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不是希特勒,但現在中國很像二戰前的第三帝國

習近平不是希特勒,但現在中國很像二戰前的第三帝國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看中國如何在薩德上修理韓國,看中國如何在南海得寸進尺,看中國如何在台灣以商逼政,一次次的成功,都持續的強化共產黨的信心。如果整個蛋糕都可以據為己有,有什麼道理只吃一塊?

文:普通人的自由主義

川普(Donald Trump)的外交政策不斷地衝撞世界局勢,在他廢除和伊朗的核協定後,不少人大罵,以後誰敢相信和美國政府簽的任何協定,把「和平現況」打壞了,川普有什麼辦法處理中東亂局?然而川普一再的打破華府傳統的外交、國關慣例的時候,他卻一再地取得成果,北韓、中國、伊朗、敘利亞等地域困局,目前看來都往對美國有利的方向發展。到底哪一種看法才對?川普沒有章法的章法,到底是什麼?

我認為,川普的戰法,是把美國的最強項放在外交、軍事戰略的最中心,這個最強項,就是美國的經濟實力。金正恩在東北亞的180度大轉彎,不是小火箭人改信佛,而是川普一方面不斷地拿動武恐嚇金正恩,一方面又拿經濟制裁斬斷金正恩財源。美國如果沒有世界第一的經濟體,誰理美國的經濟制裁?同樣的,如果沒有這個全球最強的科技實力,掌控科技產業鏈的最上游,美國商業部有什麼辦法說要把中興廢了就廢了?伊朗的情況,最後也會一樣,伊斯蘭共和國的教士,終歸是人,終歸要吃要喝,川普重啟制裁,沒人敢買伊朗的石油,宗教獨裁者怕得很,最後一定是一邊罵,一邊透過歐洲國家,尋求制定一個對美國大幅讓步的新協定。

但中國不也經濟實力強大,怎美國就能呼風喚雨,中國只能吃啞巴虧?史學家弗格森(Niall Ferguson)說,專制獨裁的政權,比表面看起來的強大要虛弱多了,而自由民主,其實比看起來的虛弱還強大多了。

這關鍵就是自由民主的體質,讓3.5億人,不是3.5億個聽從中央指揮的被動小棋子,而是3.5億個充滿活力,不斷汲汲於拿自己所長,尋求一片天的小砲彈。這種活力,反應在國力上,就是在金融、科技這些經濟最關鍵的項目,通通由美國所控制。之前的美國政府,尤其是歐巴馬(Barack Obama)政權,不懂這種實力就是外交、軍事的最佳後盾,不斷地自我閹割,反而讓壞人處處得逞。

而中國的14億人口,只有一個人擁有真正的自由,這一個人把手一揮,大家來蓋高鐵,高鐵蓋得又快又好,但這一個人手一停下來,14億人通通不敢動,不敢想,活力在那裡?看著中國網路、IT業的發達,新創事業的蓬勃,我常想,如果給這些中國人一個像美國一樣的體制,不用半世紀,就真的可以超過美國三世紀來的發展,而變成貨真價實的世界第一強國。但這個黨,絕對不會給中國人這個機會。

回頭看川普這個狂牛,在拿經濟實力當後盾闖出一個缺口後,如何收拾中國這一局。

哈佛大學的艾利森(Graham Allison)提出的「修昔底德陷阱」,是現在關注國際局勢的人都應該知道的一個概念。古希臘的雅典靠著政治民主和海洋經濟,建立了雅典帝國,威脅到斯巴達這個既有霸主的地位,古史家修昔底德(Thucydides)說,新舊霸主終歸一戰,而這一戰是打了27年的伯羅奔尼撒戰爭,不但打掉了雅典大帝國,甚至讓古希臘的黃金年代煙消雲散。陷阱一說,是指美國像斯巴達舊霸主,憂心新霸主中國的堀起,所以美中終歸一戰。

RTS1J4NG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拿歷史作對比談論進行中的國際關係,有很多類比上的不倫不類,得小心使用。但中國堀起的事實,卻是不爭的,美國得面對中國在其勢力範圍內的挑戰,也是毫無疑問的。弗格森本人,每參訪中國一次,就憂心一次,中國實力的日益強大和美中之間危險的平衡,他甚至說,這終歸一戰,是像一次世界大戰一樣的愚蠢。

的確,用一戰前的英德比較現在的美中,是比斯巴達和雅典來得準確。一戰前的德國,一如現在的中國,實力稱霸區域,而且經濟上有超越英國的勢頭;國際戰略上,德國的建立海軍,略奪海外殖民地,也直接挑戰海洋霸主英國的地位;政治上,德國雖然也是君主立憲,但中央的菁英獨裁,嘲笑英國民主制度的程度,不下於現在「中國模式」對美式民主的挑戰。英德之間,也就是這樣走進了修昔底德陷阱,而打了場造成數百萬人死亡的混仗。

弗格森引前美國國務卿季辛吉(Henry Kissinger)的話,要避免重複英德之間的歷史重演,就要避免像一次世界大戰前一樣,歐洲各強權分別形成了牢固的血盟。英德之間本來可以不用一戰,德國固然自信滿滿,但德國皇帝並不想要歐戰,而是無辜的被聯盟裡的小盟邦捲入爭端。英國也是如此。要避免不得已的戰爭,就不要形成僵固的聯盟。

從這個角度看,川普對中國態度的忽敵忽友,不管是北韓問題或是貿易問題,川普是在談笑間,把美中關係從零和遊戲中帶出,把美中之間不得不戰的緊張給消除了。

但如果繼續從這角度出發,那美國在東亞的諸多盟友,尤其是台灣,是要非常緊張的,因為在兩大陣營之中,如果聯盟關係是可以游移不定,那小盟友的利益是可以說犧牲,就犧牲。對季辛吉這種現實政治的老手,小盟友不過是下大棋時的小卒子,沒什麼大不了,但卻是台灣的全部身家性命都交在這川普手上。所以我們要了解,川普的章法,真的是在走季辛吉這手嗎?

季辛吉這中國老手,不管是以前還是現在,他對中國的了解都是相當透徹,但也都受到「中國很大,深不可測」這樣的心裡因素所影響,所以在判斷上會偏「能不戰,就不要戰。」因為這樣的心態,所以他在越戰時,是主退的,所以在判斷美中關係時,是主張像一戰時的英德,而不是二戰時的英德。季辛吉如果是英國首相,他會是張伯倫(Neville Chamberlain),而不會是邱吉爾(Winston Churchill)。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