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理想的長照模式,就是像小丸子家一樣的三代同堂

最理想的長照模式,就是像小丸子家一樣的三代同堂
Photo Credit: IAN Chen@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不只是三代同住越來越少見,三代小住時產生的隔閡,甚至還拍成電影。住在小鎮的老父母,到都會的兒女們家小住時,兒女們會有甚麼反應呢?德國片《當櫻花盛開》(Cherry Blossoms)與日本片《東京家族》(Tokyo Family),對此都有大量的著墨。

文:朱國鳳

跟小丸子的祖父母一樣三代同堂,其實是最好的照護模式

某個冬日,三代圍坐在暖烘烘的被爐桌旁一起看電視,看到一半,爺爺開始打盹,奶奶在客廳一角的炭爐上烤年糕,空氣裡滿是誘人的焦香氣。

這個尋常的家庭,就是卡通《櫻桃小丸子》裡的一幕場景,其實想想,最理想的長照模式,就是像小丸子家一樣的三代同堂。

爺爺雖然已經有輕度失智,出門時要在口袋裡揣著一張寫有住址姓名的紙條,但是經常與家人、尤其是疼愛的孫女們互動,爺爺的失智沒有再明顯惡化;奶奶雖然偶而會嚷著「只剩三、五年好活」,但是經常與兒孫分享人生智慧,也能繼續懷抱著目標而活。

三代同堂的模式中,第一代在生活自理能力還無虞時,可以擔任第二代與第三代的「應援團」,幫忙接送小孩上下學,陪伴孫兒們複習功課。等到逐漸衰弱後,也有第二代與第三代的照護支援。

《櫻桃小丸子》描繪的是昭和年代的時光,那個年代、以及更早的年代,三代同堂是社會主流。而且當時不只亞洲社會,流行多代同堂,1940年代以前的美國鄉間,爺奶們也大多是與兒孫同住。

譬如曾經獲得普立茲文學獎的《憤怒的葡萄》,描述1930年代因為經濟大蕭條、氣候乾旱,以及開始導入農耕機械,奧克拉荷馬州的一家農民,被迫放棄田地,把全部家當搬上一台破卡車,遠奔加州尋夢的經過。

當時這一大家子,就是三代同堂。兒孫決定要遠走他鄉謀生路時,一定會把爺爺奶奶一起帶上,雖然最後兩位老人都因為路途過度勞累,而埋骨異鄉。

美國是因為後來通過了《社會安全法案》,老人開始有老年年金可領,老人與兒女同居的比例才開始大幅下滑。演變到後來,兒女成年後,還繼續與父母同住的,反而會被譏為「賴家王老五」,三代同堂的家庭,更是鳳毛麟角。

但是當二戰後的「嬰兒潮」漸漸變老了,政府意識到老人長照問題日益嚴重,又開始想讓「三代同堂」復興。在《三代同堂:迷思與陷阱》一書中,記載著新加坡、日本都曾推動「多代同堂居住計劃」。

對多代同堂的家庭,給予優惠購屋貸款、配購國宅、修繕貸款、以及房租津貼等多重的福利措施,目的是希望兒女能重新扛負起與長輩同住照護的責任。

一九九○年代初期,我國在籌畫老人安養政策時,也曾想倡導「多代同堂」,希望重新發揮家庭的力量,讓老人在第二代與第三代的陪伴下安老。

政府在缺乏照護人力、與缺乏照護預算下,希望能重返三代同堂的照護模式,但是長輩自己又是怎麼想呢?

我有一篇發表在網路的專欄文章:〈老了想跟好友住,到底行不行?未來同居新選擇〉,引起網友熱烈回響,「我喜歡這個點子」、「我早就打算要跟好友同住啦!」,許多網友紛紛留言。

