莉亞公主的「奴隸裝」比基尼

莉亞公主的「奴隸裝」比基尼
Photo Credit: Master Magnius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單以前面論及的電影劇情所發展出來的概念,這件「奴隸裝」其實不太具有正向的意涵;因為它代表了女性的受控、被壓迫與奴役。然而當《星戰》建立起自己的次文化後,這樣的意涵也受到了轉化。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馬立的閱聽筆記集散地

Princess Leia's Bikini

幾天前的5月4日「星際大戰日」,台灣星戰粉絲們前往總統府舉辦了一場盛大的活動;在主辦單位主動向總統府申請、政府單位加碼支持後,這場全球星戰迷的例行年度活動成為了許多媒體以及各界人士的關注焦點。許多科幻迷相當樂見政府對於科幻娛樂文化的支持,但也有許多同溫層之外的人們在看到相關新聞之後發表了如同仇恨言論般的文字。

除了對於活動整體的各種批評言論外,最大宗針對的個人抨擊要屬對星戰粉絲穿上被稱為「莉亞公主奴隸裝」或「莉亞公主比基尼」(Princess Leia's bikini)的批評了。發言者或發文者通常抨擊扮演者「不得體」、「太裸露」、「大不敬」甚至「傷風敗俗」、「下流無恥」……在此我想先不討論為什麼總是特定年齡層、意識形態或政治立場的人在批評這個活動,單就這件「奴隸裝」來思考看看這身裝扮於《星際大戰》文化上的定位。

熟悉《星戰》作品的朋友應該多少瞭解,莉亞公主與飾演該角色的嘉莉.費雪(Carrie Fisher, 1956-2016)在各種層面上都是一名「女性主義者」;莉亞在《星戰》系列中的角色呈現,以及費雪在現實中的言論、主張甚至行動都是如此——也因為這樣,這件「奴隸裝」與角色、演員本身有著許多複雜的關係。在《星際大戰六部曲:絕地大反攻》(Star Wars Episode VI: Return of the Jedi, 1983)中,為了拯救被碳冷凍的愛人韓.索羅(Han Solo),莉亞假扮成賞金獵人進入位於塔圖因(Tatooine)的赫特族賈霸(Jabba the Hutt)的根據地;他雖然成功讓索羅解除了碳冷凍狀態,卻被賈霸發現而遭到囚禁,短暫成為賈霸的奴隸。

馬立的閱聽筆記集散地(@merlinmacentre)分享的貼文 於 PDT 2018 年 5月 月 8 日 上午 2:06 張貼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莉亞被強迫換上了這件著名的金屬比基尼奴隸裝。從這樣的脈絡下來看,「奴隸裝」其實有著明顯的「父權象徵」,莉亞是「被迫」穿上這件裸露、性感的兩件式套裝的。從很現實的層面來看,《絕地大反攻》會出現這樣的橋段,目的是很商業性的;費雪甚至在後來的訪談中說到這樣的穿著與劇情「不是我的風格,也不是我的選擇」,證實了不管是戲裡、戲外,角色或演員,都因為各種理由而不情願地穿上了這件金屬比基尼。

然而劇情發展下去,《絕地大反攻》也訴說了女性的反攻。在路克.天行者(Luke Skywalker)也被賈霸抓住之後,R2D2在眾人將被行刑之前丟出了路克事先藏在其內的光劍,眾人順勢展開反擊。過程中,莉亞拿著用來拴住自己防止逃走的鐵鍊勒斃賈霸,用父權殺死了父權。這段情節展現出莉亞這名角色不再只是需要男性前來救援的柔弱女性,也算是貫徹了莉亞與費雪本人的原則與價值觀。

單以前面論及的電影劇情所發展出來的概念,這件「奴隸裝」其實不太具有正向的意涵;因為它代表了女性的受控、被壓迫與奴役。然而當《星戰》建立起自己的次文化後,這樣的意涵也受到了轉化;崇尚莉亞的女性粉絲開始在活動中裝扮成穿著金屬奴隸裝的莉亞,好萊塢許多熱愛《星戰》作品的女性藝人也曾經打扮成此一造型,甚至在一些科幻的、通俗的電視節目中致敬這個裝扮——這其中的決定性差異或許是,莉亞在電影中是「被迫」穿上這套服裝,而後來的裝扮者卻是「自願」而「主動」的。

American television host Olivia Munn dressed as Princess Leia.
Photo Credit: Anime Nut CC By SA 3.0
美國演員Olivia Munn的Cosplay。

從這樣的次文化角度來看,這件「莉亞公主比基尼」有了全新的意義。它成為了讓熱愛次文化的女性展現自信的符號;雖然或許多少也有許多對《星戰》作品不熟悉的「網紅」為了特殊目的而做此裝扮,但這並不會降低此一象徵在共同文化圈中的價值與意義。在這樣的前提下,其實我很佩服願意穿著「莉亞公主比基尼」裝扮前往總統府的女性。這樣的打扮雖然在日本、歐美Cosplay活動上並不少見,在台灣這種表面上性保守的社會上的確會不時招來如前所述的批評;加上台灣特殊的政治環境,政府的支持反而成為立場相左政敵的惡意攻擊對象。

很有趣的是,這些批判政府支持星戰活動的人,平常也很喜歡高喊拼經濟;然而《星戰》系列光電影票房總營收就已經逼近64億美金的經濟效益,卻直接被他們無視了。當然,《星戰》系列並非台灣本土的創作;然而當這些看到「次文化」就把其中的「次」視為「次等」的人還在努力拖垮台灣時,台灣要怎麼創造足以讓次文化產生巨大影響的環境呢?

中華民國的「社會秩序維護法」中有一條「妨害善良風俗」的法律。在這個事件的情境下,我覺得那些真正妨害台灣善良風俗的人,是那些盲目批評的人。

本文經作者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馬立的閱聽筆記集散地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

日本有「美女刺客」,台灣又有多少只看長相就投的「豬哥票」 - 議員衝啥毀:2018年你不能錯過的選舉專題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性別』文章 更多『精選轉載』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