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音樂的科學II》:流傳百年的〈生日快樂歌〉還有版權嗎?

《好音樂的科學II》:流傳百年的〈生日快樂歌〉還有版權嗎?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你想抓出抄襲的音樂,就會發現到處都有跡可循。但要想堅持每首曲子都必須是百分之百原創的話,不但毫無意義,而且也會處處受限。正因新樂曲和新類型乃是衍生自以往風格,音樂才得以不斷演進。

這首曲子,以及新的「祝你生日快樂」歌詞的版權,本應於一九三五年由那對姊妹所擁有。而這些年來,有好幾個人宣稱蜜德莉並未創作此曲,但卻都站不住腳,因為在指控者不斷宣稱「一模一樣」或「非常相似」的那些歌中,並沒有任何一首是真正相似的。因此我認為,應該將蜜德莉視為這首歌的原作者才公平。只是,沒有人知道「祝你生日快樂」的作詞者到底是誰,也許是佩蒂,或是其中一名學童,或根本就是另有其人也不一定。

時至今日,〈生日快樂歌〉已成了全世界最常傳唱的歌,事實上,正因為它實在太受歡迎,以致在當時我要是把這句話打出來的話,這首歌的擁有者就可獲得大約兩美元的版稅,也就是總計一天五千美金,或一年大約兩百萬美金的進帳。

而這也正是為何華納音樂公司(Warner Chappell Music)千方百計地想保有版權的緣故。二○一三年時,他們甚至表示要設法將這首歌的版權期限,延長到二○三○年!在看過電影《比佛利山超級警探》(Beverly Hills Cop)三次之後,我對於美國法律制度有了更深的認識,從我受過的高等教育的角度來看,我不得不說長達九十五年的版權期限,似乎太過分了點。

布羅奈斯教授對此提出了很好的見解,亦即這首歌並未真的取得版權。同時,珍妮佛・尼爾森(Jennifer Nelson)的那間名為早安製片公司(Good Morning to You Production),也利用這份研究做為有力論證,於二○一三年六月起針對此曲的版權問題提出訴訟。但好戲並沒有到此結束。二○一三年四月二十七日,一個名為露帕與四月魚(Rupa & the April Fishes)的樂團,於主唱露帕生日當天在舊金山舉辦了一場演唱會,在其現場實況專輯中,收錄了一段觀眾對露帕唱〈生日快樂歌〉的錄音。由於必須要付這首歌四百五十五美元的版稅,露帕加入了電影製片羅伯特・辛格爾(Robert Siegel)的訴訟行列——後者因為在某部影片中用了這首歌,而被索取三千美金的版稅。接下來法庭上這場以小搏大的版權之戰,則在法官喬治・H・金(George H. King)於二○一五年九月二十二日,判定華納音樂並未擁有該曲的有效版權而告終。甚至還有人認為,他們必須償還這些年所收取高達百萬版稅的部分費用。因此,現在你要是在餐廳裡對著祖母唱〈生日快樂歌〉的話,就不必再擔心有任何法律上的後遺症了。

怎樣才算創新,而非抄襲?

你可能常常聽到這句話「優秀的藝術家抄襲,偉大的藝術家剽竊」。這句話說得太好,事實上,它甚至好到對不同領域的名家都有貢獻,例如愛爾蘭作家王爾德(Oscar Wilde)、美國詩人艾略特(T. S. Eliot)、畢卡索、史特拉汶斯基等。而在這些成就耀眼的人中,只有艾略特真正寫過類似的話:「不成熟的詩人模仿;成熟的詩人竊取;糟糕的詩人將取自他人的東西搞砸,而優秀的詩人則予以改良,或至少寫出不一樣的東西。」

如果你想抓出抄襲的音樂,就會發現到處都有跡可循。但要想堅持每首曲子都必須是百分之百原創的話,不但毫無意義,而且也會處處受限。因為要是和聲、節奏、音色和結構完全沒有重疊的話,就無法創作或是辨認某類型的樂曲。例如,許多一九六○年代的汽車城音樂都大同小異,而正是這種相似的特性,讓這類型的音樂易於辨識。

正因新樂曲和新類型乃是衍生自以往風格,音樂才得以不斷演進。人們很容易就能聽出伊吉・帕普(Iggy Pop)在一九七七年所寫的暢銷金曲〈Lust for Life〉前幾秒,是源自一九六六年由拉蒙特・多齊爾(Lamont Dozier)、布萊恩・霍蘭德(Brain Holland)和艾迪・赫蘭(Eddie Holland)所寫的兩首歌:一首是由瑪莎與凡德拉合唱團(Martha & The Vandellas)所唱的〈I’m Ready for Love〉,而另一首則是至上女聲三重唱(Supremes)的〈You Can’t Hurry Love〉。但這並不算抄襲,伊吉・帕普是有意識或潛意識地以早期音樂風格為靈感,來創作全新的曲目,而這樣的情形其實一直都存在。布拉姆斯的《第一號交響曲》完成於一八五四年,雖是在貝多芬創作《第九號交響曲》的三十年後,但你仍能從後來的曲子聽到前人的影子。發現舊曲新歌之間有所關聯是件有趣的事,除非有人真的想剽竊他人的作品,否則,這些都只不過是音樂演進的一部份罷了。

相關書摘 ►《好音樂的科學II》:為何大調聽起來快樂,而小調聽起來悲傷?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好音樂的科學II:從古典旋律到搖滾詩篇——看美妙樂曲如何改寫思維、療癒人心》,大寫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約翰・包威爾(John Powell)
譯者:柴婉玲

你怎樣看待音樂,決定你成為哪種人!
哪些音樂具有實用性?歌詞如何造就人?
我們為什麼深受樂句起伏的吸引和影響?

如果《好音樂的科學》讓人重拾對音樂的熱愛
那麼《好音樂的科學II》藉由瞭解音樂的內涵
進一步深入剖析:為何你我那麼愛好音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