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不重視「媒體素養」教育,下一代如何辨識藏在媒體裡的魔鬼?

再不重視「媒體素養」教育,下一代如何辨識藏在媒體裡的魔鬼?
Photo Credit: Yeko Photo Studio /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若「媒體素養教育」不盡早在台灣受到重視,我們的下一代該如何面對未來的資訊社會,如何在這樣的廣告中,讓孩子能獨立思考,學會「尊重」,又如何找到藏在媒體裡頭的各種魔鬼?

文:莊貿捷(師大大傳所,媒體素養營總召)

日前手機遊戲廣告在台灣播送,相關爭議的內容遭到藝人吳慷仁的批評,他透過社群網站臉書表示,「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你怎麼了?這廣告一點也不幽默!(中間略)二是廣告怎麼能這樣播出?電視打開就看到的內容,是不是可能對年輕的孩子有所誤導的疑慮」。

吳慷仁在臉書上大力抨擊後,陸續有許多不同的聲音出現,其中最受到迴響的是廣告小妹認為,電玩物化女性,是為了吸引男性客群,就相當於韓劇物化男性,是為了吸引女性客群,「性愛本就是我們生活中的一部分,這廣告的最大問題不是性暗示或低俗(走高大上路線才會被客戶唾棄),而是播放時段。」最後,廣告小妹建議,廣告應避開闔家同歡的時段,著重於「網路廣告播放」。

藏在媒體裡面的魔鬼

這樣具有爭議性的廣告,能討論的地方有很多,若是站在廣告商的角度去思考,確實要以「客群」做為思考導向,在資本主義邏輯下的社會,著重於點閱率、收視率的,要精準地以時下年輕人口吻及行為,製造出話題,才能吸引到廣大的受眾,反映了台灣部分年輕人的「品味」,這樣的思考是沒有問題的。

只是,今天若站在「教育」的立場,可能還許多面向,能提供社會大眾參考。

在廣告裡不論男女,都已經受到商業影響,物化成為商品,以外貌博取受眾的眼球,這樣的商業操作行為,早就見怪不怪屢見不鮮,這倒不是本文的重點。這邊要談的爭議是在於,廣告上「動作」的安排,男性押女性低下頭至下腹部,並且搭配上,「我幫你6一波」台詞。這樣的動作和台詞,顯然在廣告商的角度會認為,能獲得不錯成效。整體而言,無論是「廣告方」還是「閱聽眾」,都反映了在台灣社會上,存在已久的性別問題。

諸如這樣的性別議題,都能在台灣電影、音樂、YouTuber、日常生活中窺見蛛絲馬跡。其實在許多研究裡,早就證明了「語言」和「動作」中,確實暗藏許多不對等的權力,在此不多贅述。我們該近一步思考,這樣的「行為」,背後代表的「成人性暗示」,是否能建構在不平等的關係中。在這樣的思考下,所產生出來的廣告,恐怕才是讓許多人排斥的主要原因之一。這既然要談得是教育,回到了吳慷仁提到的,「電視打開就看到的內容,是不是可能對年輕的孩子有所誤導的疑慮」,以及「廣告應避開闔家同歡的時段,著重於網路廣告播放」這邊討論。

資訊社會下的孩子

據調查2017年台灣30歲以下,每周在網路上時間高達15小時,誰還在看電視,新媒體時代來臨,觀眾不必再侷限在電視機的框架裡。電視主持人吳宗憲就曾經說過,未來「網路會取代馬路,以前做電視,以後改做網路,觀眾將來看的東西,會從電視變成螢幕。」他的「螢幕」指的是電腦和手機螢幕。孩子早就已經透過無所不在的網路,接受到許多影片及資訊。

在著名的《童年之死:在電子媒體時代下長大的兒童》一書中,提到兒童在二十一世紀將遭逢的命運,越來越多的兒童受到電子螢幕影響,過著所謂「媒體童年」的生活,他們接觸「成人」媒體的管道與日俱增,這種情形可能將逐步消弭童年與成年之間的差別變得早熟,漸漸失去我們所熟悉的童年。作者David Buckingham對童年與媒體環境近年來的轉變,提供一個明晰且淺顯易懂的說法,雖然他所討論重點是在電視,但某一方面也如實地反映了,現在資訊社會「永遠在線」,對兒童所帶來的一些問題。

David Buckingham提到電視與網路資訊對童年的侵蝕,網路又把本來應該是在私密之地談論的話題,搬到了大家的眼前,而這些所謂的引起大家共同興趣的話題,無非也就是性、暴力、黑暗面、災難、事故等。於是兒童變成了小大人,他們穿的也不再是兒童標識的衣服,唱的也不再是兒童歌曲。

另一方面,新科技蓬勃發展,造成公領域與媒體的私有化,過度商業化模式讓媒體中充斥著「腥、羶、色」。David Buckingham主張,在瀰漫著暴力、商業化與政治的成人網路世界中,兒童已經不可能是被隔離或受到保護的,因此,必須重視兒童作為「公民」與「消費者」的權利,培養他們獨立思考的能力。

但是,台灣的媒體教育課程規劃偏重「科技使用」的面向,反而忽略了「媒體素養」,以及最重要的「獨立思考」。從現行的課程架構即可看見,我國對於媒體教育仍有許多不足之處。因此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大眾傳播所,在近年來汲汲營營,不斷提倡「媒體素養」教育的重要,製作出「新聞馬鈴薯」動畫,希望讓許多孩子能夠提早意識到網路資訊及新聞,對社會的影響。

最後《童年》一書中談到,兒童作為觀眾、消費者和公民的結論是,兒童其實有自主選擇和思考的能力,針對以上權利,政府應隨時準備好施行相應措施。近年隨著商業媒體發展,「收視率」成為電視台製播內容的依據,「點閱率」成為社群網紅遵循的守則,許多媒體為了短時間能抓住閱聽者的眼球,誇大其辭報導,餵養不當的資訊,間接影響到了許多孩子的價值觀,若「媒體素養教育」不盡早在台灣受到重視,我們的下一代該如何面對未來的資訊社會,如何在這樣的廣告中,讓孩子能獨立思考,學會「尊重」,又如何找到藏在媒體裡頭的各種魔鬼?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