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哈迪到底打什麼算盤?政黨輪替後的「馬中關係」,聽聽學者怎麼說

馬哈迪到底打什麼算盤?政黨輪替後的「馬中關係」,聽聽學者怎麼說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他認為新政權不會是一個反華的政權,畢竟之前納吉政府對中國的投入太多了,而馬哈迪11日才強調馬國作為貿易國家,將持續尋求與其他國家保持友好關係。」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漢卿|杜晉軒

2018年5月10日,馬哈迪正式宣誓為馬來西亞第七任首相,同日的記者會上,馬哈迪接受媒體提問時稱會檢討部分中資專案,但也支援中國的「一帶一路」。

馬哈迪在選前高姿態批評中資,被外界認為有「反中」立場,但他在擔任首相的首日便對「一帶一路」進行「表態」——被視為「老狐狸」的馬哈迪到底在打什麼算盤,《多維新聞》專訪了馬來亞大學中國研究所副所長饒兆斌、南方大學學院人文與社會科學學院副院長潘永強及拉曼大學中華研究院陳中和教授。

潘永強:「中資」爭議被朝野誇大

時間回到2003年,第七屆世界華商大會在馬國舉行時,時任首相馬哈迪在開幕致辭說:

馬來西亞是其中一個華商表現十分出色的國家,同時也是華人占人口比率較高的國家。馬來西亞的華人本身固然出色,他們也為國家造福。馬來人提供良好即使非完美的行政,華人卻提供了創業才能和經商技巧,使國家富裕。這種共生關係,從雙方的專長角色中互惠互利。

可見當時的馬哈迪是相當歡迎中資的,在其任期內也多次到中國訪問。因此馬哈迪回鍋任首相後的首個出訪國家會否是中國,也值得令人玩味,因為前任首相納吉(Najib Razak)在2009年就任兩個月後就首訪中國。

對於馬哈迪5月10日稱會支持「一帶一路」、 曾以個人名義致函習近平建議應擴大興建鐵路路線,南方大學學院人文與社會科學學院副院長潘永強接受《多維新聞》時特別指出,「希望聯盟」(簡稱「希盟」)在選戰期間多無觸及到外交議題,主要還是馬國內政問題,而且馬國在地緣政治也非有影響力的國家。

Photo Credit:杜晉軒(多維記者)
潘永強認為中資問題在選舉時被擴大。

潘永強判斷,馬哈迪在接下來的第一任期內會比較積極推動馬中關係。事實上,他也是一個跟中國友好的領袖,且在有些價值觀念上比較接近,如「亞洲價值觀」。潘永強說,過去中國媒體也形容馬哈迪為第三世界代言人。

對於「中資」之所以成為課題,潘永強認為馬哈迪提中資的核心意義在於作為打擊納吉的手段。而恰好地,中國在這時間點上是習近平的「一帶一路」往外擴張的時期,造成了馬國選舉的中資爭議與「一帶一路」的推展同步發生。

潘永強表示,雖然馬哈迪過去很少提「一帶一路」,但這一次準備執政了,相信未來「希盟」在整體框架上不會調整對華政策,對中資不會有太大影響,但相信對特定項目仍會「檢討」,而且都是跟納吉的「一馬發展有限公司(1MDB)」有關,或利益輸送項目如東海岸鐵路計畫。「這些我相信會和中國進行一些項目的溝通和檢討」,潘永強認為馬哈迪和「希盟」也很清楚,一定得和中國保持友好關係,馬國不可能拒絕,也需要中資。

潘永強進一步指出,中資在選舉期間的討論,其實朝野都有誇大的言論。納吉稱馬哈迪反中資會得罪中國,會讓國家陷入經濟困難;而「希盟」則誇大了侵犯主權、會有70萬的中國移民,或中資會搶奪本地人飯碗等課題,這當中有些不確實的。潘永強認為目前國家安全不至於受到打擊,對於中資引進大量外勞,潘永強認為即使是馬國本地工程也難以找到本國籍工人,也是多用外勞。因此中資都是朝野的選舉語言。

潘永強相信,新政權上來後對中資課題會回到比較理性討論的態度,因為納吉的因素已不存在。

饒兆斌:中資非大選的主旋律

在偌大的馬國最高學府「馬來亞大學」校園中,馬來亞大學中國研究所副所長饒兆斌汗流浹背地帶記者進到他辦公室。在該校的中國研究所內,也看到了馬國歷代首相與中國領導人的合影,而牆上其中一張掛著的照片即是馬哈迪在2001年的上海APEC峰會上與時任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的合影。

_多維記者:杜晉軒攝
Photo Credit:杜晉軒(多維記者)
中國研究所內的馬哈迪與江澤民合影。

饒兆斌跟《多維新聞》表示,他認為新政權不會是一個反華的政權,畢竟之前納吉政府對中國的投入太多了,而馬哈迪11日才強調馬國作為貿易國家,將持續尋求與其他國家保持友好關係。

饒兆斌指出,比起前幾次的大選,雖然中資是作為因素存在的,但不需要放大;「希盟」也非反對所有的中資,而是要檢討幾個項目,如東鐵、森林城市、吉利起初入股馬國國產車「普騰Proton」,以及廣核集團所買下的1MDB前子能源公司「Edra」。

