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深藍689的覺醒:帶著悲壯走向毀滅,真的有比賭一把「改變」的機會來得好嗎?

Photo Credit: 連勝文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民主政治中本來就處處充滿了妥協,政治學和社會學最大不同在於,政治是強調在體制內由上而下的改變,因此,我們必須先拿到權力。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文:蘇青青(台大政治畢 UT Austin碩士班)

在我期末已經乒乒砰砰爆炸成一團的情況下,還能讓我放下寫不完的作業來罵國民黨,我只能說國民黨真是不簡單。

身為一個外省第三代,家住在割闌尾搖滾區的內湖,2010年投郝龍斌,2012年我不但投了馬英九,立委還投了蔡正元(對大家沒有看錯可以盡量嘲笑我沒有關係,我不會還手),簡單來說就是江湖人稱的689。

從小生長在深藍家庭,有記憶以來對於政治的了解,就是大家一團和氣和樂融融的痛罵民進黨,然後哭哭說藍的好可憐都被野蠻的民進黨欺負,甚至還在高中時期參加過紅衫軍倒扁。

在這樣的背景之下,2014年的我,此時此刻是以多麼沉痛和悲憤的心情寫下這篇文章,並立下今生今世絕對不再投給國民黨的誓言。

其實我為了反國民黨這件事,已經和家人起了多次衝突,我深藍的家人經常指控我被網路欺騙被男友洗腦 XD

但我想說的是,身為一個大學讀政治、本身又對政治學、社會學和歷史感興趣的人,在讀過相關資料之後還要盲目的支持國民黨,是不可能的。

所以造成我立場的轉變,絕非是受到所謂的綠吱洗腦,更非因為網路使用,我今天的改變,完全是我自己經過無數陣痛,無數反省,閱讀大量史料及看過無數討論串之後所產生的。

背景交代完了,現在要切入正題。

► 自己的選票自己救:九合一大選前你一定要知道的事

近來我聽到一些言論如下:「我對政治沒有興趣」、「反正兩黨一樣爛,我都不要投」;比較極端一點例如「反正兩黨一樣爛,我都習慣投國民黨」。

OK,Fine,要不要投票本來就是你個人的選擇,我不予置評,No comment。

但是,柏拉圖曾經說過:

「對政治冷漠的下場就是被糟糕的人統治。」
「對政治冷漠的下場就是被糟糕的人統治。」
「對政治冷漠的下場就是被糟糕的人統治。」

因為很重要所以說三次。

我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們這些80後90後,出生就呼吸著相對民主的空氣(請注意我用的是相對,因為我認為台灣的民主從來就沒有崩壞這回事,而是未竟全功),打從有記憶以來大家就好像有投票權;抑或是從小被長輩灌輸政治是骯髒的事,小孩子念書就好不要管政治,造就了對政治冷感,或是覺得關心政治就是職業學生這種莫名其妙的刻板印象。

因此很多年輕人對於重大政策、社會議題的了解,到了一種近乎無知的境界。

洪仲丘案,反正我不用當兵所以不關心;大埔案,反正我家又沒被徵收所以不關心;關廠工人案,反正我是白領知識分子我還是不關心(最可悲的就是自以為高人一等,你他X的白領根本還是勞工)。

這時候就會很悲哀的想起一句話:

「民主總是由沒禮貌的暴民掙來,卻斷送在有禮貌的鄉愿手中。」

你知道嗎,雖然現在勞基法基本上沒啥路用,勞動部根本資方打手,但勞基法的設立就是由那些工人們罷工抗議得來的。在我們冷漠的看著那些臥軌抗議的關廠工人時,你正享受著他們為你爭取來的權益。

就是這種「凡事與我無關所以可以理所當然地不關心」的態度,讓無恥政客一再得逞,玩弄選民於股掌之間,代議政治完全失靈。

Photo Credit: 連勝文

老實說,我不會怪上一代、上上一代的長輩鐵藍,因為他們從小被洗腦長大,一般人沒有太多的選擇權。你一下要跟他們談解殖、談民主轉型、談公民不服從,這對他們來說未免太過沉重。

我甚至也可以理解第一代外省人對「台灣」這塊土地矛盾又複雜的情感,以及對「大中國」尚存不切實際的美好想像,這是65年沉重的枷鎖,我並不奢望改變他們,只希望以較為溫柔敦厚的方式,目送這段悲哀的歷史消失在時間的大江大海中。

可是80後,也就是我自己的世代,我們有幸得以獲得大量的資訊,擁有使用網路的自由,身為公民擁有投票權,卻寧可掩著眼睛、摀著耳朵,走過那一聲聲屬於和你我一樣的平民的悲嘆,無視於身為和你我相同的社會基層充滿淚水的眼眸,連自己去Google找事實的真相都不願意。

君不見,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註1)
君不見,犀箸饜飫久未下,鸞刀縷切空紛綸。(註2)
君不見,牽衣頓足攔道哭,哭聲直上干雲霄。(註3)

