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人的愛情跟生活始終是他們的,身為觀眾切忌入戲太深

別人的愛情跟生活始終是他們的,身為觀眾切忌入戲太深
Photo Credit: Jan van Eyck, Wikipedia Commons,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曾經的摯愛逝去,能做的最好不過懷念和祝福。我們就這樣永世相望,又各自為伍,也許就是命運賜予我們最好也最無情的安排。至於其他的,都不再重要,因為世界終將遺忘我們每一個人,和我們全部的愛恨。

文:鄭執

世界終將遺忘

1.

二十五到三十歲間,最怕的事就是朋友結婚,因為沒錢給那麼多紅包。可到了這個年紀,偏偏又是結婚高峰期,三天兩頭有人報喜,驚悚到同時幾對都撞了日子,如果不是收到請帖確認過新郎新娘名字,還以為是朋友們私下小範圍排列組合,搭夥過日子去了。

結婚畢竟是喜事,旁人本不該心存雜念。只不過有些萬年不通訊息的朋友,突襲一個來電就是請你參加婚禮,未免太心酸。

好在我近兩年流竄各地過著不規律的日子,偶爾收到似曾相熟又並不親近的朋友發來請帖,可以藉口人在異地有事纏身,禮貌請辭,回頭再托人象徵性地帶上一份小額紅包,最後去對方發布的婚禮組圖下點一個讚,齊活兒(北京方言,指一件事徹底完成了)。

當然,真正的好朋友,就算遠在天邊也願意千里奔襲去見證,有時對方請我世界終將遺忘當伴郎甚至做主持,更當義不容辭,機票食宿通通自理。

2.

我的朋友洪齊,本來多年前就約定好要給他當伴郎,怎知他在結婚半年前因為創業被騙破產,女友悔婚。經歷幾個月的低谷,頑強的洪齊總算緩了過來,可不久前又慘遭新一記重擊:他收到了前女友的婚禮請帖。

前女友的婚禮去還是不去,堪稱史上最棘手的情感難題,何況還是訂過婚約的前未婚妻。

洪齊的脾氣在朋友裡是最好的,從沒見他發過飆。但就在收到請帖當天,他心急如焚地跑來找我,大罵前女友:「這賤人!才跟我悔婚半年,就跟別人結婚了!關鍵是那男的我還不認識!你說她會不會早在跟我一起時就劈腿了?我不會是被戴了好幾年綠帽子吧?!」

我說:「就算真的戴過,時間長了也該褪色了,想開點兒。」

洪齊怒罵:「你去死!有你這麼安慰朋友的嗎?!」

我反問:「那你說怎麼辦?難道你還要大鬧婚禮現場,上演鄉村偶像劇搶婚戲碼嗎?」

洪齊不屑地說:「我呸!就算她現在回來跪地上求我,我都不會要她的!」

我笑話他:「那你還跟自己較個蛋勁啊!」

洪齊不過是過過嘴癮罷了,他跟前未婚妻是愛過的,朋友們都知道。他們訂婚那年,洪齊還是個窮光蛋,前未婚妻卻對他一心一意。

洪齊在朋友中一直是個響噹噹的摳逼(節省、吝嗇之意),從上中學到現在十多年,物價飛漲得跟火箭躥天似的,他請朋友吃飯還是從來沒超過五十塊。不管是麻辣燙還是小燒烤,他都能嚴格控制成本,超支一塊錢就哭窮。

也正因為他的摳,洪齊成為朋友中首位擺脫窮光蛋身分、完全憑藉自身努力,讓財產達到七位數的富逼。

洪齊的前未婚妻,暫且簡稱前妻。前妻跟洪齊是大學同學,最平常的校園情侶。洪齊是個IT天才,畢業後給資本家打工一年,後開始跟別人合夥創業,直到被騙前,事業一直很成功,朋友們甚至都盤算好,等他公司上市了跟他討點乾股養老呢。

創業幾年間,前妻對洪齊還是很支持的,她堅信洪齊是有真本事的人,一定能闖出自己的天地。

但畢業後,前妻的爸媽一再催婚,前妻家是潮州人,爸媽認定女孩子必須得在二十五歲前結婚生孩子,否則就是不孝。當時正值洪齊創業的關鍵時期,忙得焦頭爛額,根本顧不上結婚,但最終頂不住女方父母再三催逼,還是先把婚給訂了。

洪齊的前妻是個自得其樂的宅女,永遠自己在家看美劇、吃零食、養貓狗,從不參加洪齊的朋友聚會,所以她跟我們算不上朋友。但她過的日子卻被洪齊身邊的很多女性朋友羡慕,每天只要有吃有喝,逛逛街做做飯,別的一概不用操心,外面有洪齊呢。

很多男生也以為,這樣的女孩娶來成家再合適不過了。可惜世事無常,三年後洪齊破產,把婚房都賣了抵債,前妻已經二十八歲了,父母以死相逼,讓她跟洪齊分手,女孩從小都是乖女,只好從命。

本來洪齊說過,自己不恨前妻,是天意弄人。

我問他,那你現在又罵她那麼難聽?不希望她過得好?

