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暴循環—如何走出宿命?

家暴循環—如何走出宿命?
photo credit: 大學線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兒童會透過觀察及模仿學習生活技能,因此遭受虐待或目睹家暴發生的兒童,可能會模仿父母的暴力行為,長大後遇到衝突或情緒欠佳時就會以暴力方式渲泄,導致家暴問題跨代循環。

記者│吳芷蕎 吳穎 編輯│簡曉慧 攝影│馮婥瑤 簡曉慧

Mel(化名)17歲生日那夜,母親為她煮了一桌佳餚。Mel手握著碗幫忙盛飯,目光卻一直離不開電視機,漫不經意把飯碗放在桌上。

「鏘──」父親忽然抄起桌上的碟擲向Mel,下一秒,衣架就落在她的身上。她用手去擋,手指被打至爆裂,手上鮮血一滴一滴染紅地板,父親方始罷休。父親忽然發怒,因Mel只顧看電視,忘了雙手把飯碗捧給他。

Mel自幼遭受父親暴力對待,深明虐打對兒童成長的禍害;然而今天育有兩女的她,卻又總是不能自控,用同一套手法管教女兒。家暴問題一代傳一代,「家暴遺傳」真的是宿命嗎?

虐打成家中日常 母親漠不關心

「小時候覺得很黑暗,好像沒有希望。」

現年35歲的Mel自兩、三歲起,每次只要稍為不順爸爸的意,就會被他用鄉下髒話辱罵,被拖鞋、衣架等工具虐打,每星期總會有兩、三次。她憶述,在三、四歲時經常被爸爸追打至門口,小時候不懂得反抗,每次都只能瑟縮在家門鐵閘前。有次父親在晚飯時間打她,她就一直待在鐵閘前,吹著北風,直到11時父親已入睡,母親才喚她去吃飯:「(我躲了)很久,久得好像過了很多個世紀。」這樣的畫面不斷重複,她形容:「小時候覺得很黑暗,好像沒有希望。」

雖然母親曾試圖阻止爸爸,但經過數次衝突之後,逐漸放棄保護女兒,令Mel變得更孤立無援。Mel至今亦難以忘懷17歲生日當天,被打得手指爆裂,母親卻若無其事,不只沒有勸阻丈夫,更沒有半點關心或慰問,彷彿女兒被虐打只是家常便飯。Mel當年還因會考成績不俗而高高興興,以為成績可得到父母讚賞,豈料只換來爸爸無情的虐打和媽媽的冷漠。那晚之後,她將自己一整疊獎狀全部丟掉。

身傷心更傷 被虐後患社交焦慮

被父親虐打多年,Mel一直沒有向任何人或機構求助。為此感到丟臉,中學時期,無論在教會還是學校,她都沒有跟人提起家暴的問題,即使有人問起傷勢,她亦只謊稱被抽屜夾到。

衣架打在身上所造成的傷痛,比不過Mel內心所受的創傷。 Mel中五會考成績優良,但她對自己已失去信心,升上預科後變得無心向學,更患上社交焦慮,最後以會考成績考上了中大。入學前她報名參加迎新營,但遲遲不收拾行李,拖延至入營時間,最後還是沒有現身。一想到要面對新的環境及面孔,Mel就感到極度焦慮,沒有信心適應新生活。

凡事過分憂慮,導致Mel害怕做選擇:「以前一犯錯,無論大錯小錯,你都會受到懲罰。」小時候只是挑了一塊較大的西瓜,爸爸就覺得她沒禮貌而打她,令她長大後經常害怕做錯決定,以至不敢選擇。後來她接受了中大的學生輔導,才慢慢習慣大學生活。

135_domestic-violence_3-1
photo credit: 大學線

家暴影響深遠 遺傳父親暴力管教方式

Mel說,父親年少時亦經常被他的母親虐打,不過其家族向來重男輕女,其實父親的妹妹被打得更狠。或許正因如此,Mel的弟弟也甚少被打,父親的壞情緒均由Mel一個人承受。直至Mel找到工作的第二年搬到外面住,家暴的問題才終於止息。

雖已事隔十多年,家暴的經歷對Mel影響深遠,成家立室後,她不自覺地重蹈父親覆轍。Mel現育有兩個分別七歲和五歲的女兒,她曾用衣架丶拖鞋打她們,更打過女兒十多藤,但當女兒開始害怕和哭,她就會意識到要收手。Mel說,每當大女兒胡亂發脾氣、鬧彆扭或態度惡劣時,她就會把父親的形象投射到大女兒身上,覺得當下情況很危險,覺得女兒想操控她,繼而就想以體罰反操控女兒。

