敘事治療:兒童、創傷與支線故事的發展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本文的重點放在支線故事發展的主題上,因此大家可能會以為我主張敘事治療對話所呈現的另一種故事,就是「真實」或「可靠」的故事。但事實並非如此。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文:麥克・懷特(Michael White)

兒童對創傷並不陌生。在世界各地大多數的社會中,即使政府與相關社區團體採取了許多措施,但兒童受虐事件發生頻率還是居高不下。而在世界上大部分遭受到例如戰爭、疾病、流離失所和經濟動盪的地區,兒童面對著危及生命的困難與創傷,卻一直無能為力。負責難民家庭的當地兒童保護,還有為世界各地戰爭與疾病地區住民服務的社工,都深刻體會到幫助兒童從他們所遭受創傷的影響中復原,是多麼重要的一件事。他們也注意到,在進行兒童創傷諮商時,必須確保個案在心理和情緒上擁有絕對的安全感,因為這些孩子在過去年紀小小時,光是人身安全的經驗都很缺乏,甚至在很多情況下是無法獲得任何保障。  

但是,確保獲得安全感的重要性,往往因為許多受創兒童不願意談論他們的創傷經驗,而被低估了。很多的理論都討論到這種不願與逃避,例如來自否定與壓抑的心理機制運作,不過我們應該更需要去理解並考慮,揭開受虐創傷所帶來的反作用力,以及抒發創傷經驗的情境中的潛在風險,都是兒童不願意談論創傷經驗的重要原因。因為表達創傷經驗而遭遇二次創傷的顧慮,將是本文探討的重要焦點。

我相信這樣的顧慮有充分的理由,因為潛在的風險一直存在,像是兒童在談論創傷經驗時會受到二次創傷,會因為過於直接而陷入自己經歷過的創傷,或是沉溺在經驗的抒發之中。我們可以看到的後果是,兒童說出自己創傷經驗,卻加強了他們對自我認同與生活抱持的負面結論。這樣的後果反過來又通常會與進一步的自貶、無力、無望、孤寂、無用等感覺相關連。如果沒有小心翼翼地去打造一個「心理與情緒上非常安全的情境」給受創兒童,那麼這個兒童非常可能因為被鼓勵說出自己的創傷,結果發現再次被這些創傷經驗貼上了標籤。

我的主張並不是源於自身心理諮商的工作觀察。這些年來我在各種不同的情境下接觸過許多兒童,他們都因為旁人努力幫助他們說出創傷經驗而受到了二次創傷。有些時候我必須很痛苦地旁觀這種二次傷害的進行過程,因為我無法插手別人主導的「諮商治療」。

重新定位

在與受創兒童進行諮商時,對於心理與情緒上的安全感,再怎麼強調也不為過。我們要如何確保兒童在談論自己的經驗時,不會對於二次創傷的發生無能為力呢?這個問題就讓我們考量到兒童的「心理定位」,讓他們擁有能夠說出自己創傷經驗的空間。換一種說法就是:這個問題讓我們去思考,兒童在表達自己受虐經驗時,究竟是在怎樣的身分領域中立足。如果這個身分領域是用兒童遭受的創傷來定義範圍,那麼直接鼓勵兒童表達自己的創傷經驗,絕對是會造成二次創傷,並帶來更嚴重的無力感。

除了考量兒童重新定位的各種方法,好讓他們在安全的情境中表達自己創傷經驗,我們也要運用敘事治療方式,讓兒童生活的支線故事獲得認同並豐厚地發展起來。在支線故事發展的同時,這些故事線也提供了另一種身分領域讓兒童來運用,以便說出自己的創傷經驗。本章中我會著重在討論支線故事發展有哪些選項,以及支線故事如何為受創兒童建立起安全的領域。

雖然我強調安全感,但也不希望大家誤解,以為我不支持讓兒童說出自己的創傷經驗。兒童能夠說出自己的創傷經驗及其造成的影響,能夠受到支持以將原本說不出來的事情付諸言語,當然非常重要。我經常發現,能夠提供我所說的安全感的身分領域,總是可以讓兒童堅強地說出他們的創傷經驗及其影響。這樣的表達其實可以舒緩總是在二次創傷情境中被強化的自貶、無望、孤寂和無用等感覺。

