貫穿三「城」的台南大軸線——從摩登老街到文化創意大道

貫穿三「城」的台南大軸線——從摩登老街到文化創意大道
台南末廣町,圖左是林百貨,圖右是勸業銀行台南支店|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台南驛到台南船溜這條軸線上及其兩個街廓內,包含了在興建時,是台南市,甚至是台灣最摩登的建築與設施,也包含了台南市重要的老街、古蹟、博物館、文教設施。比台南市任何其他地區或街道更具有文創大道的可能性。

圖/文:傅朝卿(國立成功大學建築學系特聘教授)

從大正町到末廣町——
從摩登老街到文化創意大道

前言

這幾年,全球許多城市都在重新檢討定位,同時尋求新的自明性,以便在21世紀更有競爭力。重新檢視台南市的都市發展,我們可以發現一條軸線貫穿三個重要的地區(安平熱蘭遮城、府城及成功大學大學城)。在過去,這三個「城」被運河與縱貫鐵路在空間上區隔為三個明顯的部份,但進行中的運河星鑽計畫與鐵路地下化計畫將有機會縫合這三處都市區域。

在21世紀創意產業順勢而起的年代,這一條貫穿台南市中心的軸線若能被以「創意」的概念加以整合,必然可以創造一條世界獨一無二的歷史創意文化大道,與法國香榭里榭大道、愛丁堡皇家哩或是巴塞隆納的朗布拉大道並駕齊驅。其中,從台南火車(台南驛)站到台南運河碼頭(台南船溜)可以說是台灣日治時期現代性最強的街道,而其周圍卻又是台灣歷史最豐富的街區。從歷史而言,它是一條摩登老街;從契機而言,它將會是一條文化創意大道。

1
Photo Credit: 遠流出版

最摩登的現代街道型式

1895年(清光緒21年、日明治28年)入台之初,日人曾經短暫與過渡性的使用清朝時期所留下之各種建築。可是為了更有效率的行使統治權,日本據台後也很快的更改清代舊有之行政區域,劃定新的行政區劃,接著便展開新的建設,以期塑造一個與前清截然不同之實質環境,此舉意謂著舊有政權之瓦解與政治權力之重新分配。

然而最初日本統治台灣時之都市改造動機卻是因為殖民政府對於都市環境的態度無法認同而從衛生觀點著手。早在1897年(日明治30年),台灣總督府就因為台北城內之道路狹窄彎曲,污水溢流缺乏上下水道,導致疾病叢生,因而發布《台灣中央衛生會規則》,以期統籌城市公共衛生,改善環境。

1899年(日明治32年),台灣總督府發佈《台灣下水道規則》及其施行細則,冀由統一市街下水道設施,保持衛生品質。同年亦公佈各種市區計畫內劃定為公用或官用之目的預先告示之地域內有關地建築物管理要項,以為城市中公共設施用地禁建之法律基礎。同年台北市城內即實市區計畫,成為台灣都市計畫之濫觴。1900年(日明治33年),台灣總督府再發佈《台灣家屋建築規則》,之後其施行細則也公佈實施,此規則之重點乃是新建築之興建必須經過核准,同時也授權政府可以把不良之建築拆除。雖然從此台灣建築之管制已經展開,可是其重點卻仍然是衛生與環境之改善。

在街道改善的過程中,「市區改正」的觀念與實踐也在20世紀初,於台灣成形。當傳統的行政區瓦解,新的行政區劃形成後,日人於是開始對台灣傳統之聚落進行重新塑造的工作。藉由市區改正與都市計畫之實施,習自西方之格子狀道路系統與圓環等新的都市空間被生硬的植入台灣城鎮之中。明治維新後之19世紀末日本成為現代世界最新的強權國家,諸事師法西方文明,因而在城鎮之現代化上自然也根源於西方現代都市之模式。

「市區改正」是日本人在改造台灣傳統城鎮時較早之手法,事實上,我們由「改正」一詞上,已經隱約看到日本政權對傳統與現代(西方)都市之價值判斷。當這種情形被應用到台灣這一個日本殖民地時,其意涵變成了統治者理想都市與被統治者傳統聚落脈絡之價值取捨。在城鎮發展上,拆除原有城鎮兼具有防禦功能及象徵意義之城牆。因而在台灣許多城鎮市區改正之過程中,台灣傳統建築有的全部遭到拆除,有的則是部份遭到拆除,因而形成一種新的建築形式。