看起來與好友知己同住,應該是很多人老後期待的居住選擇。但是這個夢幻選擇,其實與衛福部所做的「102年老人狀況調查」的結果有很大的出入。

根據調查,65歲以上長者認為,最理想的居住方式是「與子女同住」,年齡層輕一點的55~64歲,首選也是「與子女同住」,想與親友同住的比例只有1趴多。

高達6成以上的長者,認為最理想的居住方式是「與子女同住」。但我相信也有一些長者是另有他想。尤其是教育程度較高,經濟能力較佳的長者,傾向自由獨立的居住型態。

  • 老年時的理想居住方式調查
與子女同住(註) 僅與配偶同住 獨居 與親友同住 與安養機構老人同住 其他 很難說或拒答
55-64歲 66.2% 18.5% 7.3% 2.4% 0.7% 2.6% 2.3%
65歲以上 65.7% 16% 9.2% 1.3% 1.4% 3.2% 3.3%

註: 含配偶、子女配偶、及孫子女。
資料來源:衛生福利部「中華民國102 年老人狀況調查」

譬如《一個人的老後》作者上野千鶴子,就對於搬去與兒媳同住,提出她的看法,「活到一把年紀,失去熟悉的生活環境與朋友,勉強自己適應陌生環境,遵守別人家的規矩,甚至還可能需要他人照護,像是他人眼中的『麻煩製造機』,又有何幸福可言?」

如果不想跟兒子、兒媳住,跟自己的女兒同住呢?獨立性強的老人也未必樂意。譬如新北市政府試辦的「青銀共居」體驗營,裡面有一位90歲的豆豆奶奶,就不斷拒絕女兒要接去同住的邀約,「因為討厭人家管我,一個人多自由自在」。

豆豆奶奶擁有選擇的自由,主因是生活自理能力仍然無虞。但是當失能/失智程度由輕度、中度、重度逐步退化,身心都越來越衰弱時,非親人的「青銀共住」,可能就不再是一片歡樂了。

小丸子的爺爺與奶奶,與兒孫共享暖爐、共享烤年糕的晚年,可能才是更多老人家的心中首選吧。


小住就要抓狂了,長住還敢指望嗎?

櫻桃小丸子家的三代同堂故事,是發生在昭和時期,那是一個三代同堂還很普遍的時代。但是就像「變心的女友」,那個時代是再也追不回來了,或是說再也回不去了。

不只是三代同住越來越少見,三代小住時產生的隔閡,甚至還拍成電影。住在小鎮的老父母,到都會的兒女們家小住時,兒女們會有甚麼反應呢?德國片《當櫻花盛開》(Cherry Blossoms)與日本片《東京家族》(Tokyo Family),對此都有大量的著墨。

《當櫻花盛開》裡的老父母是住在德國小鎮,《東京家族》裡的老父母是住在日本離島,都育有二子一女,兒女成年後都遷居到首都柏林與東京去討生活,老父母思念兒女,因此啟程「進京」。

但是小住期間,讓眾子女不禁抓狂,於是成為這兩部電影的題材。電影反映真實人生,如果連小住都會如此「卡卡」,還可能期待三代長住嗎?

當三代同堂從「未來式」變成「進行式」時,誰最焦慮?通常是媳婦。小芸的先生是獨子,原本一家三口在台北過著很有生活品質的「小日子」,但是住在南部的公婆年紀漸長,「老車」需要進廠維修的機率大增。

最近一年,公公還因為胸悶、暈眩,兩度送去急診;婆婆也有高血壓、與心肌梗塞的紀錄,小芸先生「鞭長莫及」,跟小芸商量,想把兩老接到台北同住,小芸開始失眠了。

4339924933_bf3b4b6c4f_b
Photo Credit: uffizi.chu@Flickr CC BY-ND 2.0

要三代同堂了,最焦慮的通常是媳婦

公公一向嚴肅、固執,婆婆有潔癖、又喜歡碎碎念,過年返鄉團聚小住,小芸還能忍受,但是想到從此三代要長期同處在一個屋簷下,衣服不能穿得太清涼,清潔打掃不能太隨便,還有一定會愈來越沉重的長照負擔,小芸說她也需要去醫院掛號,因為憂鬱症快上身了。

大多數的現代媳婦,可能跟小芸一樣,對於三代同堂,有著無限的焦慮。媳婦是姻親,畢竟血緣關係不同,那麼兒子就一定欣然接受三代同堂嗎?

