汶川地震十週年,罹難學生的家長放棄追查豆腐渣工程真相了嗎?

汶川地震十週年,罹難學生的家長放棄追查豆腐渣工程真相了嗎?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5月12日是中國四川大地震十週年紀念日,這場造成6萬8712人的災難,時至今日仍有許多罹難者的家屬持續追查真相,而中國官方卻限制他們的行動。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中央社)5月12日是四川省汶川大地震10週年,這場地震之所以被深刻銘記,除了死傷慘烈,還震出校園工程疑偷工減料、慈善捐款部分去向不明、一胎化政策弊病等問題,都是血淋淋的教訓。

汶川地震,有人因它肝腸寸斷,有人因它被抓被關;有些作為替代亡者的孩子出生,有些家長還在為死去的孩子上訪。10年過後,一些疑問仍在,以下是有關川震的一些現象和討論:

死傷多嚴重?

地震發生於2008年5月12日下午2時28分,震央位於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汶川縣映秀鎮附近,深度14公里。地震規模為芮氏規模8.2,震度可能達11度。根據官方數據,有6萬8712人在地震中死亡,1萬7921人失蹤。四川、甘肅、陝西境內都有災區。

慈善捐款去哪兒了?

川震激發全球尤其是華人世界的愛心。根據陸委會,當年台灣政府和民間的捐款為新台幣12億元,還不包含企業直接捐給中國政府的部分。

在大陸方面,北京清華大學地震隔年發布的「汶川地震善款流向」報告指出,截至2008年11月,全國捐款總額達人民幣652億元(約新台幣3064億元),估算8成捐款最終交由政府部門去使用,但缺乏細目。

巨額善款湧入,但川震捐款被貪汙、遭違規濫用、使用不透明等缺失,隨後幾年陸續被揭露。

根據四川省人民檢察院檢察長鄧川2013年的工作報告,汶川地震災後重建中,共查辦涉災職務犯罪343人。而中國審計署2010年的報告則指出,災後重建有人民幣58.19億元被違規使用。

被夷平的映秀鎮,在縣政府斥巨資下被包裝成國家5A級旅遊景區,也受到外界批評。

川震激發了民眾愛心,卻也讓許多人寒心。有大陸民眾向中央社記者表示,歷經川震,他不再捐錢,「除非直接拿給災民」。

豆腐渣工程真相不明

媒體報導,這場地震造成約21.6萬間房屋倒塌,包括至少6898間校舍,引發「豆腐渣」工程的質疑。

由於地震發生時是上課時間,許多學生被倒塌的校舍壓死。在官方拒絕公布死亡學生名單的情況下,藝術家艾未未發起「公民調查」,共有14個受災縣區5196名遇難學生資訊被確認。

8413599036_b11290c118_k
Photo Credit: Edna Winti@FlickrCC BY 2.0
中國藝術家艾未未當年在網路上發動公民志願者調查死傷名單,數百名網友共同參與,最後總共找到地震遇難學生5196名,艾未未也將名單作為作品到國外展出。

官方卻不認為這是人禍。四川省建設廳稱經過2500名專家及技術人員調查,尚未發現主要因建築品質而導致房屋倒塌的個案,認為房屋損毀的主要原因是地震能量巨大,以及學校的結構是大開間、大開窗、外走廊等形式,較易倒塌。

官方說法,很難解釋為何有些學校並無損傷倒塌。沒有人為校舍倒塌負責,部分死難學童的家長持續上訪至今也沒有結果。根據自由亞洲電台報導,今年仍有家長希望向北京中央檢舉當地司法人員循私枉法,並要求民事賠償訴訟能立案,但他們遭到政府人士的勸說或監控。

地震發生後,四川異議人士黃琦協助遇難學生的家長抗爭,並在網路上撰文揭露學校豆腐渣工程;四川作家譚作人也發起民間啟動調查豆腐渣工程。這些維權行動很快就受到打壓,或在日後遭到報復。

