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黑就是覺得惡龍的頭一定要砍下來,就算死一些老百姓也是可以的

柯黑就是覺得惡龍的頭一定要砍下來,就算死一些老百姓也是可以的
Photo Credit: 「柯文哲」臉書粉專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可大家可以看看那些柯黑,每個人都是覺得砍頭才是治國良方,砍下惡龍的頭,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我個人是深深不以為然,砍頭砍的掉,能解決問題那最好,問題是這些人只管砍下去,卻不想頭砍不掉,有更多的問題出來的時候,該怎麼辦?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民進黨說要啟動徵召程序,既然走到了這一步,那麼未來也就不存在禮讓之說。

柯文哲說,這個國家是瘋了是不是,拼命把人抹黑抹紅,坦白說,我覺得那些人抹黑抹紅的想法,實在是不可取。

我認為時代力量黃國昌對柯文哲的說法是最公允的,因為他說的是:「時代力量不支持柯文哲的兩岸路線。」這一個說法,我是認同的。黃國昌講話實事求是,有一說ㄧ,有二說二,柯文哲覺得兩岸可以交流,可能黃國昌覺得這樣的交流不好,比如可能有國安疑慮,或等等甚麼,我覺得這都可以在事實基礎上面做討論(國昌模式上身)。

各位可以去觀察ㄧ個點,那就是無論是黃國昌或林昶佐,他們可能批評過柯文哲的兩岸想法,但是他們從沒講過柯文哲的市政如何如何。

換句話說,我個人的解讀是這樣,按照時代力量的問政風格來講,今天如果要做批判,ㄧ定是要有一說ㄧ有二說二,絕不偏離事實,換言之,柯文哲的市政,我想做得是還可以的,我個人也給柯文哲在市政上打70分。

至於兩岸路線,等柯文哲當總統再講吧,等柯文哲有那個能力布局全國再講吧。我們柯粉大多數都不認為柯文哲沒有民進黨的幫助,可以來選總統,但是許多柯黑很弔詭,他們覺得柯文哲沒有民進黨的幫忙,三強鼎立民進黨必勝,台北市必定是民進黨的。

可他們一方面這樣想,ㄧ方面卻覺得柯文哲能選總統能幹掉賴清德。賴神,你被你民進黨的支持者看扁成這個樣子,你還當什麼神?

1907883_536231573145494_2342390717203525
Photo Credit: 柯文哲 臉書

其實我覺得柯文哲從政以來,真的要講的話,其實柯文哲沒什麼大問題,他的問題就是他的黨國思想、華國邏輯很重。他在很多事情的處理上,都跟許多先進覺青的步調,是不同的,而且是很明顯得不同。很多覺青有一個很大的特點,就是面對不容易解決的事情的時候,就是把困難當惡龍,然後希望自己是那一個勇者,能夠一刀砍斷惡龍的頭,做萬年的反抗革命軍。

可是柯文哲處理事情,他完全就不是這一個邏輯,他的邏輯處處可見是「如何把事情做好」、「如能把這個事情做最妥善的解決為先」。很多事情我們都可以發現,華國思想最重的「妥協」,在柯文哲身上是若隱若現,可是他跟過往國民黨民進黨那種喬事情的妥協上,又有一個很大的不同,那就是如果這個惡龍的頭很小,能夠輕易一刀砍斷,當斷他就斷。

最明顯的,就是北門、馬英九專用道、敬老年金、公宅等,各位可以發現,這種小惡龍,可以砍斷的,他就展現大刀闊斧的決心砍。

可是如果這個惡龍體積太大,ㄧ刀砍不斷,裡面政商結構錯綜複雜,比如大巨蛋,他就徐徐以圖之,改以如何取得ㄧ個中間值來做。比如大巨蛋重談權利金,更改樓地板面積,加強工安結構或強化捷運安全結構等來做。

我講這個都是事實,我們有一說ㄧ有二說二,柯文哲有做的我們就講,這都是可查證的事實基礎。可是很多覺青就會覺得,柯文哲好像沒有中心思想,就覺得你要嘛你就甚麼龍你都砍他的頭就對了,只要是惡龍,就砍頭,管他大的小的,管他難的簡單的,通通就砍。

我們改革者就是什麼龍都殺,什麼龍都屠,這樣才配叫作勇者,不敢砍大惡龍的,就不是勇者,就不配稱為改革者。我相信很多覺青大概都是這樣子的思考模式,覺得事情該怎樣,該砍頭就砍頭,能砍的就是好官,頭砍不下來我們就罵死你。

這我就不深入贅述,這世界上的事情,不是這麼簡單的可以二元論,懂的人就能懂,不懂的人你說破嘴也沒用。因為現在屠龍者的腦容量可能比龍還小,大概只能裝兩個字:砍頭。

所以就會有些人覺得,柯文哲你砍小惡龍的時候,本來我們這些先進進步思想派的人底下的支持者,有一部分的人看到你大刀闊斧的砍了小惡龍,就也支持柯文哲,可是我根本就看不慣你對付大惡龍的手法,不是跟小惡龍一樣的方法。

這時候這些人的心態是什麼?