支線故事發展

我們可以在兒童對創傷經驗的反應中,發現支線故事發展的萌芽。不管是哪種創傷,兒童絕對不會是只是被動的接受者。除此之外,兒童會採取一些動作,讓自己盡可能不要暴露在創傷之下,減低自己的無力感,譬如像是微調自己創傷經驗的故事,或是想辦法改變創傷對生活造成的影響。然而,大家幾乎不會去注意兒童對於自己生命中創傷的反應。這些反應通常在創傷情境中不是被忽略,就是被懲罰,或是用揶揄和弱化的方式帶過去。

對於創傷與造成影響的反應,通常可以在兒童覺得人生中值得珍視、具有價值的事物上顯現。這些反應會反映在以下知識技能上:

  1. 在生存威脅的情境下保存自己的生命
  2. 在險惡的環境中尋求支持
  3. 在不安全的地方建立安全的處所
  4. 在生機微弱的狀況下抓住生存的可能性
  5. 在與人為善會遭輕視的態勢下展現友好的反應
  6. 在孤立的環境中尋求與他人的連結及歸屬感
  7. 在希望大家互相傷害的情境下拒絕挖開他人的傷疤
  8. 在不願面對創傷的狀態中療癒創傷造成的影響
  9. 在倡導自我否定的氛圍中接納自我
  10. 等等

這些知識、技能幾乎都不會是受創兒童獨自建構發展出來。這些知識、技能通常總是和其他曾經受創、或正在經歷創傷的兒童和成人,一起發展出來的。此外,知識和技巧的聯合建構與發展,顯然多半是由特定的家庭、社會和文化精神形塑而來。

在面對兒童創傷反應的主題,以及列舉這些反應傳達出的知識技能時,我並不認為創傷不會為兒童帶來痛苦,也不認為創傷對於兒童的生命不會造成重大的負面影響,更不認為創傷經驗及其造成的影響不需要處理。我也不是在說,堅持自己珍視事物的兒童,或是發展出我列出的知識、技能的兒童,就足以紓解這樣的痛苦與影響。我之所以希望大家注意創傷反應的重要性,是因為想強調創傷帶來的負面影響並不能代表受創兒童人生與身分認同的完整故事,並說明為什麼總是會出現一些可以發展出支線故事的「材料」,建構出另一種自我認同,讓兒童表達自己的創傷經驗。這些建構出來的替代自我認同,能夠讓兒童表達自己的創傷經驗,但不會在過程中遭受二次創傷。

當我們理解創傷帶來的負面影響並不代表兒童全部的人生故事之後,我們可以把不會帶來創傷反應的創傷記憶當成「一半的記憶」。在這樣定義的狀態下,支線故事發展便能夠補上,成為「完整的記憶」。我相信恢復「完整的記憶」,在受創兒童治療諮商中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受創兒童的支線故事發展,讓個案兒童對創傷反應的描述變得更豐厚,這會反映在以下事物上:

  1. 兒童認為值得珍視、具有價值的事物,包含了特定的信念、指導原則、希望、夢想、個人操守、個人道德等。
  2. 兒童的人生意圖,包括特定的理由、目的、抱負、目標、願望、探索、追求、志向等。
  3. 反應表達出的知識與技能,包括前頁列舉的1到10。
  4. 反應的社會、人際與文化源頭,包括兒童人生中重要角色(涵蓋同儕)的貢獻,值得榮耀的特定家族傳承,重要的兒童文學,具有教育意義的傳統神話,文化的道德規範與宗教靈性概念等。

