線上遊戲不好嗎?我兒子八、九歲就學會用英文跟老外組隊溝通

線上遊戲不好嗎?我兒子八、九歲就學會用英文跟老外組隊溝通
非內文當事人照片|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一篇原本想談英語自學,但我兒子學習英語的歷程和電玩有很大的關係,這實在是非常「教育不正確」。但他的確是透過這樣的過程,把英語的聽力、單字、用法都確實地內化到頭腦裡。

當初小福才四年級上學期,心智上根本沒有「領導」、「代表」、「能力」這種觀念,我的一番話也不知道他到底有沒有聽進去,心裡可能只覺得媽媽竟支持他組隊建造世界,他可以安心玩了。

這個事件是我第一次發現小福在遊戲中使用英語。後來才想起那一年之前在法國,他會從網路上抄一段字拿來問我:「媽媽,這是什麼文?」我看不懂的就會叫爸爸過來看。「這是德文。」爸爸說完之後,兒子也不問這是德文的什麼意思,就自己上Google Translate線上翻譯網站去查。以母親雷達的敏銳度來說,當然不可能就這樣罷休,我跟著去觀察他在做什麼?原來有德國人在遊戲中跟他對話,他上網去找翻譯,然後也藉著網路翻譯,告訴對方他不懂德文、很抱歉之類。

三年級他回到法國一年,學期剛開始他沒有任何朋友,法文也不溜,放學回家大部分的時間都在網路上流連,我曾罵他不該時時抱著iPad,但他跟我說他是跟班上某某同學約好要上網一起打Clash of Clans,不能爽約。我也只好讓他跟同學以遊戲互動。不久之後,小福很快就跟班上五個男生變得很親近,下課一起打球,放學一起打電動,上學的人際關係變得很好。大概是這個時期,他進入線上遊戲的世界,不管用中文、法文或是其他語言,只要大家可以一起蓋房子、一起打仗,國籍和語言對他來講毫無界線,也許是這時期讓他打破語言界線的隔閡,對英語產生興趣。

「不是興趣,是必須的。因為網路上用英文寫的遊戲說明比較多,像Mojang的Minecraft創辦人Notch是瑞典人,但是他們介紹遊戲也都用英文。我就看啊,看看看就懂了,不懂就查,不然就不能玩了。」這些都是兒子上小四的時候跟我說的話,後來他又告訴我Minecraft賣給微軟了,他會注意這個遊戲以後是否會有什麼新的發展⋯⋯

我必須很汗顏地說,自己阻止孩子上網從來就是無效的,為了網路而親子衝突、關係不良反而是更糟的作法。孩子不過在網路虛擬的世界中蓋房子,本質上和玩樂高是一樣的事情,為什麼樂高可以,Minecraft就不可以?學校都有電腦課程,也安排不少科技資訊讓孩子學習,為什麼孩子不能為此狂熱?學校教國語,孩子大量閱讀會被讚美;學校教自然,孩子流連植物昆蟲生態會被欣賞,但是為什麼就是電腦這個科目又要他們學、又要他們盡量不要接觸太多?好矛盾不是嗎?一定有些小孩的特質是處理網路資訊、是面對龐大訊息,所有的學問都要從實作和遊戲開始不是嗎?

因為我有這樣的小孩,他有許多綜合的特質,卻不是傳統中被讚美的特質,而這些綜合的特質容易匯聚的地方就是網路(軟體)和電腦(硬體)。做為這種小孩的媽媽,我不得不如此反思。為什麼孩子拿針線縫製衣服可以?那我兒子幫他手中的電玩角色下載模組繪製外衣不可以?為什麼學習修理腳踏車可以,小福因為電腦運作不順花很多時間修復檔案卻不可以?

我反問自己,為什麼大人一定要保守地在自己能夠了解的領域中,期許孩子長大?如果在我們的經驗之外,孩子跟我原本的期望不同,我要制止嗎?我應該在意的重點在哪裡?