經由「市區改正」與後續的「都市計畫」,日治時期50年台灣城鎮可以說是改頭換面。傳統城鎮範圍之瓦解,使新的市區得以超越舊城牆之局限而發展。而在此過程中,都市之立面之強調與都市節點例如十字路口與圓環新都市空間之出現是原傳統聚落中少見之兩個特徵。在其新風貌中我們可以歸納出下列在傳統聚落中少見之兩個特徵。都市立面之強調,不僅見之於街屋,沿街面之公共建築亦是如此;十字路口與圓環新都市空間之出現使都市紋理更加豐富。日治時期實施市區改正與都市計劃在本質上是一種「科學化」之都市環境改善過程。

2
Photo Credit: 遠流出版

台南市在1899年(日明治32年)尚未實施市區改正時,就已經成立「台南市區計畫委員會」,為台南市之城市改造進行準備。然而到1911年(日明治44年)7月,台南市區改正計畫才正式實施。不過在市區改正之前,部份舊城牆拆除卻已先行開始。在新市區改正中,台南火車站前出現了一個正式的圓環(明治綠園),形成了五條街道(今北門路一段、二段、成功路、富北街與中山路)朝向綠園的情況,車站在都市結構的角色大幅提高,成為台南市東緣的端景。

在五條集中於台南火車站的街道之中,中山路(即大正町)往西延伸為另一個重要的圓環(今湯德章紀念公園,日治時期為大正綠園),街道兩旁廣植鳳凰木,而大正綠園更是日人重要機關的所在,附近有州廳(今國立台灣文學館)、合同廳舍(今消防隊)、警察署(今警察局)、測候所(今台南氣象站與氣象博物館)、台南歷史館(已毀)以及台南博物館(已毀)等建築,台南火車站到台南州廳之間的街道成為台南都市中的主軸,取代了原垂直於車站成功路(明治町)之重要角色。

1926年(日大正15年/昭和元年),台南運河竣工;1932年(日昭和7年),被稱為台南銀座的末廣町店舖住宅(今中正路忠義路街屋)落成,由台南火車站到台南州廳的軸線更往西到達台南運河口,形成一端為陸路樞紐,另一端為水運碼頭的東西大動脈,貫穿行政區與商業區,在台灣都市中十分罕見。換句話說,一條具有東節點(車站)、中節點(州廳圓環)與西節點(運河碼頭)東西軸線在1930年代已經成形,以台南驛為陸運中心,以台南州廳為政治中心,以銀座(末廣町店舖住宅)為商業核心,以運河碼頭為水路中心,為是當時期台灣最摩登的現代街道,包含了端景圓環、林蔭大道、放射圓環、商業大街及端景碼頭五個重要的現代都市節點。

端景圓環

圓環是現代都市發展過程中十分重要的節點,以巴黎的凱旋門廣場最為有名,日本統治台灣期間,不同城市的市區改正計畫中,也都出現了圓環,其中以圓環的概念加上城市端景的概念而成的端景圓環出現在新竹市、台中市與台南,但以台南市的空間尺度最大。

1900年(日明治33年)5月,在縱貫鐵路尚未通車實,第一代的台南驛就已建設完成,是一棟樸實的洋風式樣之建築。此車站經過三十多年之使用,已經逐漸不敷使用而且老舊,不足以成為發展中之台南市之門面,因而改建之聲不斷。日昭和7年(1932年),重建工程開始進行設計,由鐵道部的改良課負責,主要之技師為宇敷赳夫。日昭和11年(1936年)3月15日這棟具有現代建築雛型的車站終於竣工,成為台南市的新門面,也是台南市市區東緣一處重要端景。

3
Photo Credit: 遠流出版

新建的台南驛為一棟二層樓之建築,大廳之前有門廊,正面為供汽車旅客上下之入口,兩側為行人入口,今仍維持原貌。穿過門廊後原為一高兩層樓之售票大廳,售票處居中,入口位於兩旁;今則改為單純之旅客大廳,售票間拆除,正向全部改為入口。大廳之後為位於北面小候車室及南面之大候車室,中間夾以通道通往月台。此外一樓尚有手提行李存放室、旅客服務處、公共電話室及男女化粧室。從一樓大廳有樓梯可上二樓,大廳之上全部挑空,候車室之上,南面為鐵道餐廳,北面為鐵道旅館,設有九間房間,其中有兩間為套房。此外於二樓也附設有酒家、圍棋娛樂室及更衣室等設施,提供旅客簡便之餐飲及住宿之服務。

