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打工仔缺乏進修的心? 缺錢/缺時間/缺興趣?

香港打工仔缺乏進修的心? 缺錢/缺時間/缺興趣?
Photo Credit: chilotflickr,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增加資助,又設進修假期,會增加你進修的意欲嗎?

勞動節最初的目的,是號召全球勞工繼續爭取八小時工作制[1],不過,對香港打工仔而言,這天最大意義可能是有一日假期,得以休息。事實上,休息及閒暇時間的多少,會直接影響到他們的上流及發展空間。

近日財政司司長就在網誌上提到,香港青年因為工資增長相對緩慢、工時長等原因,令發展有所局限。[2]社會除了繼續推動多元經濟,讓青年有更豐富的選擇外,鼓勵青年終身學習,亦有助他們向上流動。

終生學習選項多 學術職訓兩相宜

香港的持續進修選擇多,設有多種進修階梯,符合不同教育程度的在職人士之需要。有意進修的市民,可以就讀不同教育機構提供的課程;亦可就讀由職業訓練局及轄下其他成員機構提供的課程[3];而15歲或以上、具副學位或以下教育程度的人士,亦可選讀僱員再培訓局的課程。[4]

另一方面,政府亦提供持續進修基金、免入息審查貸款計劃以及個人進修開支免稅額等措施,鼓勵青年裝備自己。[5]

持續進修基金申請宗數遞減 打工仔進修熱情不再?

不同進修階梯及政府提供的各種財務支援措施,有助鼓勵本港在職人士進修。然而調查顯示,18至64歲人士的持續進修參與率,在2005年達到峰值28.1%後反覆放緩,至2013年更跌至25.4%。在2013年,參與持續進修的人口推算為131萬人,較2011年的146萬人低逾一成。[6]

持續進修人口下跌,持續進修基金申請宗數亦在過去十年持續下降,由2006年度的7.3萬宗,跌至2016年度的不足兩萬宗。[7]而且,申請宗數與進修人口的差距也很大,以2013年為例,約有131萬人選擇進修,卻只有26,007宗持續進修基金申請個案。[8]

箇中落差,可能源於持續進修基金的設計。現時持續進修基金供18至65歲的香港居民,在一生中獲最多一萬元資助,而且申請獲批起計四年內,最多提出四次申領款項。[9]

可以推斷,有進修需求且合符資格的市民,在早年已率先申請。然而,隨着時間推移,這批有意進修人士已用盡資助額,或是過了四年的申請期。即使他們仍有進修需求,亦無法動用持續進修基金。

提高資助上限 有助推廣進修

因此,智經過去發布的《激發原動力 開拓新思維 助青年 闖出一片天》,建議提高「持續進修基金」的最高資助額,以助鼓勵青年持續進修,並提升香港青年職場競爭力。[10]

今年財政預算案便提出,向持續進修基金額外注資85億元,提高資助上限至二萬元,又擴展涵蓋的課程範圍。[11]這些變動,相信能吸引不少計劃進修的在職青年申請。不過,若要鼓勵沒有進修計劃的市民終身學習,除了加大財政誘因,也要了解他們對進修卻步的其他原委。

勞力是無止境 沒戴錶也沒有時間?

根據政府分析,勞動市場趨向及培訓機構提供的課程等外在因素,會影響港人持續進修基金的申領宗數。一些個人因素,包括工時長短,繼續深造的興趣等,亦令持續進修基金的申領數目有所放緩。[12]

政府統計處於去年11月公布的《2016年中期人口統計主要結果》亦顯示,全港333.3萬名僱員當中,共有105.2萬人每周工作50小時或以上,佔全港僱員的31.6%;工時超過70小時的亦有20.4萬人,佔全港僱員的6.1%。[13]這20萬人,每日平均工時為至少十小時。

彈性僱傭措施有利員工身心 亦助企業穩定人手

工時過長,無法達至工作與生活平衡,員工自然難以抽空自我增值。智經發布的《工作與生活平衡:由推動彈性僱傭措施做起》研究發現,除非年輕人任職的企業有提供如進修假期等彈性僱傭措施,否則他們因進修所投放的時間和引起的壓力,亦會影響工作。[14]

報告亦鼓勵企業在制訂彈性僱傭措施時,多與僱員溝通,在企業能穩定人手和挽留具進取心的僱員的同時,僱員亦可兼顧不同的角色和責任。例如,僱主可以實行彈性工時和設有進修假期,以減輕僱員壓力,並為進修僱員提供資助。[15]

進修假期在港日漸普及 加強推廣靠資助?

在香港,進修假期亦非新鮮事。《公務員事務規例》列明,公務員如須準備及參加考試,而考取的資格與其職務或所屬部門職務有關,在得到所屬部門或職系首長批准下,可在任何12個月內,放不超過14天全薪進修假期。[16]此外,根據一個2013年的調查,香港有近半機構給予僱員平均四天進修及考試有薪假期。[17]

在海外,以進修假期鼓勵僱員進修的方法,各適其適。例如,奧地利的Weiterbildungsgeld(Further Training Allowance),容許僱員與僱主達成協議後,為進修而休假最多一年。員工可選擇一次性休假一年,或四年內合共放最多一年的假期。假期期間,僱主毋須支薪,但員工可得到相當於失業救濟金的補助。[18]

在設立這類補助時,除了假期時數以外,最大的考慮在於資金來源,政府資助固然是其中之一。例如,根據新加坡的就業培訓計劃(Workfare Training Support Scheme),當地僱主可向政府申領僱員基本時薪95%的缺勤薪金補貼。不過這個計劃主要為每月收入不多於2,000坡元(約11,580港元)的35歲或以上僱員。[19]

另一邊廂,亦有地方選擇以保險金或基金支付相關開支。例如,奧地利進修補助的資金,為僱員及僱主供款各佔一半的失業保險[20];比利時私人機構的僱員,每年獲得的180小時有薪進修假,資金則由以公帑資助及僱主供款出資的基金支付。[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