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刊文春總編輯的工作術》:曝光Becky婚外情的LINE畫面,會太過分嗎?

《週刊文春總編輯的工作術》:曝光Becky婚外情的LINE畫面,會太過分嗎?
Photo Credit: ベッキー(Becky)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誰的醜聞一定會刊登呢?這個問題沒有明確的基準。我們會從時代性、時機點等各種角度來研討、判斷。

文:新谷學

比起營造出來的「假象」,更想看真實的「人」

我們報導了很多AKB48的醜聞。坦白說,她們經紀公司的媒體控制做得很好。以秋元康的弟弟為中心,聽話的媒體能夠得到總選舉、猜拳大會等活動的播放權,或是官方書籍出版權之類的「糖果」;而忤逆他們的媒體便會被施以「鞭子」制裁,也就是不接受任何採訪。如此一來,反而激起週刊文春的動力,醜聞一條接一條地爆個不停。

峯岸南因為週刊文春的報導而剃平頭時,我真的非常震驚。頭髮是女人的生命。我很訝異她竟然會做到這種地步。我馬上指示照片班的編輯:「邀請她參與篠山紀信拍攝的〈原色美女圖鑑〉單元。」雖然很希望能拍下難得的照片,並順道訪問她的心情,但終究沒有成功。不過,後來峯岸南在某個綜藝節目上,若無其事地說:「文春意外地很認真採訪。」讓我留下深刻的印象。

「指原莉乃 前男友的告白」和「小澤一郎 來自妻子的『離婚信』」刊登在同一期。多虧小澤的報導,這期雜誌銷售一空;而在指原被下放到博多的師妹團體HKT48的消息釋出後,這一期就賣得更好了。這期週刊文春在亞馬遜網站上,甚至一本賣到九千七百四十日圓。指原之後的活躍程度也是有目共睹。她曾在電視節目上說:「和文春是雙贏。」聽到這些被報導者的反應,讓我感覺稍微鬆了口氣。

有一次公司出版局的高層找我過去,對我說:「我們簽了合約,要製作前田敦子東京巨蛋公演的官方雜誌。這是筆大生意,麻煩你現在開始,要維持好和AKB的關係啊!」我回答他:「我明白了。不過要是拍到決定性的照片,我還是會刊登喔。」之後沒多久,我們就拍到前田敦子那張「深夜的公主抱」照片。我心中雖然沒想過要「抽掉報導」,不過,還是十分注意照片的選擇和報導的寫法。這倒不是顧慮到出版部的關係。青春期的女孩有喜歡的對象是理所當然的事,喝喝酒、打打鬧鬧,偶爾在晚上大哭一場,也沒什麼好奇怪的。人就是因為這樣才有魅力。只會像個芭比娃娃一樣,打著「禁止戀愛」的旗子假裝乖乖牌,一點魅力也沒有。我們並不想寫出以傷害她為目的,讀起來令人不甚愉快的報導。

這件事還有個後話。有一次,我和前田敦子經紀公司的大人物餐敘。我一不留神,竟然對他說:「前田小姐從那件新聞後,做為女演員又更加成長了呢。」不用說,當然是被對方罵了一頓:「這輪不到你來說!」

曝光Becky的LINE畫面,會太過分嗎?

週刊文春刊登了Becky和川谷繪音二人的LINE對話畫面。獲得這筆私人訊息的方式,在網路上掀起了熱烈討論,後來甚至有專家開始調查LINE對話的外流方式,連LINE公司也發表了官方聲明。另外,也有許多人質疑刊登LINE的畫面,是否做得太過頭了。

Becky事件的第一篇報導中也刊登了LINE的畫面,不過,引發熱議的則是刊登了雙方對話「sentence spring」、「謝謝文春」的第三篇報導。刊登第一篇時,經過和顧問律師的討論,我們決定將重點放在證明報導的真實性,因此,只公開最低限度的畫面。不過Becky卻在雜誌發售前一天召開記者會,全盤否認了報導的內容。於是我們再度和顧問律師討論,為了證明事實並非如她所說「只是單純的朋友」,才決定刊登新的LINE畫面。

現在,「隱私權」這項概念的確逐漸受到重視。不單注重「是否為事實」,評斷「是否只是單純侵犯隱私?」「這是具有報導公共性或公益性的隱私嗎?」的標準日趨嚴格。其中也有人認為,絕對不能容許干預隱私的採訪。另外也有人覺得「做這種事好玩嗎?」並對週刊雜誌感到厭惡。