Mel與大女兒的關係時好時壞,好時女兒會送畫或寫著「媽媽我愛你」的卡給Mel;壞時Mel則會故意孤立女兒、自己外出,氣極時更會打罵女兒。每次出手後,Mel都很後悔內疚,亦為自己不懂好好管教女兒感到挫敗。她嘗試補救,向女兒道歉,解釋自己的心生病了:

「令她知道媽媽也要學習,這不只是她的問題。」

為女兒接受輔導

Mel深受家暴所害,十分清楚體罰對女兒帶來的傷害,為了改善與女兒的關係及學習控制情緒,她於五年前開始上情緒管理課程,接受童年創傷輔導。近兩年,Mel學懂了如何處理與女兒之間的衝突,現在她較少大聲責罵女兒,怒不可遏時會把自己關在房裏哭泣或對枕頭咆哮,發泄情緒。待冷靜下來後,再與女兒討論彼此衝突的問題所在,女兒亦會寫道歉卡給她。

Mel的丈夫自幼家庭溫暖和洽,父母從不施加暴力,令Mel覺得不可思議,並從中看到理想的親子關係:陪伴與尊重。丈夫不會打罵女兒,當Mel想打女兒時也會攔著她,推她進房冷靜。童年時受母親冷待,受盡「被遺棄」之苦,令Mel在大女兒出生後就決定辭去中學老師的工作,全職照顧女兒:「最少要讓她知道,她的價值是重要的。」現時Mel經常陪女兒參加親子活動及社區中心的興趣班,如烹飪、做手工等,盡自己能力陪伴女兒。

體諒卻不原諒父親 Mel:我好憎你

由小至今,Mel一直對父親又愛又恨。愛,是因為父母始終是最親的人;恨,是父親對她暴打。Mel明白父親受上一代影響才會打她,一年多前,兩父女曾就家暴往事當面對談,當時父親亦有稍稍承認他的不是,令Mel對他的憎恨有所消減,但Mel始終介懷,認為父親欠她一個正式的道歉。

135_domestic-violence_2
Mel小時候曾經藏起父親的香菸,藉此發洩父親的怨恨|簡曉慧攝

Mel仍一直有給父親家用,過節時會帶兩個女兒約父親吃飯,兩父女一年見面不超過十次,已甚少再重提舊事。她雖仍希望能消除與父親之間的芥蒂,但她現已接納自己兒時得不到父愛的事實,不再強求理想的父女關係。Mel指小時候把爸爸當成英雄,很愛他,但他的行為卻令她失望:

「如果你小時候不是這樣對我,我想我和你的關係可以很好的,會經常約你吃飯……但現在只是出於責任孝敬你。」

社工:學習新的管教方式

明愛曉暉計劃的註冊社工何綺蓮兩年來一直跟進Mel的個案,她認為Mel之所以有「家暴遺傳」,除了將父親投射到女兒身上,父親的身教也有很大影響。她自身未經歷過其他管教方法,就會覺得父親那套是教育子女的唯一方式。

何姑娘稱,受「家暴遺傳」所困的當事人長時間在理性上及情感上苦苦掙扎,他們雖知道打子女只是將心中的苦痛帶給孩子,但往往繼續犯錯,然後再一次責怪自己。假如沒有得到適當輔導,他們就會一直困在漩渦之中,無法脫身。因此,她鼓勵所有遭受過童年創傷的人都應像Mel一樣,參與情緒管理課程和輔導,學習體罰以外的管教方法。

45%兒童曾遭虐待 長大後模仿父母暴力行徑

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助理教授蔡惠敏引述社會福利署數據,指2017年有947個新虐兒個案,而根據2005年社署委託該系所做的全港調查,45%兒童曾被父母打,反映香港家暴問題並不罕見。蔡教授指兒童會透過觀察及模仿學習生活技能,因此遭受虐待或目睹家暴發生的兒童,可能會模仿父母的暴力行為,長大後遇到衝突或情緒欠佳時就會以暴力方式渲泄,導致家暴問題跨代循環。

135_domestic-violence_table-1

若要阻止家暴一代傳一代的問題,蔡惠敏認為政府應為有家暴傾向的父母提供管教子女的課程,教導他們如何與孩子相處及正確的情緒管理方法。而學校、社工和鄰居亦應提高警覺,留意身邊兒童的異常狀況,盡早察覺和介入家暴個案,將兒童所受的創傷減至最少。

本文獲授權轉載,文章來源︰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大學線月刊》
網頁︰http://ubeat.com.cuhk.edu.hk/
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ubeatcuhk/

責任編輯︰歐嘉俊
核稿編輯︰王陽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