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掉失能的考試院,公部門的惡疾才有可能根治

廢掉失能的考試院,公部門的惡疾才有可能根治
位於台灣台北市文山區試院路的中華民國考試院大門|Photo Credit: Solomon203@Wikimedia Commons CC BY-SA 3.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筆者見過許多新進的公務人員,大多在畢業五年內即通過考試進入公部門,他們一身才氣,希望能大展身手為民眾、國家服務。但進入國家機器後,卻無處不受其制度影響,而制度設計缺陷削弱公務人員的才能和創造力,使他們成為機器中的小螺絲,而又再強化制度的缺陷,造成惡性循環。

文:方彥鈞

公務人員是轉動國家機器的螺絲,看似不重要卻也不可或缺,但公務人員近年飽受各種批評,究竟是公務人員本天性惡劣、好吃懶做,又或是結構制度導致公務人員習得無助、淪為大結構下的庸才,筆者認為係公務人員和整體制度互動的結果,兩者互相依賴、強化,但也因制度設計的天生缺陷,而落入惡性循環。

制度設計導致惡性循環

以層級節制的從屬關係而論,上級長官強勢的替下屬決定案件走向,不僅忽略基層公務人員的專業判斷,也讓公務人員拒絕再為案件負責,久而久之成為一顆被異化的螺絲,對公務麻木不仁。又論考績制度,沉痾已久,該制度假設機關首長是全知聖人,賦予其無上的權力,希冀達到綜覈名實、信賞必罰的目的,但運作已久的考績制度並非那麼美好,聽話、拍馬屁者拿甲,不聽話、被上級討厭者拿乙,考績沒有獎優汰劣,反而成為排除異己的工具。而考績結果最直接影響即考績獎金和升遷,這種制度設計強化機關首長的權力,也讓某些公務人員爭得你死我活,而能在利益爭奪遊戲中獲勝者通常為背景強大者,非認真工作者,循此往上升遷者是否適任非無疑慮。

另外,我國官僚組織的地位年資制度,鼓勵公務人員保守從事、避免犯錯、久任不流動,與考績制度互相作用強化後,產生民眾討厭的公務人員。當然,仍有許多其他制度強化上述的互動模式,例如貪汙治罪條例、採購法、公務人員服務法或公務人員協會法等,影響公務人員行為,而公務人員被塑造的偏好又再強化制度,形成惡性循環。

制度需要開放性改革

筆者認為,公部門目前情況不能單一歸責公務人員或是制度,公務人員和制度都是原因,也是結果。要改變首先必須針對現有制度進行破壞和改造,例如考績法公平性的修正、公務人員基準法的立法、考試制度的變革等,這些制度都亟待改革;再者,這些改革並不只是單純修正,而是將開放性帶入制度中,例如考績制度應放棄甲乙等比例限制、實施雙向(上下)考評制度、公務人員基準法確立公務人員權利義務、開放公務人員言論權、開放公務人員合法兼職、開放公務人員組織工會等,都是開放性改革,筆者相信唯有開放性改革才會帶來制度與公務人員創新,進而改變整個公部門的組織文化。

考試院該廢了

我國畸形的五權分立制度下的考試院掌管公務人員相關法規,而該院實際上處於失能狀態,例如前些日子於考試院舉辦的考績法修正案公聽會,銓敘部拿2012年過時的修正案出來討論,會中各位委員、學者及人員,一場公聽會各自表述,當然沒有結論;再把時間往前追溯,今年初於「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台」通過的公務人員休假以時計算案,行政院函轉銓敘部建議修正現行休假規定,部分考試院委員竟以該案論述不足要求補強而退案(詳考試院第12屆第183次會議紀錄)。上述兩個例子明係考試院治理失能,但立法院質詢時,該院官員卻以合議制卸責,導致考試院有權無責,每年消耗上千萬的國家預算,又是改革的絆腳石,考試院還有存在的必要嗎?

筆者見過許多新進的公務人員,大多在畢業五年內即通過考試進入公部門,他們一身才氣,希望能大展身手為民眾、國家服務。但進入國家機器後,卻無處不受其制度影響,而制度設計缺陷削弱公務人員的才能和創造力,使他們成為機器中的小螺絲,而又再強化制度的缺陷,造成惡性循環。唯有破壞現有制度再改造開放性的制度,並廢掉失能的考試院,讓公務人員能真實為自己的行為思考且負責、真實的讓制度公平的對待機器裡的每個小螺絲,公部門的惡疾才有可能被根治。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