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電影或許技不如人,但假裝金馬獎沒有「文化統戰」不是太傻就是太天真

Photo Credit: 路透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單純從電影專業的角度,評論金馬獎的得獎作品之間的藝術成就高低,不是不可以,也仍是目前的主流,但如果假裝金馬獎裡面不存在文化統戰,那不是太天真就是太傻。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文:王乾任

今年的金馬獎頒獎結果,絲毫不令人感到意外,台灣幾乎全軍覆沒,天朝壯盛軍容揚威寶島,陳建斌更是一人拿下三座金馬,氣勢驚人。

得獎結果出來之後,張艾嘉還率先跳出來發表言論消毒,怕台灣人對結果表示不滿。有人則認為,會不滿開獎結果的人太過民粹主義,金馬獎本來就以電影藝術成就論成敗,台灣電影就是技不如人,怨不得別人。

那麼,為什麼金鐘獎沒有循金馬獎模式,也讓「大陸」作品參賽,畢竟如今台灣也買了不少「大陸」節目回來播?

恐怕是因為金鐘獎本身的遊戲規則,設計的跟金馬獎不一樣吧?

金鐘獎之所以不需要開放台灣地區以外的其他華語文節目參賽,應該是台灣每年的產量足夠豐富,雖然其中不少充數濫竽,但也都還能選出好作品,把獎項填滿頒完。

金馬獎之所以成為華語文的世界影展,恐怕是一種不得不然。以電影產業來說,台灣每年自製的電影太少(縱然包括合資也還是太少),撐不起一個電影獎的盛會,卻又沒有遠大的企圖心搞成坎城或釜山等世界級影展的規模(這背後也是一個值得深究的議題,明明我們有人也有錢),便找了一個方便法門-「世界華語文電影獎」。

偏偏雖然全世界的華人很多,講華語(普通話)的人口也不少,但會以此拍電影的卻只有中國、香港、新加坡與台灣,又尤其以中國電影工業的規模最龐大,無論年產電影數最龐大,培育出來的各方面人才也來越多。

更別說中國政府極力培植文化創意產業,電影是重點項目,除了每年砸大錢扶植人才獎勵拍片外,還以貿易保護手段將海外強片有計畫的隔絕在外,非得經過審核或與中資合作才能進入中國市場。

台灣的政府雖然喊文創發展喊了十幾年,實際上並沒有太多有助文創產業發展的政策出現。市場是開放的自由競爭,毫無保護之下,此消彼漲,金馬獎由中國拿下多數獎項,台灣電影偶有佳作,幾乎是未來的主要格局。

Photo Credit: 路透 / 達志影像

在這樣的局勢下,由台灣人出錢舉辦的金馬獎越來越多聲音質疑其舉辦的意義,如果不能獎勵台灣的電影工作者,淪為替他人錦上添花時,為什麼不能轉型(如更大型的國際影展),或乾脆廢除?卻仍繼續便宜行事的停留在華語文世界最大影展的遊戲規則裡?

中國電影已經明確的比臺灣強很多,人家是以國家之力在扶植,我們是政府不扯後腿已經萬幸。已將不是同一種量級的電影工業,放在一起比只會自取其辱。

金馬獎仍然如此運作的唯一理由,竊以為跟兩岸服貿協議並非全然都是經貿協議那麼單純有關,乃有原本經濟意圖之外的政治意圖,是的,就是以經促統的意圖,就是統戰。

別以為統戰只有經濟才有,文化也有統戰,且操作手法更為細膩,更為無形,卻能滲透進你我的日常生活。

單純從電影專業的角度,評論金馬獎的得獎作品之間的藝術成就高低,不是不可以,也仍是目前的主流,但如果假裝金馬獎裡面不存在文化統戰,那不是太天真就是太傻。

將統戰混入專業之中,以意在言外的方式滲透或干擾台灣本身文化系統的建構發展,就是文化統戰最高明之處。

為什麼國民黨重新執政後屢屢要修訂歷史課本,更動社會科的課綱?為什麼連戰大罵那些讀陳水扁去中國化之後的教科書長大的太陽花世代?因為文化教育是潛移默化統治階級複製其所信仰的文化霸權意識形態最好的方法,藝文作品更是。

一部作品獨立來看是好作品,一群作品單就作品論來看也都是好作品,但是,這一群作品背後的思想價值、意識形態乃至文字使用的方式,雖然也很好,但卻有著不為人知的政治意圖。

看好萊塢電影長大的孩子,自然而然接受美式生活風格。都是好電影,但好電影們組成了一套美式生活風格最棒的潛文本,透過反覆觀看好萊塢電影的方式灌輸。

同樣的,看中國電影、電視與書籍長大的孩子,都是好作品固然無誤,潛文本會否將觀看者洗成接受中國價值系統與生活方式的人?