台南驛建築之立面構成可視為是由厚重之腰牆、菱形屋簷飾以及屋身所構成。門廊正面入口為三個圓拱門洞,兩側入口為弧拱門洞。門廊於轉角兩側各開有一圓窗,門廊為平頂,屋簷有簷飾,並於中央處略為高起成為山形壁之女兒牆,上有精緻之浮雕裝飾,其圖案中央為大圓珠,兩側為花草紋樣。大廳部份所有開口均為長形圓拱窗,西面七座,南北面各四座。西面中央的三個圓拱窗由四根壁柱分列其旁做為邊框,柱頂有圓頂花草紋短柱飾,屋簷並比兩側略高,內有連續小拱圈。正中央之拱圈之上原有嵌入式之時鐘一座,現被一電子鐘所覆蓋。至於在室內之開口部方面,拱圈仍為最主要之空間元素。

在台南驛的前面是一個大圓環,在西南角本來有一棵大榕樹,圓環邊也從本來不起眼的木造建築群發展,出現如台灣日報社一類的西洋歷史式樣建築。在歷經數十年的都市發展之後,這個端景圓環的端景台南驛仍在,且已經是一座國定古蹟,不過大家已經習慣以「台南火車站」來稱之。圓環中的綠地在1970年代由台南東區扶輪社捐贈了一座鄭成功雕像,也彰顯了台南與鄭成功密不可分的關係。

原台南日報社亦已1970年代改建為國賓大樓,與之相對位於成功路口的則是1960年代就已興建的台南大飯店。雖然在這個端景上的老建築除車站本體外已經全部改建,但此圓環在台南市的門面角色依然存在,且火車站周邊仍然是長途客運的轉運節點,交通樞紐的地位也依然存在。在鐵路地下化之後,這個端景圓環將會脫胎換骨,再加上火車站北鄰由原煙酒公賣局改造的台南創意文化園區即將啟動,火車站南鄰的北門路又是商業集中之區,若是圓環上的建築可以用創意的設計手法加以改造,此端景圓環將會是台南市一處新的創意亮點。

4
Photo Credit: 遠流出版
5
Photo Credit: 遠流出版

林蔭大道

林蔭大道是現代都市中非常具有代表性的元素,最有名的就是巴黎的香榭里榭大道。日治時期,這種結合樹群與街道的新型空間被引入台灣,台北中山北路與仁愛路是為當時最具特色者。在台南市市區改正計畫中,從台南驛至大正公園這一條道路雖然不長,卻是台灣城市中最富「色彩」的一條。因為這條路上滿植兩排鳳凰花,每年從五月到盛夏,這條路上總是一片「紅海」,也因而鳳凰花竟也成為台南市的市花,對於台南市民有無比的意義。

這條大道以現今的民族路為界,分為兩個區段。民族路東側,更有橫越市中心的德慶溪,由大正橋跨越之。在民族路至車站這一段,原有兩處重要的建築物。一處是台南市工商展覽館,另一處是台南醫院。工商展覽館在戰後被改造為高等法院台南分院,台南醫院也陸續改造成為今貌。民族路西側至大正綠園間則有台灣歷史最古老天主堂之一的台南天主堂,與全台最重要的民俗活動場所的開隆宮,為以商業為主的這條道路增添了宗教與文化特色。

這一條原為台南市最漂亮的林蔭大道,在戰後因位道路拓寬及交通流量大增,以致於原有的鳳凰木被砍除,後來雖在台南醫院前補植幾株,終究再也不是昔日風采。目前這條馬路的東段,商業行為多數以青少年為主要消費族群,FOCUS百貨及南方廣場,更是台南市青少年主要匯集處。馬路的西段,雖然商業不若東段熱絡,但因有補習班的設立,也經常是青少年流動之處。再加上這段道路上的開隆宮以「做十六歲」成人禮全台著名。如果高等法院台南分院及台南醫院將來可以配合都市發展而遷移,騰出的空間可以改造為以青少年為主的創意商家,配合成人禮的創意發想,相信將可創造出一條新世代創意大道!

