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效活化公共空間,先從改變「這也禁那也禁」的公園開始

有效活化公共空間,先從改變「這也禁那也禁」的公園開始
Photo Credit: lienyuan lee CC BY 3.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日本的公共資產依照「在排除的基礎上成立的公共性」而設立。 換言之,只要有一部分人反對,政府就會接受這些反對意見,禁止再禁止,最終「確保了誰都不會有怨言的這種公共性」。結果原本是為了讓更多人利用的公園,卻演變成「禁忌一堆」的狀況。

然而,在縮小型社會中,財政困難使得公共財產的管理預算逐漸縮減,排除市民特定利用的公共空間營運方式也將宣告終結,需要將目光轉向新的公共資產活用方式。

光是公園這一部分,還有許多改善空間。而另一方面,說到民間活用很容易就走向指定管理的手法。這是將整體業務委託給民間企業等的制度,就可能變成整包被外丟。這樣下來,結果只是稍微地減少了政府的支出,沒什麼意義。

說到頭來,民間企業想利用部分公共資產,最理想的方式就是透過競標方式,支付適當的租金與管理費給政府。更進一步來說,政府需要設定可以連帶提升周圍地價、透過固定資產稅增加稅收的目標。

政府則將這些稅收活用在造福更多人的公共服務上,這種型態,可以說是正常的政府與民間的關係。

當然,並不是說所有的公共資產都應該事業化活用,五百七十兆日圓的資產當中,如果其中一成,約六十兆日圓能有效活用,公共服務就可能會更加充實,成為地方經濟活化的契機。

藉由重新檢視以往的公共資產營運方式,即便是人口縮小社會,也不需放棄公共資產的管理或服務維持,甚至能擁有更多發展的可能性,不是嗎?

相關書摘 ▶日本地方創生經驗:高速鐵路不是地方活化的「夢幻底牌」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地方創生:觀光、特產、地方品牌的28則生存智慧》,不二家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木下齊
譯者:張佩瑩

二○一四年,「地方消滅」論(地方人口持續漸少將造成多數鄉鎮消失)揭開日本積極投入地方創生的序幕。四年過去,縣市吉祥物大戰、追求農產品高附加價值的果園、興建大型綜合設施等,執行「常識作法」的典型結果是地方財政陷入危機,衰退加劇。四年間,媒體熱衷報導一時的「成功案例」,引起其他地方跟進,失敗模式被荒謬地再三複製⋯⋯身在台灣的我們,對此絕不陌生。

擁有十八年地方活化事業經驗的木下齊,在第一線證實地方的活路在於獲利的事業。繼「不要依賴補助金!」等創業綱要,這位日本最積極的地方創業者,首度從事業項目、資產、人、金流、組織五大面向,整理日本公家與民間地方創生的現場作法、問題結構,以及具體對策。

特產、地方品牌、觀光──做什麼產品、政策項目才能延續地方的未來?特產賣不出去、農會加顧問公司的組合讓產品長得都一樣、觀光業照以往的商業模式已經無法成長⋯⋯面對上述困境,作者結合日本各地實例提出新思維:產品不是「做了再賣」,關鍵在一開始就讓消費地的販賣者、消費者一起參與。比起品牌化,提升產品附加價值的對策更重要。今日的地方創生不只是「我們是○○之鄉」,還要讀取未來地方變化的徵兆。

活用資產、人、組織的地方智慧──衰退都是因為人口問題?公共財如何活用?作者指出,「人口減少」是地方衰退的結果而非原因,今天本該以人口減少為前提來規劃地方事業。人口少的農業鄉鎮如果能透過產業效率化提升個人所得,完全可以看到活路。另一方面,公家對公共資產的過多禁止,將造成地方荒廢。由民間主導,對公園、高速鐵路等公共財有「獨特使用法」的地方,能更有效提升區域整體價值!

getImage
Photo Credit: 不二家出版社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