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三千元殺人」乍聽很荒謬,但這筆錢卻是社會最底層眼中的「鉅款」

「為了三千元殺人」乍聽很荒謬,但這筆錢卻是社會最底層眼中的「鉅款」
Photo Credit: Pexels @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有法官願意給犯罪者緩刑,或者判刑之後來到地檢署的執行科,檢察官跟書記官們會給予他們幫助;我們還有「財團法人更生保護會」在幫助犯罪者重建生活。但同樣一個問題:能遇到這些「好人好事」的機率是多少? 

在開始長篇大論之前,必須要請各位讀者朋友們先行閱讀完另外一篇……也是長篇大論。看完之後,我們再來開始今天的另外一個……還是長篇大論。

前天凌晨,我去24小時的平價小火鍋店吃當天唯一的一餐。我沒有帶手機出門,而是帶了《刑法總則》和《刑事訴訟法》的解題書。吃飯配手機是最近這幾年才流行起來的,從小我都是吃飯配書長大。所以,身為一個「前司法打雜」的現役地圖砲專欄寫手,捧著一本刑總解題書去火鍋店複習是再正常不過的了(才怪)。況且這書是在下老闆寫的,當然要隨身帶著,有事沒事多拿出來讀一下:有病治病、無病強身;刀槍不入、神功護體(誤)。

那本刑總我看過很多次了,但當天我從頭又開始看的時候,發生了一件事情……或者應該說,我內心產生了不一樣的感觸。在一開始的PART – A的UNIT – 1的相關考題2,題目是這樣子的(102年度司法特考 – 四等書記官 – 刑法概要 – 第二題):

二、睡於透天厝二樓的原住民甲在清晨四點多時被樓下的嘈雜聲響所吵醒,甲的直覺判斷很可能是小偷,於是拿起其合法擁有的獵槍,迅速衝到二樓外面陽臺上,對著樓下正搬運甲所產銷的二箱水梨(市價約 3,000 元)往外離去之竊賊乙大喊:「不要動,否則我要開槍了。」但乙繼續往前奔跑。甲見此狀,便朝乙的腳開槍射擊,雖然甲知道有可能射擊到乙之其他致命部位,但其根本無所謂,結果甲一槍擊中乙之心臟,乙一命嗚呼。問甲之行為應如何論罪?(25 分)

這一題在老師的解題書裡面是擺在開頭用來講解「故意」,但實際上關鍵的配分重點在「正當防衛」。因為很多新讀者朋友並沒有涉獵法學領域,所以在此再度說明,請已經懂得讀者朋友們可以當作複習一下基礎概念。

犯罪有分故意跟過失,所有的犯罪基本上都是故意犯,過失犯則是法律有規定要處罰的時候才會處罰(刑法第12條第2項)。故意的法律條文規定在〈刑法第13條〉。13條1項叫「直接故意」,13條2項叫「間接故意(未必故意)」。判斷故意或者過失的點在於「知」跟「欲」,講人話就是「知道」跟「想要」。而直接故意跟間接故意的差別說明如下:   

  • 直接故意 - 你知道做了一定會怎樣,而且你就是想要那樣。   
  • 間接故意 - 你知道做了很可能會怎樣,但就算那樣也沒差。   

正當防衛規定在〈刑法第23條〉。有關於正當防衛的議題有很多,而我們今天要來看的是「比例原則」。對,就是那個你會在新聞上面常常看到有關警察用槍時機以及是否過當時,警察局副分局長在記者會上出來坦的時候會講到的比例原則。

3lq1t28dxd1etckomb9mp2nvk2vzmi
Photo Credit: Geoffrey Fairchild@Flickr CC BY 2.0

什麼叫比例原則?比例原則是《憲法》層級最高位階的老大,控管所有的政府機關作為和法律規定。只要違反比例原則,那就是直接GG。比例原則由三個「關卡」組成,來具體個案審查其作為是否合法:一、有效性(又稱「適當性」),二、必要性,三、衡平性(又稱「狹義比例原則」);一關過了才能進入下一關,只要其中一關沒過,也一樣:「掰掰,慢走不送。」

  1. 有效性:使用的手段是否能有效達到目的。   
  2. 必要性:在所有一樣有效的手段中,是否採取損害最小的手段。   
  3. 衡平性:為了達到這個目的而犧牲損害的是否大過於所要保護的利益。

講人話,比例原則就是簡單四個字:「是否值得?」

在作為程序法的刑事訴訟法中,拘提、逮捕、搜索……一路到羈押、判決、量刑,都有比例原則的規範在。而在作為實體法的刑法當中,最常需要「請出」比例原則來具體個案審查的,就是〈刑法第23條〉的正當防衛跟〈第24條〉的緊急避難。

正當防衛有一個很特別的地方,就是通常它只審查到第二關的必要性,而不審查衡平性,因為行使正當防衛是以「正」對抗「不正」。只有在一種狀況下需要動用到衡平性:為達目的而使用的手段所犧牲掉與所要保護的「法益」兩者之間,具有「懸殊差異而絕對失衡」的狀況下,才會請衡平性出馬。

