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察韓、泰、法、美的文創產業發展,我明白了台灣為何迷途

觀察韓、泰、法、美的文創產業發展,我明白了台灣為何迷途
Photo Credit: Bryan Hsieh @ Flickr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各國的案例反省台灣的現況,可以說「文創」一詞包山包海,萬事萬物皆文創,使得出現「什麼是文創」這個其實不該出現的問題。

文:陳姿含(台灣藝術大學圖文傳播與藝術學系碩一)

台灣的文創囧途

台灣談文化創意產業十年有餘,文化、創意是什麼?兩者交會的「文創」又是什麼內涵?很少人能夠說得清楚,但其實台灣的社會和政府都花了不少心思想要明白「文創」是什麼。

回顧文創發展脈絡,最早透過媒體播送「文創」一詞是在2002年,當時台灣加入世界貿易組織,政府為轉型產業,增加附加價值,因此比照英國的發展歷程,推行文化創意產業計畫,讓藝術生活化並創造文化產值,並於同年提出「挑戰2008:國家發展重點計畫」,指出台灣必須深化以知識為基礎的經濟競爭力,知識經濟附加價值最高的類型應該就是以創意設計為核心的生產領域,尤其是源於藝術美學的創作設計。(行政院經濟建設委員會,2003)

換句話說這項政策在一開始就是想要振興經濟,是個非常實際、務實的計畫,各國在扶植發展文化創意產業之餘,也漸漸明白衣食無缺的年代「文化消費」絕對是人類最主要生活重心。如果爬梳各樣的文化定義、創意解釋,很快就能發現給一個定義是困難的,而且也是危險的。事實上台灣的文化創意產業始終裹足不前,筆者認為有很大的一部分是因為花費太多心力在於字面上的解釋,以及對於遠方沒有足夠的想像。台灣的文創囧途就在「什麼是文創」這裡卡關了。

何以見得?

在英國提出文化創意產業這項概念並創造驚人的成績之後,各國紛紛跟進,也提出自己的文化政策。如韓國成立半官方的文化振興院,以K-Pop、影視為重點發展項目,帶動國家經濟發展,想想韓團、韓劇可以帶動周邊多少商品和觀光,還有美妝時尚。以恐怖片聞名的泰國在1997年將文化創意產業列為國家重點發展項目,主力於文化遺產、藝術、媒體、時尚,並打造曼谷為時尚城市計畫。是的,泰國近幾年在設計產業的成績是有目共睹的,更別說各國前往泰國尋找電影外拍場景讓泰國笑納了多少財富。

總是有點高冷的法國人則恥於賣文化的行徑,反向操作大力地維護、保存並傳承他們的歷史文化、遺跡,造就旅遊、觀光的興盛,在創意培植方面則是推動電影產業,如大家耳熟能詳的坎城影展,對藝術投入的心力不遺餘力。自知沒有悠長建國史的美國,則在一開始就全力發展創意產業,以電影產業聞名,大家一定都知道迪士尼、皮克斯、漫威……並提出版權法的概念,訂定知識產業的環境和意識,並大力提倡商品即文化,文化即商品。卯起來趕上世界潮流的中國,則積極發揚文化,發展一鄉一特產、特色小鎮、美麗鄉村,影視產業部分,陸劇席捲台灣也不是一兩年的事情了。

看了各國對於文化產業的作法,忽然明白文化和創意,不盡然是要綁在一起操作的,而「文創」的實質內涵也也不該單就字面上「什麼是文化、什麼是創意」去做解釋。文化創意產業提出之始,就僅是個「概念」,了解自身的定位、文化特質,做出對自己最恰當的選擇,才能有方向明確、正確的文化政策,並賦予文創「意義」。從他國的文化創意產業政策和發展,明白了幾件事:

1. 對自己的國家有正確的認識,為自己的國家量身打造合適的方針

是的,台灣很喜歡模仿別人,但四處取經的結果往往就是學到了表面而忽略了內涵,有沒有考慮到對方這樣做是為什麼?移植到台灣就一定會成功嗎?就像美國如果仿照法國,一定死路一條。但種族多元的美國,這些移民故事是說不完的,一個鮮明的例子就是迪士尼為多元文化創造了不同的公主形象,美國印地安文化代表的寶嘉康蒂、中國巾幗不讓鬚眉的典型人物花木蘭、改編自天方夜譚的蘇丹公主茉莉、蘇格蘭高地文化的標誌梅拉達、南太平洋小島玻里尼亞血統的莫阿娜。美國轉化「缺乏文化競爭力」這項劣勢,變成一項優點,這些故事除了打造迪士尼這個王國,也滿足了每個民族對於自身故事的想像。

