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師不該只有一張執照:專業律師制度讓當事人更容易選擇

律師不該只有一張執照:專業律師制度讓當事人更容易選擇
Photo Credit:slgckgc CC BY 2.0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Photo Credit:slgckgc CC BY 2.0

以下文章是我大學同學、目前任職於文化大學法律系的鄭文中教授所贊助,鄭教授是德國法學博士,專供刑事法學。任何關於法律的文章都歡迎來一同客座專欄,這樣我就能多多偷懶,幫助大家拓展視野。

本文開始:

文:鄭文中

上個月中,透過朋友臉書的連結,看到一篇國內某位知名學者所發表的文章,其中提到了一則有關美國聯邦最高法院重新思考被告刑事基本權的紐約時報報導。

「當刑事被告「疑似犯罪所得」而「得沒收」(forfeitable)之資產被政府凍結,導致其無資力聘請律師為自己就該「犯罪」行為辯護時,該凍結得沒收資產之命令(a restraining order forbidding transfer of potentially forfeitable assets)是否侵害刑事被告受憲法保護的程序基本權?」

「被告是否『真的犯罪』,還要經過法院審判認定;在此之前,如果該『疑似犯罪所得』的錢,是他唯一可以聘請律師的資產,政府先將其凍結,使其無法聘用『自己希望聘用的律師』,真的okay嗎?」

「如果你的答案是還有公設辯護人(public defender)或義務扶助律師(assigned counsel)可以用呀。那你真的要好好想想,這些免費的律師真的和自己請的律師一樣好嗎?」

這個問題除了與被告刑事基本權利有關外,尚且涉及到其他層面的問題,例如辯護人與其當事人之信賴關係,辯護人能力等等。對照國內的情況,尤其是律師大量開放錄取名額後,或許可以借此討論辯護人能力的議題

辯護律師能力是不是可以認為通過國家考試,並受過相當實習訓練的律師,即應該認為其具有為被告進行辯護的能力,或者是認為應該要有其他的最低基本限度要求 (在談刑事基本權時,常常會有所謂的憲法最低限度保障的問題)?

隨著社會分工精細,及事務繁雜廣泛,就如同醫師有所謂的專科醫師,同樣地,不可能每位律師都熟悉每一個領域的法律,於是專業律師實有其必要。自103年起,律師考試將選考三個不同科目,但是法律事務何其多,應該不是只有「智財法」、「勞社法」及「租稅法」三科而已!不過從某個角度來看,此種對於律師考試所為的改革,或許已是一種進步。

在德國及瑞士,都有所謂的專業律師(Fachanwalt)的職銜,其他的歐陸國家或多或少也有類似的的制度。

此種專業律師職銜的取得,是由各邦的律師公會與所在地的大學法律學院進行合作,各大學的法律學院選擇一個法律領域作為自己的專業(Fach), 與公會聯合開課, 由有特別經驗的律師選擇參加,律師可以依自己的意願選擇到各大學的此種課程上課,修業完畢後即可取得專業律師的職銜。聯邦律師法第43c條規定,於某一特定法律領域具有特別之知識或經驗者,得由其所屬之律師公會,授與其行使專業律師(Fachanwalt)職銜。

專業律師所參與的研習課程必須包括該專業領域之重要科目,時數必須滿120小時,在特定專業領域,尚必須參與研習其他非法律科目的課程,例如稅法專業律師必須參加簿記與會計(Buchhaltung und Bilanzierung)的課程40小時,破產法(Insolvenzrecht)專業律師則須參加企業管理課程60小時。

而所謂選擇專業律師課程前須具備特別經驗,係指申請前三年執行律師業務期間,曾經獨立處理過一定該領域數量之案件,法律領域不同,處理案件之數量亦隨之不同,從50件到120件不等,甚至在有些領域尚有額外的要求。

以刑事法專業律師而言,除須曾經獨立處理過60件刑事案件外,且必須在參審法院或是其上級法院參與主審判程序(Hauptverhandlung)達40日。而在開始專業律師課程的那一年起,律師每年都必要參加他所選擇法律專業領域的進修課程10個研討小時(Seminarstunden),聆聽或是擔任講者均可,或是公開發表著作。

目前德國的專業律師職銜,除了聯邦律師法規定的行政法、稅法、勞工法及社會法外,德國並特別制定專業律師法(Fachanwaltsordnung)來規範其細節。依專業律師法第一條規定,共有20類。每位律師最多可以在三個專業法律領域執業。德國截至2012年,共有36,767名德國律師取得至少取得一項專業律師之認證,佔全德國律師的比例23.2%。

此外還有另一種自成一格的專業律師──專利律師(Patentanwalt),應適用專利律師法(Deutsche Patentanwaltsordnung),他們未必加入一般的律師公會,而是單獨成立專利律師公會(Patentanwaltskammer)。根據2007年的一項調查,80%受訪的案件當事人表示,在尋找律師時,有無專業律師的職銜對他們而言是具有重要意義的,而相較於沒有專業律師職銜的同行,具有專業律師職銜的律師的談話費平均每小時多14歐元。因此,相對而言專業律師有較強的職場競爭力。

在台灣目前每年持續量產律師的情況下,是否要建立專業律師的制度,實在有必要加以探討。個人認為,專業律師制度的建立,應是大勢所趨,一方面不僅可以提升律師的專業能力及專業形象,更重要的是,可以作為當事人在選擇律師時之考量依據,有利於其權益之實質保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陳仁豪』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