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與獨裁者一個樣,尼加拉瓜年改燒出人民11年怒火

英雄與獨裁者一個樣,尼加拉瓜年改燒出人民11年怒火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反對政府的年金改革示威遊行中,尼加拉瓜記者加恩那,於臉書直播報導時,頭部中彈,血淋淋的畫面一刀未剪的在網路上瘋傳。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1979年6月20日,美國廣播公司(ABC)記者比爾史都華(Bill Stewart)到尼加拉瓜首都馬納瓜(Managua)的東部,企圖深入革命份子和獨裁政府軍交戰的中心。旅途中經過由政府軍「國家護衛」(Guardia Nacional)看守的檢查哨,持有合法媒體證的史都華乖乖下車接受檢查,卻隨即被士兵要求下跪,一時緊張的士兵,開了一槍擊中其後腦,史都華當場斃命。下手士兵發現誤殺美國記者後,試圖掩滅證據並嫁禍給革命份子。

殊不知,這段畫面被當時車內的攝影師拍下,影帶隨即偷渡到紐約。這段國家護衛軍射殺外國記者的畫面,藉由ABC、國家廣播公司(NBC)和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的晚間新聞時段強力播放。如此,輿論讓長期以來支持獨裁政權並訓練國家護衛軍的美國總統卡特(Jimmy Carter)決定抽手,獨裁領袖蘇慕薩(Anastasio Somoza DeBayle)也在7月17日逃離尼加拉瓜。

7月19日,挾著天主教會的支持,革命軍桑定民族解放陣線(FSLN,桑定為尼加拉瓜20世紀初的革命領袖)夥同反對派的資本集團組成了聯合政府。當時33歲的FSLN領袖之一丹尼爾・奧蒂嘉(Daniel Ortega)和他的弟弟恩貝多(Humberto Ortega)意氣風發身著橄欖綠軍服,對著亢奮的群眾吶喊:「戰士是千萬人民之僕!」

昔日英雄卻成被抗議者,民眾上街反年改

時間快轉到今(2018)年4月21日,同樣的場景,在反對政府的年金改革示威遊行中,尼加拉瓜記者加恩那(Ángel Gahona),於Facebook直播報導時,頭部中彈,血淋淋的畫面一刀未剪的在網路上瘋傳。尼加拉瓜人民心口一震,這畫面極其熟悉彷彿歷史重演。只是這次,壓迫抗議民眾的政府領導,是當年搖旗吶喊,如今現年72歲的已顯老態的奧蒂嘉。

還原這起事件,要從4月16日一早說起。奧蒂嘉政府在當天發佈了修法年金改革的政令。根據尼國國家社會保險機構(INSS)的說法,這次的年金改革分成三個部分:

  1. 勞工的負擔從原本的6.25%增加到7%;企業家得負擔年金從19%將逐步增加,直到2020年的22.5%。
  2. 原本的課稅上限為月薪72,410科多巴(科多巴與台幣匯率接近1:1),這次也完全取消,完全照實質受薪計算,衝擊當地的高階主管階級,所得替代率則依據繳交週數降低約10%-15%。
  3. 對於退休人士,將負擔5%的年金扣除額,用來支付醫療計劃。

有趣的是,80年代時,也是桑定政府親手拿掉退休年金扣除額,當時贏得退休人士支持。

INSS表示,此次改革是為了讓社會保險機制能收支平衡。2017年國際貨幣基金(IMF)的報告中指出,尼加拉瓜許多社會計劃,在委內瑞拉減少援助後,有立即性的危機,其中社會保險機制,有可能在2019年破產。但INSS閃電式的記者會當中,卻沒有提到如何解決INSS長期為人詬病的行政濫支,和財務透明度不足等根本問題。

這可是擺明了,把資本家、勞工和中產階級一次得罪光了。除了百萬勞工,企業家這次也都跳出來和群眾站在一起,呼籲政府收回成命,否則將損害經濟和民眾的利益,且亦無法保證解決社會保險的財務問題。抗議活動從4月18日開始,由首都漸漸蔓延到各省,其中更包括40年前桑定的革命大本營和奧蒂嘉的票倉,天主教會和企業家也都和民眾站在一起。只是抗議的群眾不僅要面對政府暴力鎮壓,還得面對桑定支持者的攻擊,也因此造成47人死亡,並登上了各國媒體版面。