29721606381_c76420de12_o
Photo Credit:Melissa HillierCC BY 2.0

2. 十年磨一劍的決心和魄力

其實台灣早在1990年代文建會就提出「社區總體營造」政策,企圖建立社區文化,目標為整合人、文、地、景、產,營造出具特色的社區、地方文化。也在2002年積極推動數位典藏計畫,將台灣的文物、歷史記憶數位化、典藏、授權。在「文創」一詞席捲全台之後,應該鮮少人還記得曾經走過的路,時至今日台灣的文創法依然語焉不詳,又在2018年3月時提出效仿韓國文化振興院的路線,提出文策院的計畫。

台灣的文化創意政策零碎且缺乏主軸,不似「國家重點項目」的規格和魄力,斷斷續續地做了很多事情,但始終成效不彰。韓國最早在1993年提出「文化暢達五年計劃」、泰國最早在1997年扶植文化創意產業,十年磨一劍,在對的事情上努力,沒有人在疑惑「文化創意產業」是什麼,因為產業的創造說明一切。所謂的國家重點發展項目,應該是一項「家族事業」,在延續家的命脈為基礎上,不同的成員再給予新的生命和活力。

3. 一盤大雜燴,應該各取所需

看看各國的操作,鮮少有國家是選擇文化和創意綁在一起執行的,一則是各國對於「文化」的認知,有的因為沒有淵遠的歷史文化,有的不認同文化輸出的操作,二則是文化與創意的結合可以發揮的空間本就較小,不比單純打造創意內容簡單。文化一直是台灣的「生命議題」,這一代人常常在想台灣是個怎麼樣的存在,下一代仍然會是,執著於從文化著眼創意產業,自然在操作上變得難上加難,不是不行,而是會很難,也會限縮對於創意產業的想像,浮現出「這是文創嗎?」的疑惑。

維護、傳承且發揚自身文化很重要,培植創意產業也很好,但從各國的案例反省台灣的現況,可以說「文創」一詞包山包海,萬事萬物皆文創,使得出現「什麼是文創」這個其實不該出現的問題,因為它到底是什麼取決於政策、產業實踐的結果,一個創造出來的概念沒有賦予實質內涵,也只是個空殼。

4. 創意做久了,就是文化IP

2016年里約奧運閉幕式,安倍首相化身超級馬力歐,穿越多拉A夢的綠色水管,從東京來到了里約奧運現場。當安倍首相身穿藍色吊帶褲,頭戴紅色小圓帽,手持紅球時,無疑向世界展現了日本軟實力。不必明說日本是個什麼樣的國家,那個當下我想在場的觀眾都看見一個國家走過的路。文化是一群人在一時一地長時間的生活累積,也是一群人在一時一地持續不輟地創造發明,文化創意產業究竟是先有文化還是先有創意,是文化給予創意涵養,還是創意內容賦予了文化內涵,此時「安倍馬力歐晉三」給了一個開放式的說明,也是另一種對「文創」的想像。

電影《愛在黎明破曉》時,男女主角在路上漫步,偶然看見一張秀拉畫展的海報,女主角席琳漫不經心地說「下星期才開始,我們碰不上了」,然後指著海報上的畫悠悠地說,「我很喜歡人物融入背景的樣子。就像環境比人強大。他畫的人物總是有稍縱即逝的感覺。」此時得到的回應,只是美國小子傑西的一句「酷」。在我思考台灣、文化、藝術、創意等等之時,這短短的對話總浮現腦海,滿足了我對文化意象富饒的想像。如果有一天我們也這樣不經意、不造作地說這些古老又嶄新的故事,文化與創意內容想必已來到另一個紀元了。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


猜你喜歡


新國科會主委吳政忠:部會協力串聯,打造不只科技部的科技,回應社會多元需求

新國科會主委吳政忠:部會協力串聯,打造不只科技部的科技,回應社會多元需求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國家科學及技術委員會揭牌及主任委員布達儀式7月27日於科技大樓舉行,原科技部部長吳政忠出任首任主任委員,承接過去使命再提出四點精進方向,期待透過跨部會協力,布局新興科技與產業。

科技部改制為「國家科學及技術委員會」(以下稱「新國科會」),7月27日於科技大樓舉行揭牌及主任委員布達儀式,與會貴賓不只涵蓋產官學界,總統蔡英文及行政院長蘇貞昌也親臨會場,共同見證我國科研事務推動最高權責機關成立,為政府組織改造立下重要的里程碑。

JOHN5285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打造不只是科技部的科技,建立科技與臺灣社會的多元聯繫

臺灣的科技不應該只有科技部,而是還有經濟部、衛福部等所有部會在一起,但是用科技部的名稱出去國外,好像就變成全臺灣的科技都是科技部的。所以我說,科技不會只有科技部的科技,應該是所有部會的總合。

新國科會首任主委吳政忠在致詞開頭即強調「部會合作」的組織核心,表示「科技不只是科技,科技與經濟、社會、環境等面相都有密切的關係」,也因此不應侷限於某個部分,應當是多個部會、學術界、產業界等攜手合作推動。