什麼是法益?法益就是「法律所要保護的利益」,刑法就是保護法益的一部法律,而犯罪就是侵害法益的行為。在刑法中,法益可區分如下:一、國家法益,二、社會法益,三、生命法益,四、身體法益,五、自由法益,六、名譽法益,七、財產法益。而法益是被設定為具有價值高下之分的,不同的法益有不同高低的價值等級。

本文章所使用在開頭的相關歷屆試題,其解題的標準答案請參閱這裡:。但我知道很多人不會、也懶得點進去看,所以我就摘錄解題中德派刑法犯罪三階段檢驗理論的第二階「違法性」的部分下來:

二、違法性

(一)刑法第23條規定:「對於現在不法之侵害,而出於防衛自己或他人權利之行為,不罰。但防衛行為過當者,得減輕或免除其刑」。據此,正當防衛之成立要件須客觀上有防衛情狀之存在、適當且必要之防衛行為以及主觀上具防衛意思。

(二)防衛手段必須具備適當性,又稱為「有效性」,是指防衛手段能夠立即達到排除現在不法侵害之目的。此外,所謂「必要性」,雖不以出於不得以或唯一的手段為要件;但如果有多數有效而可行的防衛手段同時存在時,應選擇損害最小手段為之。亦即,防衛行為必須是各種方式中最溫和、造成損害最輕微的。至於各種手段的有效程度,需考慮侵害或攻擊行為之方式、輕重與危險性等因素,並參酌當時可採行的防衛手段,予以個案判斷。否則,即屬防衛過當,而不得主張正當防衛。

(三)本案中,乙竊取甲所產銷之水梨,縱使以往外離去,但對於甲而言,尚非無法挽救的侵害,仍屬現在不法之侵害。在防衛手段的檢討上,乙為加害人,甲將乙殺死,當然能夠達到有效排除現在不法侵害之目的。但參酌當時甲所能實行有效排除侵害之行為,並非只有將乙殺害一途。因此,甲將乙殺害顯非當時所能採取有效方式中,損害性最小之手段。該防衛行為逾越必要性,不得主張正當防衛。

(四)又縱使甲開槍射擊乙,是當時唯一有效且必要之手段,惟甲為保全市價約3,000元之財產利益,卻侵害乙之生命,明顯違反比例原則,有學者認為屬於正當防衛權之濫用,亦不得主張正當防衛。

我把違法性的部分整個拉出來,但其實在下想要讀者朋友們觀看的關鍵重點,只有第四,第四就是請出了衡平性,在法益之間權衡,並認定「為了僅僅三千元而殺人」,這個「價值」差太多了,不給過關、打叉!掰掰慢走不送。

RTR3G0IG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老師所寫的確實是「正確答案」沒有錯。但關鍵就在這裡:這是國家考試的題目,這是國家考試的正確解答。想要通過國家考試而成為公務員,尤其是司法公務員,就得「照規矩來」。這一點,就是在下非常憎恨憤怒之處。

單純以法益來看,生命和身體法益是絕對優先於財產法益沒錯。而新台幣3,000元,也確實只是一筆小數字……是嗎?你確定3,000元只是一筆小數字嗎?為什麼我要在文章開頭就請讀者去看我另外一篇文章?因為3,000元對於法官和檢察官來說,換算下來連一天的日薪都不到,而律師光是諮詢(也就是單純坐在那邊出張嘴回答你問題而已),其行情價就是至少「一小時2,000元起跳」。對於掌握司法大權的,擁有司律資格的人而言,3,000元,根本是塞牙縫都不夠。

但是,在下必須對你們這些能考上司法界最高級考試的天之驕子說聲他媽的很抱歉:汝等何不食糞邪?對生活在社會階級最底層,底到你無法想像的幽暗深處的人們來說,3,000元叫做「鉅款」。 開頭給各位讀者朋友們看的文章,當中的大哥一天收入是150元,其實「在那種階層」裡面,這樣已經算不錯高了。你有沒有看過一天只有十元甚至完全沒有的?沒看過沒有關係,請參閱這篇關於「朱冠蓁同學」的新聞報導,以及這篇對於六本書的介紹

我們來假設一下,若該國考題目當中的那位原住民甲,得光靠自己一個人,上有失能父母,下有幼齡子女要養,那麼那3,000元對他來說有多重要。各位朋友們要瞭解到一點,當你跌落社會最底層,光是「區區十元」就能決定你會不會死在今天。

先學習法律,然後才接觸社會;跟先接觸社會,再學習法律,這兩種狀況會產生出來的價值觀是「天壤之別」。是,我們偶爾是可以看到有所謂的清寒弟子在關關難過關關過的狀況下考上司律沒有錯,問題是:比例多少?我們可以看看同樣也是關鍵評論網的作者「呱牛」之分析文章:〈台大怎麼上:誰是台大學生2.0〉。

今天很多文章要輔助參閱,真是辛苦大家了,因為我對於這個議題真的非常……非常在乎。我試著想要找一篇很多年前,一個街友為了幾十元還幾百元的債務糾紛而殺了另外一位街友的新聞報導,但我找不到,還煩請各位讀者或編輯有找到的話直接幫我留言或附註超連結就好。

