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要讀日本觀點的東南亞史?

為什麼要讀日本觀點的東南亞史?
Photo Credit: Paul Sullivan @Flickr CC BY ND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本書開頭便強調的印尼立國精神「存異求同」,不只讓民族、宗教、語言、地形相異的東南亞各國透過「東協經濟共同體」團結合作,也是近年烽火四起的世界所能學習的對象。

二○一四年五月,我在咖啡店收到當時的總編馬力歐寄來的一封信:「我們有個朋友在緬甸,打算做緬甸週報,我會請你當窗口去聯繫,你覺得呢?」

當時我對緬甸的認識只有翁山蘇姬和中緬邊界衝突,對這顆東協未來之星幾乎一無所知,神奇的是,當回覆「可以試試看」,就迅速接到一通從仰光打來的電話──這便是《關鍵評論網ASEAN:緬甸商情》的源起。

這趟前往「富饒之國」的旅程,讓我見證一個處女地在開放後,各國是如何插旗進駐,也經歷台灣國合會在緬甸開設海外辦事處、谷歌翻譯緬甸文正式上線、翁山蘇姬為首的全國民主聯盟執政,更別說二○一五年仰光證交所、首間肯德基(KFC)開幕兩件大事,當然,也學得如何在餐廳點菜和與計程車司機喊價的小撇步。

而不管是整理新聞或與駐緬作者閒聊,都無法忽視日本在緬甸的影響力;凡舉啤酒、汽車或投資標的,皆可見其布局的影子,例如仰光證交所是由國營的緬甸經濟銀行(Myanma Economic Bank),和日本大和研究中心(Daiwa Institute of Research)及日本交易所集團(Japan Exchange Group)共同創立。除緬甸外,日本與東協多國也都有官方或民間互動,深耕程度不容小覷。

究竟為什麼日本與東南亞如此緊密?是為了制衡中國,抑或有其歷史背景?

從二戰入侵東南亞到促進區域繁榮有功

關於這個疑問,本書《從東南亞到東協:存異求同的五百年東南亞史》給了清楚的答案,作者岩崎育夫透過歷史回顧和經貿數據爬梳,呈現日本和東南亞的互動。從十六世紀末恰逢明朝海禁政策,為間接取得來自中國的產品與資源,日本商人奔走來往東南亞;又因江戶時代打壓基督徒,使教徒漂洋過海,菲律賓、泰國、越南、柬埔寨遂建立起日本人社區;一戰後,日本企業在東南亞快速發展,二戰期間日本入侵東南亞多國,東南亞更成為補給日軍的大後方;直到近代,日本與東協則轉為在各領域上並肩合作。

日本這種進出東南亞的行為,背後其實有著深層的南進論思想脈絡。政治學者矢野暢兩部探討南進的巨作《南進的系譜》、《日本的南進史觀》,就盤整了這種源遠流長的南方進出觀。從明治後期對南洋(戰前日本對東南亞的稱呼)的關注與浪漫的南進想像,到大正期實際的經濟投資,最後演變至昭和期軍事占領的大東亞共榮圈,背後都是這套南進論的思想在運作。而殖民地台灣做為進出東南亞的大門,也在南進論中扮演著關鍵的角色。

780px-Second_world_war_asia_1943-1945_ma
Photo Credit:wikipediaCC BY SA 3.0
南進論實行後日本的勢力範圍

近年來,日本與東南亞互動密切:二○一一年緬甸改革開放後日本積極搶進,投入大量資源和資金,除了對迪拉瓦(Thilawa)經濟特區提供援助,二○一三年五月首相安倍晉三訪緬時還一筆勾銷十八億美元債務;二○一六年一月,緬甸仰光一條電氣化鐵路完成,其中兩台舊電車分別來自大阪和福岡;同年十一月,緬甸實質最高領袖翁山蘇姬訪日,安倍晉三又表示將提供八千億日圓援助;而目前的「仰光二○四○城市規畫」,也是由日本協力機構JICA主導。

日本與緬甸在投資、城市建設、電車等項目合作無間,和馬來西亞、越南、菲律賓也在安全、長照、交通等領域交流頻繁。

二○一六年十一月馬來西亞首相納吉訪日,日方表示提供兩艘大型巡邏船,並將積極爭取「隆新高鐵」招標案;隔年六月,越南總理阮春福接棒赴日,簽訂《日越雙方全面深化戰略夥伴關係共同聲明》,日本表示將提供一千億日圓援助,還將培訓一萬名越南看護,以迎接高齡化社會來臨;同年十一月,話題性十足、且擺盪於中美關係的菲律賓總統杜特蒂也來到日本,當時安倍又承諾一兆日元經援及低利貸款,項目包括地鐵、防洪計畫,並協助重建受恐怖攻擊影響的馬拉韋市(Marawi)。值得一提的是,今年(二○一八)三月剛宣布收購Uber東南亞業務的叫車軟體龍頭Grab,也於去年八月宣布新一輪二十五億美元募資的投資者之一為日本汽車製造商Toyota。

除此之外,日本還擔負起東協區域安全訓練者的責任。二○一六年安倍晉三於東協日本高峰會上就表示,目前正訓練來自東協的一千名海上保安員,當時在同一場合的新加坡總理李顯龍更是讚賞日本對促進區域穩定與繁榮有功,並表示東協和日本的交流項目還包括災害管理、海上安全、教育和旅遊。

從福田赳夫到明仁天皇

眾所皆知,戰時企圖在東南亞建立「大東亞共榮圈」曾是日本避而不談的歷史,本書作者岩崎育夫卻未回避,開闢獨立章節〈日本在東南亞的占領統治〉詳實陳述日本戰時於東南亞的「三大蠻橫行徑」,包括新加坡屠殺華僑行動、菲律賓「巴丹死亡行軍」、和「泰緬鐵路」造成四萬二千人至十二萬五千人因勞務而死的史實。

21333758359_7474744204_k
Photo Credit: Paul Sullivan @Flickr CC BY ND 2.0
攝於泰國北碧府的「死亡鐵路博物館」,此蒸氣火車正是當時用於通往緬甸的「死亡鐵路」

至於為何這段血淚史並未阻擋日本與東南亞的合作?岩崎育夫是這樣解讀:冷戰時期,東南亞多國諸如印尼、泰國、新加坡、馬來西亞和菲律賓,藉著日本政府的開發援助和投資貿易,與日本保持著緊密交流;冷戰結束後,越南和緬甸等國也為了國內經濟開發事業期待與日本合作。對日本來說,為了經濟上的生存,必須與外國進行貿易和投資,而擁有豐富天然資源的東南亞國家便是最佳對象。根據岩崎育夫書中提供的數據,二○一四年日本對東南亞的援助金額為三十九億二百三十九萬美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