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呂秀蓮和張善政共同發聲明:教育部應「依法」聘任管中閔

【全文】呂秀蓮和張善政共同發聲明:教育部應「依法」聘任管中閔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 羊正鈺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教育部和台大校方僵持不下的同時,分屬民進黨和國民黨的呂秀蓮和張善政,竟共同發出聲明,支持台大。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2018/5/13 10:30更新)

台大昨(12)日通過校務會議表決,要求教育部儘速發聘給管中閔,但教育部仍然堅持重啟遴選,並強調,台大透過遴選補正行政瑕庛,才能平息紛爭。而今日,分屬民進黨和國民黨的前副總統呂秀蓮及前行政院長張善政,竟也共同提出建言支持台大,要求教育部依遴選委員會的決議,依法聘任台大校長。

台大昨日通過校務會議表決,以77票對30票,通過提案,要求教育部依法「儘速發聘」給管中閔。但教育部12日傍晚發布新聞稿表示,尊重台大校務會議的討論,但是,「台大校長遴選過程中出現的程序瑕疵,並非經過此次校務會討論後,即獲得補正。」教育部提醒台大,應依法重啟遴選程序,補正瑕疵,而校務會議所做的決議,可一併提供台大遴委會參考。教育部也強調,「教育部的適法性監督,不會影響大學自治所保障的學術講學、研究自由。」

教育部並指出,台大臨時校務會議表達出儘速處理校長聘任案的嚴肅期盼,這與目前教育部以符合正當行政程序原則,要求儘速重啟台大校長遴選程序,所做的努力並無不同。教育部表示,台大在臨時校務會議表現出自主期待後,應立即「依法行政」,督促遴委會重啟遴選。

《聯合報》報導,今日,分屬不同政黨的呂秀蓮和張善政,也分別撰寫聲明,提出共同建言,要求教育部依法聘任管中閔。

兩人在共同新聞稿中表示,為了追求高品質公共政策,需要一個透明而公平開放的環境;同時,必須共同堅守民主法治的基本是非,兩人因此建議,「針對5月12日台大校務會決議:建請教育部依據《大學法》第九條規定,予以聘任。」

呂秀蓮於個人聲明中表示,依照《大學法》規定,教部部對公立大學校長,只有聘任權,並無核准權;如果遴選程序有任何瑕疵,應該由利害關係人依相關法律進行行政濟。呂秀蓮也強調,他與張善政兩人因此共同呼籲:不挺管,只挺法治!

張善政則於聲明中表示,如果以呂秀蓮的政治背景,套用當今社會藍綠的對立氣氛,她應該支持拔管才對,但具有法律學位的呂秀蓮對此事看法傾向「在法律上,不應拔管」。張善政說,因此他也願意頂住外界對他立場的疑慮,建議教育部,依法聘任,並另案處理遴選爭議,若有明確證據顯示違法,最嚴重也可以撤銷校長職務。張善政呼籲,社會大眾應給台大及藍綠和解一個機會,以法治的角度處理此事。

呂秀蓮、張善政共同建言全文

呂秀蓮聲明:法治核心人人平等,不挺管只挺法治

《大學法》第9條規定:「新任公立大學校長之產生應由學校組織校長遴選委員會經公開徵求程序遴選出校長後,由教育部或各該所屬地方政府聘任之。」「私立大學校長由董事會組織遴選委員會遴選,經董事會圈選,報請教育部核准聘任之。」

根據《大學法》第九條規定,顯然公私立大學校長的產生,程序上略有不同,教育部的職責也不同:公立大學校長由學校組成「校長遴選委員會」,經公開徵求程序遴選出校長,再由教育部聘任之,而私立大學校長則需經教育部核准後才聘任。因此台大下屆校長遴選委員會遴選出管中閔先生之後,教育部只有聘任而無核准之權。

至於遴選委員會的遴選程序如有任何違法不當瑕疵,應由利害關係人依相關法律另外進行行政救濟。類比《公職人員選罷法》規定,選舉結果於中央選委會宣布投票結果後確定,若有異議,利害關係人得另行提起選舉無效或當選無效之訴。

法治是民主的根基,法治的核心原理是人人平等,不因人而異。基於此,我們雖屬不同政黨,但願超越藍綠,共同呼籲:不挺管,只挺法治!

