獵巫「實驗動物」:一隻名叫「阿醜」的米格魯

獵巫「實驗動物」:一隻名叫「阿醜」的米格魯
Photo Credit: PIX1861 @ Pixabay CC0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實驗動物,一直是個很好的獵巫對象,尤其實驗模式是針對貓與狗,人類最親近的夥伴,永遠爭戰不休。身為一個從大三開始接觸動物實驗的菜鳥生科人,實驗動物這個問題我也思考了很多很多。以下是我小小的淺見。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Céline Yeh

做完實驗後被賜死 美國農業部殺上百隻小貓」我滑過網頁,看到如此聳動的標題,繼米格魯事件後,又再次引起話題。

實驗動物,一直是個很好的獵巫對象,尤其實驗模式是針對貓與狗,人類最親近的夥伴,永遠爭戰不休。身為一個從大三開始接觸動物實驗的菜鳥生科人,實驗動物這個問題我也思考了很多很多。以下是我小小的淺見。

實驗動物是殘忍的?

實驗動物就好比我們的食用動物,只是它屬於另一個系統。今天你面對餐桌上牛排、雞排、豬排各種佳餚,你有覺得殘忍嗎?套一句經典台詞:「怎麼可以吃兔兔!」然後伴隨著淚眼汪汪,難道雞牛豬羊的生命是比狗貓兔低賤的嗎?更不用說變溫動物魚類跟青蛙了,鮮少有人會對於青蛙解剖實驗有意見,那些與我們更接近的物種,我們對其產生憐憫之心,這是否也是源於人類對於己身的驕傲?

實驗動物從小生長在溫度濕度及落塵都被仔細控制的動物中心,牠們食用的飼料、生活的空間,還有實驗的流程都有一套準則。就我的觀點來說,牠們的一生,也許比我們食用動物都還要「更人道」一些。有些動保團體的人,打著解放實驗動物的口號,把實驗動物放出來,又沒有好好規劃處置,讓許多沒有習慣對抗外在骯髒環境的動物生病,甚至亂竄而死在車輪下,這是否也是人類的驕傲引領的逢場作戲?所以我覺得要破除這些成見、誤會,我們必須更了解實驗動物的一切,無論是理論,還是那些故事。

實驗動物的必要性與流程

發現接種牛痘可以當作天花疫苗的免疫學之父愛德華.詹納(Edward Jenner),他發現擠奶工人不易得到天花,有了「牛痘也許可以預防天花」的想法。有一種說法,是這位老爸,把自己的兒子還是園丁的兒子拿來做實驗,將孩子接種牛痘後,確認「牛痘引起保護性免疫預防天花」的假說,這也是疫苗概念的起源。而再拉近一點看我們東方的神農氏,傳說神農氏嚐百草,教導人們農業及醫藥的知識,最後傳奇性的殉道。

現在人類比起當初有了更多的醫療資源,更先進的醫術與藥物,但人性也許隨著科技進步跟資本演化得越來越自私了吧!我敢說現在沒有許多人願意犧牲自己來拯救全人類,但在貪婪健康延續壽命的期望下,實驗動物就成了最偉大的殉道者。為了醫學發展、人類健康,這些疫苗、藥物的開發,動物實驗是勢不可免的,因為如果僅僅是透過細胞實驗,便無法確認其在活體中是否有同樣的效果。

而為了確保實驗動物的最佳與最人道使用,有一個3R原則。簡單介紹一下動物實驗基本的「3R原則」,最早由W..M..S..拉塞爾(W. M. S. Russell)和R..L..伯奇(R. L. Burch)於1959年所提出:

  1. 替代(Replacement):用其他可達到同樣實驗目的的方法代替動物實驗,或使用無知覺的實驗材料代替神志清醒的活脊椎動物進行實驗。
  2. 減少(Reduction):在研究中,提倡採用儘量少的動物獲得同樣多的實驗數據,或使用同樣數目的動物能獲得更多實驗數據的實驗方法。
  3. 優化(Refinement):通過改進、完善實驗程序,使實驗中動物所受的痛苦得到減輕或減少。

上面三點以白話一點來說,在替代方面,像是一些解剖實驗,如果非必要,現在已經大多透過影片或是模擬模型來進行。而在進入活體動物實驗前,實驗大多會由細胞實驗初步有些成果,再進行到動物實驗的部分。

減少部分,指的是減少動物的數量,透過謹慎的實驗計畫,盡量的減少動物實驗的規模還有隻數。

而優化則是透過訓練實驗人員的技術,使得一些操作能夠更順利,減少動物痛苦,培養好的觀念,讓動物實驗者對於動物能更重視且溫柔的對待,把每一次的實驗都當作是很重要的犧牲。

