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神邏輯》:鄭和下西洋七次造訪的「真理之城」古里

《印度神邏輯》:鄭和下西洋七次造訪的「真理之城」古里
鄭和當年登陸的海岸——位於卡利卡特以北的潘德拉伊尼—科洛姆地區|Photo Credit:任性出版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第四次下西洋開始,船隊的商業貿易意圖十分明顯,鄭和船隊每到一個國家,除了「開昭領賞」外,更鼓勵自己帶來的人與當地人進行貿易,自此,大批中國絲綢、茶葉、陶瓷源源不斷的流向各國。

文:塵雲

真理之城,鄭和來七次的理由

2013年,恰逢鄭和逝世580週年。9月,我前往鄭和七次下西洋,所停靠的印度中轉站——印度南部喀拉拉邦科澤科德(也叫卡利卡特),一探這安寧而多彩的海邊小城,為何吸引鄭和七次訪問這裡?長眠於此的鄭和,是否在此有墓碑?當地是否還有鄭和或者中國的遺蹟和影響?

操場上的青花瓷和圖書館裡的銅錢幣

這座城市有好多名字。科澤科德是馬拉雅拉姆語名字,出現於13世紀。阿拉伯語中的名字為卡利卡特。在中國宋代典籍中,它被稱為南毗國,元代古籍中稱為「古里佛」,明代古籍稱為「古里」。14世紀時中國旅行家汪大淵,曾訪問過古里佛,在所著《島夷志略》一書中有專篇記述。

歷史學家認為,在鄭和七次下西洋的旅程中,前三次主要是打好明朝與諸番國的關係,以昭示明朝大國的政治目的。從第四次下西洋開始,船隊的商業貿易意圖十分明顯,鄭和船隊每到一個國家,除了「開昭領賞」外,更鼓勵自己帶來的人與當地人進行貿易,自此,大批中國絲綢、茶葉、陶瓷源源不斷的流向各國。

據喀拉拉邦卡利卡特市文化遺產論壇主席拉姆昌德拉介紹:「中國商人和印度商人,在絲綢背後悄悄的用手指或腳趾講價,最後當眾拍掌為定,或貴或賤,再不悔改。那時候這裡被譽為『真理之城』,當地人做生意童叟無欺,把商品放在市場沒人管也不會有人偷,而且這裡的關稅低,所以中國人愛跟當地人做生意。」

根據多次隨鄭和下西洋的翻譯官馬歡所著的《瀛涯勝覽》中講到的,鄭和率船隊七次下西洋,每次都會到古里。當時鄭和的船隊帶來中國的瓷器、絲綢等許多物品,歷史學家納拉亞南說,在當地詩歌裡還有描述絲綢旗子的詩句。當時古里國王派掌管國家事務的大頭目,帶領二頭目、算手、仲介人和中國官員面對面議價,並擊掌定價,古里國以六成金幣「法南」,或銀幣「答兒」支付貨款。

拉姆昌德拉說,古里國的富商也會帶來靛藍染料、香料、檀香木、寶石、珍珠、珊瑚等貨物跟中國人買賣。「這裡的商人在古時還去採集燕窩賣給中國人。」他說。鄭和的船隊還把古里,作為補充淡水和食物、向西進入阿拉伯海和非洲海岸的基地,平均每次停留三至四個月。在當年鄭和登陸這裡的口岸,我們看到一片風平浪靜的景象,拉姆昌德拉指著海岸說:「即使在季風時節,這裡的風浪也很小,易於泊船。」

鄭和永樂五年(1407年),第二次下西洋到達古里後,當地國王接受中國皇帝明成祖朱棣,詔封古里王的敕書和誥命銀印,各頭目接受升賞品級冠服;鄭和還在古里立石碑亭紀念:「其國去中國十萬餘里,民物咸若,熙同風,刻石於茲,永昭萬世。」(1613年,耶穌教傳教士曾看見鄭和在古里所立石碑)如今,該碑文已經不存在了。根據史料記載,鄭和下西洋隊伍中,還有兩名古里國人沙班和沙孝祖,兩人都是擔任原南京錦衣衛的副千戶。1433年4月,鄭和最後一次下西洋途中去世於古里。

由此可見,古時兩國的關係是十分密切的。而日本考古學家於1987年,在卡利卡特以北的潘德拉伊尼—科洛姆地區(Pandalayini-Kollam)的一所小學操場地下,發現了寫有「大明萬(曆)」字樣的,13至14世紀的中國青花瓷碎片,更是佐證了中印兩國在明朝的聯繫。

八十多歲的納拉亞南告訴我,雖然鄭和逝世了,但中國與卡利卡特的聯繫,持續到明朝以後,「主要靠在中國的卡利卡特人——今居住在廣西的『古里馬氏』及其後代維繫。」2011年,中國學者也在印度發現新的證據。中國藏學研究中心北京藏醫院學者劉英華,在卡利卡特寫本圖書館裡,查閱貝葉寫本時,意外發現在2579號寫本的繩結上,穿有一枚中國古錢,幣面上有「道光通寶」四個漢字,是清朝道光皇帝在位期間(1821年—1850年)所鑄造,距今有一百多年。