火旺伯已到耳順之年,火旺伯的母親也已高齡九十,因為摔倒好幾次,身為長子的火旺伯,把老娘接去同住。但是火旺伯人如其名,脾氣很火爆,經常訓斥已經中度失智的老媽媽,有一次,甚至動手毆打。

火旺伯的妹妹看不下去,把一眼烏青的老媽接去同住。年輕時脾氣就不好的兒子,上了年紀可能還是一座「活火山」,老人家的一句碎念,可能就會引爆,炸掉三代同堂的天倫樂。

兒子不好相處,女兒就一定樂意三代同堂嗎?我在《老爸給我的最後一份禮物》一書中,看到作者珍妮絲.史普林因為母親驟逝,拒絕老父提出同住的要求,理由有:「會把我逼瘋的」、「房子不夠住」、「我的人生會完蛋了」。

老父甚至哭著說,「我會給妳十萬塊錢(合台幣三百萬元),妳可以把房子加蓋一間,我就住那裏,我不會打攪妳,我可以幫妳跑腿辦事,也可以做晚餐,把妳的衣服送到洗衣店,我不會給妳添任何麻煩」。

珍妮絲的父親哀求女兒,讓他免於寂寞、免於恐懼。但是這位擔任心理醫師的女兒仍然回答,「不,你不能跟我住…不管我多麼愛你,不管我多麼虧欠你,這樣對我不行」。

三代同堂,心理壓力遠勝於生理壓力

為何曾經同住過至少二十年的子女,無法在父母晚年時重新同處一個屋簷下?顯然只靠曾經給予的愛,曾經給予的照顧,仍然是不夠的。

珍妮絲醫生拒絕老父親的苦求同住,不是因為照顧而產生的金錢因素,根據書中描述,最大的原因應該是,過去老父親的生活,都是靠老婆的伺候,女兒擔心老爸搬來同住,顧老、顧小的擔子,全都壓在她的身上。

若已有子女,未來也想與子女同住的話,不只要提早規劃,還要有足夠的智慧,處理好兩代關係。不只要與子女和睦,更要與媳婦或女婿和睦,因為未來決定能否與子女同住的心願,關鍵可能是媳婦或是女婿。

我跟不少已經三代同堂、或是準備三代同堂的兒女們聊過,同住的壓力通常來自於長輩的嘮叨、碎念、干涉,過度關心、緊迫盯人,老話題像是「錄音帶」不斷的倒帶,晚輩們的反應是,「心理壓力甚至超過長照長輩老弱病體的生理壓力」。

從老人輪流到各兒子家搭伙輪住的現象來看,也就是所謂的「吃伙頭」、「輪伙頭」,表面上是為了公平,其實反映的是兒女願意承受身心壓力的最長期限是1個月、或是半個月。

但是到了少子化的年代,可能連「漂流」在兒女家之間的選項也將不復存在。如果越來越弱的父母,提出同住要求;或是未來自己也想要與兒女同住,但是我們又無法重返櫻桃小丸子的三代同堂年代的話,該怎麼辦?續篇將提供替代方案。

相關書摘 ▶一個人很自在,但老後獨居的九大風險你都想過了嗎?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沒想到…我會變得這麼弱?:長照的9大難題,要在變弱前開始解決》,時報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朱國鳳

  • 第一本以系統化思考,提供各種關於長照恐懼的對策書
  • 第一本不只思考現在式、也延伸到未來式的長照準備書

今年台灣正式從「高齡化社會」進到「高齡社會」,社會對於高齡相關問題越來越有感,以書市而言,譬如《誰在銀閃閃的地方等你》、《下流老人》等書籍熱賣是其中一項指標。但是相關的國內外書籍,多是描述現象、挑起恐懼,很少有提供對策。

特別是關於長照相關議題,雖然長照政策已經從1.0進化到2.0,但是社會對於老後長照仍然深懷恐懼,甚至很多網友直接回應,只要有「安樂死」就能解決?恐懼根源其實就在於「弱」,老、病、殘、窮,如果並不「弱」,還有基本的生活自理能力,就不需要被長期照護。

瓊瑤困境,也讓我們看到長照的艱難,也不只在於金錢負擔。

本書直指所有的長照恐懼,並且提供實務對策,這套對策,必須是系統性思考、整合性思考。提供給目前正面臨長照壓力、以及未來想要提早防範長照壓力的族群。

沒想到我會變得這麼弱
Photo Credit: 時報出版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