化到頭腦裡。反而我現在不敢說自己英文比兒子好,我還常需要他來幫我看看我的英文句子是不是過於中文化,或是有沒有時態上的問題。

目前的自學,我讓兒子上BBC的英文學習網站,也建議他可以看看YouTuber「阿滴英文」的頻道。結果他說:「阿滴的影片我都看過了,有新的出來我就會看。」其實關於網路上的英語學習資源,兒子懂得比我多,看得也比我深入,這方面他已經超越我這個媽媽了。

至於電腦對健康的影響,我目前只能偶爾嘮叨他。作為媽媽,我當然也在意視力、骨骼和腦神經是不是被大量電玩傷害了,但每次都是提醒他自制力的重要性,要他從對網路的喜愛(或是依賴)中看見自己容易因此犯上什麼壞毛病,我相信早一點體會自己性格上的問題會比限制來得好。短時間內我兒子看來就是一個電玩小屁孩,但長遠來看,我希望自己那百分之一的信念,隨著孩子獨立自主的成長能產生正面的成果。

相關書摘 ▶「競爭力」這件事,連小孩溜滑梯都會讓家長神經緊繃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沒有學校可以嗎?》,大塊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徐玫怡

《交換日記》作者徐玫怡和兒子小福決定在六年級下學期嘗試在家自學,原因之一竟然是因為媽媽和兒子都想要睡飽?申請自學,第一個挑戰居然是填表格?國語課用相聲教學、上網找可汗用英文學數學、去大學旁聽法文課、翻譯約翰.藍儂的歌詞學英文,還要練習摺被子、做早餐、去車廠見習、參加淨灘,以及全台獨門的健康課——跟阿公學「穴道經絡」!而且每節下課長達一小時!

自學四個月,有新鮮、有混亂、有緊張、有歡笑,還有種種意外,暑假後小福選擇回到學校、進入國中,而小六這一學期的非典型實驗教育到底帶給玫怡和小福什麼樣的心得與收穫?除此之外,成為媽媽的女性難道就只能把家人放第一,把自己放在最後?玫怡在書中自問:

「我該放下工作來帶孩子嗎?」「我的才華只能用來『騙囝仔』嗎?」「小孩教得不優秀,是我蠢嗎?」「有沒有一種最高的思考方式可以一口氣擊破母親的所有困境?」「這一切是困境嗎?還是只源於一個根本原因——睡眠不足?」

玫怡告訴所有苦惱的媽媽們:社會上並沒有任何一所媽媽學校讓我們學習。每個媽媽都是自學而來,自己找書、自己上網搜尋、自己詢問經驗者建議——自學就是這個樣子。

這本書並不批判教育,也不對抗體制,完全放在玫怡個人體驗的描述。雖不是太標準的自學範例,但是玫怡母子以自學做為背景,發展了更深入的親子關係——互相支援、彼此信任。無論選擇自學與否,本書都說出許多媽媽的心聲,也將刺激、引發每位讀者思考。

沒有學校可以嗎
Photo Credit: 大塊文化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