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妮·法蘭克筆記本隱藏兩頁「黃色笑話」曝光

安妮·法蘭克筆記本隱藏兩頁「黃色笑話」曝光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研究人員以新的數碼技術,令《安妮的日記》被遮蔽的兩頁曝光,內容是有關性和黃色笑話。

紀念《安妮的日記》作者安妮·法蘭克的荷蘭博物館「安妮之家」(The Anne Frank House)公布,以新數碼技術,令安妮一本筆記本中兩頁被遮蔽的內容曝光。安妮在上面寫道:「我要在這兩頁記下『黃色笑話』(dirty jokes)。」

在紅白格子花呢筆記本上,安妮為其中兩頁粘了牛皮紙,她不想父母或其他人看到。在數碼技術下,顯示安妮寫得滿滿。寫的日期為1942年9月28日,是她和家人展開躲避納粹生涯後不足3個月。當年她13歲。

「有時我想像有人來問我有關性的事情。我會怎樣回答呢?」接著她以帶點高高在上的姿態來回答這些幻想出來的問題。她用「有節奏的運動」(rhythmical movements)來形容性,避孕是「內部藥物」(internal medicament)。月經是女性「成熟的表徵」(a sign that she is ripe):「代表她已成熟,可以同男性發生關係,但當然,在結婚前她不會這樣做的。」

至於賣淫,她說「所有男人,假設是正常的,會和女人一起。那些女人在街上兜搭男人,然後一起去。在巴黎有大房子用來做這種事。爸爸在那兒見過。」

akgimages219258
photo credit: Newscom/達志影像

有份參與是次研究的機構Niod負責人Frank van Vree表示,任誰讀到新發現的兩頁內容都不免笑起來,所謂『黃色笑話』,在成長中的孩子非常普遍,這反映,即使安妮法蘭克天賦過人,始終有著平常孩子的一面,對性充滿好奇。

「安妮之家」表示,披露原作者不想曝光的這兩頁內容,不會改變大家心目中對安妮的形象:「數十年來,安妮成了大屠殺的象徵人物,她的少女形象卻逐漸模糊。」「這次文本發現,讓大家看到一個充滿好奇心、有點早熟的青少年。」

惠更斯荷蘭歷史研究所(Huygens Institute for the History of the Netherlands)資深研究員Peter de Bruijn表示,新發現的兩頁內的重要性不在於它是關於性,因為安妮在日記的其他部分也有提及性,而且寫得更明確。他指出,重要性是在於在這時候,安妮開始嘗試以文學的筆觸去記事,以一個想像出來的人物去談性,一個可能令她不太自在的題材。

《安妮的日記》有兩個版本,第一個版本是她在13歲生日那天,即1942年6月12日開始,寫到1944年8月1日。以一系統小筆記本寫成。這次發現的兩頁內容,就是屬於首個版本。

有一天,安妮從電台廣播中得知,流亡的荷蘭政府打算出版德國佔領下人民苦難生活的見證,於是她決定以她的日記筆記本為藍本,寫一本新書,她稱之為「秘密附件」。她以數個月的時間,整理出215頁的日記,並希望在戰後能把它出版。不過1944年的8月,安妮一家被捕,1945年,她死於伯根-貝爾森集中營,當時距離16歲生辰,尚有3個月。

相關文章:

資料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