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對付敵人的一貫伎倆:先撕毀協議,再讓代理人對付他

川普對付敵人的一貫伎倆:先撕毀協議,再讓代理人對付他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川普的策略是要壓制伊朗,但是手段跟成本是轉嫁到了其他國家,再委由代理人以色列跟沙烏地阿拉伯來協助扮演黑手。

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在當地時間5月8日撕毀了「伊朗核協議」(Iran nuclear deal),這個協議的全名是「聯合全面行動計畫」(Joint Comprehensive Plan of Action),2015年7月簽訂時,是由伊朗跟聯合國五個常任理事國(美國、中國、俄國、法國、英國)加上德國,共同來簽署。

這個協議簡單講,就是伊朗同意交出手中可以製造核彈的濃縮鈾,限制伊朗境內可以生產鈽(可以用於核武)的重水反應爐,並且伊朗同意國際原子能總署(IAEA)隨時可以進入境內實地查核,這個協議有效期15年,前十年將對伊朗發展核武的規定進行嚴格限制;作為交換,聯合國跟各國都解除對伊朗的經濟制裁。

川普拒絕履行協議,當然是單邊主義的霸權行徑,因為伊朗核子協議是多國共同簽署,並且得到聯合國背書的國際協議,具有正式法律地位,因此各國都對川普的行為表達抗議或觀望。其中影響最大的是當初的簽約的幾個歐洲國家,因為在經濟制裁解除之後,許多歐洲的企業都進入伊朗,現在卻在美國的壓力下,必須在六個月的緩衝期後,全面退出伊朗市場,這除了衝擊歐洲企業與各國的經濟之外,對伊朗的經濟也將造成重挫。

美國退出花了21個月談成的「伊朗核協議」:誰是最大輸家、可能有贏家嗎?

美國制裁伊朗的理由:減緩盟國壓力

我們需要將焦點回到伊朗周邊的地區情勢,在川普的棄約行動中,以色列率先支持,我們需要特別關注這個部分,首先美國為什麼要制裁伊朗?

伊朗在作為波斯灣地區的大國,除了國土跟人口舉足輕重之外,它跟其他波斯灣伊斯蘭國家其實相當格格不入。伊朗作為唯一信奉伊斯蘭教什葉派的政權,在2010年的阿拉伯之春民主運動當中,成功避過這一波反政府浪潮,但卻有許多波斯灣國家陷入了民主運動帶來的動亂跟內戰,紛紛變成失敗國家(Failed state),國內分崩離析,例如敘利亞、伊拉克、葉門。

對於伊朗來說,如果能夠藉此機會削弱遜尼派國家的實力,當然就能交換到伊朗的安全,畢竟伊朗還跟伊拉克打過八年的兩伊戰爭,因此伊朗大力支援這些周邊國家當中的什葉派反抗軍。

32089604_10215790179964804_6754976640180
Photo Credit:蔡又晴提供

對伊朗最頭痛的兩個國家:沙烏地阿拉伯、以色列

這讓兩個國家對伊朗非常痛恨,一個是沙烏地阿拉伯,一個是以色列。沙烏地阿拉伯的南方鄰國葉門,因為內戰關係導致遜尼派政府倒台,叛變的什葉派青年運動組織,動輒就用飛彈攻擊沙烏地阿拉伯,讓沙國十分惱火,卻又無法全面動武殲滅葉門的叛變組織。因此沙烏地阿拉伯對伊朗非常感冒,因為射向沙國的飛彈,產地全都來自於伊朗。

千萬人飢荒、三年打不完的葉門內戰,最傷的將會是沙烏地

另外一個超討厭伊朗的國家就是以色列,要談以色列必須先談它的北方鄰國黎巴嫩,黎巴嫩國內基督教跟伊斯蘭教勢力相當,在黎巴嫩境內伊斯蘭教遜尼派跟什葉派並存,地中海沿岸地區是以遜尼派為主,南部靠近以色列的地區是以什葉派為主。

黎巴嫩在1975年因為基督教與伊斯蘭教勢力失去均衡,爆發激烈內戰,讓黎巴嫩成為失敗國家,內戰影響到現在都還沒有平息,反抗以色列的巴勒斯坦解放組織被趕到了黎巴嫩當中。黎巴嫩南部的什葉派真主黨,則是遵奉伊朗最高領袖哈米尼(Ali Khamenei)為精神領袖,以建立伊斯蘭政府為口號,要消滅以色列,讓黎巴嫩南部成了反以色列大本營。

黎巴嫩在5月6日舉行了國會大選,距離上一次大選已經九年了,黎巴嫩目前的總理哈里里(Saad Hariri)是遜尼派,但是他所領導的政黨目前看來席次是減少的,反而是支持什葉派真主黨的席次還會增加,如此伊朗的影響力將會更加擴大,對以色列的敵對行為也會增加。

對以色列來說,要應付黎巴嫩南部的真主黨騷擾,同時還要防備敘利亞境內的伊朗軍隊隨時可能對以色列攻擊,這樣時不時的攻擊騷擾,再配合以色列境內的巴勒斯坦人反抗運動,以色列軍隊跟警察是疲於奔命,因此以色列不斷暗中派出戰機轟炸在敘利亞境內的伊朗基地,就是要防止伊朗勢力繼續往西擴張到以色列。

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Benjamin Netanyahu)才會一而再的在國際各種場合,揭發伊朗還在製造核子武器的各樣證據,如果對比美國先前決定將大使館從特拉維夫遷移到耶路撒冷,就能看出川普對以色列的支持相當地大,因為耶路撒冷其實內部勢力複雜,伊斯蘭教將耶路撒冷視為聖地,信奉猶太教的以色列將首都移到耶路撒冷,對伊斯蘭教跟周邊信奉伊斯蘭教的國家都十分敏感,但很明顯的川普不在乎。

放任以色列跟沙烏地,非人道戰爭將會增加

如果看川普的動作,我們大概可以得出一個固定的模式:美國如何對付它的敵人。首先,撕毀約束各方的國際協議,然後讓代理人對付這個敵對國家,把這個模式移到現在的伊朗,那接下來除了經濟制裁之外,以色列一定會加倍對敘利亞跟黎巴嫩的親伊朗勢力攻擊,迫使伊朗的勢力往東縮,同時沙烏地阿拉伯也會對葉門持續進攻,讓伊朗的勢力縮回北邊。這樣的作法在國際政治來看是合理的,對於美國來說也是成本最低的方法。

在經濟制裁方面,美國實質損失不大,因為美國本來跟伊朗的貿易就不大,影響比較嚴重的是歐洲各國。至於動武方面,主要會有人命損傷的也是以色列跟沙烏地阿拉伯,美軍不需要大規模介入。

但是問題是以色列跟沙烏地阿拉伯的作戰方式,肯定不會接受聯合國制約,因此近來包括沙烏地阿拉伯對葉門等地的轟炸,都造成了大範圍的平民死傷,甚至包括了婚禮都遭到轟炸,這衍伸的人道危機十分嚴重,而且受害的平民無法得到有效的救援。

川普的策略是要壓制伊朗,但是手段跟成本是轉嫁到了其他國家,再委由代理人以色列跟沙烏地阿拉伯來協助扮演黑手,這樣不計道德的現實行徑,雖然在美國的策略中算是合理,但是少了道德感的約束,一定會激起更多反美的報復跟恐怖行動。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