對於中資議題在甫結束的第14屆全國選舉中是否發酵,饒兆斌不認為馬中關係是這場選舉的主旋律,因中資議題並沒有成功影響巫裔(馬來人)、華裔族群的投票傾向。根據饒兆斌的觀察,「希盟」幾乎主打民生、1MDB問題,中資被提起的不多。不過饒兆斌也坦言,根據他之前所瞭解的訊息,「希盟」曾有將中資爭議列為選戰主軸的打算,因可作為恐嚇牌在鄉村馬來選區發揮作用。但最終「希盟」也曉得這會帶來負面效應,在機會主義的考量下,「希盟」希望上臺後和中國保持關係。

饒兆斌也強調,新政權得到了絕大部分華裔選民的支援,儘管已生根好幾世代的馬國華人已認同馬來西亞了,但華人終究仍希望跟「祖籍國」保持良好關係,因此新政權不會翻轉中國政策。

饒兆斌認為,雖然馬華公會有在打中國的「正面牌」,試拉攏華裔選民的支持,但這些也沒有發揮作用,因馬國人民拒絕馬華公會並非「中國牌」。饒兆斌指出馬華公會以錯誤策略打「中國牌」,馬華公會和中共之間是政黨交流、政黨溝通,是以「做朋友」為主的工作,因此馬華公會以黨的位階積極參與「一帶一路」不是很適合的事情,畢竟屬於國家事務。

對於「行動党」已成為「希盟」政府中最大的華人政黨,饒兆斌判斷行動党不會模仿馬華公會所做過的「中國牌」的事情,而是會以國與國之間的管道參與馬中雙邊合作。「而中共現在接受了一種經驗,政權是可輪替的,應該要多接觸不同政黨」,饒兆斌認為中共政府應也和當地國家的非執政黨、公民社會多打交道,才能減輕外界對中資的疑慮,當然不排除這種打交道在以往會受到當政者的緊盯。

最後對於前朝納吉政府的總體外交評價,饒兆斌表示雖然納吉的內政問題很多,但留所下了的外交資產其實不差,納吉任內讓馬國在伊斯蘭世界地位有一定的提升。饒兆斌認為新政權的頭一兩年應會著重於內政改革,外交非首要的。

陳中和:新世代馬來人不恐中

關於此次選舉中出現的中資爭議課題,外界不乏擔憂馬國會出現「排華」或「排中」的疑慮。專研伊斯蘭政治的馬來西亞拉曼大學中華研究院教授陳中和告訴《多維》,「種族牌效果不大,雖然年輕世代(馬來人)仍關心是否由馬來人統治(馬國),但更在乎民生問題」。

多維記者:杜晉軒攝
Photo Credit:杜晉軒(多維記者)
拉曼大學中華研究院陳中和教授。

陳中和說「馬來人最大的恐懼是由非馬來人的統治」。陳中和娓娓道來馬哈迪時代至今的種族關係發展,他表示馬哈迪時代(1981年-2003年)引進了伊斯蘭主義,大力推動伊斯蘭化運動。

「其實馬哈迪時代之前(的馬國)是很不伊斯蘭的,1981年上臺後才規定馬來學生必須修讀可蘭經和伊斯蘭教義」陳中和指出,因此1981這年代前的馬來人其實很多不懂可蘭經的,而推行伊斯蘭化的結果,造成馬來社會以「反美」思想為主。

陳中和舉例道,馬哈迪在1999年邀請已故巴勒斯坦解放運動領袖阿拉法特來馬募款,同時強制執行禁止馬國公民前往以色列的政策,並不斷灌輸馬來人反以色列的情結,而背後的議程即是反美。陳中和指出,因此在位了22年的馬哈迪是以反美英雄自居,並提倡亞洲價值、亞洲人的亞洲等觀念。

陳中和解釋說「因此至少在中下階層,長期以來反中力量會比反美小」。

在馬哈迪時代前,由於仍有中國文化大革命、馬共(受中共支援)等因素,因此在50、60年代,「反中」與「反華」(馬國華人)是一體兩面的概念。陳中和稱老一輩的馬來人因馬共的關係,反中言論對他們是有效果的。然而,不同的時代有不同感受,陳中和認為新一代馬來人對「中國威脅論」是無感的,新生代的馬來人因馬哈迪時代的伊斯蘭化運動,而造就了反美為主流。

陳中和表示,過去華人被質疑是否效忠馬國,但馬國獨立六十年後,馬來人國族的想像、認同有了莫大的變化,不再視華人為威脅。雖然還是有質疑,但早已大不如前。陳中和指出,這國族的想像形成,主要是在馬國獨立後、新經濟政策後出生的世代,他們早已對馬來人統治這片土地的態度已認為理所當然了,他們更關心的是馬來西亞整體國家的未來。

仿佛近年來在各國的政治選舉中,面對低薪、高房價、就業困難的青年以選票對傳統政黨表達不滿那樣,陳中和認為這次大選的結果,透露了馬來年輕世代對「巫統」的反撲(註:巫統是馬國前執政聯盟「國陣」裡的最大政黨,以捍衛馬來人權益為主)。因為高學貸、實施消費稅後引起的高物價、與低薪問題,讓族群政治的「種族牌」效果已不再大,更重要的是民生因素。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周慧儀
核稿編輯:吳象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