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寫藝術家黃宇興的「黃金之國」

速寫藝術家黃宇興的「黃金之國」
黃宇興《無政府主義者的一次漂流》,Photo Credit:白石畫廊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人類歷史的長河中,曾有諸多盛極一時的偉大文明因其高度發達的文明形態與驚人財富而被冠以「黃金之國」⋯「人」的形象——這些來自於現實世界的影子,再一次顯現於黃宇興的畫布之上,回歸到我們的凝視之中。

文:田恆

_畫布_180_x_
Photo Credit:白石畫廊提供

黃宇興,《手握光環的家族》,2017,壓克力顏料於畫布,180x120cm。

無論是誰,只要他還活著,你就不能稱他是幸福的。
——《希臘箴言》

白石畫廊(台北空間)於2018年春季為藝術家黃宇興舉辦的個展「黃金之國」,展出了黃宇興新作20餘件,集中呈現了藝術家個人創作中的最新變化與階段性面貌。在新近作品中,黃宇興依然延續了「對於人的理解」這一貫穿其個人創作十餘年的核心線索,然而在繪畫語言及觀念層面卻通過不同方式進行了新的探索與推進。就繪畫語言而言,藝術家經過多年的反覆試驗與沈澱,已形成「綜合-拆解-深化-綜合」的內在邏輯。

細察之,即在早期創作如「日誌」系列中利用豐富的素材構成畫面;隨後在前者的綜合形態中將若干關鍵要素(如人體、建築、水流、叢林、隕石等)進行單獨提取,並通過變形、重構、疊加、沖刷等方式在結構與色彩兩個維度進行強化,不斷逼近個人繪畫語言之獨立,從而衍生出「光芒」、「棲息地」、「河流」、「氣泡」、「寶藏」等多個相對應的獨立序列;在最近的階段中,藝術家則將以上若干獨立系列再次匯集到同一畫面中,依靠場景的構築、氛圍的營造乃至元素之間的衝突、交鋒與和解來創造出新的視覺樣式以及更趨完善的語言形態。

黃宇興_Huang_Yuxing_未在同一時代的十個知己_壓克力顏料_畫布_20
Photo Credit:白石畫廊提供

黃宇興,《未在同一時代的十個知己》,2017,壓克力顏料於畫布,200x150cm。

從觀念層面考量,黃宇興的近期創作依然將「時間之永恒輪迴」同「人性之複雜」間的內在張力作為精神內核。但這一次,藝術家卻意在以歷史為鏡,為我們的觀看與理解建構出一個更具普世意義的整體背景(這一建構方式在此前的《嗜血者樂園》、《執法者的俱樂部》、《新世界砸向無產者》等作品中已初現端倪,並在現階段中得到更為充分的挖掘與推進),進而試圖在這一背景之下描述、探討一種遠比表象更加混沌與矛盾的「人類境遇」(Human Condition)。

在人類歷史的長河中,曾有諸多盛極一時的偉大文明因其高度發達的文明形態,與驚人財富而被冠以「黃金之國」。而這一稱謂無形中亦是對我們所處時代:資本主義的全球擴張,市場經濟與科學技術空前發達,海量財富以幾何指數級增長的絕妙隱喻。

黃宇興_Huang_Yuxing_粉飾過理想的家庭_壓克力顏料_畫布_90_x_
Photo Credit:白石畫廊提供

黃宇興,《粉飾過理想的家庭》,2018,壓克力顏料於畫布,90x70cm。

在全球化的歷史洪流之中,我們仿佛已然置身於人類歷史中前所未有的輝煌之巔。但正如一枚硬幣的兩面,在如炬的光明背後恰是無盡的黑暗。這黑暗,即是欲望的修羅場,是人性的深淵。那些曾經如日中天的「黃金之國」最終盛極而衰皆歸虛無,而其衰敗無疑皆肇始於人之墮落。

就此,「人」的形象——這些來自於現實世界的影子,再一次顯現於黃宇興的畫布之上,回歸到我們的凝視之中。在這些處境各異,有著不同表情、身份、慾望、靈魂的肉身中,我們得以觀看的既是他人,亦是自我。

黃宇興_Huang_Yuxing_與領袖雕塑的一次合影_壓克力顏料_畫布_150
Photo Credit:白石畫廊提供
黃宇興,《與領袖雕塑的一次合影》,2017,壓克力顏料於畫布,150x115cm。

倘若真如博爾赫斯所言:「命運之神沒有憐憫之心,上帝的長夜沒有盡期。你的肉體只是時光,不停流逝的時光,你不過是每一個孤獨的瞬息」。如果「肉身」永遠無法走出死亡的陰影進而擺脫其命定的有限性,那麽個體之選擇——無論是智慧抑或蒙昧,奮起抑或沈淪,墮落抑或救贖——是否仍有足夠的意義?

人的這種有限性是否仍能成為其存在的基石?面對這些苦澀的詰問,「黃金之國」仿佛一束投向那片幽邃之地的微光,為我們提供了某種體悟與理解的可能。

責任編輯:游千慧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