張善政聲明:給台大及藍綠和解的一個機會

數月前自管中閔院士當選台大校長後,社會上對他的當選與教育部的後續處理作為,有諸多的討論與不同的意見。我以台大校友及曾任台大教職的身份,自是為台大憂心;而且更以曾任行政院長的身份,為社會上對立的氛圍痛心。然我與管院士曾同在馬政府內閣共事,我目前也擔任台灣大哥大公司的法人董事,自知如對此事多言,立場恐遭受質疑。

近日有機會透過友人與呂秀蓮前副總統討論此事,得知具有法律學位的她對此事看法傾向「在法律上,不應拔管」。如果以呂前副總統的政治背景,套用當今社會藍綠的對立氣氛,她應該是支持拔管才對。但是,事實卻不然。因此,我也願意頂住外界可能對我立場的疑慮,呼籲社會對此事摒棄藍綠意識,以法治的角度來處理此事。

社會上質疑管院士當選校長的論點,有的是沒有明文要求的迴避關係,且有近期其他國立大學校長遴選的類似先例;或是產學合作合約簽署日期與管院士就任獨立董事的時間落差,也有其歷史背景與行政流程的實務限制。嚴格而言,這些問題是否有達到當事人要被「褫奪公權」拔除當選資格的地步,實在有很大的討論空間。畢竟一個人參與選舉某項職務的權力,是當事人非常神聖的人權,如要予以剝奪,應該有非常嚴謹而明確的法規作為基礎。以政治選舉為例,一旦開票結果認定當選,就要予以公告承認。如果選舉過程有爭議,應該是透過法律程序進行嚴謹的調查。如果過程確有違法之處,再予以撤銷當選資格。台大校長雖非屬政治選舉,但其結果影響國家一流學府未來多年發展,自當給予選舉結果一定的保障。

同時,教育部自始對此事的處理過程亦非嚴謹,因此引來政治介入的質疑。如果教育部這次的處理過程正式樹立成一個未來可以比照的參考案例,這對國家高等教育獨立與法制化將會有長期而巨大的負面影響。從當今的教育部長以上至行政院長、總統,即便他們宣稱自己如何中立客觀,都可能在國家的高等教育史上留下一個紀錄。相信這絕非這些視政治清譽為生命的官員所樂見。

因此在此,我願意基於「對事不對人」的出發點,比照政治選舉的精神呼籲:

  1. 不論當選人是誰,教育部按照台大遴選委員會的選舉結果公告當選;
  2. 另案處理兼職及選舉過程的爭議。如有明確證據顯示兼職或選舉涉及弊端,再依相關法規處理,包括可能最嚴重的撤銷校長職務。

我深知我今天的聲明自認是擺脫藍綠爭議,但可能許多人士不做此想,甚至抓住我的立場大做文章。但是我仍願意嘗試看看,如果社會大眾願意給台大及藍綠和解的一個機會,則國家甚幸,台灣畢竟還是很有希望的!

(中央社)管中閔今日接受部分媒體訪問時表示,台大校務會議做出的決議就是尊重校長遴選委員會的決定,他作為被遴選者,也尊重遴選會的決定,站在大學自治和守護台灣價值的立場上,希望能尊重台大自主的決定。

管中閔也表示,他相信總統不願意看到這場風暴引起的動盪不安,甚至影響台灣高教,他誠懇希望總統以政治智慧與高度,在七天內設法解決弭平因台大校長遴選而衍生的風暴。管中閔指出,今年520剛是總統任期滿一半的日子,應該對社會有適當交代與回應,要不要做、怎麼做就在總統一念之間,為台灣高教保存一線生機、讓台灣高教繼續走下去,未來7天將是關鍵時日。

另外,管中閔提到,相對於前幾年邁向頂尖大學計畫,台大今年在高教深耕計畫獲得的經費僅約過去6成,加上台大常年有財務缺口約新台幣3億至5億元,面臨高教強烈競爭,要改善學校情況,讓留才、攬才發揮作用,預估台大真正財務缺口可能約17億至20億元,他也希望各界以實際捐款支持台大。


(中央社)台灣大學校長遴選委員會1月5日選出台大教授管中閔為新校長,原預訂2月上任,因遭質疑擔任企業獨立董事、論文案、赴中國大陸活動等爭議,教育部4月27日正式以有經濟法律上重大利益未迴避的適法疑慮為由,駁回遴選結果,要求重新回到校長候選人推薦資格初審階段。

台大今天召開校務會議,經過冗長討論,針對校務會議代表的各種提案逐一表決。其中第一案由經濟系教授鄭秀玲提出,要求解散遴選委員會,以及在確認候選人無不法情事下,儘速重新遴選。這案獲得46票贊成、74票反對、4票空白,沒有通過。

第二案由心理系教授徐永豐、農經系教授官俊榮提出,要求教育部依法儘速發聘,必要時學校可以依法尋求救濟。在新校長就職前,由代理校長郭大維行使完整的校長職權。這案獲得76贊成、43票反對、3票空白、2票廢票,通過。

