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沙特聊存在主義:感到羞恥時,就是認可他人眼中的我

與沙特聊存在主義:感到羞恥時,就是認可他人眼中的我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不論我們多麼接近他人,也無法踏進他人的領域,無法感受他人的意識。......我們活在我們的自由。不管我們到哪裡,我們都只能活在自己的自由。我們無法逃離自己的自由。」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作者:原田MARIRU

十七歲高中女生亞里莎失戀了,因為在推特誤讀了一句尼采的哲學名句,在心中許下心願,因而引發采尼穿越時空來到京都,教她如何讀對哲學、生命因此強大。

以下為故事裡沙特與女主角亞里莎的對話。

「我認為『人不可能到達他人』。而且,他人跟自己永遠處於支配或者被支配的爭奪關係。妳不曾有過這種想法嗎?」

「支配或被支配?」

「是的。」

「唔,說真的,我沒有這麼想過......應該說,我聽不太懂你的意思。」

「這樣子啊,那麼,我再仔細地說明一下。」

店員送來紅酒及雪茄目錄。沙特試聞了一下以後,告訴店員:「大衛杜夫No.2。如果有七星,也幫我送來。」

「好,接下來我要告訴妳,為什麼我會說,『人不可能到達他人』。妳看一下坐在吧檯的那對情侶。」

「是那一對嗎?」我看著情侶的方向。

「妳現在目光正注視著那對情侶。那麼,妳可以說說他們的狀況嗎?」

「唔,兩人看起來氣氛還不錯,但是我總覺得有股銅臭味......你看,那個女生旁邊放了一個卡地亞紙袋,大概是那個男的買給她的首飾還是什麼吧?」

「或許吧?也許他們之間有什麼特別的關係。不過,先不管這個,妳的眼前有一對情侶。這是怎麼一回事呢?也就是說,妳的世界裡,產生『情侶』的觀察對象。這也就表示妳所看到的世界,有『情侶』這種物體存在。」

「嗯,說得複雜一點,確實是這樣沒錯。」

「妳眼前所看到的世界,是以妳的主觀形成的。目光看向『情侶』,『情侶』在妳的世界登場。就連這個菸灰缸,或是店裡所有的物品,都是相同的道理。我們注視某些事物,就表示我們把眼睛看見的東西拉進自己的世界。到目前為止沒問題吧?」

「嗯,大概吧?」

「那麼我再說得更仔細一點。換句話說,人們以自身主觀、以自我為中心,來觀察這個世界。眼睛所看到的一切都視為『對象』,反映在自己的世界。」沙特說著,緩緩地搖著酒杯,然後一仰而盡。

「唔,視為『對象』是什麼意思?」

「例如,內心的聲音。妳看到那對情侶,心裡產生『看起來氣氛還不錯』、『總覺得有股銅臭味』,假設這樣的心聲,在妳的世界就像niconico動畫(註:日本影音串流網站。)上的跑馬燈好了。」

「心聲像跑馬燈?嗯,好像可以想像。」

「那麼,我繼續說明。把妳的目光放在某個事物,也就是注視某個東西。比方,看著這枝雪茄好了。當妳看著這枝雪茄,也許妳的世界會出現『菸味真臭』,或是,『要是能像殺手骷髏13(註:齋藤隆夫的漫畫作品《骷髏13》中的主角迪克東鄉,擁有一流狙擊能力的殺手,登場畫面時常叨著雪茄。)的主角迪克東鄉,那該有多帥呀!』但是,這些只有妳知道。」

「嗯,說的也是。的確無法連內心在想什麼都能看穿。」(迪克東鄉有很帥嗎?)

「就是這樣。而且這裡有一個大重點,妳把雪茄或紅酒杯『對象化』,也就是視為物品來看,是理所當然的。」

「嗯。」

「但是,如果換作是人的情況呢?以我們提到的情侶來說,大家各自都有不同的看法。就如同妳看到的那對情侶,妳心想著:『看起來氣氛還不錯』、『總覺得有股銅臭味』,而那對情侶也有他們的心聲,各自在自己的世界注視著這個地方。或許男性想著:『這個酒真美味,等一下不知道有沒有機會和她上床。』女性也許內心想著:『我好睏呀,差不多該回家了吧?』但是,這些心聲我們看不見。就和他人所看到的世界一樣,我們無法看見別人的內心世界。原因就是我剛剛說的,心聲的跑馬燈,只有自己看得見。」

「原來如此,因為我們不可能看見他人的心聲。反過來說,別人也看不見心聲的跑馬燈......你是這個意思嗎?」

「沒錯。妳回想我剛剛說的『對象化』。我們將目光投射在他人身上,縱使自己的世界有他人的存在,卻無法連那個人內心在想什麼也看見。如果要問這是怎麼一回事,是因為我們只能把看見的對象視作『有個男性』、『有對情侶』,以物件化的方式來理解。」