經過了千年,我們依舊在洪仲丘案、大埔案、樂生案中聽到陣陣哭聲;在夜宿街頭的無殼蝸牛眼中看到熊熊怒火;並於連家一瓶20萬的紅酒、百萬派對的衣香鬢影中悲哀的發現:所謂的轉型正義、社會公平根本不存在。

至於安得廣廈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盡歡顏(註4),這種身為知識分子最基本的悲天憫人的情懷就更別提了,我們只看到建商以小吃大強行都更狂蓋豪宅,居住正義、社會住宅甚麼的也沒有多少人在意。

好不容易,我們現在又有機會可以當四年一次的公民。我們期待人民的不滿可以促使政客反省;我們期待有更好的首長帶我們改變,繼續在逆境中勇敢直前。

結果我們看到的是國民黨挾黨產優勢,鋪天蓋地的發黑函攻擊無黨籍候選人柯文哲。說不靠爸、白手起家的連勝文,把七老八十的爸爸請出來秀下限公開罵人「渾蛋」、罵柯文哲身為二二八受難者的爺爺是「皇民」,無所不用其極的撕裂族群,挑動曾經被殖民的台人最敏感的神經;一而再再而三的挖開那段被殖民的、失根的歷史,然後狂妄的在上面灑鹽。

我們看到的是,國民黨硬要把柯文哲抹成墨綠,甚至不惜破壞好不容易建立的醫病關係,即使踐踏醫者尊嚴也要毀滅柯文哲。

我們看到的是,檢調在聲押主嫌都證據不足被法院打臉的情況下,逕行將柯辦助理由證人轉為被告,並企圖以3萬誘使對方交保好帶風向,被拒保後發現自己下不了台,只好隨便找了個無保請回的台階下。

台灣人,這樣你還不生氣嗎?

我知道,許多義務論者看不爽柯文哲,或許柯文哲不是最好的候選人,他的尊蔣言論、中華民國論可能很多人無法接受。但我希望大家仔細想想,帶著悲壯色彩的走向毀滅,真的有比和柯文哲賭一把改變的機會來得好嗎?

且就像我提到的,上一個世代的集體記憶就是被國民黨高壓式的洗腦,一下子要叫他接受解殖未免也太強人所難。兩害相權取其輕,2002年法國左派選民灌票給右派的席哈克,以避免極右派的雷朋當選,讓席哈克在第二輪投票中以破八成的選票當選;或者你對這種妥協感到不屑,但這畢竟是一種理性選擇。

再者,民主政治中本來就處處充滿了妥協,政治學和社會學最大不同在於,政治是強調在體制內由上而下的改變,因此,我們必須先拿到權力。我認為柯文哲選擇訴求藍綠和解,吸收淺藍及中間選民的選舉策略是沒有問題的,這是非常簡單的邏輯。

最後我想說的是,或許在看完我這麼落落長的一篇文章後,你仍然決定不去投票,正如我所說的,這是你的選擇,我不會講甚麼。

但如果你還要投連勝文或國民黨的話,我希望為了我們彼此的友誼你不要讓我知道,因為我們對於正義的認知已經產生了很大的歧異,除非你能拿出比「兩黨一樣爛」或「習慣說」更有力的理論來說服我,不然我會無情的嘲笑你。

要改變習慣很難我知道,改變本來就會有陣痛期,我本人就是歷經痛苦矛盾後覺醒的689。

至於柯文哲當選是不是真的會改變,我只能告訴你,據我長期的選舉觀察,我認為他可以不一樣。

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

11月29日,改變成真

天佑台灣。

Photo Credit: 柯文哲

P.S. 1

如果,這樣還不能夠讓你憤怒,我順便告訴大家,即使監察院通過糾正郭冠英的銓敘案,但銓敘部表示由於糾正是對機關不是對人,所以郭冠英還是可以拿到退休金,所以他可以領到納稅人付他的退休金,然後繼續罵大家台巴子。

P.S. 2

關於為什麼兩黨從來就不會一樣爛這個問題,我推薦大家去看吳曉樂的文章,篇名就叫〈藍綠從來無法一樣爛〉。

附註
  1. 出自杜甫〈自京赴奉先縣詠懷五百字〉,意思大家都知道不想解釋。
  2. 出自杜甫〈麗人行〉,描寫楊國忠楊貴妃兄妹曲江春游的情景,揭露了统治者荒淫腐朽作威作福的醜態。
  3. 出自杜甫〈兵車行〉,是描寫唐朝黷武戰爭的政冶詩,是杜甫最早反對人民疾苦的作品。
  4. 出自杜甫〈茅屋為秋風所破歌〉,為杜甫窮困時所做,即使窮困潦倒,其依舊希望全天下的人都有房子可住,故被我引用作為社會住宅的概念。

Photo Credit: 連勝文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羊正鈺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此篇文章含有成人內容,請確認您是否已滿 18 歲。

  • 我已滿 18 歲
  • 我未滿 18 歲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