截至2011年12月26日,共有16枚清代銅幣被發現、並全部經過鑑定,其中帶有「乾隆通寶」銅子的貝葉寫本有10部、「嘉慶通寶」銅子的貝葉寫本有五部、「道光通寶」銅子的貝葉寫本有一部、還有一部帶有一枚嚴重銹蝕,難以辨認文字銅子的寫本。學界認為,這些古錢幣的發現,代表著卡利卡特和中國的貿易往來,持續到19世紀的後50年,也就是鴉片戰爭爆發時期。

2-2
位於卡利卡特市的中國絲綢街口的雕塑:中國商人正在和印度商人交易。|Photo Credit:任性出版

「復活」中國和當地的交往——為了打造一帶一路

現在,在卡利卡特跟鄭和船隊有關的歷史遺蹟,已經不多了,除了那座「中國清真寺」外,就剩下不賣中國絲綢的「中國絲綢街」上的中國商人雕像、博物館中陳列的中國陶瓷、一種叫「中國鍋」的炊具、中國朝天椒等,有與中國歷史有關聯的痕跡了。此外,並沒什麼別的具體有關鄭和和中國的遺蹟。

這裡也沒有鄭和登陸口岸的紀念碑柱,然而形成鮮明對比的是,比鄭和晚登陸印度93年的葡萄牙人達.伽馬,卻在其登陸的口岸留有紀念碑柱。1498年,在阿拉伯航海家艾哈邁德.伊本.馬季德的帶領下,達.伽馬率領的船隊借著印度洋季風,於5月20日抵達卡利卡特,該港口正好是鄭和曾停泊的地方。而1524年4月,達.伽馬第三次來印度,染疾後死於柯欽。這個地方距離鄭和去世的卡利卡特,只有250公里。達.伽馬的遺體被安葬在柯欽的聖法蘭西斯教堂。14年後,其遺骸被運回里斯本安葬,紀念碑則留在教堂。拉姆昌德拉說:「鄭和的遺體被海葬了,在卡利卡特沒有鄭和的墓碑,在中國的鄭和紀念堂裡也沒有遺體或骨灰。」

因此,納拉亞南、拉姆昌德拉這兩位老先生,很努力想「復活」中國與卡利卡特地區,歷史上頻繁的經貿文化聯繫。納拉亞南說:「陸上絲綢之路已經很出名,但是海上香料之路卻鮮為人知。」他們希望在有生之年,力推這條路上的聯繫。而目前的心願是,促成在喀拉拉邦特別是卡利卡特市,成立一所中國孔子學院。

據拉姆昌德拉介紹,目前,卡利卡特地區有不少商人,前往中國採購商品,學習中文的需求也與日俱增。他正在計畫借鄭和逝世580週年的機會,舉辦一系列紀念活動。2013年4月,一支來自卡利卡特市,根據傳統舞蹈卡塔卡利中的人物臉孔,所設計的風箏,在中國的「風箏之都」山東濰坊風箏節上展翅高飛;另外該年12月12日至14日,還舉辦了「第六屆全印中國問題研究大會」。

拉姆昌德拉希望透過這些活動,向卡利卡特人介紹當今中國人民的生活,以及社會經濟發展情況,推動與中國間的商貿文化交流。拉姆昌德拉還欣喜的告訴我,中國的一位教授建議在兩年內,仿造一艘當年鄭和下西洋的船隻,駛向卡利卡特,並在該地樹立一個鄭和的紀念碑。「我非常期待這些能盡快實現。」拉姆昌德拉說。

相關書摘 ►《印度神邏輯》:為何印度男人不愛娶外國女人?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印度神邏輯:快與慢、尊與卑、苦與樂,這裡都有專屬的邏輯。不是遊記,是一段意外改變人生觀的臥底觀察。》,任性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塵雪

印度人說話很快,做事卻很慢,這裡的快與慢,邏輯跟我們不同。
印度的窮和富,超乎你的想像力。雇一堆人洗衣,開銷比不上一臺洗衣機。
女性位階低,是文化傳統,還是現代暴力?全印度都這樣嗎?
各國的人,為什麼會飛來印度冥想、沉思,或者,什麼都不想?

想像的印度不等於真實的印度,
作者為中國駐印度女記者塵雪,她一開始水土不服,
後來南來北往,逐漸適應這裡的溫度、食物、生活方式,
再一步探索印度的種姓制度、婚戀觀、男女階級、貧富生活差距與生命觀念。
她說,這裡充滿太多你意想不到的神邏輯。

印度神邏輯
Photo Credit:任性出版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