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輯】板橋大觀社區的歷史&迫遷事件始末

【圖輯】板橋大觀社區的歷史&迫遷事件始末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大觀社區早在土地移轉為國有前便有居民定居,其後更在當局長期默許下才得以發展成今日的規模。而在過去逾廿年裡,居民不斷尋求能夠繼續在大觀生活的方式,然而政府卻未拿出誠意與居民協調,甚至在未有使用社區土地的需要時便提起民事訴訟,要求居民遷離並繳交不當得利。

文:大觀事件-Daguan Homeless

大觀1

大觀社區的歷史最早可追溯至1956年。社區所在的土地原屬板橋林家所有,但當時由前總統夫人蔣宋美齡主持的婦聯會,為安置榮民、榮眷,在板橋浮洲地區興建全臺首個眷村「婦聯一村」,隨後亦在鄰近地區陸續興建大大小小眷村。

而大觀社區的前身,便是早先受招商而來、合資興建的婦聯一村福利中心,由當時聯勤總部的國軍福利事業總管理處派員協助設置,福利中心不但維繫眷村日需供給,也讓各地前來的榮民得以棲身於此。而居民也定時繳納租金,過著平凡的日子。

不過,1963年,強颱葛樂禮侵襲北臺灣,浮洲地區被大水吞噬,許多房舍倒塌,此地被認為不適居住,婦聯一村遷村作業因此開始。但當時福利中心的居民未被認為是婦聯一村居民,未受到協助安置,詢問當時管理的聯勤總部,也僅得到「可續住或自行遷離」答覆。因此未遷離的居民自行整修房舍、環境後便續住下來,形成現在的大觀社區。

而原婦聯一村福利中心用地,直到1966年才由陸軍總司令部登記為國有土地;1969年,臺北市政府在婦聯一村原址興建「臺北市第一榮譽國民之家」,即今日板橋榮家的前身。

而婦聯一村遷村後,前後接管原福利中心土地的陸軍總司令部或國軍退除役官兵輔導委員會(退輔會),對居民少有聞問。直到1985年,因應當時大觀路拓寬,居民的房屋需退後約2公尺,板橋榮家才與大觀社區居民接觸。當時退輔會不但同意居民重建房屋(但要求至高不得超過二層樓,頂部僅能用石棉瓦斜置),臺北縣政府(今新北市政府)也給付居民因馬路拓寬拆除部分建物的補償金。

下載2

1993年居民曾提出申請承購土地,而板橋榮家也在1995年的「處理私人使用國有公用土地協調會」中,要求居民提供居住證明以為移交土地予國有財產局之依據,但會後卻不再有任何消息。

時至2002年,浮洲這塊土地再度受到臺北縣政府重視,因而有了都市計畫,在計畫中這塊土地劃為社福用地,然而居民當時對此一無所知。2008年後板橋榮家將居民分為六批寄送存證信函,以民事訴訟的方式要求居民拆屋還地,還須償還五年不當得利,依據財政部訂定之《各機關經管國有公用被占用不動產處理原則》,退輔會雖可先與居民協商,卻選擇了以訟迫遷,2014年訴訟終結,居民早已心力憔悴。

2016年5月榮家便開始強制執行,收取不當得利。8月又舉行「總體說明會」欲逼迫居民點交,此時居民選擇了團結起來組織自救會,為自己的家園戰鬥。至10月原訂的自拆期限後,自救會開始與退輔會的官員面對面協商。

下載3
下載4

退輔會提起民事訴訟的重要目的就是要取得居民安居了數十年的土地,而在拆屋還地的訴訟中,法院對於已內國法化之《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所保障的居住權卻少有著墨,逼得居民只能一步步陷入這個失去家園的絕境。

居民之中較年輕而無家室的人,或許還有機會藉省吃儉用勉強覓得足以棲身的處所,但對社區中的長輩而言,事情就不是這麼簡單了,首先許多人年事已高、無力工作,僅能依靠微薄的積蓄與津貼生活,根本無法出外租屋生活;再者,就算是經濟條件許可賃居者,亦須面對房東普遍不願租屋給老人的困境;對青壯年來說,雖然較無前述困擾,但縱使幸運覓得落腳處,也可能會發生因距離等因素而不得不離開原先工作的情況;至於在鄰近市場或大觀路旁做生意餵養一家的人,若被迫遷離大觀,除了要另覓適合的地點,同時勢必須重新培養客源、找尋合作的上游廠商,亦是對生計的一大打擊。

下載5

訴訟終結後,退輔會按判決向敗訴的住戶追討五年不當得利,在其向法院聲請強制執行後,不少原先經濟狀況就不太好的住戶,每月匯入帳戶中的薪水仍要被扣繳高達三分之一,讓其肩上養家活口的擔子更顯沉重。

除了不當得利外,隨時可能發生的迫遷也令居民如坐針氈,煩惱到時究竟要去哪生出一筆錢安頓一家人的生活,在原先就不多的存款及月薪被扣繳後,他們幾乎無力面對無家可歸的慘澹窘況,事若至此,豈不只能與城市發展所產生的瓦礫一同被掃除?

