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音樂的科學II》:為何大調聽起來快樂,而小調聽起來悲傷?

《好音樂的科學II》:為何大調聽起來快樂,而小調聽起來悲傷?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西方音樂採用兩種調,小調與大調,而我們潛意識裡的音樂分析機制,則不難分辨自己正在聽的是哪一種。如同我在上一節最後所說,我們習慣將小調與悲傷、大調與快樂聯想在一起。但,為什麼會這樣?

文:約翰・包威爾(John Powell)

你的音樂初體驗

我敢保證你一定不記得,第一次情緒因音樂而受到影響,究竟是什麼時候的事了。你或許想問,我怎麼能這麼肯定呢?因為,這很有可能是發生在你出生前的事。人類胎兒大約在出生前兩個月,對聲音就已經有反應了:快速、活潑的音樂會讓胎兒心跳加快;而緩慢、撫慰的音樂則會使他們平靜。幾週後,當人們準備降臨這個紛擾的世界時,透過測量心跳變化,以及在母體子宮內不同的胎動程度,胎兒就已展現出對音樂的情緒反應。

出生後,做父母的(尤其是母親)就會視當時是要逗小寶貝開心還是要安撫他,來跟小嬰兒以各種有如歌唱般的語調說話。安撫時所說的「好了好了,寶貝不哭了哦!」通常是採用低音、下行旋律,以及十分緩慢的速度來說,其實比較像是在唱搖籃曲。而逗弄嬰兒時說的「你這個可愛的小東西!那是什麼聲音啊?」採取的則是高音、音符變化較多、節奏強烈且不斷重複的語調。這類母親本身發出的音樂性語句,伴隨著樂曲和搖籃曲的播放,會影響小嬰兒血中皮質醇(cortisol)的濃度,而皮質醇的濃度,則與人們興奮或放鬆的程度息息相關。

搖籃曲甚至具有醫療用途,因此對小嬰兒來說相當重要。傑恩・斯坦德利(Jayne Standley)醫師在二○○○年時,曾將搖籃曲用於有哺乳問題的早產兒身上。由於在懷孕三十四週前就出生的嬰兒,尚未發展出吸吮液體而不會嗆到牛奶的協調能力,因而必須用管子餵食。而學會吸吮動作的嬰兒要比以管子餵食的更容易增重。斯坦德利醫師為了解決這個問題,便發明了「搖籃曲播放奶嘴」(Pacifier Activated Lullaby)系統,簡稱PAL。每當小嬰兒吸吮奶嘴時,PAL就會播放搖籃曲,然而吸吮的動作一旦停止,音樂也就跟著停了。很明顯地,小嬰兒是愛聽音樂的,因為只需練習個幾分鐘,小嬰兒便學會了持續吸吮奶嘴,好讓音樂一直播放下去。

小嬰兒在快過第一次生日時,便開始養成分辨快樂和悲傷歌曲的能力。到了四歲時,幼兒便可依照自己正在聽的音樂,將符合音樂情境的臉部表情圖片指認出來。從這個年紀開始,他們就會以快樂或是悲傷的方式,唱同一首歌——如果用夠多的巧克力來賄賂他們的話。只不過,在他們成長的這個階段,所謂的「快樂」指的不過就是快速大聲,而「悲傷」就等於安靜徐緩罷了。至於成人雖然能辨別一些較為複雜的音樂情境,但我們仍然會將快樂的情緒,與速度和大聲連結在一起。

到了五到十二歲期間,我們就會開始建立起一套音樂標準,對於不符合這些標準的音樂,我們就會感到好笑或討厭。例如,我們在聽過大量的音樂或歌曲後,潛意識裡就具備了理解一首樂曲調性的能力。我們可能並不清楚調子是什麼,但卻能哼出這首曲子中一連串的音,甚至還能猜對最後一個音,以及和聲中所用的和弦是什麼。倘若曲子中出現了奇怪的或走音的音,即使是九歲小兒都會覺得好笑或怪異。在就讀小學的期間,我們也開始懂得辨別小調與悲傷、以及大調與快樂之間的關聯——而正好,這就是我們要進入的下一個主題。

為何大調快樂而小調悲傷?

我之前提過,即使你完全沒學過音樂,也仍會是專業的聽眾。每當你聽到一首樂曲,就會下意識地分析每一件事,像是曲子是哪種類型、節奏為何,以及我剛才提到的,是什麼調子——即使你連調子是什麼都不懂。

那麼,調子到底是什麼?還有,要是我們連調子都不懂的話,又怎能辨認它們呢?

在西方音樂系統中共有十二音可用,但我們多半一次只用其中七個音(雖然作曲者在一首曲子中,可能會從某一組七個音變換到另一組)。在所有西方樂曲中,每次選用的那一組七個音,便稱為「調」(key)。

在播放樂曲時,你會對「用了哪七個音」有清楚的概念,因而當有人用了不對的音彈奏時,你就會覺得聽起來不太對勁,音的位置不對——也就是走音了。

當你下意識地拼湊出這七個音的同時,也能辨識其中最重要的一個,而這一個就是主音。C大調的主音是C,同組的還有D、E、F、G、A和B;而D大調的主音則是D,整組音則是D、E、升F、G、A、B和升C。別擔心,你不需要記得這些音的順序,我之所以在這裡把它們列出來,只是為了說明各組音,也就是每個調,都有固定的識別元素。

西方音樂採用兩種調,小調與大調,而我們潛意識裡的音樂分析機制,則不難分辨自己正在聽的是哪一種。如同我在上一節最後所說,我們習慣將小調與悲傷、大調與快樂聯想在一起。但,為什麼會這樣?

其中一個原因跟文化有關。在北歐和美國,多數悲傷的歌詞是以小調演唱的,如著名的爵士歌曲 〈Cry Me a River〉即是;而快樂的歌詞則傾向以大調來表現,如披頭四的這首歌〈Here Comes the Sun〉。因而生長在這些社會的人,就會對這樣的連結產生預期心理。但對音樂來說,還是老話一句:即便對於身在這些社會中的人們來說,這樣的連結也並非鐵律。大家還是可以用小調譜寫快樂的歌,如英國作曲家珀瑟爾(Purcell)以D小調所譜寫的輪旋曲Round O;並以大調創作悲傷的樂曲,如加拿大詩人兼創作歌手李歐納・柯恩(LeonardCohen)的〈哈利路亞〉(Hallelujah)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