有別於過去科技部與行政院科技會報辦公室以合作關係來協調部會,未來新國科會改以委員會的組織形式運行,透過每月主要部會的首長共同商議策略方向,能夠整合部會資源,協作共達目標,此舉不只立下我國科技發展全新的里程碑,也讓臺灣能夠更靈敏的面對國際競爭。

JOHN5141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主委 吳政忠。

新國科會前身是1959年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又於2014年改制為科技部,過去肩負推動全國整體科技發展、支援學術基礎研究,以及發展科學園區等三大使命,在歷任部長的努力下,更將創新創業加入推動目標。如今的新國科會不只承接過去使命,主任委員吳政忠更提出以下四點未來新國科會所精進的方向:

一、跨部會協力,布局新興科技與產業
儘管臺灣小、科技預算不如國外,但臺灣部會之間高效率、精準連結的合作模式,將成為與國外競爭時的最大優勢,而「跨部會」溝通不只是未來新國科會的努力目標,也是新國科會最核心的思考架構。

二、基礎學術研究奠基
回顧過去兩年臺灣新冠疫情的防疫成果,無論在病毒醫學還是疫苗研發領域,基礎科學研究一直都是技術開發的堅強後盾;所以在臺灣邁向國際頂尖的路上,無論半導體、太空、還是人工智慧,科技的基礎研究與國際互動都將是新國科會注重的發展方向。

三、打造精緻多元的生活科學園區
過去半導體產業已替臺灣打下堅實的基礎,科技園區的產值從2.7兆成長到去(2021)年3.7兆,但除了半導體,其他的產業也需要布局,尤其是精準健康、智慧農醫、電動車、太空科技、低軌衛星等「接近生活」的重點產業。

四、實踐科技的人文社會價值
隨著科技與生活拉近距離,未來的科技發展必然需要與社會需求、環境永續連結,回應外在社會環境的變化;此外,科技人才培育、加強臺灣女性在科技面的投入比例,都將是未來新國科會欲強化的目標。

JOHN5412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進一步探究,就會發現上述新國科會的策略方針並非憑空發想,而是源自對產業發展的細微觀察與豐富的知識、經驗的珍貴結晶。早在吳政忠任職行政院科技顧問組副執行秘書時,就已觀察到「當科技更接近生活,產品價值就會大幅度的翻倍成長」的現象,再回顧臺灣善於代工製造零件的發展歷史,才萌生「將臺灣強而有力的製造技術與創新想法整合」的初步想法。

但是「整合」一詞的背後,需要的是基礎研究、應用研究,產業實務之間的環環相扣,過程不只涉及公私跨部門、跨領域的協調,也是一個漫長轉換的過程,並非一蹴可及。最後,在數年醞釀及無數人的共同努力下,儘管過程困難重重,以「部會合作」思考為核心的組織架構「新國科會」終於順利誕生,讓整體國家的科技發展得以提升至行政院層級的高度,向下整合上中游的基礎研究、下游的應用研究及產業實務的連接,創造更多的商機與價值。

JOHN5337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的挑戰與期許,後疫情時代的科技人文關懷

如今全球進入後疫情時代,國際關係變動不定,更面臨供應鏈重組、數位轉型等產業挑戰,科技作為國家發展重要的中堅力量,勢必需要更快速的布局因應,在變動中搶得先機。但除了研究與創新,科技與人文社會的結合也是新國科會的一大核心。

隨著人工智慧、太空等科技發展,生活中科技將無所不在,因此未來傳統產業必然將被完全翻轉,此時人文社會科學就扮演嫁接技術與生活文化的重要橋樑,彰顯科學研究成果對人類福祉的巨大貢獻。但這一切的前提是科技與社會必須主動伸手,彼此接觸、相互了解,攜手促進社會總體的福祉發展。新國科會成立之日,同時也是「國科會職場互助教保服務中心[註]」揭牌日,便能看見國科會對人文的用心,除了前述四大重點外,對於女性人才的培育、原住民教育的深耕、環境永續,都將是國科會的重點目標,如何透過科技連結社會的需求,正是新國科會追求的核心,因此新國科會不只是部會整合、資源分配與未來展望而已,更是將科技應用在民間的推動者,同時成為科技與人文交流的平台,最大化科技對總體社會福祉的貢獻。

國科會科技辦公室 廣告


[註]:國科會職場互助教保服務中心於110年8月開辦,位於科技大樓1樓,是臺灣公共托育協會承接的第一間職場教保中心。以平價、優質、非營利、社區化之方向營運,希望透過政府與公益法人團體協力的方式,結合民間團體資源,提供孩子優質的教保品質,減輕社區家庭照顧負擔,提升教保人員工作環境與權益。資料來源:財團法人彭婉如文教基金會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