但無論如何,年金改革在世界各地見怪不怪,抗議固然無法避免,卻也不至於造成如此嚴重傷亡和對抗,也引起了不成比例的國際社會關注。一切就在於,尼加拉瓜人民對於這個政府已忍無可忍,無法再維持著過去11年來的壓迫。

RTS1R0N6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拉攏資本家、深入軍警系統,奧蒂嘉還廢除連任限制

在革命後執政的奧蒂嘉,1985年大選輸給對手,在2007年捲土重來,以些微差距贏得選戰,再次登上總統之位。左派出身的他,卻明白要牢牢掌握權勢,勢必要安頓資本家。除了讓企業家派代表進入政府擔任顧問,給予稅金優惠,更將大量來自社會主義友邦國家如委內瑞拉等的國際援助,直接藉由合約和法規,注入私人企業,以此換取企業家在爭議議題上的支持。

接著奧蒂嘉把重心轉向警察和軍人勢力,安插個人勢力並修法削弱軍警的制度化,加長軍隊領導任期,使這兩個部門也成為聽命行事的工具。對於內部媒體,則採取鐵腕壓制,大力的審查和重重的規定,與政府沒關係的獨立媒體,幾乎無法參加任何政府活動,使媒體數量大量減少。為了更鞏固其勢力,奧蒂嘉也開始伸出友誼之手,和以往關係緊張的天主教和基督教建立關係,並在墮胎、多元性別等議題上傾向保守。在鄉村地區,奧蒂嘉則利用來自委內瑞拉龐大的補助,發放農民救助金,投入許多社會計劃,協助其修繕屋頂等等,藉此贏得鄉村廣大群眾的支持。

尼加拉瓜憲法雖禁止總統連任,但該國最高法院卻在2011年裁定憲法的連任限制不適用,確認奧蒂嘉的連任資格,並使其成功當選。奧蒂嘉就任後推動修憲,2014年修憲使其可無限連選連任。這也讓奧蒂嘉在2016年,成功的協同其副總統——總統夫人牟利羅(Rosario Murillo)第三次宣誓就職。

第一夫人當副總統,奧蒂嘉鞏固政權最佳推手

詩人出生的總統夫人牟利羅,卻掌握了尼加拉瓜近十年的政治。自從其夫掌政後,牟利羅就主導了所有的政府對外發言,撰寫新聞稿。部分的預算案和政府決策,也都必須透過牟利羅批准。各省的市長,也都被強迫參加定期與牟利羅的會議。每天中午,牟利羅甚至透過廣播和電視,在政府媒體頻道大力宣導政府政策,和其社會主義思想。

此外,對藝術有一番獨特見解的牟利羅,在公共場合出現總是一席奢華民族風打扮,對首都馬納瓜的街景也有相當多的意見,並下在全市種了近150顆金屬打造,總價330萬美元的生命之樹(Arbol de la vida)。擅長公關的牟利羅,幾乎是奧蒂嘉鞏固政權的最佳幕後推手,外界也都預期,牟利羅將可能是健康每況愈下的奧蒂嘉在2019年的接班人。

歷史給的教訓,就是我們無法從歷史得到教訓

就這樣奧蒂嘉和牟利羅政權,度過了近乎沒有反對聲音的11年,且各方勢力達到了一個扭曲的恐怖平衡。經濟上來說,尼國是全拉丁美洲成長率第三高的國家(2010-2017年,平均5%,僅次於巴拿馬和多明尼加),許多外資紛紛投入當地的礦場和紡織業。

在鐵腕政策下,尼國也順利的避開鄰國宏都拉斯和薩爾瓦多的幫派和毒品犯罪。但看在尼國長期被壓抑的中產階級和學生眼中,尼國社會貧富不均年年拉大、財富集中少數人、民主和人權不斷被扼殺。就像黑格爾(Georg Wilhelm Friedrich Hegel)說的:「歷史給我們唯一的教訓,就是我們無法從歷史中得到任何教訓。」對他們來說,現在的奧蒂嘉已經和40年前他們父母口中的蘇慕薩,是同一個人了。

年金改革隨著天主教會、資本家和各國使館的壓力下,已宣布暫緩,並在5月16日由天主教會作為斡旋,由奧蒂嘉進行與反對派的磋商。馬納瓜街上,抗議活動也告一段落,留下滿地碎屑和抗議的紙牌,上面寫著「蘇慕薩,奧蒂嘉,到頭來一個樣!」這句話,卻連同尼國記者加恩那被謀殺的畫面,繼續在網路上發酵孕育著下一場風暴。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Jian』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