6
Photo Credit: 遠流出版
7
Photo Credit: 遠流出版

放射圓環

原大正綠園這個放射狀圓環共有七條道路交會,在台灣算是等級很高的交通節點,在圓環中原立有日本總督兒玉源太郎雕像,因而在過去,台南市民習慣稱呼此圓環為「石像」。日治時期,在尚未實施市區改正之前,這個圓環是不存在的,後來因為州廳與其它重要官署及公共建築均計劃擇址於附近,於是圓環的成形更加具有迫切性。到二戰末期被盟軍大轟炸之前,位於圓環上的重要建築有台南州廳、台南合同廳舍,緊臨圓環的還有台南測候所、台南博物館與台南議會。

日治之初,台南設縣,縣廳設於原清朝台灣分巡道按察使之巡道署(今永福國小址),1909年(日明治42年)曾計畫於原台南府署新建廳舍,但總督府並面之幸町面臨大正綠園之處,廳舍於1913年(日大正二年)10月上樑,1916年(日大正五年)落成完工搬遷啟用。落成之初,此棟建築兩翼較短,後來才陸續增建。此建築為總督府技師森山松之助之作品,二次世界大戰之時曾遭受盟軍轟炸,嚴重損毀,戰後曾歷數次整修,曾作為空軍供應司令部及台南市政府之用。就建築史而言,此建築是台灣當時幾個廳舍中之代表作之一,為建築師森山松之助之作,其他同類之建築尚有台北廳舍(今監察院)及台中廳舍(今台中市政府)。

1920年(日大正九年)台灣行政架構調整,台南廢廳置州,台南廳舍改稱「台南州廳」。戰後,此建築歷經不同單位使用,1998年(民國87年)由台南市與國立文化資產保存研究中心籌備處簽訂合約將此建築及基地無償提供國立文化資產保存研究中心使用後,經五年的工程,於2003年(民國92年)正式完工啟用,作為國立台灣文學館及文化部文化資產局保存研究中心兩個單位之館舍。

8
Photo Credit: 遠流出版
9
Photo Credit: 遠流出版

就建築式樣而言,台南州廳應屬馬薩風格,原來厚重的雙坡式馬薩屋頂於戰爭時被炸毀,目前已修復。整棟建築之造型構成分為三段,紅磚與洗石子並用,再加上許多古典建築元素,頗富變化。正面兩側為衛塔,形成正面構成兩端之收頭,亦頗為特別。在再利用的過程中,基本上臨圓環原台南州廳英文V字型量體部份大致保留,但後面原有一些附屬性增建則拆除。原有中庭則轉換為多功能大廳,南側則以現代建築手法增建了一些新設施,以一種比較積極、比較活潑,新舊建築辯證共存的風貌呈現,形塑了台南市的新歷史性地標。

相對於台南州廳的古典表現,日治時期之台南合同廳舍,則是1930年代台灣最摩登的建築。其是當時消防詰所,警察會館及錦町警察官吏派出所之所在地。建築物為台南州土木課營繕係所設計,中央高塔興建較早,原為「御大典紀念塔」,為慶祝昭和天皇登基所建,塔邊有紀念消防隊有功者住吉秀松而設之雕像,可謂是當時台南市區中最高之建築之一,1937年(日昭和12年)開始增建成為今貌,翌年落成。

台南合同廳舍綠園邊,建築實際上並不對稱,空間上不同單位有獨立之入口及領域,消防隊由中央塔入內,錦町派出所由圓環轉角入內,而警察會館則由面向圓環之面入內,建築內部有中庭一座,衛生服務設施多居中庭之後。造型上,台南合同廳舍中央高塔為最主要之元素,頂部有出簷,上為瞭望台,其餘部份也都強調簡潔,是台灣建築史上最早追求現代性表現的案例。

日治時期,台南市最重要的這個放射圓環,原是政治核心,充滿了政治氛圍,可是今天卻已改變,圓環內的日本雕像早已由孫文銅像,台南州廳已再利用為國立台灣文學館,原台南側候所已再利用為氣象博物館,台南美術館也將設立於原台南警察署之位置。另一方面,此圓環一直是照相館、婚紗館最密集區,賣鞋子特別多之處。如果圓環本身可以有更積極的作為及創意的設計,不但可以吸引人潮提昇周圍的商業及文化活動,更有機會可以創造一處新的城市亮點,每年年底在此樹立聖誕樹就可吸引一波波人潮就是最好的證明。

