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仍未摸透「特朗普作風」,美國打亂了「北韓、中國」章法

習近平仍未摸透「特朗普作風」,美國打亂了「北韓、中國」章法
Photo Credit: Carlos Barria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為什麼近年的國際局勢出現一種弔詭情況,各國領袖看似姿態強硬,反而沒有令事情走向戰爭邊緣?就此,作者以不同角度,對這種「現實主義的弔詭」加以說明。

政治領袖愈講理想,世界愈亂?

RTX38LKB
Photo Credit: Kevin Lamarque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日常聽說一個人「很功利、很現實」,十之八九都是貶意,總認為做事絲毫不講價值原則的人,絕不可取;不過,「個人」層面或者如此,若放諸「國家」層面,則不盡然。

學者摩根索(Hans J. Morgenthau)就曾說過:「個人可以對自己說⋯⋯『即使世界毀滅,也要伸張正義』,可是國家沒有權利以在它照護下的人民之名義這麼說。」(“The individual, may say to himself … ‘Let justice be done, even if the world perish,’ but the state has no right to say so in the name of those who are in its care.”)

正當《福布斯》雜誌(Forbes)近日公布「世界最具影響力人物」排行榜,首二位是中國習近平、俄羅斯普京,第三位才是美國特朗普。

可是,數月以來頻頻打亂亞洲局勢的人,卻是特朗普。有些朋友對新局感到一頭霧水,明明這位美國總統上任之初,做事看似顛三倒四、反覆不定,隨著一年多以來的國際局勢,在他強硬的作風底下,形勢竟然算不上明顯轉壞,到底是怎麼回事?

確實,不到100年的光景,世界秩序正步入一種「弔詭」狀態,令一些人感到違反慣常直覺。

回望20世紀,政治領袖嘴巴愈是大談理想,人人自以為有「正當性」,世界愈是充斥慘痛禍亂;到了21世紀,當他們愈是講求權謀利益、博弈計算,世界卻變得相對平穩,未見推近大戰邊緣。

曾幾何時,當20世紀歐亞列國對民族榮耀、思想觀念偏執狂熱之時,以納粹德國為首的軸心國,希特拉對外宣稱要實現雅利安人無比優越的「民族理想」,許下豪情壯語,誓言:「我的意志將戰勝一切」,用盡一切軟硬手段,牽動軸心國向世界侵略步步進迫。

與此同時,英國首相張伯倫則大力揮舞「和平理念」,站在另一極端,腦海一廂情願信任片面承諾,不顧現實制衡手段,使全球百姓陷於水深火熱的大型戰亂之中;到邱吉爾改為堅決採取「能戰才能和」的實際戰略,不但保住了英國免於淪陷,更成功與美軍反攻獲勝,推倒少數軍國意圖征服世界的野心(對他們來說是「理想」)。二戰後數十年的冷戰時期,美國、蘇聯兩大陣營對峙,雙方也不惜「為了」印證治理信仰的正當性,支援多場重大戰爭。

踏入21世紀,各國變得愈來愈計較「經濟效益、現實策略、人命傷亡」,那些昔日既漂亮又美麗的政治理想,開始淪為口術、形式和姿態,「湊巧」讓南海問題未有觸發軍事大戰,中印洞朗對峙不了了之,武統台灣停留在宣示立場,韓半島局勢趨向和平進展。

筆者姑且將上述這種演變,稱之為——「現實主義的弔詭」。

這是後冷戰時代以來,踏入「治理信仰落幕」的歷史轉捩點。

意思就是,隨全球經濟秩序影響多年之下,國際舞台實際不再執著某種主義、觀念、價值等「意識形態」作為治理本位,也不執意要對外傳播重大理念,紛紛靠向講求經濟效益、國家安全的「現實政治」(realpolitik),而特朗普正在大力加劇這股勢頭。

天時、地利、人和,是時代選中了特朗普?

RTSWV9G
Photo Credit: Joshua Roberts / Reuters / 達志影像

以往不管是克林頓抑或小布殊,並非完全沒有想過對北韓開戰,他們之所以滋養了拖延心態(甚至有指大可等北韓自然倒台),除了因為十多年前,白宮尚且在評估、懷疑「流氓國家」核武的成熟程度,乃至911事件後,美國在中東戰事泥足深陷之外;但更重要的是,美國礙於顧忌嚴重的人道災難和盟國南韓安危,根本毫無決心開戰。

是故在小布殊時期,當2002年發現北韓有濃縮鈾的秘密工廠,即使十分懷疑跟北韓持續談判還有多大意義,只好無奈地維持下去;到了奧巴馬一屆甚至全面倚靠外交解決。換言之,不論任何人真心假意,之前「身為美國總統」擺出來的說辭,沒有任何一人大膽不顧對盟友的道德責任,決意劃線開戰,終極試探北韓虛實。

唯獨特朗普徹底揚棄所有包袱,在各方面擺出開戰準備,情況等於美國不惜出賣南韓的利益,也要限時解決美國國家安全問題,加上另一邊廂,金正恩的如意算盤打不響,他無法得到中國的協助確保北韓「擁核自保」,才致使南北韓破天荒緊密靠攏,大開和談之門。亦可以說,當北韓感到被中國出賣,而南韓感到被美國出賣,使兩個韓半島小國突然別無他途,只有「稱兄道弟、血濃於水」起來。

歸根究柢,是時代選中了特朗普,他上任之初,已基本確實了北韓擁有對美國構成威脅的核武,再不必無了期持續猜測評估,確認這一點無比重要。皆因長期以來,美國國策大致區分兩大類議題,一種是「國家級重大議題」(例如國安),另一種是「國內分配議題」,一旦位列至國家級別,總統便大有空間採取最強硬的手段解決。

美國像全力經營一盤生意,不再想改造其他國家

RTX3BUDF
Photo Credit: Carlos Barria / Reuters / 達志影像

對特朗普來說,強硬回應北韓問題,遠比老布殊時期的波斯灣戰爭(Gulf War)更容易取得認同,始終後者被批評有「擴大」與「駐守」別國的問題,現在,只要克服盟友壓力,向北韓開戰完全不必重蹈覆轍,只消單純摧毀對方為求自保即可。而且,美國當下已不再糾纏在伊拉克戰爭,不必跟IS無盡消磨。特朗普適逢如此時代,他要選擇出賣南韓,未至於承受前幾屆美國總統的巨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