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人參選,1人出席!這是一場崩壞的公辦政見發表會

9人參選,1人出席!這是一場崩壞的公辦政見發表會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個年輕人,奮不顧身地投入台灣政治的啟蒙事業,他就是要拼拼看,他就是要把那道台灣的政治高牆敲垮一些,敲得矮一點。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一、應到九人卻僅實到一人的公辦政見發表會

2014年11月20號,在新竹市香山區有一場公辦政見發表會。當天現場空空蕩蕩,冷冷清清,無情地告訴我們台灣政黨政治的崩壞現狀。只有一兩個民眾在現場,而九位參選人中,只有基進側翼黃彥儒出席。

筆者得知這個訊息以後,內心實在很難過。大多數的台灣人以為只要有投票選舉就是正常的民主,這已經是很糟糕的狀況了,如今卻連選舉都不願意熱情地投入,這種對政治的冷漠真的是比外患還可怕。畢竟外患再強大,台灣人只要對民主有信念,上下一心,誰能拿下我們?

可是,要是連台灣人自己都對台灣的民主失去熱情、不去關心,那還會有誰來關心台灣的民主?崩壞的民主只會讓台灣內部傷痕累累,到時候不用等敵人來攻打我們,台灣自己就先垮了。

整個台灣政壇,長期以來充斥著很嚴重的逆淘汰現象。什麼叫做逆淘汰現象?就是你越爛,你就爬越高。看看這幾年是誰位居高位,讀者應該都能明白筆者在這裡真的是所言不虛。

黃彥儒隸屬於基進側翼政團。這個政團自從成立以來就積極地準備籌劃要投入台灣人驚死閣興啼的公職選舉,成績有目共睹;但是大家也都明白,一個想要從政但缺乏資源的新人,眼前擺著很多難度甚高的關卡,每一關都很不容易。

在台灣,每個想要從政但缺乏資源的新人,幾乎都會遇到台灣人的嘲笑。台灣人會笑你戇,笑你悾悾,笑你好好的日子不過居然去拼選舉。不過笑你戇,笑你悾悾這種情況還不是讓人最生氣的,讓人最生氣的是被質疑動機骯髒,被質疑是爲了賺錢或爲了炫耀。

各位仔細想想,一個想要從政但缺乏資源的新人投入公職選舉,再怎麼看也不過就是爭取一份正當的職業,為何要被質疑?而且又還沒選上,卻就得先面對排山倒海的道德質疑,這不是很奇怪嗎?台灣人對那些盤據政壇的老面孔,不是盲目崇拜就是消極抱怨,但是對於想要從政但缺乏資源的新人,卻很勇於發揮積極的批判精神。

筆者有時都不禁感嘆,台灣人要是願意把同樣的批判力道,用在那些盤據政壇的老面孔上,台灣現在的政治不知道會有多上軌道。

被否定與被嘲諷,這些只是心理層面的挫折,缺乏資源是最要命的。在缺乏資源的情形下,爲了讓鄉親父老認識你,你必須常常在街頭慷慨激昂地宣講,讓選民雖然看不到你的看板,卻常常可以看到你;你必須用兩條腿挨家挨戶地走入民間,去握住每雙選民的手;當然,一定要出席公辦政見發表會,因為這是讓鄉親父老們認識缺乏資源的政治新人的最好機會。

可是我們看到了什麼?我們看到了只有一兩個民眾在現場,九位參選人中,只有基進側翼的黃彥儒出席。

Photo Credit: 香山蝴蝶君.黃彥儒.入政

這是一場崩壞的公辦政見發表會。台灣民眾對民主政治根本是既無知又缺乏熱情。

但是,筆者又不得不說,還好還有黃彥儒。

二、台灣的政黨政治已經生病,但其實是有解的

筆者不諱言,在國民黨政府這幾年的施政下,台灣人已經不像以前那麼熱衷民主了,因為台灣人這幾年失去了志氣,失去了信心,連帶地對民主也失去了熱情。但是筆者在這裡必須明白地說,台灣民主有救,方法也很明確,只要台灣人願意冷靜想清楚,台灣民主必然起死回生。

台灣的政黨政治已經生病,這個病叫做逆淘汰,病因就是有個掌握龐大黨產的國民黨,利用它的不法財產,屢屢操弄台灣的選舉。說來很悲哀,那些龐大的財富本來就是台灣人的,卻被國民黨把持在手上。它用我們台灣人的錢來買我們的票,它用我們台灣人的錢來洗我們的腦。

它用我們台灣人的錢來把它的候選人們打扮得媠噹噹,然後我們就一直上它的當,一直對它有好感,一直以為它做壞事都是不得已的,一直以為沒有它台灣股市就會崩盤,一直以為沒有它台灣經濟就會垮台,一直以為沒有投降中國台灣就會一片火海,一直以為沒有順從財閥台灣就會餓殍遍野,一直以為它是台灣政黨政治中不可或缺的選項,一直以為政治就是骯髒的遊戲,一直以為我們沒有力量反抗壞政府只能逆來順受。這一切看似無解,就像那看似無解的珍瓏棋局

是的,台灣民主政治的確看似無解的珍瓏棋局,但其實是有解的。破解珍瓏棋局的大關鍵,在於必須捨去眾人原本以為必須守住的大片白子。有捨才有得,台灣要改善目前的崩壞民主,道理也是一樣,就把那個掌握龐大財產的國民黨割捨掉就好了,就把那個眾人原本以為必須納入台灣政黨政治的國民黨割捨掉就好了,就把那個充當中國內應的國民黨割捨掉就好了。如果每個台灣人都想通了這一點,台灣民主不但能起死回生,還能生機盎然。

三、把乾淨的人送進政壇吧!

黃彥儒的參選,註定艱困。他不僅是缺乏資源,他還挑戰了極艱困的選區。新竹市長期以來一直是國民黨的優勢選區,換句話說,新竹市長期以來一直都是最缺乏進步政治啟蒙的地方。黃彥儒愛故鄉,愛香山,在馬英九化獨漸統的賣台工程已經明顯地進展到圖窮匕見的時候,他堅決地辭去了在澳洲的工作回來台灣,立志要把台獨的旗子驕傲地插在新竹市。

黃彥儒在新竹市努力宣揚台獨理念,攻擊國民黨,一定會狠狠地刺傷當地的聽眾,但是他爲了向鄉親父老們指出台灣應該走的正確道路,他不在乎。這個年輕人,奮不顧身地投入台灣政治的啟蒙事業,他就是要拼拼看,他就是要把那道台灣的政治高牆敲垮一些,敲得矮一點。

這次基進側翼的參選人一共有五個,他們爲了這一次的選戰,身心都受到了非常大的磨鍊。筆者相信,每個讀者都能感受到那種在崩壞的公辦政見發表會現場,面對空蕩與冷清,也要努力闡述自己理念的那種心情。台灣民主政治的現況是真的很危急了,台灣裡裡外外都已經生病受傷,但是還好,台灣終究有人知道該怎麼治台灣的病,他們也願意來醫台灣的病。如果台灣人是那麼地厭惡骯髒的政壇,那又爲什麼不把乾淨的人送進政壇呢?

2014年11月20號,新竹市香山區的公辦政見發表會,是一場崩壞的公辦政見發表會,但是,筆者真的打從心裡慶幸,還好還有黃彥儒。台灣人是否也能感受到筆者的慶幸呢?我望著天空,眼眶已經充滿盼望。

Photo Credit: 香山蝴蝶君.黃彥儒.入政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羊正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