以下有幾個故事想要分享。第一個是阿醜的故事。

一隻名叫「阿醜」的米格魯

這是一個關於米格魯的故事,我大學指導教授在美國當博後的時候,曾經執行過一個計畫,而計畫中包含了五十隻米格魯的實驗,老師每天都去看牠們記錄牠們的狀況,還要遛遛狗,因為狗狗需要運動。米格魯們都很乖,甚至在一段時間後還會自動地配合抽血,老師形容說,那個眼神,是把你當作同伴一樣。

所以在最終實驗end point的時候,必須決定動物的處置,一般都會執行人道的安樂死,但是有一個選項是送養,而這個選項只能在動物是健康而且沒有感染風險的前提下。老師最後選擇送養,期間他每天都要為這些狗狗,帶他們散步、寄信,或是到處宣傳可以認養動物的訊息,整個實質性送養動物的過程超過了一年,甚至比執行實驗的時間還久。到了最後,只剩下了一隻暴牙而且花紋不那麼好看的米個魯,牠叫做阿醜(台語)。牠跟了老師好久好久,直到最後終於找到了牠的家庭,在第一個聖誕節,老師還收到了印有阿醜新家人與阿醜相片的聖誕家庭賀卡。

這是一個很美好的故事,但是老師說,這是他最後一次選擇送養這個選項。因為在現實層面來說,你必須要能夠負擔支撐送養時間的資金、空間還有人力。若因為無法負擔而使這些實驗動物的生活品質下降,對牠們也不見得是好事。況且也要說服大眾跟證明實驗動物沒有感染疑慮,收養手續繁複且耗時。這是很現實的,假若每個實驗都採取送養,無論資金層面、人力還是動物狀態都必須被考慮到。這跟浪浪收容所面臨的問題一樣,如果我們無法提供牠們最好的照顧,這樣自私的為了自身道德情操而犧牲動物福祉的必要性何在?這真的是正確的成全嗎?

關於冷漠的故事

有時候,生科同行們因為不斷執行動物實驗而漸趨麻木,雖然基本上我們都有秉持著3R原則,但我覺得心理觀念也是很重要的。我有看過把解剖實驗當作有趣支解遊戲的學生,我也看過粗魯對待實驗動物的從業人員,但最近最讓我印象深刻且震怒的,是當課堂討論到一個異質異體共生技術(heterochronic parabiosis; HP)。

異質異體共生技術是為使兩隻實驗鼠共享循環,來探討一些相關因子移動、影響的實驗,必須以手術方式連接兩隻實驗鼠。面對這樣的實驗,有一名老師卻帶著輕浮的態度,笑得很開心。

第一我覺得這種技術如果有必要是可以執行的,但也可以去思考是否有其他的替代方案;第二,我認為這種連體手術並沒有什麼可笑或是有趣的點,雖然這樣的實驗很少見,也給人相當的衝擊,但這並不是可以用輕鬆、覺得「好有趣啊」的態度去處理的。

我們是科學家,但我們不該冷漠、瘋狂。我們做科學的目的,是為了揭開科學的奧秘,是為了有朝一日可以為人類、動物,甚至是世界帶來福祉。對於實驗進行中,為了支持科學進步的一切資源、動力,我們都該懷著無比崇敬的心。

一隻實驗鼠帶給我們的,並不亞於一堂課的內容。透過一隻實驗動物,我們連接假設與證據,讓我們離事實甚至真理更進一步。若你曾因獵奇而不那麼人道的畫面感到愉悅,試著想想背後的必要性,試著想想是什麼支持你有今天的研究成果。而我們也該從這輕浮中思考尊重,並深問自己,你想成為怎樣的科學家。

關於自己的故事

至於我自己,原本從來沒有想過我會有執行動物實驗的一天。記得大一第一次接觸操作實驗動物時,實驗小鼠的死去讓我哭得亂七八糟的,隨後也有幾次失敗的操作導致實驗鼠生命的逝去。在這些過程中,我一直不斷思考,也曾經質疑過自己真的可以因為科學的好奇,因為人類的利益,操弄或是犧牲一個沒有選擇的相對弱勢物種嗎?

我曾經負載著罪惡,曾經覺得我在做沒有意義的事。但最後得出了一點想法,那就是既然我已經在此巨輪下,我是否可以透過更謹慎的態度面對一切,無論是技術的精進,更好的實驗設計,更崇敬且帶感恩的心,嘗試把我的的想法讓大家明白。

我們將實驗動物人道地安樂死過程,有個專業術語叫做「犧牲」,實驗動物的實驗過程,我認為是牠們偉大的貢獻。不要忘記「犧牲」不是一道手續,而是無盡的感謝。

我知道有許多跟我一樣在乎的人,這無關口號,而是關於你的心,我想要做一個有「心」的科學家。我想,很多科學人都是試著讓搖醒已麻木的人,試著讓不那麼了解的人明白:「我們也在乎,非常在乎。」

科學是基於好奇心,科學是為了解決問題,科學應該源自於一個溫暖且帶著崇敬尊重的心靈。

參考資料:3R原則(維基百科)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