第三案由電機系教授吳瑞北提出,要求組成專案小組提供法律意見和風險分析,同時重啟遴選。這案獲得55票贊成、66票反對、3票空白,沒有通過。

第四案由學生會長林彥廷提出,要求全面檢討遴選案的法規及行政爭議,重新調整遴選會、校務會議代表組成,並設置常態性意見表達區。這案獲得贊成52票、反對66票、空白5票,沒有通過。

最後第二案再經全體表決,以77票贊成、30票反對、3票空白,要求教育部依法「儘速發聘」,必要時將尋求救濟。

《鏡傳媒》報導,台大代理校長郭大維一開始宣布開會時,就刻意說:

「台灣大學是一所一流大學,今天正在寫下歷史,讓後人評價。」

但上午校務會議代表一直再討論包括管中閔擔任獨董以及學校同意之間時間落差是否違法、學術倫理以及教育部是否有權駁回等問題,一直無法有效聚焦,但郭大維持續讓代表充分發言,直到中午才宣布休息。

中午過後,原本唯一的提案「因應教育部107年5月4日發函本校應迅即重啟校長遴選程序案與釐清大學自治的範圍。」經過修正提案,改歸納為四個不同提案,其中第一案是由台大經濟系教授鄭秀玲所提的重啟遴選、第二案則是「儘速發聘」、第三案是組專案小組研議並重啟遴選,第四案則是台大學生會長林彥廷所提,要釐清大學自治以及增加遴選委員會的師生代表比例。

但最終僅有第二案贊成多於反對,其餘三案都因反對票數超過贊成票而遭否決;進入最終輪第二案更以壓倒性的票數通過,郭大維立即宣布散會。

《自由時報》報導,提出第二案的徐永豐教授表示,他的提案是要讓學校正常運作,依照遴選委員會決議,另就是支持現在的行政團隊,教育部的說法似乎沒有法源依據,要不然早就一槍斃命,台大如果重啟遴選,是幫教育部解套,且會造成台大無法提訴願、沒有其他救濟程序,他並批評教育部在政治霸凌一個校長候選人,有可能發生在台大每個教授身上。

《風傳媒》報導,會議中,學代會議長周安履發言時表示,如師大校長當初遴選資格不符合,即便被選上,還是把他拔下來,民國105年成大校長爭議時,法院也肯認,教育部有資格做適法性的監督,不因《大學法》修法後,校長遴選當選人僅限一人而受限,仍可給予監督,此外他也要質問,兼職資格可以追溯,法源依據在哪?

對此人事室回答,「依照什麼規定可以追溯?通例就是這樣」,按照《公立各級學校專任教師兼職條例》,要有產學合作才可以兼職,所以學校行政的通例就是這樣。

對於遴選結果,農經系教授官俊榮表示,教育部不該做實質審查,《大學法》明定大學校長是由遴選委會產生之,所有跟遴選相關的事項,都已經規定給大學了,教育部怎麼能進來說你獨董沒有揭露?這個獨立自主是絕對的。

而對於是否要發起行政訴訟,經濟系教授鄭秀玲則認為,「建議台大不要用納稅人的錢去打官司,有爭議的是管老師,他賺那麼多錢,他去打官司。」鄭認為,管的違法證據很明顯,重啟遴選也不能加入。

台大學生會:漏洞未釐清下次遴選仍有爭議

台大學生會今天也全程進行現場直播,並在臉書上以文字寫下校務會議的過程,

《經濟日報》報導,台大學生會在會前屢次強調,學生意見應被重視,更提案要求在校長遴選會、校務會議中增加學生比例。不過提案遭否決。學生會長林彥廷會後受訪表示,此次校務會議許多制度漏洞未釐清,接下來這些危機或爭議,仍會在下次校長遴選出現。

連彥廷表示,這段期間許多老師跟同學都支持大學自治應以學生為主體,同時更應該要保障大學的言論自由,而更重要的是,這次看到許多的爭議,事實上很多都來自於制度上的漏洞及台大校方本身行政的疏失,如果沒辦法好好釐清及整頓,接下來這些危機或爭議,仍會在下一次校長遴選或教育部接下來的動作裡持續出現,對台大來說恐不是最完美的落幕方式。

林彥廷說,今天的會議雖有委員提到,教育部駁回是否為行政處分,但最後並沒有做出決議,接下來要走訴願程序,或是透過司法程序,這對台大全體師生的影響都非常重大,希望能有進一步釐清,這樣才能維持學生基本的受教權。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

看顏色、憑感覺還是只管統獨,其實越民主越「不看政見」投票 - 議員衝啥毀:2018年你不能錯過的選舉專題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教育』文章 更多『李秉芳』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