固然是批判中國但仍熱愛中國,也是可以的,只要能拔除你對自己所生長的土地的自我認同(也就是台灣認同)即可。

當然目前的金馬獎就實質影響力上來說,沒有那麼大,只是象徵意義。

真正對台灣的文化思想與意識形態產生更換作用的,是充斥在台灣的出版市場,改換成繁體字後在台灣發行的各種中國小說創作。非出版業的朋友可能不知道,在台灣出版的許多掛上中文作者姓名的作品,其實都是中國人寫的,且數量之龐大,遠超過一般人的想像。

基本上租書店中的言情小說與武俠小說,或者市面上的通俗中文創作小說,九成以上都是中國作者的作品。長期閱讀中國作者的作品,最後就是文字使用方式與思考邏輯趨向中國。例如,不再稱中國而稱大陸或內地,不再稱水準而稱水平,字詞概念採用中國用法而非台灣本地用法,接受中國的生活價值而否定台灣的生活價值,就是文化統戰的目的。

金馬獎的象徵意義是,中國告訴你我們最好的作品遠比你們最好的作品好,而且很多。一次兩次五次十次,到最後台灣人可能就接受台灣不如中國,中國比較強大,這些有利推動統戰的價值預設。這是天朝式的說服邏輯,展示國威,令人折服,而非以理服人。

電影人或許為了避嫌,不方便堂而皇之的大談中國因素在金馬影展中的微妙作用,但如果觀眾乃至一般的文化菁英也都避談,甚至還刻意的高談專業而忽視政治干擾,遲早有一天,這個島上的人民,對中國價值再無任何違和感,對台灣價值再無任何自豪感,因為我們老是輸啊。

現在的政府保留如此舉辦金馬獎的遊戲規則,為了就是保住任何得以推動書同文車統軌的方便統戰的平台。只要遊戲規則有利於展現天朝國威,個別幾場小失敗是不足為懼。

這種國家實力不對等卻硬要繼續放在一起比較的事情之所以可以一直存在,是利用了臺灣這邊的人過往一直存留到現在的瞧不起天朝的微妙自我優越論。因而明明輸了,早不能也不該一起比,金馬早該廢了,卻留下了。

文化統戰的高明之處在於,無孔不入、無微不至,又不是那麼明顯可見,無法大力批判,最後卻成為你我日常生活的不可或缺。

好比說,如果你跟某人說,金馬影展是統戰阿!他會回你,中國的電影就真的拍得比較好,它們的演員真的比較會演戲,我們不如人啊!如果我們夠爭氣就不會輸啦,是我們自己要努力。而且我也看台灣的電影阿,好電影我就看,沒那麼嚴重啦,文化歸文化,政治歸政治拉,單純欣賞作品就好了,自己要會判斷嘛!別想太多啦!

甚至有些文化菁英認為,這就是金馬獎和台灣價值了不起的地方,多元、包容。這些人若不是本身其實是天朝統派同路人,不然就對統戰毫無所悉。文化統戰就是以一個事件多重干預的方式,對不同社會階層與文化資本的人進行各自的洗腦與統戰。

文化人沾沾自喜於金馬獎能頒給中國都禁的作品,但卻沒看到其他方方面面滲透入台灣,且已經開始占滿台灣民眾文化消費需求市場,以及對文辭使用和思想改革產生之潛移默化的事實。

文化菁英的抵抗力高,誤以為全部的人都跟它們一樣,很恐怖的一種自我優越論。

所謂的洗腦,實際上的執行方式是以新的一套價值信念換掉舊的,金馬獎在此一事件的象徵意義上是挺有承先啟後的貢獻的,畢竟當初金馬獎之所以成立就是用來壓制台語電影,提振國語電影,如今則是用來壓制台灣電影,宣揚天朝電影與中華美學意識形態與生活風格。

別再假裝金馬獎沒有政治力干預,只是單純的一個電影人的盛會了。文藝在共產黨從來不是單獨於社會或黨之外的存在,文藝是為黨為社會服務的。讓你接受天朝價值系統,後續更實質的經濟、社會與政治統一,就更容易無縫接軌了。

金馬獎全軍覆沒是個嚴重的警訊,別再自我感覺良好了的找理由自我安慰,長此以往,建立台灣文化主體性、生活風格、價值信念系統所需的社會知識庫就天朝那一套代換光了,沒聽到金馬獎主持人在台上講得那一口假京片子嘛?

編按:本文有其他讀者意見,發表成「回應〈假裝金馬獎沒有統戰〉一文:看多中國電影就會被統戰?互相了解不代表會互相認同」。讀者有其他想法想分享,歡迎寄信給我們:contact@thenewslens.com

相關報導: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楊士範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