黃琦2009年以「非法持有國家機密文件罪」判處有期徒刑3年。譚作人則是在2010年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判處5年。

在川震10週年之際,黃琦因另案仍在獄中,譚作人則是被禁言。官方認為無錯的豆腐渣工程,仍是敏感詞。

3544個震後再生育寶寶

川震當年出生的孩子,今年10歲了,其中包含了遺腹子。

根據南方人物週刊最新一期的報導,一個當地小學老師說,她覺得現在4年級的孩子很難教,和他們的上一屆或下一屆都不同,因為他們大多數是在地震那年出生,家人特別疼愛,甚至是溺愛。這些學生也有特殊的體質,比如耳朵聽力不好,「地震的時候,耳膜被震傷了。」

在中國俗稱一胎化政策的計劃生育下,那些在地震中失去孩子的父母,部分選擇努力再懷孕,以滿足對完整家庭的渴望;而此時,他們大多已經是30餘歲或40歲以上的高齡懷孕母親。

四川汶川大地震十週年罹難學生家長豆腐渣學校倒塌學校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地震中罹難的學生留下來的證件,因為中國的生育政策,他們都是家中唯一的小孩。

2008年7月,四川省通過了「關於汶川特大地震中有成員傷亡家庭再生育的決定」,啟動再生育的醫療服務。根據四川新聞網5月的報導,地震再生育家庭已出生嬰兒3544名。10年後,這項決定正式在2018年3月廢止。

中國採計劃生育制度,因此社會上早有一批「失獨父母」,孩子成年後不同原因的死亡讓他們沒有後代,在情感支撐和實際養老上面臨困難。四川政府的上述做法,則是趕在父母還有生育能力時放寬政策,彌補遺憾,這是中國管制生育下的獨特現象。

中國公民社會的期待與失落

2008年被稱為「中國公民社會元年」、「中國志願者元年」。汶川大地震發生後,眾多非政府組織(NGO)和大量志工奔赴災區從事各項服務,同年12月的亞洲週刊,將年度風雲人物頭銜給了「四川地震百萬志願者」。

幾乎各式各樣的NGO都能在災區找到自己的定位。

自然之友總幹事張伯駒告訴中央社記者,這場地震讓他們確認自己不只是環保組織,而首先是社會公益組織;除了專業理念,更重要的是看到人的需要。他也說,川震讓很多人對生命的看法改變,變得更願意做志工服務,也更願意捐贈。

但是,NGO曾有的盛況此後面臨變化。根據北京清華大學學者鄧國勝的研究,重建階段還留在災區的民間組織只剩不到50家,其中一個原因是資金匱乏。而在震後一年之內,政府當局已接管大部分原由NGO設立的庇護設施與社區重建項目。

維權倡議型的NGO近年更面臨許多打壓。新公民運動創始人許志永2014年被判刑4年;研究社會轉型議題的民間機構創始人郭玉閃,2014年被公安系統的國保帶走,隔年獲釋;推動反歧視的益仁平北京辦公室2015年被查抄;2015年底,廣東15名關注勞工權益的NGO負責人被警方帶走。

「公民社會」如今在中國反而成了敏感詞。

通用航空因禍得福獲發展

川震的影響,在制度面上催生了規範募款的慈善法,自2016年9月開始實施。而在產業方面,大陸近年在通用航空領域的發展算是因禍得福。

根據民航資源網,汶川大地震時,陸路交通阻隔,必須仰賴直升機救援,但也凸顯出大陸缺乏救援飛行所需要的飛機和設施服務。低空空域的飛行權掌握在軍方手中,須經批准才能使用,也影響救災效率。

經各方檢討,中國國務院和中央軍委在2010年聯合發布關於低空空域管理改革的意見,開放低空空域,通用航空因為汶川地震找到了發展的突破口。

通用航空是指非軍事、交通運輸以外的民航應用,相關產業包括飛行訓練、醫療救災、休閒觀光、無人機等,大陸正在大力發展,目標是在2020年擁有500座通航機場。

仍高度敏感,連生還母豬都不能報導

(中央社)10年前在四川汶川大地震奇蹟生還、而成為全中國偶像的母豬「朱堅強」,如今在成都一所博物館安享天年。這原應是個勵志故事,但公安卻阻攔記者報導,凸顯川震議題至今仍具高度敏感性。