有時候我找不到答案,於是我告訴自己:絕對不要低估孩子的生命力,他跟我們一樣有他存在的意識,有他生命的方向,這不是由我來決定。說來也是我的懶惰,最後結論是:我找不到答案,但孩子自己找得到就好。

因為這樣,我逐漸把「孩子上網玩電玩」看成一種能力的建立。母親該顧到的穿衣吃飯洗澡睡覺生活的規律等我都有顧到,該抱抱親親罵罵受傷擦藥這些,我也有做到就可以。我可能無法和別的家長一樣嚴格限制他的電玩時間,即使一百個家長中有九十九個都認為該有時間限制,但我的兒子畢竟不是那九十九個媽媽的孩子,我的孩子在電腦時間上的「浪費」就是他的獲得,不只是英文,還有知識、流行、思考方式⋯⋯成為剩下那百分之一、也是我兒子獨一的媽媽——在這件事上,這個信念必須堅強。

後來他發現YouTube很好用,很多實況主將影片錄製上傳,他可以藉此學到更多知識和技能,語言在這裡就成為附加的學習。他看台灣的實況主,也看國外的實況主,似乎在各種語言中,異國語言並沒有造成學習上的隔閡。即使後來在BBC網站或是可汗學院自學,網頁全部都是英文,他在閱讀上也不覺得困難。

有一回我看到他使用電腦好一段時間,我走過去看。原來他在看一篇名為〈給新手的十個建議〉的文章,我瞄一眼說:「你在看別人的建議喔?」他說不是,那是他自己寫的,貼在巴哈姆特網站的討論區裡。那是在法國三年級的時候做的事情,我當時臉上一定是下巴掉下來的樣子!

仔細一看,寫得好有趣,把他過去在經驗上遇到的各種阻礙,風趣地分為十點建議,寫出來分享。我問他為什麼要寫這個?他說自己摸索的過程都是網路上有人願意分享經驗而學來的,自己學到很多事情,所以也應該把所學分享給別人。當時我心中樂觀地浮現了一種新世代的面貌——願意分享、不藏私,不故作武功高強,而是把困難的事情簡單而有趣地傳達給他人。這心態不是很慷慨嗎?

這一篇原本想談英語自學,但我兒子學習英語的歷程和電玩有很大的關係,這實在是非常「教育不正確」。但他的確是透過這樣的過程,把英語的聽力、單字、用法都確實地內化到頭腦裡。反而我現在不敢說自己英文比兒子好,我還常需要他來幫我看看我的英文句子是不是過於中文化,或是有沒有時態上的問題。


猜你喜歡


城鄉均好、全民均享的理想生活,就用科技來實現吧——你需要的健康照護服務,現正上線中

城鄉均好、全民均享的理想生活,就用科技來實現吧——你需要的健康照護服務,現正上線中
photo credit:先進醫資AdvMed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後疫情時代,零接觸服務的需求,使得智慧科技的角色愈發重要,智慧城鄉計畫與先進醫資共同推動人工智慧影像辨識技術,擴大既有的共照雲服務,協助民眾獲知疫情訊息,為民眾建立個人自主健康照護服務。

在科技不斷進步的過程中,許多過去不存在的工具,到今日已成為現實。2008年「智慧地球」的概念出現後,全球便開始推動智慧城市的發展。臺灣向來以科技之島自居,自然也不例外。在政府多年來力求數位轉型的政策下,臺灣進入了「智慧城鄉」的時代;所謂智慧城鄉,是運用大數據、物聯網、AI人工智慧等科技,串連市民、產業與地方,以創新的方式讓彼此有效溝通,並針對地方的特色和需求提供客製化服務,進而改善人民的生活品質。

把問題當作燃料,用科技強化服務力

然而,城鄉發展必然會有不均的問題,藉由科技介入、釐清現實痛點的立意雖良善,卻也無法忽視城鄉間的數位落差。在偏鄉地區因為人口流失、高齡化、科技產品使用率較城市低,數位化的腳步自然較為緩慢,向來是各項服務設施鞭長莫及之處。

先進醫資從2018年開始,在經濟部工業局「普及智慧城鄉生活應用計畫」的支持下,在高雄、屏東與澎湖發展「雄健康打造智慧樂活社區共照應用服務」(以下簡稱「雄健康」)。當時總經理黃兆聖就非常清楚,首先要解決的就是資源不足、人力不足、缺乏回饋三大問題,而數位化、智慧科技等創新力量,正好可以有效的連結偏鄉生活需求與痛點,讓在地化、客製化的服務與設施,全面提升民眾的醫療照護品質。