「物件化?」

「是的,這就叫做『對象化』。也就是說,我們能夠將眼前所看到的廣闊世界,猶如看待物件般掌握,『有個男性』、『有對情侶』、『○○在那裡』,卻無法和別人一樣以相同的視點去看待事物,我們無法完全瞭解他人內心在想什麼,有什麼想法。物件化的說法,並不是把人當作棋子來思考,而是指主觀無法附身在眼前對象,來看待世界。雖然我們可以推敲、臆測:『啊,現在大概是這樣的心情吧?』但是,無法與他人觀察到百分之百相同的世界。」

「原來如此,聽起來好像《新世紀福音戰士》(註:日本著名動畫,講述青少年駕馭新世紀福音戰士生物機器,來抵禦侵襲地球使徒的故事。導演庵野秀明在這部動畫中,有很多內容呈現強烈地顯示出存在主義色彩。)。」

「我沒看過《新世紀福音戰士》,所以不太清楚。這本書是講這樣的內容嗎?」

「我覺得很像〈刺蝟的兩難〉(註:指新世紀福音戰士第四集,這集副標是「Hedgehog's Dilemma」,意即「刺蝟的兩難」。來自叔本華寓言故事的精神分析用語。)那一集。就算彼此希望瞭解,但是距離太近又會刺傷,距離太遠又覺得孤獨......有點像這個故事帶給人的孤獨感。結果即使和別人很親近,終究還是有距離。」

「啊,那是佛洛伊德說的『豪豬的困境』吧?心理學家佛洛伊德把叔本華的想法,用淺顯易懂的方式說明,原本是叔本華寫下與人交往的想法。我剛剛說的『對象化』,雖然是指別的觀點,但結論就是,自己與他人之間有一輩子都難以跨越的鴻溝......就這一點來看,的確有點像。」

「不好意思,我一想到就說出來了。」

「沒關係,叔本華也對與他人的關係不勝其擾。那麼,回到剛剛說的,我們都以各自的觀點來看待這個世界。而且在這個視野中,有他人進入時,我們將他人視作物件來解讀。雖然瞭解有他人的事實,卻無法瞭解他人的內心。到這裡為止都懂吧?」

「是的,我知道。」

「那麼我就繼續說明囉。當他人進入視野時,雖然我們將他人視作物件來解讀,但是他人也有自己的世界。而且,當他人把目光朝向我們時,我們就在他人的世界中被『對象化』。」

「被他人對象化。」

「例如,妳去一家拉麵店。妳打開門進入店裡,店長、還有一個上班族客人,進入妳的視野。這時妳把店長、上班族客人視作物件來解讀。但是,這個狀況從店長的觀點來看,則是上班族客人和妳被他『對象化』,你們是『兩個客人』。從上班族客人的觀點來看,則是店長和妳被『對象化』,你們是『店長和剛上門的客人』。」

「就像是攝影機視角?如果把人的眼睛當作攝影機視角,不同的人以不同的角度看到的事物,就像拍攝有一號攝影機、二號攝影機、三號攝影機?」

「嗯,如果是自己一個人,就是攝影師,所以只殘留自身視點的影像。但是,如果別人也有攝影機呢?他人的攝影機所拍攝的影像中,自己映現在裡面,自己成了登場人物,也就是以物件的形式登場。如果妳問我究竟想表達什麼,那就是我們因為他人的注視而成了物件。這樣的情況,我稱為『他有化』。」

「他有化?」

「因為被他人視作物件。然後接下來是關鍵,我們必須接納被他有化的自己。」

「嗯,被他有化的自己,也就是他人眼中映現的自己。被他有化的自己,我稱為『為他存有(註:Being-for-other。也有人譯為「對他存有」。)』。這個『為他存有』很難纏。被他人眼光注視下的自己,將成為自己的一部分,『為他存有』包含了這樣進退不得的困境。」

「唔,怎麼說呢?」

「比方,妳看見我妳的內心產生了『哇!好帥!』的想法,妳的世界就存在著我很帥的概念。但是,如果妳看到我覺得『好土的大叔』,那麼妳的世界就存在著我是遜大叔的概念。當然,希望妳不至於對我有這種想法......也就是說,被他人對象化,就是把他人的主觀轉嫁。」

「把他人的主觀轉嫁?」

「就是我們看到別人,要怎麼想是個人的自由,對吧?對於初次見面的人,內心想著,『這個人真帥!』是自由;想著,『哇!這個人看起來好髒......真討厭!』這也是自由。如果實話實說,把討厭的印象告訴對方可能會發生糾紛,但是內心有什麼想法是個人的自由。但是這樣的自由,並不是只有我才有,別人也擁有相同的自由。換句話說,他人看到我們,有可能認為『這個人真棒』,也有可能認為『哇,這個人只會臭屁』,而幫我貼上一個厭惡的標籤。這些都是我們無法控制,因為這屬於他人的領域。」