為什麼我會這麼在乎?因為我身邊的朋友很多都是這種狀況的人。雖然刑法在〈第57條第四款〉有規定,量刑應注意「犯罪行為人之生活狀況」,但實務界的操作手法……這個大家可以自己去司法院的判決查詢系統查刑事判決書,因為工程太浩大,我就不一一列出了。我們是有所謂的好警察、好檢察官、好法官、好律師沒有錯。

我們常常也可以看到警察抓了貧困的竊賊還自掏腰包買便當泡麵給竊賊的新聞,但竊賊依然必須面對法律制裁;我們也有法官願意給犯罪者緩刑,或者判刑之後來到地檢署的執行科,檢察官跟書記官們會給予他們幫助;我們還有「財團法人更生保護會」在幫助犯罪者重建生活。但同樣一個問題:能遇到這些「好人好事」的機率是多少?

我必須說,絕大部分都遇不到,因為「黑到完全看不到」。沒有上過地檢署開偵查庭或者上過法院開刑事庭的人,無法想像真的會有檢察官或法官對告訴人或者被告拍桌大罵,三字經狂飆。尤其是偵察階段,因為雖然審判是公開的,但「偵察不公開」,而書記官們所打出來的筆錄基本上……嗯……現在在職的各位同學們,如果有看到這篇文章,大家心知肚明就好。

除了我身邊的同學朋友,我是曾經自己真的窮困潦倒到露宿街頭多天過,真的體驗到什麼叫做「十元定生死」的生活過。請問,有多少公務員體會過這種生活?尤其是在司法系統裡面最高高在上的檢察官和法官、甚至大法官會議、立法委員?你們曾經餐風露宿睡過街頭嗎?我很不客氣地說,這整個政府體系(也就是五院以及轄下所有機關,包含各級民選首長以及各級代議士),就是一部巨大而冷血無情的「犯罪製造機」。

十幾年前,我曾經在百貨公司地下街的麥當勞看到一目光景。有一位年邁的婦人,穿著破爛,提著用垃圾袋裝著的所有家當,在我旁邊的桌子坐下來。她的全身上下跟她的物品都散發出驚人惡臭,附近桌子的用餐客人紛紛閃避換座位,我沒有。我看著她,一裹破爛報紙、攤開來,裡面是一塊「徹底發霉」的臭麵包。那位婦人就這樣緩緩地,咬了一口發臭麵包,慢慢地咀嚼、吞嚥下去,然後再把麵包包起來,因為「下一餐」還要繼續吃。我當場落淚,一方面是因為當時的我還是學生,完全無法幫到任何忙,另一方面是因為我本來就是體制下的既得利益者。

RTSVOMY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在我的個人出版的「社會問題」著作《大哥的女人》(ISBN:978-957-43-4492-5,國家圖書館分類:540.933)裡,其〈第五章:純潔〉當中描述的是我這輩子無緣結為夫妻的一位女孩。沒有買書的朋友,文章網址在上面,請自由享用。 她國中小的時候,為了養活自己和母親而出賣肉體,其價錢之賤,只需要一杯飲料或一包泡麵就可以隨時隨地幹她。當年的物價水準是多少?一杯路邊小攤子賣的小杯紅茶:五元。一包雜貨店賣的袋裝泡麵:七元。那是個科學麵還只要四塊錢,而五塊錢可以買到兩塊大的油豆腐的時代。

3,000元對當時的她而言是什麼數字?一個「請你把我帶回家,你要對我怎樣都行」的數字。她去世之後,我雖然沒有完成她的遺願成為學校教師,但我繼承了她在做的事情,持續燃燒自己去無償幫助真正需要幫助的人們、直到現在、不曾停止。

法律是死的,尤其是臺灣的法律,死得很徹底。因為每年都會有新的大法官釋憲、新的最高法院各庭決議、新的判例、新的學說、新的修法,所以每年都得重買新的課本、法典、解題書、學術專書。學習法律所需要的金額之昂貴,窮苦人家完全無力負擔。所以遇到法律問題的時候,只能被宰好玩的。

如果有北七在敢回覆留言說什麼有什麼管道可以提供協助,為什麼那些人不去找那些資源來協助的人,恭喜你,你就是本篇地圖砲的砲擊標靶,這就是標準的「用白領角度去看藍領階級」、甚至「黑到深不見底」的人們的事情。

  • 第一、他們的生活環境條件,根本沒有任何機會得知世界上有任何幫助資源管道的存在。
  • 第二、就算知道,他們連去申請的能力或機會都沒有,因為不是幽靈人口就是各種債務或官司纏身、一浮上檯面就馬上「見光死」,知道也沒用,他們只能繼續躲在最黑的地方,過著最痛苦的生活。

所以,在最後,我只想在此對你們這些一天到晚只會用白領階級角度去看待藍領階級問題的天之驕子們和整個政府體系,就如同我個人帳號和粉絲專頁的大頭貼中的動作一樣、豎起一根他媽的中指,然後對你們譙一聲: 「X」 接下來的,就讓各位讀者朋友們自由自在隨便譙吧。以上。

本文經Objection-蕭奕辰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