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設計的行動與未來:日本「地方創生」經驗教了台灣什麼?

社會設計的行動與未來:日本「地方創生」經驗教了台灣什麼?
Photo Credit: Thomas E. Smith, Wikipedia Commons,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振興地方經濟做為目的的地方創生政策,應該擺脫「單純以設計做為思考」的舊思維,改以「用社區力量做為地方振興」的政策視野與格局。

是以,在推動地方創生的過程,除了整備與投入政府政策資源,如何設計一套制度鼓勵企業提出振興地方經濟的企業社會責任投資方案,孵化地方型的社會企業,不僅可為地方創生帶來可循環的資金,亦能透過企業管理的邏輯,將地方特色資產轉化為利益,做為地方流才的誘因。

五、結語

綜觀台灣地方治理現況,尤其鄉鎮層級,除了面臨高齡化、少子化、教育、醫療資源、經濟發展動能不足的現況,也同樣普遍且長期陷入黑金政治橫行、公民社會意識薄弱及行動參與不足的運作困境。在這個關鍵的時代中,面對如此嚴重的政社經文之結構性難題,如何尋求一個能破繭而出的可行途徑?地方創生是極為關鍵的路徑之一。

RTSO4Z6
Credit: REUTERS/Tyrone Siu

羅馬非一天可造成。地方創生如何真實發揮作用,筆者認為:中央政府部門必須將地方創生的目標定焦,並且設置跨部會專責單位,負責跨部會政策資源整合,此將有助於總體性地方創生政策的戰略佈局。

其次,個別性的地方創生計畫,必須根源於地方區域或社區資源的調查基礎,唯有如此才能發掘出足以引起地方不同利害關係人共鳴的集體記憶與參與動力。第三,計畫執行策略上,除持續鼓勵縣(市)政府結合民間力量進行提案,亦需同步提升基層地方政府治理職能,並且設計雙軌的地方創生提案計畫,導入「以非營利組織為主導,公部門參與」的地方創生計畫模式,不僅可厚植地方創生計畫的底層社會參與能量,更能形塑多元化且良善的競爭環境。

最後,在推動地方創生的過程,如何設計一套制度鼓勵企業提出振興地方經濟的企業社會責任投資方案,孵化地方型的社會企業,同時援引企業管理邏輯,將地方特色資產轉化為利益,做為地方流才的誘因,也是促成地方發展振興的關鍵工作。

總結,面對嚴峻的高齡化、少子化與城鄉資源不均現況,在台版地方創生啟動的初期階段,建議中央政府應該採取更加總體性、前瞻性,以及開放性的戰略思維,為鄉鎮注入有助於活絡地方經濟的多元化地方創生計畫模式,這點值得行政院及國家發展委員會慎思與規劃落實。

註解

[1] 國家發展委員會(2017)。「設計翻轉、地方創生」計畫規劃作業指引,台北:國家發展委員會。頁15。
[2] 郭翡玉、韓孟志(2016)。國發會推動「設計翻轉、地方創生」理念,鼓勵地方政府參與,國發會新聞稿。
[3] 徐重仁(2018)。墾丁不如沖繩?地方創生救觀光。天下雜誌,第640期,頁118-119。
[4] 洪大倫(2017)。從竹山小鎮看「地方創生」核心:不用人潮引錢潮。數位時代,https://www.bnext.com.tw/article/47065/tourism-placemaking-chushan
[5] 莊雅琇譯、山崎亮(原著)(2015)。社區設計。台北:臉譜。
[6] 張佩瑩譯,土下齊原著(2017),地方創生:小型城鎮、商店街、返鄉青年的創業10鐵則。新北:不二家。頁107-108。

延伸閱讀

本文經台灣新社會智庫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