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看似劍拔弩張,但兩國都有理由妥協

中美貿易戰看似劍拔弩張,但兩國都有理由妥協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這所有產業誘因當中,近期中興通訊的動盪更進一步讓中國領導人確信,國家必須有自己的高端半導體產業,然而這需要保持平衡,以確保過多的政府干預不會破壞產業的效率與創造力。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Jue Wang
翻譯:洪新翰

乍看之下,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威脅中國進口關稅的策略,似乎把目標放在降低美國對中國的貿易赤字以及製造業回流。但在這個方面,他是絕對不可能成功的。美國的貿易赤字主要是由國內因素造成,而非外在因素:美國人的消費大於生產。關稅可能在短期打擊中國的進口商品,但其他低勞力成本的替代方案很快會進入市場中。此外,受到關稅影響的商品價格會上漲,威脅美國人的工作以及限制美國人的購買力,而中國對美國出口商品反向的關稅報復,如果真的發生,將會威脅到更多美國人的工作。

但特朗普最近一系列反中行動背後還有更深層的實際意圖。它有兩個面向:一、強迫北京開放更多市場給美國的商品和服務,以及提供美國公司更多有利的投資條件;二、限制國家支持及構成北京「中國製造2025」策略核心價值的高科技產業。

第一個面向是特朗普對以前美國行政策略的回應,也就是透過將中國帶入由美國領導的國際自由經濟體系來促進美國的利益。反之,在「美國優先」的口號底下,特朗普團隊要求更多從國際合作而來的直接利益,然而給其他國家更少的報酬。

第二個面向反映出特朗普和他白宮裡強硬派幕僚的擔憂,也就是中美經濟上的競爭關係正在改變,變得更有利於中國,並威脅到美國的高科技產業。甚至,中國強力支持擴張其科技版圖,不只挑戰了美國對世界先進科技的掌控,也撼動了美國經濟規模至高無上的地位。

因此,特朗普的關稅清單尤其以中國高科技產業的進口商品為目標,包含航太產業、海運業、電信業、機器人技術、醫療設備以及電動汽車。這對中國強制性科技轉移的要求、對外國公司知識產權許可的歧視性規定、由中國贊助的美國高科技公司收購行為,以及對美國科技的盜用,是一種懲罰。

除了關稅之外,其他武器也被用來針對中國的高科技產業。還有,在關稅名單宣布之前,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CFIUS),用美國政府所賦予的權力,已經封鎖了一些由中國支持的美國高科技公司收購行為,為的是保護「國家安全以及機密的公民資料。」

還有,美國商務部對於出口中國通信設備與手機生產商中興通訊(ZTE)為期七年的禁令,特別是高端晶片組合,似乎是嘗試要壓制中國5G科技的發展。

這些行動不單只是要尋找解決貿易赤字的方法。他們很明顯嘗試要讓美國的商品與服務在中國有更好的商業環境,同時壓制中國的高科技產業。

雖然雙方政府都需要在公眾面前表現出強硬的態度,但仍然有溝通的空間。

習近平在博鰲論壇(Boao Forum)的演講強調,中國強化市場導向改革的意圖,尤其要降低進口車的關稅、改善智慧財產權的實踐,以及放寬外國公司在汽車與金融產業的所有權限制。雖然特朗普願意接受習近平的演說,作為他先前關稅威脅的妥協,然而習近平的話實際上應被認為是一個回應,其針對美國(以及其他外國政府)對中國受限市場及經濟上政府高度干預的抱怨,而不僅僅只是目前的貿易爭端。這也反映中國自己內部市場經濟成長的需要。

因此,中國可以透過讓市場以及投資環境更有利於美國公司,在第一層面上妥協。但在其他種類的妥協,尤其在第二層面對北京而言,就算不是不可能,也不太可行。

中國不會撤除對策略性產業支持,尤其是那些在「中國製造2025」中的核心產業。這些產業的進展,包含資訊科技、自動化機器與機器人技術、航太、海運設備與船舶、先進的鐵路交通、新能源汽車、動力設備、農業機器、新材料以及生物製藥與醫學等,會讓中國產業升級以及躍升於全球的生產鏈上。他們可能會繼續接收政府金錢與政策上的協助,作為中國產業政策中重要的一部分,並持續嘗試去取得國外的先進科技以及知識產權。

在這所有產業誘因當中,近期中興通訊的動盪更進一步讓中國領導人確信,國家必須有自己的高端半導體產業,然而這需要保持平衡,以確保過多的政府干預不會破壞產業的效率與創造力。

一旦中國持續成長,圍繞在中國對美國高科技產業的挑戰及中國產業政策上的衝突會持續存在,並在世界兩個最大的經濟體之間擴散。但雙方現在可以採取行動去緩解緊張,以及朝著互惠的解決方法前進。

中國政府應該確保習近平提出的市場導向改革能迅速實施,還有他們應該努力去找出最理想的方法與管道和特朗普的白宮團隊溝通。貿易和投資的實質改善會幫助中國和世界其他主要的經濟體接軌,像是歐盟、英國、日本和德國,以及能支持世界貿易組織對抗特朗普的威脅行為,並說服美國透過多邊的合作解決爭端。

作為世界上最大的經濟強權,美國也應該要能夠適應其他國家的科技進程,特別像是人均GDP如中國一樣低的國家,尤其當兩方國家長遠來看,能在有效的溝通以及深化的經濟連結當中獲益。

© 2018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TIME』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