用最體貼的科技,讓照護範圍沒有邊界

「雄健康」計畫的目標,是在衛生所、醫療院所、長照據點、社區活動中心及商業通路等多元化的據點,設立「智慧健康照護站」,提供血壓機、血氧機、血糖機等生理量測設備的整合服務,同時還支援多種身分識別登入、數據隨身、遠距諮詢、銀髮族健康管理量表等功能,讓市民可以依自己習慣的生活圈,就近接受基礎的照護服務,並且養成定期自主量測的習慣。這些健康紀錄將會上傳雲端、整合數據,不只可以將結果傳送給自己作為提醒,在民眾實際就診時,也能成為醫生評斷的參考,協助醫護人員及早發現異常或是調整用藥,大幅降低醫療資源及人力不足的問題。

同樣對提升醫療資源與人力應用效率有幫助的還包括「雄健康」計畫中的客服機器人腳本。這個功能是針對不同客戶需求,開發多達50種服務的腳本客服機器人,用來即時解決民眾常見的健康問題。只要民眾對自己的健康狀況有疑慮,就可以詢問線上客服機器人,並獲得最初步的協助。最重要的是,這個客服機器人以國人常用的社交軟體LINE作為平台。有鑒於LINE的普及率高,使用者無需重新下載及適應新軟體,對年長者來說更是友善,使用意願便明顯提高,如此一來,為民眾所建立的個人自主健康照護服務,就這樣一步一步地建立起來了。

立基於「雄健康」在高屏地區和澎湖的發展十分順利,2021年開始便積極與臺南、臺中、高雄、屏東、金門地方政府合作,務求達到更深入、體貼的服務,發展出獨特的「健康共照雲」系統。

靈活因應疫情變化,滾動式修正共照雲服務

原本是為了打造數位醫療照護服務而發展的共照雲,參考了「雄健康」所建立的數位化照護服務內容,同樣使用LINE作為平台,目標同樣是為了解決偏鄉資源和人力不足的問題。沒想到今年五月,在傳染力更為強大的Omicron變異株的肆虐下,疫情擴散迅速,臺南市共照雲的發展也臨危受命,在短短五天之內將服務上線,主要協助民眾獲知疫情訊息、確認自身狀況,另外也提供下載居家隔離單、施打疫苗、申請補助等服務內容。在疫情猛烈的攻勢下,共照雲成為市府、醫療院所與民眾溝通、解惑的最佳橋樑,甚至做到AI快篩辨識服務,協助許多臺南偏鄉地區的民眾不需冒險接觸人群,線上就可以判斷是否確診,後續再由醫療人員介入協助,減少很多不必要的擔心和移動。

DSC_8777
photo credit:智慧城鄉計畫
臺南市衛生局長許以霖與先進醫資總經理黃兆聖。

同時,客服機器人,也在疫情期間提供了最佳輔助。在衛生局、先進醫資和醫療院所的共同努力之下,不斷地優化、精進客服機器人腳本。無論市民為確診者、居隔者、密切接觸者⋯⋯盡可能讓每一個人都能在機器人的服務中,找到問題的解答。臺南市衛生局長許以霖表示:「對抗疫情,臺南市的目標很明確,就是要讓就診人數維持在醫療量能之下。客服機器人的出現,減輕了醫護人員疲於接電話、回答民眾問題的瑣碎流程,更能專心在照顧中、重症患者,在疫情大爆發期間不至於崩潰,如此才能真正守住所有市民的健康。」

當然,疫情是一時的,市民的健康才是長久的,「健康共照雲」的目標,是希望可以透過民眾健康紀錄的數據化,成為日常自主照護的重要幫手。下一步,先進醫資希望能跨縣市留存健康資料,成為全國性的第一線照護服務。而這些數據,都將成為中央和地方政府參考的基準,以便未來做到精準打造各縣市的特色照護服務。

以人為本,發展城鄉均好的未來

在2025年即將邁入超高齡社會的前提下,如何幫助國人健康、安心地迎向老年,已是國家與全民必須面對的重大課題。與此同時,臺灣也是一個充滿創新能量、技術發展快速的地方,所以過去所面臨的困難,今日已可以透過科技來解決。

「智慧城鄉計畫」從2018年起,持續針對地方需求,鼓勵業者提出新興解決方案,在推動健康領域方面,不僅是智慧照護,包含遠距醫療、健康量測、智慧運動以及登革熱防治等,都秉持著以人為本的初心,以科技的力量來照顧臺灣這片土地上的每一個人,透過政府和企業攜手合作,協助地方數位轉型,並降低城鄉之間的落差,共同建立一個城鄉均好、全民均享的理想未來。

經濟部工業局廣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