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數位貨幣成為標準貨幣,會對金融體系帶來那些影響?

當數位貨幣成為標準貨幣,會對金融體系帶來那些影響?
Image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數位貨幣比傳統紙幣更適用於複雜的交易和契約,因為它能承載更多資訊,包括交易的歷史資料。目前金融市場正在試探它的這些能力,例如以太幣的許多實務應用。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肯尼斯・羅格夫(Kenneth S. Rogoff)

數位貨幣

每當我跟別人談起淘汰紙幣會有好處時,大家都以為我要鼓吹像比特幣那種加密貨幣,等發現不是這麼一回事的時候就感到有點失望。

注意到分散式分類帳技術的人,對於它在金融服務業和資料保存方面的應用,無疑都會感到興奮,不過在可預見的未來中,最好的制度還是由政府發行、做為記帳單位的貨幣,當然它最後會演變成完全電子化。

我知道有很多提倡支付替代技術的人,都認為透過網路交易技術,可以讓大家擺脫官方貨幣和政府監管的暴政。他們深深相信,要是利用像比特幣這樣的加密數位貨幣,有一天我們就不必再依靠什麼銀行啦。對那些加密貨幣的信徒來說,像我們這本書這樣尋找方法改善現行制度,只是在浪費時間而已,我們最好是趕快邁向那個新世界,政府不再控制記帳單位,在交易和支付中也不必再有官方的影子。

公共分類帳技術和巧妙運算法,讓某些新「貨幣」的安全性大為提升,雖然是相當讓人矚目,但要是以為比特幣或任何其他加密貨幣很快就能取代現行美元,也實在太天真。那些發明新貨幣的人在過去一千年來也都已經知道,在這場遊戲裡頭想要一直贏過政府是很難的,因為它們可以改變遊戲規則啊。民間部門也許可以拿出更好的辦法,但政府最後也會採用並加以管理,最後還是它們贏。就算加密貨幣的技術確實擋不住(這只是為了討論所做的假設),贏家(比方說,比特幣三.○)最後也會變成政府控制的「班傑明幣」(Bencoin,這名字是襲用班傑明.富蘭克林,現在百元美鈔的頭像)。

這並不是因為現代政府很擔心貨幣的發行收益,至少這不會是它們的關切重點。真正重點在於有能力實施貨幣政策以一、穩定民間經濟;二、應對金融危機發放信用(作為最後的放款人);以及三、在緊急時能夠提高物價水準,以削減部分政府債務(就實質價值計算)。為了有效實現這些目標,政府就必須控制記帳單位和大多數民間契約計價的貨幣。

如果是以民間部門的貨幣做為標準貨幣,萬一銀行出現擠兌的時候,誰又能出面搶救呢?是的,從過去歷史可以看到民間部門有幾次組成救援行動,例如紐約銀行家摩根(J. P. Morgan)就曾經安撫了一九○七年的金融恐慌而名聞遐邇,這是發生在聯準會於一九一三年成立之前的事。當時摩根承諾提供大量自有資金,並說服其他紐約銀行家一起伸手支援,才讓一些銀行免於滅頂。但是這樣舉動對今天的全球化世界不會奏效,當然也無法應付一場極為嚴重的體系危機。這時候就要靠政府介入,如果挽救不了金融市場,就要負責讓它安全地破產。

萬一發生戰爭、流行疫病或其他危機,在短期內亟需金援,政府就必須能夠調集大量流動資金。要維持「財政空間」需要靠一些手段,包括小心謹慎地管理債務,但控制記帳單位更是非常重要的安全閥。國家債務以自己的貨幣來計價就特別有用,因為政府可以透過通貨膨脹來擺脫部分債務,除了要處理緊急災難之外,國家如果不能控制自己的貨幣,也就無法操作現代的貨幣穩定政策。

記帳單位是可以多種並存,我們也可以發現到有許多小型經濟體同時接受本國貨幣和美元(或歐元),但是一般來說,一個具備完整法律及財政制度,運作良好的政府都必定合法地獨家控制記帳單位。如果美國政府決定監管「班傑明幣」,它可以利用發行收益來支付成本以維持這套制度,並且利用稅收來確保這個體系不會破產。這些都是民間貨幣難以競爭的優勢;更重要的是,政府可以運用法律、規章和徹底的強制力,至少從長遠來看,在維持貨幣霸權上政府是不會輸的。別的交易媒介也許還是可能蓬勃發展,但官方貨幣仍將扮演核心角色。

