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歲林懷民英國獲頒榮譽院士,明年退休第一件事就是盡情耍廢

71歲林懷民英國獲頒榮譽院士,明年退休第一件事就是盡情耍廢
Photo Credit: 雲門Faceboo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雲門舞集創辦人林懷民在英國獲得全歐洲最大舞蹈學院頒發榮譽院士,預計在明年底退休交棒的他對雖然期待休息但也覺得要思考:自己想要什麼生活。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中央社)雲門舞集創辦人林懷民獲頒英國三一拉邦音樂與舞蹈學院榮譽院士。林懷民表示,對於一個23歲才接受舞蹈訓練的人,這個是一個重大的鼓勵。

雲門舞集昨晚在倫敦沙德勒之井劇院演出以台灣素材入舞、觀照人類處境的「關於島嶼」,獲得觀眾持久而熱烈的喝彩與掌聲,謝幕長達10多分鐘。

雲門舞集發新聞稿表示,英國三一拉邦音樂與舞蹈學院頒發榮譽院士給林懷民。三一拉邦學院每年頒授榮譽院士名銜,曾經得獎的舞蹈家包括摩斯.康寧漢(Merce Cunningham)、威廉.佛塞(William Forsythe)、阿喀郎.汗(Akram Khan)。

三一拉邦學院舞蹈部主任米瑞拉.巴爾翠普表示,林懷民獻身舞蹈創作與舞蹈教育40多年,從東方文化與美學出發,融合東西方舞蹈因素而自成一家,不只改變台灣社會的文化生活,也不斷重新界定舞蹈的涵意,影響全球舞蹈界。她代表三一拉邦學院特頒這項榮譽,「向這位當代最傑出卓越的編舞家與教育家之一致敬」。

林懷民感謝三一拉邦學院,他表示,對於一個23歲才接受舞蹈訓練的人,這是一個重大的鼓勵。他也感謝45年來支持雲門和他個人的各界人士與國際友人,同時希望這個獎能夠讓台灣年輕的舞者瞭解,「台灣和倫敦的距離很遠,但舞蹈的世界也可以很小,很溫暖」。

三一拉邦音樂與舞蹈學院的前身是以舞譜創始人魯道夫.拉邦命名的拉邦舞蹈中心,是歐洲最大的當代舞蹈學院,2005年改制為音樂與舞蹈學院。

三一拉邦學院3年前就要頒授這項榮譽給林懷民,但林懷民的行程緊湊,無法專程赴英國領獎。這次藉著他最新的作品《關於島嶼》在倫敦公演之際,才在沙德勒之井完成這樁美事。

這是林懷民再度獲得國際上的高度榮譽。他曾獲頒有「現代舞諾貝爾獎」美譽的「美國舞蹈節終生成就獎」,德國舞動舞蹈節終生成就獎,法國藝術文學騎士勳章,以及時代雜誌的「亞洲英雄」。

《中央社》報導,劇院執行長兼藝術總監史帕丁(Alistair Spalding)在會後酒會致詞時感性的說:

很少人能像林懷民一樣,改變了一個國家的文化生活,很少人能像林懷民一樣,製作出如同今晚的高品質演出,40多年努力不懈,也很少人能像林懷民一樣,如此優雅地交棒。林懷民是真正的藝術家,「我知道你還會在這裡,所以我不說再見,我向你致敬。」

創辦雲門舞集,71歲的林懷民明年底正式退休

(中央社)1973年,林懷民創了雲門舞集,是台灣第一個職業舞團,也是華語社會的第一個現代舞團,至今已累積90齣舞作。2019年結束後,林懷民就要退休,卸下藝術總監。

林懷民出生於嘉義新港,他的父親林金生是首任嘉義縣縣長,一生從政,還曾任內政部部長、考試院副院長,最初也期望林懷民能承接衣缽、走往政壇。但林懷民選擇讀政大新聞系,後來當了作家,在美國念書時投奔舞蹈,從此不回。

林懷民今年71歲了,這些年,他年年喊著想退休,他羨慕好友蔣勳著作等身、日子好過,還經常有空遊山玩水、到池上長居創作,但他明白自己停不下來,畢竟雲門家大業大,養了上百人,還有座在淡水河畔的雲門劇場。

日前,他在接受中央社訪問的空檔時,幽幽說道:「我不過是個機器、是個螺絲,被plan的,每天每件事被排好好的。啊,我也是個吉祥物,有誰誰誰到雲門參觀,我就要被推出去⋯⋯,你知道,我的工作就是那麼多。」

2016年年底,林懷民出了車禍,右腳粉碎性骨折,他說當下自己意識清楚,「我想,唔,撞車了,趕快調息,然後感覺到右腳是完了。一路聽著救護車『喔伊喔伊』,我腦子好清楚。」因為這一場車禍,林懷民說自己學會了慢,因為也只能慢慢等骨頭長好,慢慢復健、慢慢走。

這兩年,很多人都會問他,什麼時候退休?他最早都不置可否,話鋒一轉就聊往另一件事去。今年起,他的答案有點不一樣了,「退休,不是我想不想,是一定會發生。」

時候到了,林懷民果真下了決心。在2017年11月21日董事會後,雲門正式對外宣布,2019年的年底,他將卸下藝術總監職,交棒雲門2藝術總監鄭宗龍。

林懷民:退休第一件事情就是耍廢

《中央社》報導,林懷民表示自己成立雲門舞集後,一路被行程拖著走,退休後第一件事情就是想盡情耍廢,然後自問到底想過什麼樣的生活。

林懷民說,他作為一個23歲才開始學跳舞的人,能走到今天,每一步都是加分。然而他的初衷不是要國際成名,而是希望豐厚台灣的文化生活,所以雲門每年做戶外公演。可是,最令他痛心的事是,台灣有全世界密度最高的劇場,那就是文化中心。可是文化中心是地方二級單位,人事財務被綁死,最恐怖的是,即使拚死,賺錢還是要繳庫,限制文化活動的發展。

林懷民說:「文化中心如果起來了,可以在那裡講白先勇,講吳濁流。不只是表演,任何東西都可以以它為基點發生。但是我們都沒有理它,而是繼續在蓋新房子。」不只是政府,他也很期待立委站出來,修法讓文化中心活過來。

雖然有對台灣文化的滿滿憂心與抱負,林懷民還是說:「我退休以後就是退休,我真的很累很累,我從第一天就很累。」

事情一樣接一樣,讓他幾乎不可能休息。他說,像是「關於島嶼」從2014年就開始製作,且戰且走,而雲門現在的檔期已經談到2021年,「頭腦就好像電腦一樣,要超載當機了」。

雖然林懷民給人停不下來、閒不下來的印象,但他說其實不是如此,他只是什麼時候該做什麼事,就做什麼事。

只是還沒有那個時間、那個moment(時刻),可以讓我在家裡耍廢。我退休第一件事情就是耍廢,然後問自己,我到底想過什麼樣的生活。

25歲回台灣,26歲創辦雲門,然後就是雲門操縱我的一天,全部都是行程,甚至連有空去個便利商店都很開心。至於怎麼過活,沒有問題,就買很多冷凍水餃!That’s my life.

現在很大的挑戰是在72歲之前回答自己,到底要過怎麼樣的日子。以前編舞、排舞、出國,有個流程,「現在是一輩子最難的」。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

日本有「美女刺客」,台灣又有多少只看長相就投的「豬哥票」 - 議員衝啥毀:2018年你不能錯過的選舉專題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人文』文章 更多『李秉芳』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