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大禹治水到埃及洪水,舊世界也陷入氣候危機

從大禹治水到埃及洪水,舊世界也陷入氣候危機
Photo Credit:National Palace Museum, Taipei@Wiki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大禹的傳說包含了一些潛在資訊:與混亂無序相比,迫使人們接受某種權威要好得多。換句話說,接受統治者的領導比各自為政要好得多。埃及的法老和巴比倫的祭司一定會贊同這個觀點。

文:安德魯・馬爾(Andrew Marr)

你或許會想像,中國第一位有名可考的英雄要麼是位能征慣戰的國王——就像吉爾伽美什那樣,要麼是位長鬚飄飄的聖人。但你錯了,他是一位公僕,一位水利工程師。這位英雄就是大禹,他恰好站在歷史和神話的分界線上。大禹馴服了黃河,雖然這條大河養育了中國人,但經常氾濫肆虐。據傳說,大禹的父親名鯀,地方統治者命他治理氾濫成災的黃河。

在大多數早期文化中,特別是亞洲和歐洲的早期文化中,都有大洪水的傳說。這說明,人們確曾經歷過洪水滔天的時代。當時的洪災實在厲害,它在人們的意識中存在了幾千年。

在中國的例子中,鯀曾試圖用修築堤壩的方法治理洪水,可能使用了夯土技術。考古學家發現,中國的早期城鎮建設就運用了這項技術。然而,當更大的洪水襲來時,土牆就會被輕而易舉地衝垮。那位統治者處死了鯀,大禹——此刻他或許非常焦慮——接替了鯀的工作,繼續完成父親未竟的事業。

據傳說,大禹工作非常勤勉,但他並沒有用修築堤壩的方式治理洪水。首先,他考察了黃河的上下游,遍訪地方部落,勸說人們攜手合作,在中央權威的領導下化解難題。顯然,這一過程與美索不達米亞城市的興起十分相似。其次,通過挖掘溝渠,他將黃河水引入其他河道。再通過建立灌溉系統,使河水最終流入農田。大禹沒有直接攔截洪水,而是用分流的方法削弱洪水的力量。

13年間,他一心撲在工作上,手腳都長滿了老繭。據傳說,在治水期間,大禹三過家門而不入。第一次,他聽見妻子正在分娩,但他沒有停下腳步,回家看看。第二次,兒子已能呼喊父親的名字,但他還是沒有停下腳步,因為洪水還在肆虐。第三次,兒子已長成翩翩少年,但他仍沒有停下腳步,繼續治水大業。倘若在今天,大禹或許會被「兒童撫養局」調查,受到專欄作家的齊聲譴責。但那時的情況與今天完全不同。

統治者被大禹的勤勉和獻身精神所感動,將王位傳給了他。大禹建立了夏朝。

後來,人們又在這個故事中加入了許多虛構情節,從大禹用神斧劈開山峰到黃龍和墨龜幫其治水可謂無奇不有。然而,研究中國早期史的歷史學家認為,這個故事的關鍵是中國的第一個王朝始於治水。這個猜測有一定道理。大約四千年前,中國的一批聚居點走向衰亡,而同一時期中東和埃及也發生了類似的事情。回顧那些大洪水傳說,如挪亞方舟等神話,歷史學家伊恩・莫里斯提出一個疑問:「難道是氣候變化使舊世界陷入危機?」那部記載大禹生平事蹟的史書還提到了一場暴雨。據說,這場暴雨連下了九年之久,導致了一場毀滅性大洪水的暴發。

但中國既沒有挪亞,也沒有方舟:中國的歷史始於一位公僕式的英雄,一位獻身國家的組織者。這個故事聽起來實在太「東方」了。

幾乎從一開始,中國文化就極具「中國特色」。在世界上任選一個有教養的人,將來自中國的一件新石器時代晚期的陶器或年代久遠的青銅器放在他的面前,或者讓他觀看一組表意符號,他大概都會脫口而出:「這來自中國」,即使他之前從未見過這些東西。考古學的爭論和政治分歧使中國人的起源問題如墜雲裡霧裡。

許多中國人堅持認為,與世界上的其他人種不同,他們並非起源非洲,而是由一種更早的猿類進化而來。在遷徙到中國時,這種猿類可能已演化為直立人。因此,從生物學的角度觀察,中國人與外國人判然兩分。這種觀點迎合了中國人的世界觀,即使國外的共識早已判定這種觀點是錯誤的。

總的來說,中國的發展歷程與「肥沃月彎」很相似,只是比後者晚了2,000年左右。然而,在某些方面,如製陶技術,中國更加領先。在馴化動植物上的突破、村落的出現和墓葬中的祖先崇拜等方面,二者基本相似。但是,當神話時代慢慢過渡到歷史時代之時,中國的器物就顯得與眾不同了。今天的考古學家更強調古代中國的多樣性和複雜性——在遼闊的大地上分佈著多種文化、多樣的陶器和建築。

過去,人們認為,中國北方只有一個文明中心。隨後,文明逐漸擴展到邊緣地區,而其核心部份並未發生很大變化。但是,近期的考古發現挑戰了這一觀點。不過,與歐洲人不同的是,在中國人的想像中,他們從最早的時期一脈相承,有著強烈的情感紐帶。

例如,「龍山文化」存續了1,000年左右,從大約5,000年至4,000年前,與不列顛的新石器文化的各個階段大致同時。歐洲人對巨石陣民族的記錄或記憶已經永遠失落了,但中國歷史則可以追溯到最早的君王和文化。在中國歷史上,有五位頗具神話色彩的帝王,他們都是神一樣的統治者,向人類傳授了至關重要的文明技藝,如烹飪、耕種、用火、醫藥、婚姻和馴化牲畜等。

據傳說,「五帝」的最後一位帝王發明了文字、陶器和曆法——這些發明使龍山文化從其他早期文化中脫穎而出。早期的中國人曾宣稱,人類源於造物主盤古身上的蛆蟲,這或許可以被看作是早期人類的自我批判精神吧。在「五帝」時代之後,中國進入了歷史時代,先後興起了三個王朝:夏朝、商朝和周朝。這三個王朝歷經2,000年之久。我們已經知道了歷任國王的名字,見識了日益精巧繁複的手工藝品,還有城市、寺廟、城堡和文字,這些證據都可以證明近代中國與古代中國一脈相承。簡而言之,我們擁有中國的完整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