不管第一代加密貨幣在未來十年能否倖存下去,它們所開創的公共分類帳加密技術都可以幫助更多金融交易發展出更安全的方法。簡單來說,它的基本概念是建立一套系統,讓不同的民間部門個人(或實體)願意維持交易樹(transaction tree;或稱「區塊鏈」)的獨立分類帳,新交易的第三方驗收除非超過臨界值否則無法清算。完善的加密技術,例如在比特幣方面,也允許個人使用化名和密碼來保護自己的帳號,他人也很難鎖定交易者的身分。各種不同的系統都有許多很棒的技術支援,我們可以從中找到很多優秀的應用。

現在世界各國政府都已開始更積極地管理加密貨幣:在美國,比特幣錢包(Bitcoin wallet)現在也要遵守洗錢防治法規,國稅局也開始就比特幣盈利的課稅做出裁定;歐盟對此也正在加緊管理。政府的最大優勢,在於可以規定金融機構對加密貨幣的處置方式。以中國來說,個人之間的加密貨幣交易雖屬合法,但禁止金融機構買賣這些貨幣及其衍生商品,或提供任何保險服務。先進國家雖然暫時都採取不多干涉的立場,這種作法不會一直持續下去。藉由控制進入金融體系與合法經濟的途徑門戶,政府就擁有很大權力可以破壞那些替代貨幣的價值與流動性,雖然它們都希望永遠不受官方控管。

而要是合法經濟停用百元美鈔,卻在地下經濟繼續流通又會是怎樣。不能在零售店合法地買東西或在銀行裡頭換錢的加密貨幣,其壽命也許會比遭到淘汰的百元美鈔還久,但是它的覆蓋面、重要性和用途都將大為受限。

就算數位貨幣受到政府監管之後,整個交易生態系統中的許多目標,在理論上也可能被數位貨幣所超越。例如信用卡機構、電匯服務和其他現有電子交易技術都要收取巨額費用,都讓這些媒介無力抵抗深具破壞力的創新技術。現在數位貨幣在國際移轉方面已經比電匯便宜許多,後者的收費往往高達移轉金額的一○%至一五%之巨。而且分散式分類帳技術的一些應用,也可以讓比方說兩家銀行間的交易免除中間商的仲介,這樣就能大幅降低成本,尤其是在國際交易方面,這個方法也可以用來節省契約的法律費用。比特幣的一些競爭對手,特別是較新的以太幣平台則是為以幾乎任何類型的交易提供安全交換的可能。

有時候有人會問說,加密的比特幣到底是不是貨幣(假設政府不干預的話)?答案當然是肯定的,不管有沒有政府的規範,比特幣(還有它目前和未來的競爭者)都可以履行許多貨幣的基本功能,包括記帳單位和交易媒介。

事實上,數位貨幣比傳統紙幣更適用於複雜的交易和契約,因為它能承載更多資訊,包括交易的歷史資料。目前金融市場正在試探它的這些能力,例如以太幣的許多實務應用。

理論上來說,這種分散式分類帳技術,有一天可能創造出更優越的貨幣,但這並不表示實際上已經存在。現在的問題是,比特幣一.○的價值波動非常大,因此幾乎無法發揮穩定的價值儲存功能。原則上如果有更多人接受它是一種貨幣的話,可能就會變得更穩定。即使是從實質價值(購買力)來看,以美元計價的黃金在金本位底下仍是比較穩定。要是沒有政府介入來穩定價格,比特幣一.○能否有此表現,到目前為止頂多也只能猜想而已。

對於比特幣(或任何數位貨幣)成為標準貨幣的另一個重要憂慮,是會不會造成通貨膨脹。目前設定的比特幣供給量是二千一百萬個,這個額度預計會在二十二世紀的某個時候達成。有人就擔心,這個上限最後就是通貨緊縮,因為全球經濟會持續成長,但是比特幣的供給卻是固定的,但其實他們應擔心的是通貨膨脹,不是通貨緊縮。為什麼呢?因為比特幣並沒有獨占它的基礎技術,模仿者會繼續出現,現在也確實已經有了。

隨著時間推移,第一代比特幣搶占先機的優勢可能會慢慢褪色,特別是第二代或第三代比特幣如果可以提供更好功能(例如,維護成本更低、更安全的匿名性)。如果是這樣的話,問題會是通貨膨脹而非通貨緊縮。