我覺得我的價值觀應該是這個樣子,我的價值觀才是正確的,我的價值觀,是宇宙第一,世界第一,應該供奉起來大放金光普照世界,誰看到誰就頂禮膜拜,口稱上善,這真是救國之方,什麼龍的頭都砍給他死。

File-台北大巨蛋現況-
Photo Credit:我要台北大巨蛋CC0

國家要好,就是惡龍的頭都斷光的時候,這時候國家自然就好了,就乾淨了。可是不對啊,怎麼支持我這個價值觀的人,遠遠比支持這個對大小惡龍不同調的人還少?說難聽點,這叫做小神忌妒大神,小神覺得我才是太陽花學運後崛起的正宗代言人,我才是影響台灣未來的那一個推手,怎麼我的支持度,搞到後來反而還輸給了這種不敢砍大惡龍的頭的人?

我覺得,這種心情,就像有些小黨忌妒羨慕恨時代力量的放大版吧,只是他們不是小黨,而是各有影響力的人。我要讓你們知道,我不是那種沒影響力的誰誰誰,我是台灣的推手,我是台灣的眼睛,我是台灣的XX,我會證明給大家看,我比你還有影響力,看我來號召多少信徒來跟隨我。

我才是真正的上師。

可這些有影響力的人,十個聚集起來打ㄧ個都沒辦法徹底打倒ㄧ個人的時候,那種忌妒的心情,更加被放大,於是就更加用力,更加渲染,更加大力道。否則這麼多人都無法打倒ㄧ個人,我們這些人以後還要混嗎?

各位想ㄧ想,柯文哲不過是黨國思想重了點,柯文哲在處理難度較高的事情上,在兩岸上我們可以說我們不認同與中國交流是正確的方向。這可以講,因為我也覺得中國有很多的手段是很可怕的。

可在市政上,我卻不認為很多事情都是砍頭這樣去做事最好的辦法。

可大家可以看看那些柯黑,每個人都是覺得砍頭才是治國良方,砍下惡龍的頭,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在很多很多的事情上,幾乎都是這一個調調。我個人是深深不以為然,砍頭砍得掉,能解決問題那最好,問題是這些人只管砍下去,卻不想,頭砍不掉的時候,有更多的問題出來的時候,那該怎麼辦?

沒有,他們就是世界的明燈,就是告訴你,你只能選砍或不砍,你不砍,你還讓人稱讚說你是改革的領導人我就不爽。我就忌妒你,我就是想拉下你,想讓大家認清楚你根本就不是什麼改革者,我就是想撕下你的假面具。這些人其實想表達的是,要說改革者,我們才是改革者,鎂光燈應該打在我們身上,網紅什麼的,才是應該冠在我們身上的名詞。

AP_16236138510406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可是他們沒搞清楚的是,現在多數的台灣民眾,都共同認為,大惡龍的頭如果不好砍,那我們認同徐徐以圖之的做法,你有收回一些權力金,你有收回一些樓地板,你有加強工安消防安全,你有顧到捷運的安全,這些事情我們是有看到的。

可是我們同時還看到,有些人就是瘋了,一計不成再施一計,一招不行,再出一招,一波一波的來,不把柯文哲打成秦檜不罷休。若能把柯文哲做成秦檜像,跪在那裡人人吐一口水,我們這些改革者又能被大家供奉起來膜拜,這才是最棒的結局。

但你柯文哲是不是秦檜,我們要證明,我們說你是你就是,我們喊水能結凍,我們能讓台灣風生水起,能讓台灣人通通跟我走,那種大哥一出馬,萬千小弟跟我來的風騷,一輩子難忘。到老了還能緬懷不已,想當年我XXXㄧ句話,多少人跟我,多少人信我,我是台灣人的眼睛。

我個人覺得,其實這是相當的惡毒,為了證明自己才是對的,為了證明自己的價值觀才是治國良方,不惜把人打成秦檜。台灣人,台灣情,真正台灣人的良善,真正台灣人的那種性情,沒人在這樣搞的。只有最惡毒最下流,最背後捅刀的那種人,那種陰險之輩,才會幹這種事情,我想這絕對不是什麼正派的台灣價值。

我還是支持柯文哲,我認同大惡龍的頭砍不下,可徐徐以圖之,比起你一刀砍不下來,大家搞到魚死網破,打個十幾年的官司,大坑爛在那裏不動工,捷運的安全堪虞好。

可是這些自認台灣的改革者,先進者,他們是怎麼說的?他們說的不就是:柯文哲縱容惡龍偷偷動工,該死。

他們的意思就是,大坑應該爛在那裡動都不准動,如果捷運有任何安全問題,萬一出事情,不關他們的事情。他們要砍的是惡龍的頭,只要惡龍的頭能砍下去,這一刀下去如果砍死了ㄧ些老百姓,那是可以的。

各位可以想想,當初他們的這個邏輯是不是這樣?

我完全不能認同柯黑的這種邏輯,別跟我講台灣的良善,那真的是聽不下去,騙騙低學歷的可以,民調清楚的證明,高學歷有邏輯的你騙不來啦。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林冠任』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