10
Photo Credit: 遠流出版
11
Photo Credit: 遠流出版

商業大街

由台南州廳往西延伸到現在忠義路中正路口,即可銜接到日治時期的末廣町,這裡也是台南人心目中的「銀座」。台南市在歷經市區改正與台南運河開通之後,由當時的台南驛經明治公園、大正町(今中山路)、大正綠園(湯德章紀念公園)、末廣町(今中正路)到運河口間路段之重要性逐漸增加。1927年(日昭和二年),當時有志於末廣町經營事業之商家,組織了一個店舖住宅速成會,決定在末廣町南北兩側興建連續的店舖住宅。1931年(日昭和六年)1月,工程由日人地方技師梅澤捨次郎開始設計。1932年(日昭和七年),末廣町店舖住宅落成,是為台南市第一條經過整體規劃設計之市街,繁華熱鬧之景依稀可以想像。由於商業興盛,亦使本區有「銀座」之名。此建築在日治末,曾遭受盟軍炮火猛烈轟擊,嚴重受損,原位轉角之林百貨曾作製鹽總廠、空軍單位及警察派出所等用途,日前已修復完成委外經營。

在造型式樣上,末廣町店鋪住宅建築採用1930年代甚為流行的藝術裝飾(Art Deco)風格。基本上以鋼筋或鋼骨混凝土造,正面最少三樓,最多六樓。其中最大的商店為林百貨(林商店),是台南當時最大之百貨公司,一樓至四樓皆為賣場,四樓之部份空間與五樓為餐廳,六樓為機械室及瞭望室。建築除中央高六層樓(雖其一向被稱為五層樓)以外,其他沿街面基本上只有三層樓高,中央處則順應都市計劃而截角,女兒牆部份呈現出一種漸次下降之手法,頂部為飾帶環繞全棟建築。斜角部份,開有不同形式之窗戶,兩側二至五層採圓洞處理,六層則為方形開口。

騎樓柱子之柱頭仍帶有紋樣之裝飾,但已不是標準的西方古典柱式,室內之支柱則明顯有藝術裝飾風格。電梯之設置在當時的南台灣屬創舉。屋頂部份,當時曾作花園之用,今尚有部份遺跡,推測是小神社之類之元素。由於是一體設計,所以沿街之其他商店也多以林商店作為模仿之原型再加以變化,形成一整體性強卻亦具個別性格之現代過渡式樣,可以說是當時台南市最前瞻之商業建築群,而林商店更可與同年由古川長市設計完成之台北菊元百貨店相互比美,一南一北成為台灣現代百貨之先驅。

此條道路往西過了現今西門路後,緊鄰西門路的金飾銀樓商區及西門市場及沙卡里巴、國華街與康樂街到合作大樓為止,商業形態則有庶民化的傾向。一直到台南是於1990年代出現大型百貨公司之前,末廣町一直是台南市精品及舶來品最重要的商業大街,一直延伸到道路西端的運河盲段。1980年代運河盲段被填平興建中國城後,此條曾經繁華一時的大道終於沒落。

不過在大街上仍有一些精品店,街廓內部也還留存不少小型的傳統商家。目前林百貨已修復完成委外經營,而中正路沿街則大致維持商業行為。這一條商業大道,在林百貨重新出發、西門市場再造及合作大樓周邊重新開發後,將有機會再現生機。畢竟長久以來,這裡不但有精品,所有連鎖商店也都有,還有老字號(鐘錶、眼鏡)商店,老店、傳統行業,繡花鞋、擔仔面,充滿經濟潛力與多樣性,過去被稱為銀座大道,也一直是一條精品創意大道!