政府真的可以複製新技術,為自己的電子貨幣創造出優越的清算機制嗎?聖路易聯邦準備銀行副總裁兼研究部總監大衛.安東費陀(David Andolfatto)指出,事實上聯邦準備銀行現有的貨幣體系和比特幣的類似,比大家所知道的還要明顯,首先一開始兩者都是電腦程式嘛。他認為聯準會未來也可能在會計運算上,採用類似的區塊鏈公共分類帳技術。

目前看來,還有太多不確定因素,但要是時間夠長的話,我們也不難想像這個構想成真,或者新一代的數位貨幣方法,會讓大家都能接受官方版的數位貨幣。

要是真有政府監督的數位貨幣,比方說班傑明幣,對金融體系可能帶來劇烈衝擊,大幅影響民間銀行轉換流動性的能力。在此條件下,個人就可以有效地控制帳戶進行交易,不必再依靠民間中介機構。就某種意義而言,這就像個人可以繞過銀行,直接在聯準會開戶。在極端情況下,班傑明幣對銀行放款能力的計量影響也可能跟芝加哥計畫一樣劇烈,等於強迫民間的替代貨幣百分之百由政府債券擔保。然而這其中有許多關鍵都要依靠監管,包括可以提供哪些替代方案來取代民間金融機構。

加密貨幣與和隱私保障

各位可能會懷疑,我對加密貨幣的討論是針對它的安全協議(security protocol),而不是它的隱私功能。事實上,比特幣早期的宣傳,大都針對一些比較奇怪的零售業務或地下黑市,例如「絲路」(Silk Road),不過這狀況到現在仍在不停地改變之中。例如,多年來,大家都認為比特幣是一種政府永遠搞不清楚內容的匿名交易方式,也部分正是因為這個原因,它才會成為網路加密黑市最受歡迎的付款方式,雖然這個從來就不是比特幣的主要用途。但是公共分類帳(即區塊鏈)會包含所有交易的記錄,雖然上頭都是一些假名,政府也可以利用這些交易資訊,從中解讀以確認身分。事實上,在不少的例子中政府很可能已經這麼做。第一代和第二代「絲路」被破壞並不只是個事實而已,這裡頭總是可以找到弱點,包括人為與非人為。這是一個科技提供保護,讓政府無法偵探的好例子,但是科技也無法做到完美的境界,未必可以持續到永遠。

而且說到底,政府對於保護罪犯和恐怖分子的匿名金融交易,也不會稍有容忍(除非是使用它發行的鈔票吧,好像啦)。逃避政府追查來源的金融交易新方法如果發展到那個程度,可能就要碰上強力對手,不過如果是設計出一套監管制度,允許比較小額的加密貨幣匿名交易,可能是個不錯的做法。但就目前來說,這個問題仍無定論。

相關書摘 ▶人口販運、恐怖攻擊和假鈔:現金如何助長了地下經濟?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現金的詛咒:為什麼行動支付時代,央行鈔票還是越印越多?》,時報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肯尼斯・羅格夫(Kenneth S. Rogoff)
譯者:陳重亨

有什麼方法可以幫助各國政府打擊犯罪、減少非法移民、促進賦稅公平,同時又能為金融危機預作準備?肯尼斯‧羅格夫提供了一個看似荒謬卻又極度合理的答案,其實只要做一件事──淘汰現金紙鈔。

隨著信用卡與電子支付技術的盛行,我們可能直覺以為,現金應該早被逐步取代,需求越來越少。然而近二十年來的數據證明,多數先進國家包含台灣,對現金的需求卻是越來越多。各國央行供應的現金幾百億、幾千億地流入市面,且多以大額鈔票為主,但除了少部分用在日常購物或躺在銀行金庫裡,其實絕大多數都是流向不明。

這麼多的鈔票到底流向何處?本書提供了有力的論證,說明這些紙鈔大部分被用在非法活動,包括逃稅、貪污賄賂、恐怖活動、毒品交易和人口買賣,以及遍佈全球的海量地下經濟等;且更令人擔憂的是,除了助長犯罪,這些紙鈔還成了各國央行推行貨幣政策對抗經濟衰退的嚴重障礙⋯⋯。

從回顧貨幣發展演變史,作為預言紙鈔死亡的悼文,到針對大鈔造成諸多弊端的嚴謹討論,加上一套淘汰多數紙幣的務實計畫⋯⋯書中淘汰現金的論點貌似挑釁,實際上極具魅力且充滿了原創性,只要讀過本書,即使你是現金的忠實擁護者,一定也很難不被作者所說服。

getImage
Photo Credit: 時報出版社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書摘』文章 更多『layout.economy』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