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愛我喔」直播事件不只是性騷擾,更是一種性羞辱

「你好愛我喔」直播事件不只是性騷擾,更是一種性羞辱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單方面的愛」本來就是一種不對等的關係跟狀態。更何況是被富有話語權的一方所逕自認定的「愛」,所以即便我再沒有性別意識,我都不曾在任何包括敵對關係、夥伴關係、甚至是親密關係當中使用這樣的用語,那就是一種噁心的壓迫。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李嘉宇

曾經有球隊當中打球很厲害的學長,每次只要系上學妹私底下因為任何毫不相關的原因跟學長聯絡,都會被學長說成「她那麼愛我」,甚至後來這形成一種風氣之後,學長甚至會直接在學妹面前說「妳那麼愛我」。

三一八後剛參加社團運作的時候,也曾經有一個組織內的網紅喜歡動不動就把許多女性朋友說成對他有情慾需求才會主動來參與組織運作,這些女性朋友對台獨的理想跟追求什麼都不是,在他眼中就只是情慾。

這是性騷擾,無論有沒有隱藏的位階認定或主觀犯意,這都是性騷擾。設想,你今天在路上被一個路人莫名其妙的對你說「你好愛我喔」,你會不會覺得這不是性騷擾?更何況是一個數萬人追蹤的網紅,在幾千人次瀏覽的直播進行當中。

這次的直播事件,更是一種性羞辱。即使在相同政治立場陣營當中,這都是一種用以展現、鞏固不同優勢地位的羞辱,更何況今天是發生在不同政治立場的兩造身上。

設想今天在一場總統大選當中,好整以暇的統治階級的男性參選人,面對背水一戰的受殖階級的女性參選人對其政策的接連認真質疑,不屑一顧的用一句「妳是不是愛我?」來回應。這就是一種透由對於性別平權的不屑一顧所展現出結合性別、國族、階級的複合式羞辱。

我很清楚我並不是性別觀念非常進步的人,所以我很不喜歡站在這樣的位置去進行發言。不過在我的生命經驗當中,我很清楚有些用語的背後直接傳遞的就是一種位階設定,而「單方面的愛」本來就是一種不對等的關係跟狀態。更何況是被富有話語權的一方所逕自認定的「愛」,所以即便我再沒有性別意識,我都不曾在任何包括敵對關係、夥伴關係、甚至是親密關係當中使用這樣的用語,那就是一種噁心的壓迫。

退一萬步說,如果今天是你們最討厭的豬哥亮在秀場節目中對一名才華洋溢的年輕女明星說出「妳這麼愛我」,大家再來看看目前在護航朱宥勳不是性騷擾的人裡面,會有多少人用怎樣的雙重標準發動公審?

朱宥勳說自己從一開始就不認為那句話是性騷擾,相反地,這給了我們一個機會來從頭檢視這個社會的雙重標準,以及是什麼樣的政治正確造成了這些雙重標準。可以想見還是會有人說這些沙文主義獨派憑什麼出來對性別大將指指點點。

說自己沒有歧視的,通常都是將歧視發揮到淋漓盡致的人。不要再將自己視為絕對的政治正確了,你只是擁有比較多的資本所形成的有恃無恐而已。

本文經李嘉宇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性別』文章 更多『精選轉載』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