關於第四點,如前所述,兒童從創傷反應所表現的知識與技能,幾乎不會是自己建構、發展出來,而是和他人合作鍛鍊出來的。他們所珍視的事物與抱持的人生意圖也是如此。如果在支線故事發展的情境中能呈現這些源自社會、人際和文化的知識與技能、兒童所珍視的事物,以及他們的人生意圖,那麼個案兒童便有機會體驗到自己與他人在生命故事上產生新連結。許多所謂的他人,都在兒童過去的人生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而當這些角色的作用愈形明顯,個案兒童便能獲得新的機會,與人際/社會/社群的網路產生連結/重新連結。支持兒童去認同這些角色的作用,並明確地表達感謝,也能夠發揮部分類似效果。感謝有許多種不同形式,包括由兒童和諮商師/社工共同製作/書寫的感謝函或感謝狀,或是由兒童和諮商師/社工共同計劃安排的頒獎儀式。

呈現在支線故事發展中的兒童珍視之事物以及其人生的意圖,可以看做是他們對人生與身分認同的概念。兒童能夠將這些概念發展到怎樣的程度,必須視兒童發展的階段與狀態而定。即使是較年長的兒童,也只有極少數能夠完全發展出這些概念。在進行兒童支線故事發展的諮商時,這些概念通常不會是「一開始」就呈現出完全成形的狀態,而是在諮商師/社工做為談話對象的治療對話情境下才進一步開展。我認為這樣的概念發展,對於兒童建立形塑生活的能力,以及影響自己與他人關係的能力,其實非常重要(維果茨基﹝ Vygotsky﹞,1986)。

我要再次強調,如果想揭露更多兒童對創傷的反應,支線故事的發展可以提供兒童一個安全的位置和情境,說出自己遭受的創傷與創傷帶來的影響。但這並不是全部。支線故事的發展也提供了一個立足點,讓兒童能繼續自己的生活。在經驗到更多支線故事的內容後,兒童便更能夠採取與自己的價值觀和人生意圖相合的行動,運用自己過去發展出的知識技能來打造生活。也更能夠與對自己重要的人,還有珍視的文化和歷史發展出連結。

本文的重點放在支線故事發展的主題上,因此大家可能會以為我主張敘事治療對話所呈現的另一種故事,就是「真實」或「可靠」的故事。但事實並非如此。相反的,我知道生命擁有多重的故事線,而這些來自另一種角度的人生故事都有其文化、人際和歷史的源頭。這些故事呈現出的事件建構方式與生活經驗,都有其可能性。在支線故事發展中,我注意到人們通常可以同時經驗到不只一種的存在定位,不只一種的自我認同領域。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故事・解構・再建構:麥克・懷特敘事治療精選集》,心靈工坊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麥克・懷特(Michael White)
譯者:徐曉珮

「敘事」為心理治療掀起的嶄新風潮方興未艾,敘事治療最重要的奠基者,麥克・懷特,更是眾所仰望的焦點人物。他過世後,長年的工作夥伴雪莉・懷特(Cheryl White)邀請世界各地的敘事治療師推薦心目中麥克・懷特最具啟發性的文章,從中悉心挑選、編輯,集結成本書。

本書收錄的八篇論文與訪談稿,既全面又細膩地呈現了麥克・懷特的思想精神與實務方法。全書從「解構與治療」談起,一路討論了他對心理健康、身分認同、悲傷輔導、兒童保護、倫理與靈性的顛覆性看法。懷特並透過一篇篇實務案例,示範治療師在敘事治療的典範下,如何在面對思覺失調、精神官能,以及遭逢家暴、創傷、失落的個案時,能有不同於主流心理治療的有效做法。

全書洋溢著懷特對人的好奇之心與悲憫之情,如他引詩人馬盧夫(David Maloud)所述:「要找到描述的字句,讓通常不會被看見、也不會被述說的事物發出獨特的光芒」,這般情懷與洞見不只為心理治療工作者帶來啟發,也鼓動著所有讀者探索內心本具的生活智慧,重新講述自己的故事,實踐更積極的人生。

本書特色

  • 全球治療師嚴選,八篇最精華的敘事大師麥克・懷特經典好文。
  • 宏觀展現麥克・懷特的思想與情懷,引人觸動。
  • 具體呈現後現代「解構」思潮下的心理治療實務做法,具啟發性與實用性。
30708261_10155698647533542_8330229039281
Photo Credit: 心靈工坊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生活』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