洪齊說,我希望她過得好,過得比誰都好,我只是沒想到會這麼快,我還沒做好心理準備。所有人都以為我們會結婚,現在劇情這麼大跌眼鏡,我不知道該怎麼面對那些外人。

我說,既然都是外人,你又何必在意他們的眼光?

洪齊嘆氣說,你說得倒輕巧,沒了外人,我們又怎麼知道自己在這世上的位置呢。

是啊,洪齊說得沒錯。我們每個人都是自己小世界裡的主人,也都是這大世界中的外人。

我們都曾對別人的生活指指點點,也都曾被別人當作茶餘飯後的話題。鐵打的八卦,流水的主角。

但是到了最終,我們都沒有因為別人的預期耽擱了成長,也沒能憑藉閒言碎語的力量篡改別人的軌跡。

我們一直在同行者的身邊遊走,中間始終隔著一堵至死方休的心牆。何必用短暫的人生,去拚命討好他人,更何苦去點綴本就不屬於自己的舞臺?

你唯一可以在乎的,就是當你退出兩個人的舞臺,另一個人記憶的字幕裡,是否還打著你的名字。

3.

前段時間,我跟洪齊共同的一位初中學妹也在網上曬出了婚禮視頻。

此學妹堪稱曬恩愛的鼻祖,自打有QQ空間始,到校內網情侶帳號,再到微博和朋友圈,多年來堅持不懈跟每一任男朋友攜手亮相,一度淪為校友間的笑談。

但回想起來,那些背後嘲笑他們不般配或者不看好,卻在恩愛照下面留言祝福的人,才真正值得可笑。

學妹最終跟自己第一次在QQ空間曬恩愛的初戀男友結婚,但她製作的婚禮視頻震驚四座。

因為學妹把自己跟初戀分手中間那些年裡曬過的七八個男朋友,直接從生活裡給剪切沒了,最終呈現出的故事,是一對兩小無猜初戀情侶,苦戀多年終於修成正果的勵志愛情故事。朋友圈裡瘋轉這段視頻的人,我猜他們當中多數都是抱著冷嘲熱諷的心理。

但是,那又怎麼樣?

別人的愛情跟生活,始終是別人的,身為觀眾的我們,切忌入戲太深。一切歡呼和掌聲,冷嘲和熱諷,最終只成為我們為了證明自己曾經存在過,而留給這個世界的耳旁風。

4.

「你說,如果去參加她的婚禮,他們看我會不會很像一隻喪家犬?」

5.

前妻的婚禮上,洪齊最終還是出現了。他被安排在親友席的第一桌,距婚禮舞臺最近。

一個連熟人都算不上的婚禮,我自然沒去。但是我聽去過的人回來說,洪齊在新郎新娘敬酒時,緊緊地擁抱了前妻,站在一旁的新郎始終保持微笑。

前些日子,傾家蕩產的洪齊又來找我蹭酒。喝酒還不專心,一直抱著最新款的Mac air 筆電在懷裡寫程式。在我眼裡,那就是一堆亂碼,愈看愈不耐煩。

我質問,你不是窮得都換不起褲衩子了麼?怎麼還有錢買奢侈品!今天你買單!

洪齊淡淡地說,哦,不是我買的,是抽獎中的。

我不屑一顧,放屁!有這種好事你怎麼敢不叫我洪齊解釋,就是那天去參加她的婚禮,遊戲抽獎環節,她老公做了手腳,故意把頭等獎送給我的。別說,還真挺好用的,比我原來那個輕便多了。

我不知道該說什麼,只好跟自己乾一杯。

洪齊始終低頭專注著自己的程式,又說了一句,那男的挺大方的,捨得送客人筆記型電腦,應該也會對她很好,她爸媽終於可以放心了,她也會過得幸福吧。

6.

當曾經的摯愛逝去,能做的最好不過懷念和祝福。

我們就這樣永世相望,又各自為伍,也許就是命運賜予我們最好也最無情的安排。至於其他的,都不再重要,因為世界終將遺忘我們每一個人,和我們全部的愛恨。

相關書摘 ▶記仇一定是負面的人品特質麼?我不這麼認為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從此學會隱藏悲傷》,好的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鄭執

「二十二歲的我已是家中唯一男人。
我開始學習做飯,渴望可以沿襲父親的好手藝;
我開始練習講笑話,為了不讓嗜笑如命的母親從此沉寂。」

相遇再短,也算相逢,
時間再快,也算光陰,
過又走,也算陪伴。
人生已如此孤獨,那怕只碰過指尖,也是好的。
我們終學會把悲傷留給自己。

這是一本關於親情、友情、愛情和生命中幾場遷徙的故事,也許會讓你提前感受,那些你還不願意面對的事;也許會讓你慶幸,噢,原來我不是一個人。

作者鄭執的筆觸,有點壞卻又深情的很內斂,就像我們熟悉的,那種隔壁班的臭男生。24篇真摯散文,看的過程中會讓人不自覺嘴角失守,笑完又發現,心底有點酸。

從此學會隱藏悲傷
Photo Credit: 好的文化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