不過,將隱私權的範圍擴大,換句話說,就是將「知的權利」縮小。我們並不是沒來由地隨便挖人隱私。特別是針對那些在社會上擁有巨大影響力的人,為了不讓大眾有所誤解,我認為應該盡可能地向大眾傳達他們各式各樣的「面孔」。除了他們利用聽命於自己的媒體或社群平台所發出的消息,更應該提供不同方位的視角給閱聽大眾。尤其是面對握有強大權力的政治家,這麼做尤為重要。無論在哪個時代,都需要有勇氣敢大聲說:「國王沒穿衣服!」的媒體。發表對掌權者不利的真相,非常需要勇氣。而在背後支持著我們的力量,就是讀者「想知道真相的心情」。

那麼,誰的報導算有公共性、誰又是侵犯隱私呢?誰的醜聞一定會刊登?關於這幾點,週刊文春並沒有明確的標準,全視個案而定。

之前在某場演講時,有人問我:「文春也會刊登無名小卒的消息嗎?」名人的小醜聞會登嗎?無名人士的大醜聞呢?其實這些全視內容而定。舉例來說,知名企業因為影響力大,即使小事也應該要報導;而沒沒無聞的小企業,如果是非法轉賣廢棄食品問題,由於對國民生活會造成廣大影響,因此勢必有好好報導的意義。又例如,某地方政治家的政務活動費用途不明,即使該議員並不知名,但若同樣的事情也可能發生在日本各地,便擴大了問題影響的層面,因此應該加以報導。有時我們的報導也能吸引其他媒體加入,成為深入追蹤報導的契機。

以發生「下流外遇」的宮崎謙介議員為例。二〇一五年十二月,他在妻子金子惠美議員生產時,直言要爭取議員休育嬰假,因此蔚為話題。這樣的人物,卻被我們發現他在太太即將臨盆時,和其他女性密會的消息。他做為議員其實並不知名,不過「因為育嬰假而大受矚目的同時,本人卻從事和育嬰假背道而馳的行為」這項事實,我們認為有報導出來讓大眾討論的意義,因此決定刊登。

只不過關於刊登的時機,在編輯部內經過一番爭論。我們聽聞其他週刊雜誌也有動作,因此希望能越早刊登越好。但是金子議員若是透過週刊文春知道丈夫外遇的消息,受到打擊而對母體或即將出生的嬰兒產生不良影響,恐怕會導致無可挽回的悲劇。因此,我們的最終結論是:「即使被其他雜誌搶先,也要等金子議員生產後再刊登。」

誰的醜聞一定會刊登呢?這個問題沒有明確的基準。我們會從時代性、時機點等各種角度來研討、判斷。

無論如何,坦白說,週刊雜誌要是講些自以為是的報導理論,也頗令人反感。聊八卦這件事無論在古今中外,都是一種文化。揭發那些自以為是、虛偽做作的人,除去社會上的禍害,為大眾消愁解悶。我認為,這些也是週刊雜誌的重要職責。

相關書摘 ►《週刊文春總編輯的工作術》:別讓「感覺很有趣的心情」踩剎車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週刊文春總編輯的工作術:當大家都說往右時,你敢向左走嗎?》,悅知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新谷學
譯者:陳妍雯

平均印量超過65萬本!
向連續13年銷售NO.1的《週刊文春》雜誌總編輯,
學習「化不可能為可能」的究極工作術

現在是個難以掌握未來的時代。特別是我們出版業,被說「不景氣」已經很久了。但也正因為處於這樣的時代,更應該去追求有趣的消息、去挑戰別人不敢做的事。

不能把「不景氣」當作「做不出有趣事情的藉口」。如果能創造出真正有意思的事,一定能引起共鳴,不但可能成為一樁好生意,甚至還能反轉惡性循環。──新谷學

所有的商業行為,都是從「人」開始。
為什麼他們總能拿到最驚人的獨家新聞、邀請到最不可能的對象合作?
有「文春砲」之稱的《週刊文春》,
曾爆出多起政治獻金案、AKB48團員的地下戀情、
Becky婚外情事件、長達一年的UNIQLO臥底報導等,
每次出擊都引起社會輿論熱議。

關於工作的本質,所有組織都相同,
從建立人脈、蒐集情報開始,與人溝通、傳達想法,
進而打動對方合作,獲得成果。

書中集結現任總編輯新谷學近30年以來的工作心法──

  • 情報/人脈:只有「直接見面」才能產生真正的信賴
  • 企劃/發想:在什麼都沒有的「空地」上建造「新的擂台」
  • 委託/交涉:讓難攻不破的對象點頭說「YES」
  • 組織/統率:打造出能立刻「進攻」的團隊
  • 決定/覺悟:無論被打得多慘都「不會倒下」
  • 策略/本質:在「銷售難行」的時代,行銷應該怎麼做?
getImage
Photo Credit: 悅知文化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