尤有甚者,有位居民因不當得利的強制執行而遭雇主辭退,目前僅能看著不當得利的金額加上利息後不斷地攀升,以打零工的微薄所得勉強餬口。

大觀的訴求

下載7

大觀社區早在土地移轉登記為國有之前便有居民定居於此,其後更是在當局長期默許下才得以發展成今日的規模。而在過去逾廿年的時間中,居民不斷地尋求能夠繼續在大觀生活的方式,然而政府機關卻未拿出對應誠意積極與居民協調,甚至在未有使用社區土地的需要時,便提起民事訴訟,要求居民遷離並繳交不當得利,讓許多原本就只能省吃儉用過日子的居民,必須同時面對經濟與流離失所的壓力!我們認為,政府應正視大觀社區形成的歷史脈絡,以及過去施政上的錯誤,讓大觀居民們在原地續住,還給居民完整的家園。

下載8

大觀事件是因為臺灣過去長期缺乏完善且整體的住宅政策,加上各經管機關又疏於管理國有土地而發生的,但政府卻單方面的讓居民承擔一切責任。

退輔會根據《各機關經管國有公用被占用不動產處理原則》,逕以「訴訟排除」的方式迫遷大觀的居民,並要求償還鉅額的不當得利,其中甚至有金額達百萬之譜者,就居民而言,此不當得利早已是生活的產生沉重負擔。

正是因為政府忽視大觀事件所形成的歷史脈絡,卻又恣意地對居民提起訴訟排除,透過「不當得利」之污名抹煞大觀形成的歷史過程,故我們呼籲政府能夠正視大觀的歷史脈絡以及自身的責任!

下載9

在國有土地清理活化的政策下,管理國有土地的政府機關以土地開發利益、公共建設為名,忽視土地的歷史脈絡,逼迫居民離開生活了數十年的家園,而財政部國有財產署所訂定的《各機關經管國有公用被占用不動產處理原則》,則使得全國各地有許多迫遷案如同大觀一般,被以民事訴訟之方式自土地上排除,藉要求拆屋還地、返還五年不當得利來迫使居民離開。

而前揭處理原則第3點明訂,政府得以選擇對居民傷害較小的協調方式處理,但其卻便宜行事直接提起告訴,用民事訴訟來處理政府與人民的關係,將迫遷一事包裝成私權糾紛,這樣的做法有「公法遁入私法」之嫌,不只規避了政府應當保障的拆遷安置協商程序、以及政府應當負起的安置補償責任,更是粗暴地以法院判決及其執行作為迫遷人民的兇器。

觀我國現今之國土活化政策,政府機關忽視土地的歷史脈絡、更不去考量人民居住權的問題,而財政部的處理原則看似在處理產權占用的問題,實際上卻是在犧牲人民的基礎上成就政府與財團的利益。政府如此一意孤行的開發計畫沒有納入居民參與的想像,不僅無法成就真正有利人民的「發展」,反而使居民背負著大筆不當得利並且失去家園。

下載10

居民們不停地尋求能達成原地續住目標的方法,此間曾多次與政府機關協調或陳情,卻總無法得到令人滿意而足以安心的答覆,例如居民在2016年10月到財政部陳情,希望財政部能夠修正《各機關經管國有公用被占用不動產處理原則》,針對因歷史因素形成的無產權建物建立協商與安置機制,同時停止對包含大觀在內數個個案的迫遷,但財政部卻僅表示他們會檢討現行的處理原則,對個案則無能為力。

而居民與退輔會重啟協商後,退輔會李文忠副主委曾於協商會上承諾在協商結束前不會強拆大觀社區,然而該會檯面下卻是小動作不斷,不但逼迫住院的居民點交房屋,甚至試圖背著居民發包拆除工程,到了2017年2月甚至表示將在同年「4月下旬」聲請強制執行,此等行徑再再顯示了該會毫無誠信可言,也讓人不禁懷疑安居樂業的日子是否只存在於童話故事之中。

下載11
下載12

最後,我們提出以下訴求,衷心盼望政府勿再讓大觀社區成為另一個遭受壓迫的「不義遺址」:

  1. 要求以原地安置為方向與自救會共同召開後續協調會。
  2. 要求與自救會共同召開學者專家會議研擬原地安置方案。
  3. 正視非正式住居之歷史脈絡、檢討國有土地活化相關政策,積極保障人民居住及生存權益。

近況:5月4日協調會破局,毫無誠意協商的退輔會副主委李文忠,不但不願真誠地跟居民協商,解決大觀爭議,更放話將會加速拆除大觀社區,由此可見,至今政府仍然不願誠心地來面對大觀,而蔡英文總統於4月7日所承諾的「好好處理」也只是條空頭支票。

延伸閱讀

本文由大觀事件-Daguan Homeless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