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之有年」不是抵抗洗錢防制的理由

「行之有年」不是抵抗洗錢防制的理由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的洗錢防制評鑑,根本上難解的問題是產業界與政府內部的保守力量,面對這些勢力的反彈,政府應朝著正確的方向改革前進,並堅持初衷,不應妥協。

文:劉育民(民營金控法務)

今年十一月,APG洗錢防制第三輪評鑑將到台灣考核防制洗錢的實質績效,對此政府早已枕戈待旦,設置洗錢防制辦公室,並在去年修正了《洗錢防制法》,並希望在評鑑前通過《公司法》的全盤改革。

其中,揭露實質受益人為評鑑重點考核項目,然而此次公司法修法,因為受到部分產業人士的反彈,雖然實質受益人認定採用《證券交易法》第25條定義中「董事、監察人、經理人以及持股逾10%股東」,並需每月定期向經濟部設置的電子平台申報實質受益人資訊,此次修法卻未按國際普遍揭露至最終受益人,僅揭露至第一層,遭學界與部分立委抨擊未達國際標準,將可能讓洗錢防制評鑑上遭到扣分、甚至未能通過。

除了法案上受到產業界的反彈而大幅妥協以外。金管會針對金金分離、法人董事以及從嚴規範委託書徵求,也受到政府內部勢力的威脅而轉彎。

有鑑於台灣的法人董事制度全球僅有,並衍生出政府過度操縱金融市場的隱憂,金管會近期而提議將法人董事改為自然人董事,卻受到親公股的立委群起反彈,並抨擊這樣是圖利財團。然而,放諸國際日本、英國、美國等國家都未有法人董事制度的存在,更不可能像我國《公司法》第27條第2項規定:「得依其職務關係,隨時改派補足其任期」,此項天條造成對於政府控制的法人董事,有追究其責任的灰色地帶,此種灰色地帶正是我國脫離正常國際規範的明證,更應該趁洗錢防制評鑑之前一舉改革。

金管會執行手段的強硬與否,可看出政府的重視程度

在產金分離與金金分離上,因為五六月適逢我國各大公司的股東會及董監事改選,直接使得財委會仍在此議題上爭論不休。如多次向台新金喊話的寶佳,就是從營建業轉戰金融業,而應受到產金分離規範的例子。

金管會對於寶佳加強監理,亦屬於預防未來關係人交易的一種宣示,因為寶佳若要取得台新金席次,本應持股超過10%才能保證取得一席,然而寶佳想要取得台新金席次,卻遲遲規避大股東適格性10%審查,將持有股權壓在9.95%,而無需受到金管會監督,但在私底下卻明顯與龍邦等股東合作,這挑明了是想取得金融業經營權,卻不願接受金融業更加嚴格的遊戲規則。

也因此,金管會在監理手段上勢必要更強硬,來宣示台灣政府重視產金分離與金金分離的精神,例如在股東會前對寶佳一舉一動加強監管,除非寶佳願意尊重金管會對大股東適格性的把關,否則得呼籲其他股東避免與寶佳合縱連橫,甚至在股東會後追認寶佳所取得的席次是否違反銀行法規範。

顧立雄
Photo Credit: 顧立雄

對於政府對洗錢防制評鑑的種種努力,為的就是避免台灣在未通過亞太洗錢防制評鑑後,對海外工商活動造成嚴重的損害。產業界人士與部份立委不明究理,在這些改革推動的過程中處處掣肘,並以台灣行之有年的制度來搪塞。如同法人董事在台灣儘管施行多年,背景卻是1966年當時不完善考量下的匆促立法,不該用「行之有年」來當作抵抗改革的理由。

對於台灣的洗錢防制評鑑,根本上難解的問題是產業界與政府內部的保守力量,面對這些勢力的反彈,政府應朝著正確的方向改革前進,並堅持初衷,不應妥協,否則後果將由全民共同承擔。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