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脫歐會讓法文再度成為「歐洲的語言」?

英國脫歐會讓法文再度成為「歐洲的語言」?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英文目前仍然是世界上主要通行的語言,放棄英文,某種程度上也是在減損歐盟自己的競爭力,更別說過往學習英文所投資的時間、心力和金錢。

自16世紀以來,受到法國宮廷、貴族所發展出來的精緻文化吸引,再加上法文能精確表達細微語意差異的特性,讓歐洲許多國家的外交官都漸漸選擇使用法文作為彼此主要的溝通語言。在緊接著的17、18世紀,說法文是「歐洲外交語言」一點都不為過,歐盟最早的前身—歐洲煤鋼共同體—在1952年甫創立之時,也是使用法語作為主要的工作語言。

法文在歐盟內部逐漸失勢

不過隨著歐盟成員國不斷增加,法文漸漸失去它當初作為歐盟主要工作語言的地位,將位置讓給了更加普及的英文。

法文、英文會有這樣的勢力消長,其實並不是因為1973年加入歐洲經濟共同體(同樣是歐盟的前身)的英國特別推動使用英文,而是美國在全球化時代下透過各種管道大力傳送美式文化、美式英文到世界各地的結果。

2004年歐盟大舉東擴加入許多前共產中、東歐國家時,這些國家的官員主要學習的國際溝通語言,幾乎都是英文而非法文,使得英文在歐盟機構內使用的頻率大大增加、地位更加鞏固。現在歐盟雖依法列有24個官方語言(最新的官方語言為2013年加入的克羅埃西亞語),但內部其實只有三個不成文的工作語言,分別是英文、法文以及德文,也剛好反映三個人口數最多的歐盟會員國。

英國脫歐:法文的逆襲?

面對法文在歐盟內部地位日益衰退,法國政府並非坐以待斃,而是開始提倡歐盟內的「多語言主義」,希望這個策略能夠一面抵擋英文霸權的蔓延,一面重新包裝法國政府對法文的支持,例如在大多數歐盟機構所在的比利時首都布魯塞爾市內,法國政府甚至補助在歐盟工作的記者還有其他國家的外交官上法文課。

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也曾經在法蘭西學院(Institut de France)一場演講中,鼓勵法國官員:「英文在歐洲的語言統治不是不可避免的,我們有能力讓法文重現昔日的榮光,英文並非註定成為歐洲人能說的唯一外國語言。」

而眼見英國脫離歐盟將在明(2019)年成為事實,法國政府更是摩拳擦掌,希望能把握住這個大好機會重新讓法文成為歐洲主要的外交語言,畢竟在英國退出之後,歐盟內只有約500萬英文母語人士,僅佔總人口約1%,假如按照母語人口多寡決定歐盟內部工作語言的話,確實沒有理由再使用英文作為歐盟主要的工作語言。

歐盟執委會主席榮克(Jean-Claude Juncker)在英國脫歐公投結束後的幾場公開演講,就已經開始刻意的使用法文。根據美國媒體POLITICO的報導,一名執委會官員說其實自從榮克在2014年就任後,法文在執委會內部會議的使用頻率就已經比以往來得更多。

英國雖會離去,但英文會留下

然而矛盾的是,相反的事情正在發生。就算英國脫歐的程序還正在進行中,非法語系會員國如波蘭、義大利和捷克的官員,卻表示希望未來英文能夠變成歐盟內主要的溝通語言。

這些會員國抗拒法文的原因主要有兩點:首先,目前有51%的歐盟公民將英文作為他們的第一或是第二語言,法文則佔26%、德文佔32%,就算英國離開歐盟,也還是有45%的歐盟人口會說英文;換句話說,英文是大部分會員國官員的第二、或是第三語言,因此能夠成為一個相對中立的溝通語言,若是切換成法文,他們也會擔心法語系國家在未來的溝通談判上佔有隱性優勢。再者,英文目前仍然是世界上主要通行的語言,放棄英文,某種程度上也是在減損歐盟自己的競爭力,更別說過往學習英文所投資的時間、心力和金錢。

另外,未來只要歐盟內有越來越多人使用英文,官員就更有動機為了減少成本、提升效率而將內部文件以英文撰寫,或是在會議中使用英文。現在歐盟機構內語言翻譯跟解釋的費用佔歐盟預算快1%,相當於約10多億歐元,因此若能在更多內部討論的場合使用英文,勢必可以減少不少翻譯的開支。也難怪就連傳統上一直堅持使用法文當工作語言的歐洲法院內,日前都有傳聞說希望討論開放使用英文的可能性,以應付日益增多的案件數量。

以上種種理由都說明了,為什麼儘管法國人將英國退出歐盟視為一個他們增加法語影響力的大好機會,但多數會員國卻不會願意放棄英文、使用法文。

受美式英文影響較深的「布魯塞爾式」英文

不過英國也不用高興的太早,因為日後歐盟所使用的英文會是「歐式」、或稱「布魯塞爾式」的英文,而不是正統的英式英文。

「布魯塞爾式」英文其實從英國加入歐盟之後就開始發展,並創造了許多在歐盟機構工作的人才會使用的英文語法和單字,像是「eventual」這個字在歐盟機構裡面不是指「最終的、最後的」意思,而是指「可能的」。「semester」在歐盟機構裡不是指一季,而是半年,歐盟執委會大樓名稱「Berlaymont」則被引申為帶有負面意涵的「官僚主義」。(更多「布魯塞爾式」英文的特色或是誤用,可以參考這份2006年由歐盟審計院出版的文件

在沒有英國人設立英式英文框架的情況下,這樣變形的「布魯塞爾式」的英文可以想見在英國脫歐之後會更加流行,以後歐盟內部甚至可能出現到底要使用偏向美式英文或是英式英文的爭論,畢竟英國退出歐盟就沒有主場優勢,而歐盟內70%的英文使用者是學習美式英文,如果歐盟真的想用英文跟世界接軌,那使用美式英文應該是一個更好的選擇。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