12
Photo Credit: 遠流出版
13
Photo Credit: 遠流出版

端景碼頭

中正路底原為台南船溜,過去也常被市民稱為運河盲段。這個碼頭過去曾是台南市最有趣的地方,在市區可以直接看到夕陽之處,過去由這裡可以坐船到安平,有水都之風景、也是重要都市節點。可惜蓋了中國城,不但阻斷了城市端景,也丟棄了水道作為城市另類交通要道的可能性與趣味性。因此,不但碼頭附近沒落了,也影響到前述中正路的商業行為,更影響到整個台南市區的發展。

如今,運河星鑽計畫與中國城的拆除都有可能實現,如果計畫縝密且有創意,水有機會回來,周邊也正在改變。事實上,已有看到此處潛力,高級住宅及新的商業空間也在等待復出的機會,加上周邊部份與漁業相關行業還在(如賣魚網、漁會),這個城市端景仍有很多機會可以扮演更積極的角色。

小結

任何一個城市想要創造出具有歷史文化氣息的創意亮點,都必須具備有「摩登的硬體」與「歷史的軟體」兩項基本要件。從台南驛到台南船溜這條軸線上及其兩個街廓內,包含了在興建時,是台南市,甚至是台灣最摩登的建築與設施,也包含了台南市重要的老街、古蹟、博物館、文教設施。比台南市任何其他地區或街道更具有文創大道的可能性。而從車站、州廳、碼頭,車站走到運河端,以步行而言約45分鐘,是非常適合走路的路徑。如果站前圓環可以改造,林蔭大道可以恢復種植更多鳳凰花,台南醫院若遷移成為年輕人聚集的地區,中正路可以恢復商機,運河可以更為親水,這條百年摩登大道將會重新成為台南市區的瑰寶。

14
Photo Credit: 遠流出版
15
Photo Credit: 遠流出版

參考書目

台南市文化資產保護協會,2007,《昨日府城 明星台南——發現日治下的台南》。台南:台南市文化資產保護協會。

周菊香,1993,《府城今昔》。台南:台南市政府。

傅朝卿,2009,《台南市——文化遺產歷史名城》。台南:台灣建築與文化資產出版社。

傅朝卿,2009,《圖說台灣建築文化遺產——日治時期篇》。台南:台灣建築與文化資產出版社。

傅朝卿,2009,〈談街屋、歷史中心與聚落保存與維護〉《台灣歷史文化場域新體驗》。台中:行政院文化建設委員會文化資產總管理處籌備處。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大象跳舞:從設計思考到創意官僚》,遠流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陳郁秀 編、劉舜仁 著

「大象跳舞」探討的是龐大的政府組織如何可以跳脫框架、展現創意。傳統的政府官僚受限於既有的制度與運作模式,在面對當前社會與產業急速變化的需求時,往往像隻笨重的大象,移動緩慢而拙於應對;尤有甚之,像是隻深陷泥沼的大象,無法自拔。然而,在全球化、都市化、以及生態環保的趨勢下,城市逐漸取代了國家成了區域競爭與政策執行的實體單位,「創意城市」更成為多數地方政府努力追求的目標,此時「創意」與「官僚」兩個看似衝突矛盾的觀念結合在一起,讓我們有機會重新省視,尋找另一種新的定義與操作的可能性。就像「跳舞」與「大象」這兩者看似不合邏輯的組合,給予我們無窮的想像,讓我們敢大膽提問:「如何讓大象跳起舞來?」或者是「如何與大象共舞?」

過去四年來,我們試圖透過「設計思考」來啟動「創意官僚」的探索。設計思考強調的是每位參與者都有其個別的知識與經驗,經由一系列仔細規劃的步驟,可以將這些知識與經驗貢獻於集體的創作。如果政府部門能善用設計思考作為政策發想與規劃的工具,同仁們會有更高的參與感與更多的貢獻,也會為組織建立更多創意方面的自信,藉此逐步帶動既有組織的轉變,這是我們從過去十個案例當中看到最有價值的地方。

  • 各案例均以設計思考作為操作模式,兼具理論與實務,同時因應不同狀況條件調整發揮而展現其獨特之處。
  • 以工具書為導向,分別從五個面相(共創工具、事件體驗、趣味家具、空間類型與角色扮演)彙整個案,提供欲以設計思考進行共創之人員快速搜尋與應用。
  • 2016年,印尼帕朗卡拉亞(Palangkaraya)和山口洋市(Singkawang)兩個城市首長率十餘位高階官員到成功大學取經,學習這套設計思考的方法,同時攜回具體的市政政策,可說是一項重要的國際交流。
  • 這套策略操作與跨部門合作機制模式,不僅適用於公部門,也可運用於企業界,作為公司治理與激勵組織間合作的工作規範。
YLL39大象跳舞_封面
Photo Credit: 遠流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羅元祺