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臉書廣告、YouTuber徵稅,是找麻煩還是於法有據?

Photo Credit:JOHN YUYI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國稅局都依法有據,為何民眾還是哀鴻遍野呢?因為這些皆起因於案主接到稅單才「突然」知道自己要繳這筆費用,甚至產生之前漏繳的費用要被追查的恐懼。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反避稅是國際趨勢,特別在數位金融風行的今日,透過網路、電子等模式進行的交易全部都會被記錄,國稅局不是查不到稅,而是還沒查到,妄想以不知道、不清楚而不作為不繳稅,甚至可能面臨五年的稅款追討!

對臉書廣告、YouTuber徵稅,真的於法有據嗎?

近年新興網路產業相關的稅務爭議眾多,臉書廣告、YouTuber都因「稅」登上新聞版面。2018年初就有民眾抱怨花51元臉書登廣告遭到國稅局約談,電商業者也針對像臉書平台投放廣告需要代繳稅金的事件發表聲明,積極與國稅局溝通,甚至出現電商將倒一片的聲音。

另外2017知名YouTuber自爆九個月進帳300多萬,這把火終在今年報稅季爆發,不少網紅在臉書發文,收到國稅局補繳稅單,不少YouTuber認為在台灣上架的影片與外國平台的分潤,在國外已經扣了稅款,在台灣還要再繳一次稅,等於是被扒了兩層皮。在這些狀況中,國稅局是真找民眾麻煩,還是真的依法有據查稅呢?

其實關於臉書繳稅的問題,依照「網路交易課徵營業稅及所得稅規範」規定,本國營利事業利用網路提供線上廣告給我國境內營利事業或個人,所收取的報酬屬於稅法規定的境內來源所得,若外國營利事業在我國境內無固定營業場所及營業代理人,則我國企業給付外國營利事業報酬時,應依規定辦理扣繳及向所轄稽徵機關辦理扣繳憑單申報,所以確實是於法有據的。

而YouTuber的收入主要是「工商業配」、「平台廣告分潤」兩種,此次主要的爭議在於個人綜合所得稅的部分。原屬於境外公司的YouTube,支付網紅廣告分潤屬於境外收入,若該部分收入全年未達100萬元,不必申報。

AP_16124269016879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在這個爭議點上,有經驗的記帳士通常都會建議,因為勞務是在中華民國境內產生,業主還是依照境內所得報繳比較妥當,事實上,YouTube的影音收入到底是屬境內還是境外,在法令有一個模糊的空間,而財政部在2018年1月2公告解釋函令《所得稅法》第八條規定,中華民國來源所得認定原則確立了這類所得為境內所得,等於所有廣告分潤收入,都得依照現行所得稅率繳稅。

將稅務工作回歸專業,避免「突然」發現要繳稅

如果國稅局都依法有據,為何民眾還是哀鴻遍野呢?因為這兩起爭議,皆起因於案主是接收到稅單才「突然」知道自己要繳這筆費用,甚至產生之前漏繳的費用要被追查的恐懼。

事實上,雖然臉書繳稅的案例所採用的「網路交易課徵營業稅及所得稅規範」規定,早在2005年5月5日就已頒布實施。但這次所謂的「網紅條款」《所得稅法》第八條規定,2018年01月02日頒布實施,在同年5月報稅季就適用,網路影音創作者確實會來不及應變。

財政部的解釋函令不需要預告,還可以溯及既往,經常讓百姓不知所措,《納稅者權利保護法》中的納保官的設立就是試圖平衡這樣的狀況。

許虞哲
截圖自立院質詢影片
財政部長許虞哲

因應網路時代的變化,新興的商業模式興起,制度也隨之順應時代趨勢做變化,稅法的制度尤之,這也體現仰賴專業稅務人士代為處理的重要性。

許多中小企業、個人公司都仰賴記帳士代為處理,甚至像網紅這類的新興產業,建議不要因為是個人獨立工作就忽略了加入協會、職業公會,同業協會不僅可以得到第一手相關產業資訊,在權益受損時可以集結眾人的力量和相關單位談判,甚至可以促成友善產業發展的法令,台灣品牌暨跨境電子商務協會在臉書廣告費用遭到追稅的事件上,所發揮的「打群架」作用就是很好的例子,

稅法年年改,仰仗專業匯集聲音才能自保,別讓自己的權利睡著。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商業』文章 更多『萬稅爺』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