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澤東預告美軍會在仁川登陸,但金日成連防守都做不到

毛澤東預告美軍會在仁川登陸,但金日成連防守都做不到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毛澤東其實從7月開始就想把部隊派過去,從我們現在的中國的檔案文獻和俄國的檔案文獻來看,他至少三次提出這個問題。

文:沈志華

朝鮮戰爭一爆發,美國的第一反應就是要把共產黨頂回去,而這個意見就是美國國務卿艾奇遜提的,他認為這個涉及到美國的聲譽問題、名譽問題。如果朝鮮不頂回去,越南、馬來西亞都會成為問題,所以現在一步都不能讓,必須頂住。現在共產黨在任何一個方向上突破都要頂住,這就是美國為什麼突然決定參與朝鮮戰爭的原因。

那麼美國參與朝鮮戰爭,這個問題就複雜了,立刻就引出了一個重大的問題。金日成能不能頂得住?金日成如果頂不住怎麼辦?史達林是很有考慮的,所以1950年7月2日蘇聯大使羅申就找周恩來,說史達林同志已經注意到美國出兵了,不知道中國同志有沒有做好準備?史達林同志認為中國應該做好準備。周恩來說,毛澤東同志已經想好了,我們現在已經在籌建東北邊防軍,要準備集中三個軍先到東北。如果美國越過了「三八線」,我們願意出動陸軍跟美國人打,但是希望蘇聯出動空軍。

羅申當時沒法回答這個問題,7月5日史達林直接給周恩來發了個電報,其中談到他很贊同中國的方案,另外他最後答覆,如果美國軍隊越過「三八線」,那麼蘇聯將出動空軍協同中國的陸軍作戰。實際上,蘇聯空軍出動的問題在7月初的時候,史達林就已經有所考慮,而且做過承諾。

從這以後的情況,大體上是這樣,開始朝鮮人民軍進展是很順利,因為美國人開始確實部隊調動不過來,美國在日本一共就四個師,所以開始只能靠空軍轟炸,最早派了一個營的先遣隊在大田著陸,結果全軍覆沒。朝鮮人民軍就是人海戰術,像浪一樣地就往南滾,你一個營跳傘下來,那不全給卷裡頭了?所以一直退,退到洛東江,大概到了整個朝鮮半島南端,慢慢地才穩住腳,美軍的登陸也開始在釜山實施。這個時候金日成就感到很沒有把握了。

我看了一封電報,大概在8月初的時候,因為朝鮮人民軍沒有經歷過這樣現代化的戰爭,所以飛機一轟炸,整個部隊全亂了。金日成就給史達林發了電報,要求蘇聯顧問必須南下,說蘇聯顧問不南下我的戰爭沒法打。後來史達林還是答應了,雖然史達林很不滿意什特科夫首先答應了金日成的要求,但是他也沒辦法。他也知道如果蘇聯顧問不南下,金日成的部隊真的就亂了。但是他提了一條,可以派顧問去,但是把軍裝全脫了。誰到南朝鮮去,都算是《真理報》的記者,是自願去的,跟政府沒關係。然後他又跟什特科夫專門寫了一段,說這個事就你個人負責,他們死了沒關係,但是不能讓他們落在美國人手裡。

史達林不想留下一點痕跡,表露蘇聯在參加這場戰爭。我還看了一份電報,很有意思,他不是援助北朝鮮一艘軍艦嗎?蘇聯人開著軍艦就進了港口,進完了人就要走,金日成不讓走,說你不能走,你們走了我們怎麼辦?沒人會開這軍艦了。

金日成給史達林發電報,說您能不能把領航員、駕駛員都留下來?都走了軍艦沒人開,等於沒用了。史達林回電,不行,我可以幫你訓練駕駛員、領航員,但是蘇聯的人員必須撤回,不能參與戰鬥。包括汽車也是,一次蘇聯給朝鮮3,000輛汽車,朝鮮沒有那麼多司機,就跟蘇聯要司機,史達林說我可以幫你辦個駕校,但是要司機沒有。後來又找中國要,從東北派了一大批司機過去。當時史達林的想法就是避免讓蘇聯人給美國留下這個藉口。

那麼這樣,金日成就有些怨氣,所以他就跟什特科夫講,蘇聯人不幫我,那麼應該讓中國人來幫我。既然美國都已經出兵了,美國人可以幫助李承晚,為什麼中國人不可以幫助我?毛澤東其實從7月開始就想把部隊派過去,從我們現在的中國的檔案文獻和俄國的檔案文獻來看,他至少三次提出這個問題。

