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一峰專欄:得冠軍、拿金牌──威士忌之台灣之光

林一峰專欄:得冠軍、拿金牌──威士忌之台灣之光
Photo Credit: Kavalan Whisky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是威士忌的天堂,蘇格蘭單一麥芽威士忌的銷售量總在前五名徘徊震盪,相較於第一名美國的人口數與土地面積,簡直奇蹟。然而,更值得驕傲的是,台灣有全世界前十大威士忌生產量酒廠,台灣的威士忌品牌正在閃閃發光,不久的將來,台灣或許能成為全球最重要產區之一。

文字:林一峰

新年期間,有個很重要的階段,就是回顧過去一年自己的工作績效,有沒有超越KPI、自己人生步調有沒有更符合資本社會要求的指標。過去的一年經歷了與這些數字的搏鬥,彷彿也有了許多關鍵時刻的圖釘,沿途釘在我們且戰且走的人生路徑上,彷彿也支撐著我們微小夢想的實現。

alcohol-alcoholic-cold-12591
Photo Credit: pexels

威士忌呢?雖然藝術家把它當作心靈的繆思,詩人把它當作融合肉體和靈魂的橋樑,大夥兒酒友把它當作社交催化劑,不過,威士忌不管如何十八般武藝,它終究是個商品,那些打在銷售報表上的數字,才可以讓我們對威士忌之於商業社會的影響釘上一些指標性圖釘,或是因此得知,我們何其有幸能見到些例外的非商業性夢幻逸品。

我選擇了三個項目,妳就輕鬆躺在沙發椅子上,纖纖玉手就端著剛倒好的那杯威士忌,讓威士忌大叔當一次市場經理,來跟妳報告一下:

蘇格蘭單一麥芽威士忌市場銷售量
5553264691_0a432c85aa_b
Photo Credit: Jeff Drongowski@Flickr CC BY SA 2.0

許多年來,美國總是蘇格蘭單一麥芽威士忌的銷售量之冠,台灣也在前五名間徘徊震盪。有人說這座蕞爾小島是威士忌的天堂,真不是蓋的。美國那麼多的人口,那麼大的土地,相較於台灣的大小和人口數,這裡所消費的威士忌肯定是奇蹟。更不用說那美國人的品味習慣喝那些無年份平價的威士忌,而在台灣這塊土地在應酬場合杯觥交錯之間隨隨便便喝掉的所謂基本款單一麥芽威士忌,通常在美國已經是老饕心中的美味極品。

也正因為我們把威士忌倒入口中的豪邁,蘇格蘭威士忌產業才會準備些台灣限定版珍品的發行,以及數也數不清的特殊品項都能在這裡找的到。

下次我們在抱怨父執輩喝酒沒品味之前,換個方式思考,他們用肝功能拼經濟,還有用深不可測酒量幫下一輩有機會用有品味的方式喝酒打底,上一輩歸上一輩,如果我們活在這一代,還在用著沒有品味的方式拼酒酗酒,除了對不起自己,也對不起上一代酒國前輩們的肝細胞為了我們的壯烈犧牲。

噶瑪蘭威士忌
gallery-1519639058-faceboook2
Photo Credit: 經濟部工業局,Harpers' BAZAAR

今年12歲的噶瑪蘭酒廠對於全球威士忌市場肯定是一匹黑馬,自2010年開始就在各個國際烈酒大賽中頻頻奪金,算算應該要有200面金牌了。去年更在舊金山世界烈酒競賽中獲得兩項雙金牌與八項金牌,如果這是奧斯卡頒獎典禮,他就是一直站在台上、需要準備好多得獎感言的最佳男主角。

一年多前,威粉圈裡瘋傳一部美國影集裡出現噶瑪蘭威士忌的片段,主角喝著說:「比蘇格蘭的更好。」我不確定這影集賣座好不好,但我肯定這一句台詞在威粉們的心中放了一顆震撼彈!我個人也感受到這一兩年,每每有住在國外的友人訪台,無論是外國人還是華人,他們的行程總有一個相同的目標,就是回國前要帶瓶噶瑪蘭威士忌,這樣旋風式的影響力,讓我每次都是抬頭挺胸地回答他們:「真是個好選擇!」

由於噶瑪蘭威士忌是第一家將這塊土地快速熟成速率風土特色告訴全世界的酒廠,打破了過去舊思維的常規,即使到目前為止,電視、飛機、廣播電台,到處都在宣傳著噶瑪蘭威士忌的台灣之光,但還是有人不時的問我,台灣能做自己的威士忌嗎?不會是買國外的酒來調的吧?這麼貴,是真的嗎?人們總是因為對於廣告和媒體報導的不信任進而造成認知扭曲,並拒絕去深究、以及相信其他可能性。

當2016年噶瑪蘭再次擴廠時,它已經躍升為全世界前十大威士忌生產量酒廠,可以想見的未來,這塊土地有機會被歸納在全球最重要的威士忌產區之一。而,這是真的(拍胸脯)!

gallery-1519639224-facebook
Photo Credit: 經濟部工業局,Harpers' BAZAAR
南投酒廠

台灣菸酒公賣局TTL,這名詞對我這個年紀的人來說是非常親切的,小時候巷口雜貨店的門口就是掛著有點生鏽的菸酒牌,有這個台灣菸酒公賣局發放的菸酒牌,才能合法的銷售香菸和酒類商品。

時代變遷,商業形式也做了改變,雖然一般人對於TTL的印象絕對沒有威士忌的影子,但事實上,TTL旗下的南投酒廠研究威士忌製成已經10多年,跟噶瑪蘭一樣用著在地風土早熟的特色,一面市,就頻頻在國際大賽上獲獎無數,更值得讓人肯定的是,南投酒廠的建廠並沒有仰賴國外技術,全都是原來TTL在地的技師自己研發出來的。

由於南投酒廠在生產威士忌之前,是扮演了台灣農民水果生產過剩時協助消化的製酒廠,因此原來酒廠裡就有各式的水果酒,以及陳放過許多不同水果酒的橡木桶。而南投酒廠就以特殊的荔枝桶、梅子桶、黑后葡萄酒桶大放異彩,這些過去在其他威士忌產區沒有辦法想像的味道,在南投酒廠全成了得天獨厚的秘密武器,加上那塊土地獨有的茶香在威士忌當中,未來也十分期待那用芭樂桶、柳丁桶、椪柑桶⋯⋯等等,所熟成出來的威士忌。

蘇格蘭生產威士忌,法國人生產葡萄酒,都讓全世界的愛好者迷醉,人們願意花大筆金錢把那塊土地裝在瓶子內的風土買回家,並細細探究,甚至願意不遠千里來拜訪那塊生產生命之水的土地,崇拜它、體驗它,並將自己旅行探索的經驗分享出去給全世界的同好。還有什麼國民外交比這個更好?還有什麼讓全世界的人更深刻的了解這塊土地的文化,並主動宣揚出去更好的方式了?

在我們學習放眼國際之時,若也能保留一些心思理解台灣風土,不僅更能體會這與有榮焉的驕傲,更是期待將台灣的可能性為之實踐的所有機會。

*本文由 Harper's BAZAAR Taiwan 報導,未經授權同意不得轉載
*更多時尚藝術資訊,盡在《Harper's BAZAAR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劉怡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