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口販運、恐怖攻擊和假鈔:現金如何助長了地下經濟?

人口販運、恐怖攻擊和假鈔:現金如何助長了地下經濟?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非法移民正是現金密集涉入的過程,因為現金的存在才使得各國更難管控邊界安全。第一、非法移民通常以現金支付人蛇集團,將他們帶到邊境地區;第二、是僱用非法移民工的企業可以採取現金支付,以降低被發現的風險。

文:肯尼斯・羅格夫(Kenneth S. Rogoff)

地下經濟的貨幣需求

人口販運是另一個現金扮演可疑角色的國際重大犯罪領域,美國國務院曾說,不管是美國還是國際上都要努力扼止人口販運,但其實也沒人真正去挑戰這個無所不在的問題,要進行量化研究、找出全世界都適用的方法,都會碰上許多研究方法上、統計上和概念上的困難。這些問題有一部分是因為不同國家對此的定義不同,而且彼此間在執法能力上也頗有差異。

不過國際勞工組織(International Labour Organization)還是提供了一些受到廣泛引用的統計數字,從這些數字或許可以看出這個問題的規模和範圍,雖然它們被認為非常不準確。

據國際勞工組織指出,大概有兩千一百萬人是強迫勞動的犧牲者,其中一千一百四十萬是婦女和女童。在這些受害者中,有一千九百萬人受到個人或企業剝削,其他則是受制於國家或叛亂組織;有四百五十萬人是被迫遭受性剝削。國家司法機關有大量證據表明,有許多性受害者被販運到西歐,尤其是來自東歐和前蘇聯地區,他們通常是被虛假的工作廣告騙來的。例如法國政府曾估算,法國兩萬人的職業性交易者中(其中九○%都是外國人)大多數可能都是人口販運的受害者,而人口販運的犯罪網路也早就擴展到巴黎以外,包括里耳和尼斯等地都有。

這個問題也不僅僅是在歐洲而已,例如在中東地區也十分猖獗。就算是在美國,新聞報導也時常披露年輕女孩從中西部地區被誘騙到紐約或東岸地區賣淫。政府雖然竭力扼止強迫賣淫的狀況發生,但因為利之所趨而防不勝防:國際勞工組織估算說,全球的性剝削受害者每年每人平均可以榨出二萬一千八百美元,如果是在先進國家預料油水更多,可能達十萬美元之譜。

非法移民與邊境管制

移民工剝削也是現金助長事態惡化的主要領域,從幫助工人跨越國境(人蛇偷渡)到支付不入帳的工資給移民工,這在全球很多地方的農業和營建業都屬平常可見(各位可以參考傑里.史哥林莫斯基(Jerzy Skolimowski)一九八二年的經典電影《打工族》(Moonlighting),由傑若米.艾倫斯(Jeremy Irons)主演,極富同情地描述波蘭木匠在英國打黑工的惡劣生活)。

據估全世界的移民工總數約達兩億三千萬人,而根據聯合國毒品與犯罪問題辦公室、國際勞工組織和美國國務院的資料顯示,移民工極容易受到剝削。雖然墨裔美國人西薩.查維茲(Cesar Chavez)畢生致力於改善農場流動工人的待遇,在一九六○及七○年代於加州和佛羅里達州都爭取到重要成績,進而影響整個美國立法保障移民工的福利,但是隨著非法工人持續大量湧入美國和其他發達經濟體,剝削移民工到現在還是一個非常急迫的問題。

非法移民正是現金密集涉入的過程,因為現金的存在才使得各國更難管控邊界安全。第一、非法移民通常以現金支付人蛇集團,將他們帶到邊境地區:根據金融行動特勤組(Financial Action Task Force)二○一一年的報告指出,從墨西哥偷渡到美國,每人花費一千至三千五百美元不等,從中亞偷渡入美則為三千至一萬美元。

第二、更為重要的一點,是僱用非法移民工的企業可以採取現金支付,以降低被發現的風險──正是有那麼多的雇主需求,才會造成龐大的非法移民潮。

非法移民的嚴重程度在各國之間差別很大,這是因為有些國家的確比較難以融入,有些國家則相對容易得多。比方說像美國這種民族大熔爐裡頭,非法移民(沒有法律地位的居民)超過一千一百萬人,占總人口的三.五%。歐洲在這方面的估算值就低得多,法國和德國據估在總人口的○.二五%至○.六○%之間,丹麥為○.○二%至○.○九%,希臘為一.五%至一.九%。但整個歐洲跟美國一樣,都認為這是個嚴重問題。

在正常情況下,各國對於邊境控制和移民政策的決定都各有其主權權力,這一點不管我們對於合法移民抱持什麼立場應該都沒有異議,但是這個問題在先進經濟體中卻越來越明顯。有些美國政客甚至提議極端作法,例如要求在美國和墨西哥邊境豎立巨大的刀片型鐵絲網,匈牙利甚至真的這麼做了,也有一些歐洲國家正在考慮。不過很多人似乎都沒想到,只要雇主不能用現金支付,要僱用非法勞工就會變得困難許多,而且被查獲的風險奇大,事實上淘汰紙幣就是比現在所考慮的補救辦法要有效得多。

是的,我們可以再次強調,不使用現金也可以匿名支付,從預付卡到亞馬遜電子點數(Amazon credits)到虛擬貨幣都可以。但是這些媒介都有風險,都需要成本,而政府的政策就可以直接放大這些風險和成本。邊界控制的問題未來可能會越來越嚴重,因此淘汰現金或限制現金使用對於改善邊界控制必定具有重大的潛在利益;這也是說,任何完全淘汰現金的計畫也同時需要解決是否提供現有非法移民大赦的問題。我們在第七章會談到保留小鈔無限期流通的幾個理由,而爭取足夠時間來處理非法移民正是其中之一。

明白地說,我強烈支持先進國家擴大接受合法移民,任何認真研究所得與財富分配不均的經濟學家都曉得,儘管過去三十年全球經濟大成長,國與國之間的財富不均事實上是比皮凱提(Thomas Piketty)等學者擔心的國內不均還要更加嚴重。二○一五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迪頓(Angus Deaton),二○一三年著作《財富大逃亡》(The Great Escape)即強力疾呼這一點。國際移民從貧窮國家到先進國家便能創造出巨大的福利收益,要是氣候變遷使得現在某些人口稠密地區不再適合居住,那麼這個問題很可能還會變成更重要的人道關懷。大家可能認為,只要各國都能更加妥善地管制好邊界,就更為理性地討論移民政策,也許吧,不過我是覺得這種想法是太樂觀了點。

恐怖活動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