當時中國的設想是這樣的,把幾個軍的部隊全部換上朝鮮人民軍的服裝,變成朝鮮部隊,秘密派到朝鮮參戰。其實到了8月,在洛東江的戰事就處於膠著狀態,打不過去,也反攻不過來,毛澤東就非常擔心,就通過中國的聯絡官柴軍武,就是後來的柴成文,轉告金日成,說現在非常危險。也通過蘇聯大使轉告,幾條管道告訴他。因為朝鮮是一個狹長的島國,美軍隨時可以從兩邊海岸側後登陸,如果一旦被切斷了後方,就有全軍覆沒的危險。所以要用重兵來防守東西海岸線,但是我知道你現在抽不出重兵,中國軍隊可以換上朝鮮的服裝過去,幫你守後方,你在前面打。金日成覺得這個想法非常好,就找什特科夫,說你請示一下史達林同志,我們現在想讓中國出兵。

結果過了好幾天,莫斯科沒答覆這個事。沒答覆他就不敢動。就這樣,拖到了9月份。當時毛澤東有一封電報說得非常明確,說美國登陸的地點很可能在仁川或者元山,都在「三八線」附近,一個西海岸一個東海岸,兩個港口,要特別防著這個情況發生。但是當時金日成做不到。後來史達林給他一個回電,說你主要依靠自己的力量,不要老指望別人。我再給你點飛機大炮,裝備再給你一些。這樣就把他穩住了。

但是9月15日,美國果然在仁川登陸,一舉成功。因為仁川那個地方確實是不容易登陸成功的,仁川港外海水非常淺,一年就三、四次漲大潮的時候,船才能靠岸,還靠不了大岸,得靠月尾島,然後換小船再登陸。而這個漲潮的時間,就兩個小時。所以兩個小時如果沒有登陸成功的話,潮水一退,你所有的軍艦就擱淺了,那足夠讓人打半年的。所以美國國防部沒有一個人同意麥克亞瑟的計畫,但是麥克亞瑟誰的話都不聽,結果還就讓他蒙著了。按照美國的戰史書上講,仁川這個地方登陸想要成功,想要偷襲成功,只有五千分之一的成功率,結果就讓麥克亞瑟賭贏了。

Battle_of_Inchon
Photo Credit:US Navy @Wiki Public Domain

9月15日,七萬美國人,200多艘大小艦船在仁川登陸,金日成防守的人不到兩個營。仁川登陸一成功,立刻局勢就完全變了,美國人馬上兵分兩路,一部分包圍了漢城向北,一部分南下就把洛東江,圍困釜山的朝鮮人民軍全部給包圍了。這時候形勢就非常危急了,所以9月17日周恩來緊急召見朝鮮大使,說現在情況已經非常危急,如果朝鮮政府有什麼要求,馬上提出來,我們立刻做,意思就是要出兵。劉少奇也傳遞了相應的資訊。

到20日,朝鮮勞動黨政治局就開始討論,到底請不請中國出兵?金日成說這事還得問史達林,如果史達林同志不同意,咱們也不敢私自作主,於是又找什特科夫,說趕快請示史達林,形勢危急,你得給我答覆,因為史達林一直沒有答覆,他前面請示了好幾回。

9月24日史達林回電,說現在金日成和朝鮮勞動黨主要的任務就是要堅持,革命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堅持。這點困難算什麼?20世紀20年代,14個國家干涉俄國革命,我們正是因為堅持,才戰勝了敵人,所以你要發揚無產階級革命精神,只要堅持下去,勝利終歸是你的。金日成一看,明擺的還是不讓中國人出兵,讓我堅持。史達林還是不能讓中國參與這事。

到了9月27日,漢城已經被重重包圍,而南方的戰事在平壤是一點消息都沒有,聯繫完全中斷,根本不知道南方發生了什麼。後來逃回來一些部隊,說部隊全部被瓦解了,所以這時面臨著一個很重大的危機,如果這個時候美韓聯軍要是北上的話,「三八線」沒有一兵一卒防守。所以他們又開會商量,金日成決定給史達林寫一封親筆信。信上說,史達林同志,為了國際無產階級的利益,朝鮮勞動黨和朝鮮勞動人民英勇奮鬥,堅持作戰,流盡了最後一滴血,現在實在堅持不下去了,我們希望蘇聯在這個關鍵的時候給我們以直接的軍事援助。如果你認為蘇聯出兵不合適的話,那麼請你說明我們組織一支國際志願部隊——落款:金日成。然後電報就發出去了。

30日,史達林接到電報,10月1日,史達林回電,這是直接給金日成回的電,說金日成同志,最近我在南方療養,你們那裡發生了什麼事情我不大清楚,看來現在你真的是遇到困難了,但是我以前跟你說過,真的出了問題蘇聯是幫不上忙的,我認為現在最好的辦法是請中國人出來幫你。這個問題你不用著急,我會和毛澤東談的。

金日成一接到電報,連夜就親筆給毛澤東寫了一封求援信,現在這個信就在北京軍博展覽。然後派朴一禹連夜往北京送,他也不等史達林的答覆了。而史達林10月1日確實給毛發了電報:現在是出兵的時候了,請告以何時出兵。10月1日毛澤東正在天安門城樓上檢閱,當時他只是跟劉少奇、周恩來、朱德商議了一下,這個也是回憶錄裡寫的,沒有檔。

