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不再恐同日:台灣近六成同志學生曾遭性霸凌,有自殺危險者高達31%

國際不再恐同日:台灣近六成同志學生曾遭性霸凌,有自殺危險者高達31%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每年的5月17日是「國際不再恐同日」。選定這天是因為世界衛生組織(WHO)在1990年5月17日將同性戀從「國際疾病與相關健康問題統計分類」中刪除。會有這樣特別的一天,目的是要喚醒世人關注對同性戀、跨性別與雙性戀的恐懼,因性傾向及性別認同,而產生一切加在肉體上及精神上的暴力及不公平對待。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每年的5月17日是「國際不再恐同日(International Day against Homophobia, Transphobia, and Biphobia)」。選定這天是因為世界衛生組織(WHO)在1990年5月17日將同性戀從「國際疾病與相關健康問題統計分類(International Statistical Classification of Diseases and Related Health Problems,縮寫為ICD)」中刪除。會有這樣特別的一天,目的是要喚醒世人關注對同性戀、跨性別與雙性戀的恐懼,因性傾向及性別認同,而產生一切加在肉體上及精神上的暴力及不公平對待。

遺憾的是,日前中選會通過,讓反同恐同的下一代幸福聯盟(簡稱下福盟)提出的反性平教育公投案進入到第二階段,實實在在展現反同恐同團體如何以公投為手段,來滿足自己對同志的仇恨,以及台灣政府對於保護人民是多麼的無能。

反同恐同的下福盟所提出的這個公投案,內容是:「你是否同意在國民教育階段內(國中及國小),教育部及各級學校不應對學生實施性別平等教育法施行細則所定之同志教育?」。他們主張:「國中、國小學齡學生之身心狀態處於快速發展階段,其性別認同和性傾向發展尚未成熟,不宜過早實施同志教育,灌輸性別光譜、多元性別、男對男、女對女之多元情慾教育,影響兒少身心健康甚鉅」。

一直以來,這些反同恐同組織就非常擅長於移花接木、混淆視聽,上述主張,把《性別平等教育法施行細則》裡的「同志教育」,巧妙而狠毒地和「多元情慾教育」、「影響兒少身心健康甚鉅」連結在一起,企圖令選民誤會同志教育是多麼恐怖的事,卻不知現行教育中,國中小學生所受的同志教育內容,其實是「了解和尊重同志族群」。

「了解和尊重同志族群」,最基本的目的,是要降低對於同志的性霸凌。《性別平等教育法》中對於性霸凌的定義為:「透過語言、肢體或其他暴力,對於他人之性別特徵、性別特質、性傾向或性別認同進行貶抑、攻擊或威脅之行為且非屬性騷擾者」。

近六成同志學生曾遭霸凌 陰影至成年仍揮之不去

台灣的國高中小學校園中,同志學生遭受性霸凌危險性有多高?筆者在2015到2017年執行科技部研究計畫,訪問國內500名成年初期(20至25歲)同性戀或雙性戀的男性,發現高達56.4%曾經在兒童青少年時期因為性取向是少數、或被認為是娘娘腔,因而遭受言語、社交、肢體、網路等形式的霸凌。比例之高,令人驚訝!

遭受性霸凌的同志學生,到了成年初期,身心健康狀況仍然備受困擾。在受訪前一年曾有自殺意念、但未執行的比例為16.4%,已有自殺計畫或執行自殺者為14.6%,等於有自殺危險者高達31%,這是過去未遭受性霸凌的同志學生的1.88倍。而兒童青少年階段遭受性霸凌,也會和成年初期出現嚴重憂鬱、焦慮、身體疼痛有顯著關聯性。

在臨床上類似的案例也不少,筆者就曾經診治因為嚴重憂鬱、自殺意念而到精神科求診的同志男大學生,發現他在國中時因為對於傾心的同班男同學告白,同性戀性取向被全班同學知道後,開始遭受嚴重的霸凌,從被惡意取笑「死gay」、「娘娘腔」,甚至被毆打、書包不時被扔出窗外,向老師和家長求助也無法改變。上學變成惡夢,情緒低落,成績退步,還曾經拿刀割自己手腕。甚至都已經成年了,國中遭受霸凌的噩夢仍舊揮之不去,憂鬱情緒和自殺意念一直持續到成年仍未改善。

bully_霸凌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不是只有霸凌受害者才有心理健康的困擾

不過很遺憾地,反同恐同組織原本就不想讓同志的日子好過,一般社會大眾也常覺得同志學生的悲慘遭遇不關他的事,所以講這些同志學生遭受校園性霸凌的活生生例子,能激發台灣人同情心的機會不高。不過,和霸凌相關的心理健康問題,不是只發生在霸凌受害者身上喔!筆者在2009年執行科技部研究計畫,對南台灣六千多名國高中學生進行問卷調查,結果發現:言語、社交關係、肢體等不同形式的霸凌經驗裡,有25%是霸凌受害者,19.6%是霸凌施暴者,而且霸凌施暴者和受害者一樣,都有較高危險會出現憂鬱、自殺、失眠、焦慮、酒精濫用、注意力缺損、過動衝動等精神健康困擾。

不知這樣的研究結果,是否能讓非同志台灣人覺醒:反性霸凌的校園同志教育,其重要性不是只對同志學生喔,如果忽視同志教育,無法讓學生了解什麼是性傾向、什麼是同性戀和雙性戀,進而學會尊重性傾向少數者,那麼必然會發生校園性霸凌,而涉入霸凌者,就算是異性戀施暴者,其精神健康都可能有所困擾。

企圖以品德教育取代同志教育,有效嗎?

至於反同恐同的下福盟聲稱「品德教育可以預防校園性霸凌」,前不久筆者有機會和某名校高三學生互動,問他們認為「到底學了什麼品德教育」、「品德教育有對他們造成什麼影響嗎」,得到的回答包括:「品德教育就是教大家要相親相愛」、「我記得有上過品德教育,不過上了什麼就不太記得了」、「要看怎麼教,如果照著課本念,學生不會有印象的」……

有個最妙的回答是:「品德教育當然有效!我從小就讀論語,所以現在才能考好學校!」

結語

無論是國外或台灣本土研究都發現:同性戀或雙性戀兒童青少年學生遭受霸凌的情況非常普遍,而遭受霸凌經驗與當下和日後眾多身心健康困擾如自殺、憂鬱、焦慮、疼痛都息息相關。並且,霸凌施暴者一樣也會有身心健康的困擾,所以霸凌防治絕對不是只關係到少數一群人而已,而是和所有人都有關聯。

在筆者的另一項研究中發現:校園中對於同性戀或雙性戀學生的性霸凌,早從小學就開始了,這就是為何現行性別平等教育要從小學開始教「認識同志」,如果異性戀學生不知道為何有人會喜歡同性,因而視之為怪胎、欺負他,或是同性戀或雙性戀學生對於自己和多數其他人喜歡的對象性別不同,因而自覺是怪胎,都是校園性霸凌的啟端。

現今台灣政府必須檢討是否真有確實執行性別平等教育中的「認識和尊重同志」,卻有組織主張「品德教育可以預防校園性霸凌,所以不要同志教育」,說穿了,這就是一群充滿惡意的反同恐同者,想以國中小學生的血淚為代價,讓自己感到「幸福」罷了。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性別』文章 更多『顏正芳』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