2008年5月12日,四川發生規模7.9的汶川大地震,造成8萬7000人死亡或失蹤。其中數千名兒童死於校園,許多人將此歸咎於學校建築偷工減料。震後36天,救難人員在瓦礫堆中找到一頭生還的母豬。牠靠著雨水和一袋木炭勉強存活下來,頓時成為家喻戶曉的「人物」,還被取名為「朱堅強」。

在中國軍方和慈善團體搶救生還者之際,「朱堅強」引發的熱烈反應使牠成為民族榮耀以及堅強生命力的象徵。

擁有若干中國近代史展示廳的建川博物館,當時買下「朱堅強」放在館內展示,並承諾照料牠的餘生,以提醒世人中國克服逆境的能力。

然而,當法新社記者日前前往建川博物館報導「朱堅強」的故事時,卻遭到3名便衣公安出面打斷,並被護送離開。這個例子顯示出,汶川強震雖然已過了10年,有些部分依舊是高度敏感話題。

儘管如此,中國當局還是歡迎記者作出激勵人心的報導,諸如震後重建工作的成功,或是災後生還者的韌性。只是在中國,報導的底線何在總是難以捉摸。在詆毀民族英雄都算犯法的情況下,即使是一頭名豬,也能成為敏感話題。

不願放棄上訪的家長行動遭限制

(中央社)外媒報導,德陽綿竹等地的遇難學生家長近期計劃再度向北京中央政府檢舉當地司法人員,不料卻傳出多名家長已被限制自由。

據中國官方數據,2008年汶川大地震共造成近7萬人死亡,3萬7000多人受傷,1萬7000多人失蹤。許多偏鄉學校在震災中倒塌,許多學生逃生不及命喪校園。隨後便傳出「豆腐渣工程」弊案。

2948353963_4bbe2ab363_b
Photo Credit: julia@FlickrCC BY-ND 2.0
四川地震發生時,許多中小學的校舍在地震中倒塌,造成大量的學生被校舍壓死。

美國自由亞洲電台報導,部分罹難學生家長們在震災10周年之際,再次要求北京中央兌現承諾,落實他們的訴求。

四川德陽的什邡市洛水鎮的學生家長在寫給官方的檢舉信中表示,曾多次向什邡市人民法院提出「校方責任保險」民事賠償訴訟,但立案申請均遭拒絕,而且法院既不依法立案也不依法出具書面告知書。甚至口頭通知,凡是地震的案子都不予立案。

對此,這些家長希望向北京中央檢舉當地司法人員循私枉法、司法違法及行政不作為,還要求政府依法對地震罹難學生家長民事賠償訴訟立案,卻遭到攔截。

在川震中,富新第二小學共有129名學生遇難。罹難學生家長桑軍受訪時表示,日前和其他家長赴北京上訪,政府人員從鄭州把他們勸說回四川,這幾天身邊都有執法人員監視。凡是幾個主要罹難學生家屬代表都被監控,根本沒法走出去。

地震後,當地政府同意遇難的學生家長可生第二胎。家長李艷在2010年生下第二胎,但她的丈夫已不幸病故。她表示,前幾天公安把她們叫到村裡,要求她們不要接受外地媒體採訪。

對此,她表示,要求政府對學校的豆腐渣工程、校方責任險,給家長們一個說法;還有第二胎的生活問題也真的很困難。她需獨立撫養孩子,但每月補助僅人民幣百餘元。

另一個地震重災區都江堰市聚源中學當年有278名學生遇難。20多名遇難學生家長,在4月清明節期間到聚源中學遺址祭祀。他們說,曾要求北京中央調查校舍工程品質,並追究相關人士責任,但無人理會。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李秉芳』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