10月2日的凌晨3:00,毛澤東起草了一份電報。這個電報我們在《建國以來毛澤東文稿上》發表了,但是只發表了中間一部分,是告訴史達林說中國同意出兵,10月15日先出四個軍,然後是第二批。

等到了天亮了,書記處擴大會議一商量,大家都反對,說現在出兵不是時候,該出兵的時候他不讓去,現在讓我們出兵,這不是等著送死嗎?我們跟美國人倉促作戰,也沒有什麼準備。大家都表示反對,這個時候毛澤東就只能把寫好的昨晚那封電報收起來了,沒有發出去。

晚上他連夜召見了羅申,講了書記處擴大會議的意見,說我們認為現在出兵時機不成熟,中國現在很多人反對出兵,講了幾條原因,第一是中國連年作戰,現在是軍隊厭戰。第二是民主黨派反對出兵,第三是我們要搞經濟建設,現在不能再打仗。第四就是即使打了也打不過人家,中國武器裝備不行,根本無法跟美國比,出去也打不了勝仗,但是最後毛澤東說了一句,這還不是最後的意見,我們還要開會討論。

羅申連夜把電報就發給了史達林。史達林接到這個電報以後,5日他又給毛澤東發了個電報,史達林講,現在出兵是最好的時機,你要瞭解大的國際形勢,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以後,帝國主義已經是走向沒落,你看日本、德國、義大利都完了,英國衰敗了,法國一蹶不振,現在就剩美國了,只要你和我聯合,把美國人打敗,實現共產主義的日子就不遠了。那個時候,你的台灣問題也就順便解決了。

電報發過來的時候,毛澤東正在召開政治局擴大會議,根據參加會議的一些人,像聶榮臻、楊尚昆他們的回憶錄來看,包括彭德懷的回憶錄,當時大體上情況是這樣:4日那天的爭論沒有結果。當時彭德懷在西安,在西北主持軍政,也不知道到北京開什麼會,以為要開發大西北,卷了一大堆圖紙就進京了。進中南海一看,不對勁,大家都死氣沉沉的,他也不敢說話,晚上回去就住北京飯店。晚間9:00,鄧小平去見彭德懷,說出事了,朝鮮打起來了,毛主席堅持要出兵,大家都反對。毛澤東同志讓我轉告你,明天9:00豐澤園單獨召見,你好好想想。

彭德懷一夜沒睡著覺,主席單獨召見肯定是讓我支持他的意見。第二天早晨9:00他到了豐澤園,一見面,毛澤東就說:「老彭你說該不該打?」彭德懷就把他想了一夜的話告訴了毛澤東——如果蘇聯完全撒手,我們也不能參與。如果蘇聯半撒手,就是他們能幫我們一把,跟蘇聯聯合,還可以和美國有一拼。毛澤東一拍桌子,等的就是你這句話。拉著彭德懷就進了懷仁堂。10月5日下午政治局的會議,才做出了中國出兵朝鮮的最後的決定。

10月6日召開第二次國防會議,10月8日下達了命令,具體分工等等,但是毛澤東擔心一件事,什麼呢?就是蘇聯的空軍。如果我們把部隊派過去,史達林的空軍沒到怎麼辦?所以不行這事,得讓周恩來、林彪親自去一趟,必須讓史達林當面確認這件事。

相關書摘 ▶蘇聯人在《中蘇條約》耍心機,毛澤東一看就火了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冷戰在亞洲:沈志華演講錄》,廣場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沈志華

一位勇於推翻中共黨史的歷史學者——沈志華,他並且挑戰了冷戰(以美國學者為主)主流的觀點。

從塵封的檔案材料中追尋歷史的本來面目,是歷史研究者的一項重大使命。只要有了史料,學術研究就有了基礎。無論時間怎樣流逝,世界局勢如何變遷,關心歷史的人總能通過這些材料走進真實的歷史。華東師範大學冷戰史研究中心的沈志華教授認為,在國際關係史的研究中,最重要的任務是重構歷史。重構歷史必須從個案做起,先搞清楚基本的史實,再探討其背後的理論問題,這樣對歷史的理解才能不斷加深。

然而,檔案材料是普通讀者很難接觸到的,學術研究的大部頭著作也不便於日常閱讀。此時就需要學者通過報告、講座、演講的方式,以最平實生動的語言,將研究成果的精華,普及給更多的歷史愛好者。這種形式更加直觀,更有利於我們掌握瞭解歷史的方法,也有助於我們擴大觀察歷史的視野。

作為歷史研究領域的國際著名學者,沈志華教授近年來在中直機關及各大高校講演數十場,就整個二十世紀的中蘇關係、中朝關係、朝鮮戰爭、蘇聯興衰的歷史啟示等等做了深入淺出的講解。我們將其中有代表性的演講實錄整理歸類,編選成書,以期將這一領域的最新研究成果分享給更多的大眾讀者。

冷戰在亞洲
Photo Credit:廣場出版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