「嗯......的確是這樣沒錯。盡可能希望讓別人留下好印象,所以留意自己保持得乾乾淨淨、讓自己開朗一點。至於對方怎麼想,還是完全由對方決定!」

「他人能夠隨心所欲為我們貼上想貼的標籤。再怎麼自認為『我真是帥到掉渣啊』,從別人的目光看來很可能是『土裡土氣』。可是反過來看,即使自認為『我是不顯眼又陰沉的女人』,或許在別人的目光中卻是『摘下眼鏡應該是個美女』。少女漫畫不是常有這樣的設定嗎?總之,我要說的是:我們無法踏進他人的領域,也無法加以控制。」

「啊,我好像抓到你要表達的意思了,這就是你對他人抱持的距離感。」

「還有一點,當我們感到『羞恥』時,也就是我們認可他人眼中的我。妳曾有過『羞恥』的時候嗎?」

「當然有!刷IC卡通過票口,因為餘額不足,警示聲超大聲的時候......」

「這確實是生活中經常會發生的體驗......我要說明的『羞恥』,大概是這樣的經驗。例如,在公司加班到深夜,公司裡沒有其他人,所以便脫了鞋子、挖鼻孔、哼著奇怪的歌曲,或是肆無忌憚地放屁,就像在家一樣放鬆工作。」

「光是想像,就覺得很難為情了。」

「反正就是在完全放鬆的狀態下工作。這時,妳突然聽到背後傳來咔嗒的聲響。妳嚇了一跳回頭看,以為早已回家的同事,正拾起掉落的筆盒。這一瞬間妳的臉色刷白,原本以為只剩下自己一人,竟然還有一個同事留下來加班。而且剛剛的怪模怪樣、哼著歌的種種醜態,他全都看在眼裡。」

「哇!這也太慘了,如果是我一定恨不得當場死了算了。」

「而且這樣的時刻會湧起『羞恥』的感情。原本沉浸在個人世界的放鬆模式,一瞬間轉變成同事眼中『醜態畢露的同僚』,妳在同事眼中的模樣,進入妳的世界,妳只能被迫接受『醜態畢露的同僚』的形象。」

「也就是放鬆狀態的自我世界出現裂縫,『醜態畢露的形象』在我的世界登場。」

「一點也沒錯。由於『羞恥心』作祟,因而在自己的世界,自己也變得跟一般物體沒什麼兩樣。」

「這麼一想,我好像可以稍微理解他人和自己總是處在你爭我奪的關係了。」

「是的,我們和他人是乍看之下很近,其實很遠的存在。」

「無論人類多麼靠近,還是各有主觀的獨立存在。」

「對於自由存在的他人,我們能做的只有同樣以目光去回看。也就是重新將那人轉化為自己的對象,才能取回主體性及自己的世界。不論我們多麼接近他人,也無法踏進他人的領域,無法感受他人的意識。就像即使欣賞同樣的風景,也無法和別人的感受百分之百相同。無論到哪裡,我們都無法和他人同一(identify)。因為我們永遠『無法到達他人』。他人活在他人自由;我們活在我們的自由。不管我們到哪裡,我們都只能活在自己的自由。我們無法逃離自己的自由。」

沙特說到這裡,點燃雪茄,好整以暇地抽著菸。雪茄前端,紅光閃閃爍爍,消失了又亮起,亮起了又消失,反反覆覆。似苦又甜的煙味濃郁繚繞著。雖然我們處在同一個房間度過相同的時光,但是沙特和我的世界之間,卻有著巨大的隔閡。每個在這個空間裡的人,都活在各自的世界裡,這似乎也呈現出一股悲哀、而難以言喻的現實。

以自己的目光、自己的主觀建構出自己的世界,雖然是太過理所當然的事,但是透過沙特的言語直視,讓我覺得自己彷彿飄浮在宇宙中的一顆小石頭,懸浮於半空中,孤獨的存在。

相關書摘 ►叔本華穿越聊哲學:虛榮使人健談,驕傲卻讓人沉默

書籍介紹

《當失戀的我,遇上尼采》,采實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原田MARIRU
譯者:卓惠娟

當人生來到谷底,只有哲學,能夠帶你超越。

跟著十七歲失戀少女,用六個哲學真理,重新喜歡上這個複雜的世界。如果走在京都哲學之道上,哲學家美男突然現身。親自為你解說哲學的意義……

尼采、齊克果、叔本華、沙特、海德格、雅士德,史上最夢幻的哲學師資,期間限定京都開課。把難懂的哲學,變成輕鬆好閱讀的小說。以京都為舞台,由美男哲學家領路,帶你遊京都、上「存在主義」哲學課。

當失戀的我遇上尼采立體300
Photo Credit:采實文化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生活』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