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競爭力」這件事,連小孩溜滑梯都會讓家長神經緊繃

「競爭力」這件事,連小孩溜滑梯都會讓家長神經緊繃
Image Credit: kmlmtz66 /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其實一般家長對孩子的期望都不算太誇張,只是不想讓孩子浪費人生中吸收力最強的少年時期,這個階段的學習似乎奠定了往後知識發展的基礎,我們做家長的無法供應孩子一生所需,總覺得是不是該在基礎上多加使力?我想,大多數的家長心理都是這種程度的期望,過分要求的並不多。

文:徐玫怡

孩子的競爭力

雖然不喜歡「別讓孩子輸在起跑點」、「提升孩子的競爭力」這類說法,但我完全可以理解家長矛盾的心理。

這一代的家長已經知道對孩子來硬的起不了教養作用,甚至會有反作用,但眼看著小孩浪費光陰,甚至浪費才能,家長心中總掙扎著自問:「如果不逼他、引導他,會不會忽視了孩子的潛力?」「孩子學○○才幾個月,雖然沒什麼興趣,但那是因為還沒學到精華,堅持下去會不會改變?」「我是不是對孩子太鬆了?徹底地讓他學會○○對他一定有幫助,我要不要硬一點?」

其實一般家長對孩子的期望都不算太誇張,只是不想讓孩子浪費人生中吸收力最強的少年時期,這個階段的學習似乎奠定了往後知識發展的基礎,我們做家長的無法供應孩子一生所需,總覺得是不是該在基礎上多加使力?我想,大多數的家長心理都是這種程度的期望,過分要求的並不多。

而貼身照顧孩子的父母多少都看得出自己的孩子在某些方面有潛力(只是潛力,也不自滿認為是天分),如果開啟了潛力的按鈕,會不為成為他一輩子有用的能力?我們是不是應該在小學階段讓孩子多多嘗試?真的不行,可以提早放棄;若是孩子真的行,好好栽培才不會來不及。

大多數家長所想的大概都是這樣吧!也不是要贏,只是希望孩子出去社會與人搏鬥時,不要一直輸。所以,為了培養競爭力,每個愛孩子的家長一定都用過心。只是有些家長注重表面的「競爭力」,有些家長轉到背面去「找出個人特質」。說起來,這些家長走的是不同的路徑,但愛孩子的心思,你我都相同。

想起我兒三、四歲時,當時在法國生活,我們常到公園玩遊樂器材。公園裡有一個網子圈起來的遊戲區,尚未上學的小孩們都在這裡混,遊戲區裡最大的遊樂器材是附有各種攀爬、躲藏功能的溜滑梯,小孩們一進去,就搶著上溜滑梯。當然,父母家長都會在一旁叮嚀:「要排隊喔,一個一個來!」大人都希望在遊戲中讓孩子了解社會互動最基礎的公平性。

我兒子呢,因為個性比較謹慎斯文,每次去排隊都不會緊貼隊伍的最後一名小朋友,總是和最後一個人之間留有空隙,看似排隊又好像不很積極排隊。所以剛溜滑梯下來的孩子再度輪過來排隊時,就會搶在他的前面。有時候兒子稍微貼近隊伍,也會被急躁的小孩從中插入。最重要的是,他竟一副沒關係的樣子!

「小福、小福,往前一點,不然你沒辦法排上樓梯!」我有時候看不過去,會在網子圍牆邊用手罩成一個喇叭狀,輕聲地喊著他。兒子轉過頭來看我一眼,意思是懂了,但是腳步卻沒往前!

「吼,都不會競爭,看要怎麼辦?連溜滑梯都搶不到!」不諱言,我心中的確有著急過。但理智上,我該讓孩子自己去面對這種狀況,不可插手,他才知道謹慎斯文會比激進者少掉很多機會。其他的遊戲器材都一樣,即使是他喜歡玩的,如果有人搶過來,他就讓開。

我不怪別的小孩搶,因為孩子人人有自己的性格,來搶器材的孩子一時興頭上,熱烈投入自己喜歡的事物,這並沒有錯。除非我兒子已經告訴他「這是我先來的」,或是我兒子哭了,對方還不收手,那家長才需要上前處理。

但我兒子一點都不想搶,總是「退、讓、別人先」。

在法國的六年,小福的法國爺爺常常叫他「膽小鬼」,小福聽到會很生氣。爺爺故意激怒他,就是要他展現一點脾氣,像男子漢那樣的氣魄。因為爺爺十六歲之前可是少年組搏擊冠軍(聽說還是他們那個省分的冠軍),打架第一厲害的爺爺,當然受不了孫子那麼退讓!

雖然爺爺都是以開玩笑的方式進行激將法,但我聽到的當下,心裡其實有點生氣。不過也可見全家人對孩子在團體中「過於溫良」的狀況是在意的。

2221685879_d8f9321de4_b
Photo Credit: Kristin Ausk@Flickr CC BY-SA 2.0

「競爭力」這件事,連溜個滑梯都會讓家長神經緊繃。其實不只溜滑梯,在法國時,家家戶戶幾乎都有庭院,我們常去別人家的庭院度過孩子下午的遊戲時間。孩子玩到大約四點時,媽媽們便準備糕點出來給孩子當點心。當初一起在法國養育孩子的媽媽同伴們都很會做點心,有時候那蛋糕真的好吃極了,根本不需呼喚,孩子眼尖一看到蛋糕,全都圍過來吃。團團圍住點心蛋糕的孩子群中,每次都沒有我兒子!我在一旁幫忙分點心,都快被吃光了,我家小福還在玩他的。

「小福,你要不過來吃點心?」我只好叫!
「不要!」
「過來過來,要來吃一點,不然等一下會餓!」

不得已,又出現媽媽的控制欲。兒子都是被我拉過來吃東西的。他小時候對吃沒有太多熱情,根本不會搶。連來吃個好料,也沒有競爭力。

後來回台灣,我偶爾會在學校下課前做好蘋果派或是蛋糕麵包之類的點心,帶去學校讓兒子跟同學一起分享。我的想法很簡單,就是做點心給兒子吃,同時也分享給其他小孩。由於我自己比較在意食材,所有的麵粉、水果、牛奶、蛋,若非主婦聯盟的產品就是有機、本土、在地、小農出產的。一份蛋糕一口派,成本都很高!加上自製過程的衛生和我的用心,這樣的點心根本無價。

可是我每次帶到學校,叫小朋友過來分享時,唯一沒有圍過來的,就是我兒子!

A說:「我要,謝謝!」
「好,給妳。」
B說:「我也要。」
「好,你一塊。」
C說:「小福馬麻我可以吃一塊嗎?」
「好啊,這個給妳。」
D、E、F都轉過一圈了,我兒子還在玩球⋯⋯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